客服公告:配合政策各項服務調整說明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華文經典文學
山月記

山月記

  • 定價:300
  • 優惠價:9270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55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馬欣專欄|怪胎同萌會】我們這樣像怪物的孩子們──《怪物的孩子》的九太

    文/馬欣2015年12月15日

    前方那身影是爸爸嗎?追上去看看,沒想到人群馬上淹沒了他的身影,我自己也被沖向了後方的大海,誰能告訴我,這城市底下像深海的是什麼?為什麼我看到很多大人都沉浮在下面呢?一郎彥啊,我們這種像怪物的孩子們,未來要走向的是修羅道,還是怪物道裡? 身為一個孤獨的孩子,是我自己選擇的?還是 more
  • 發現自我、與心魔戰鬥的成長之旅──專訪《怪物的孩子》導演細田守

    文/MaoPoPo,|,陳佩芸,|,張克柔2015年12月04日

    《怪物的孩子》導演細田守。 其時住在流沙河底的妖怪總數約一萬三千,在這之中,沒有其他妖怪比他更心虛膽怯的了。 怪物的孩子 雙碟版(藍光BD) 這是日本作家中島敦的短篇小說〈悟浄出世〉開頭,此作也是日本動畫導演細田守最新作品《怪物的孩子》的重要參考文本之一。細田守以《跳躍吧!時 more
 

內容簡介

日本文壇上稍縱即逝的彗星作家中島敦
重塑中國古典,精選短篇作品集問世
屢入選日本高中國文指定教材文章

  李徵、子路、李陵、司馬遷這些史書中的配角,
  在中島敦筆下,以主角的身份上演一齣齣文學的歷史劇,
  讓我們透過他們的生命情境,看見自己。


  一個變成老虎的男人、在孔子弟子中並非最出名但是最直率的人、只為了正確的信念而遭受閹割的男人、在冰天雪地牧羊了幾十年的人……

  〈山月記〉的李徵、〈弟子〉的子路、〈李陵〉裡的李陵、司馬遷、蘇武,這些在原典中不是主角的人物,他們的一輩子只是書上的寥寥數語。他們有什麼煩惱、處於人生重大困境時怎麼想、他們的想法又如何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我們可說完全不知道。但是,他們當中的某一人會不會是我們在平行世界中的另一個自己?

  中島敦重新凝視這些人物,彷彿正看著自己的內心。奇妙的是,經過他的描寫,這些小人物彷彿也成了你我身旁某個熟悉的身影。我們凝視這些人的深淵,彷彿就能理解發生在我們生命中不可解的事情。

  日本小說家中島敦在他的代表作《山月記》中,依憑著深厚的漢學基礎,重新詮釋中國歷史與傳說裡,子路、李徵、李陵與蘇武等人物的故事,深入描繪他們的內心世界,並在賦予其嶄新生命面貌的同時,藉角色之口思索「我之存在」的意義……

名人推薦(依姓名筆劃排序)

  平路(作家)、伊格言(作家)、宇文正(聯合報副刊主任)、朱宥勳(小說家、文化評論者)、李金蓮(資深文化人)、林水福(日本語文學研究者、譯者)、林家任(八旗文化主編)、阿潑(作家)、張文薰(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張耀升(小說家)、陳夏民(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陳栢青(作家)、陳榮彬(臺大翻譯碩士學程兼任助理教授)、楊宗翰(淡江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廖彥博(歷史作家)、銀色快手(荒野夢二書店主人)、鄭順聰(作家)、駱以軍(小說家)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中島敦(Nakajima Atsushi,1909-1942)


  日本作家。一九三三年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文學系,曾在私立橫濱女子高等學校任教。一九四二年七月在《文學界》發表〈山月記〉和〈文字禍〉,驚動文壇。稍後發表《光•風•夢》,旋即入選為芥川獎候選作品。同年十二月因哮喘病發作去世。

  他的作品深受大眾喜愛,廣為流傳,其中〈山月記〉為日本高中語文教材常選篇目,一九四八年出版的《中島敦全集》獲日本第三屆每日文化出版獎。

譯者簡介

韓冰


  生於河南鄭州,自中學時代學習日語。留學東京大學比較文化專業。回國後曾在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擔任編輯。現為自由編輯、翻譯、撰稿人。

孫志勇

  生於河南鄭州,自中學時代學習日語。曾在日本放送協會NHK中國總局任職。現從事外交工作。
 

目錄

導讀/困境之前,人之所以為人的樣子◎張文薰
山月記
牛人
高人傳
盈虛
夫婦
附體
弟子
李陵
 

導讀

困境之前,人之所以為人的樣子
張文薰(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


  相較於夏目漱石、芥川龍之介、川端康成、太宰治等日本近現代文學作家,中島敦對於台灣讀者來說可能是比較生疏的。但他筆下的人物:孔子與子路、悟淨、悟空、悟能、司馬遷與蘇武等,卻又是耳熟能詳的存在。不只這些中華思想文化經典的人名,中島敦也寫過《金銀島》的作者史蒂文生;用想像力與知識在既有的人物上賦予個性,讓他們除了典籍史書中的簡要介紹、驚人事蹟外,更以會餓會痛、一下躊躇滿志、馬上又自暴自棄的面貌活過來,以為早略知一二的老面孔,在精湛的文學裡竟綻放出複雜而陌生的生命樣貌。人物不只是「躍然紙上」的形象、而是「成為人」。

  說到「活著」、「成為人」,很難不聯想到另一位與中島敦同樣生於一九○九年的作家太宰治。「生而為人、我很抱歉」這句自棄與自負一次滿足的響亮名言,經過台灣文學作家的致敬演練,幾乎成為一九九○年代後文藝愛好者之間指認身世的暗語。中島敦比太宰治死得更早,不若太宰治在一九三○年代就出道成名。三十幾歲了的一九四二年才終於有作品入選芥川賞,沒來得及發光發熱,自幼一直不太健康的中島敦就在同年底病逝。在這樣長年不遇、絲毫不若太宰般華麗爍眼的文學人生裡,奇妙的是,中島敦文學的主題卻少見棄世與死亡的欲求。如果太宰治的自殺預告可以是一種渴望被挽留的求愛告白,那麼〈李陵〉中求死不成而在北海牧羊的蘇武、以為大不了引刀一快卻遭受恥辱宮刑的司馬遷,所展現的即是個人面臨自我意志的極限—生死大限,人無法選擇生死的樣態、方式、時間—在極限之前,可能實現的種種糾葛、掙扎與努力。因為這些人真實存在過,有文字史料刻畫著他們活過的輪廓,「可能」便離「可以」近了許多。

  或許這也是中島敦作品能夠長期被選進日本國文教科書的原因之一,在困境之前展現的強大意志力。無論困境是先天造成如《光.風.夢》裡史蒂文生的孱弱體質、〈山月記〉李徵的乖僻個性,或後天形成如〈李陵〉、〈弟子〉裡的君王喜怒、〈虎狩〉裡的殖民社會,在不同時代情境下都是個人力量難以違拒的命運。命運似從轉角倏然躍出的野性猛獸,其實隱然可以預料。〈李陵〉中遭受宮刑的司馬遷認為「世上每個人都有每個人不同的境遇,而某種事件只能發生在某種人身上」,這可不是個性決定命運的個人責任邏輯。司馬遷是經歷了無法怨天怪人的巨大創痛後,對於命運的模糊認知才轉為深切體悟,以宣告從前那個男子漢氣魄的自己已死為代價,抵達對史書亦述亦作的精妙平衡境界。治史原是由父祖傳下的事業,卻是因為宮刑的無端折辱,作史才成為非司馬遷不可的天命。說是命運無端,其實有跡可尋循有跡可尋——司馬遷因一時義憤氣概惹禍,偉大的藝術卻需要高度自制才能成就。

  同樣是非己之誤卻遭殺身滅族大禍,武將李陵、使臣蘇武與司馬遷有著三人三樣的應對與評價。人是在困境中的自我詰問、憤懣矛盾、匍匐掙扎中逐漸形成殊異個性,看是雙手一攤放棄、滿身瘡痍爬起或跌跌撞撞搖晃浮游,這些反應與結局,都是人與人、人與命運交手下成形的個性、是人之所以為人的樣子。〈山月記〉的李徵失蹤後,眾人紛紜他發瘋了,實際上是變成老虎;瘋狂與變形都挑戰著「人」理性的界線。李徵希望能以誦讀經書、吟作詩篇的詩人形象傳世,於是斷絕與現實世界中他認為庸碌瑣碎的人事連結,閉門作詩,但遭逢變虎的命運後他才察覺,蔑視並棄絕人世反而是悲劇命運的開端,人無法脫離人世,直到死亡將一切分開,人都必須面對抗爭、妥協、協商——生而為人的責任。李徵渴求的是被人世所接受的名聲,卻矛盾地不願意身在其中。他的變虎命運,是怯於被看透本領之「猜疑的自尊心」與欠缺內在肯定力量之「膨脹的羞恥心」的個性交織加乘而招致的結果。離開所猜忌的朋輩、捨棄有照顧責任的家人並無助於精進詩藝,只有招致更為巨大的寂寞,吞噬人性永不復返。

  與其他作家不同的是,中島敦最出色的作品都不走日本現代小說的核心文體「私小說」路線,縱然小說人物也自苦思索、輾轉反側,但李陵、司馬遷、李徵的問題都與背德的愛慾無關。痛苦產生於自我定位與外界評價之間的落差,而自我定位的重心不在情欲需求的滿足,而是個人特性的發揮,以及個人才能的實踐。

  二十世紀的東亞,是個人意識在福澤諭吉主張「天不在人上造人」後解放登場的時代。當士農工商貴賤的先天身份制度撤廢後,才能知識成為決定個人社會位置的客觀標準。然而總會有些個人特長,無法等值兌換為政治、經濟所決定的社會地位,現代作家本身以及現代文學作品所主要拾起的,就是這些在主流價值系統邊緣游移匍匐的才性,與被制度網目宣告失格後的淚水。如果太宰治是以自我毀棄的姿態,在東京都會的中心大喊「救救孩子」;中島敦則是捧著滿懷詩篇,越過寒星閃爍的大漠、一步步走向月色灑亮的山崖;穿過竹林而來的聲響,是吟嘯或獸吼?落在紙上誰能聽見。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9206150
  • 叢書系列:群星文庫
  • 規格:精裝 / 248頁 / 32k / 13 x 19 x 3.47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山月記〉

李徵,隴西人士,博學俊才。天寶末季以弱冠之年名登虎榜,旋即補任江南尉。然而個性狷介,自恃甚高,頗以甘處賤吏為不潔。不久辭官不做,歸臥故鄉虢略,絕交息游,潛心於詩作。與其做一員低等官吏在俗惡的高官前長向屈膝,他毋寧成為一代詩家留名於百年之後。

不過,以文揚名並非易事,且生活也一天天困窘起來。李徵內心逐漸被一股焦躁驅趕。從這時候起,他的容貌也日見峭刻,瘦骨嶙峋,唯有兩眼的目光比起往時更添炯炯。當年進士及第時那豐頰美少年的面影竟漸至無處可尋了。

幾年過後,李徵困窮不堪,為了妻兒的衣食之資,終於不得不屈膝,再度東下赴一處地方官吏的補缺。另一方面,也因為他對於自己的詩業已經半感到絕望之故。

昔日的同儕早已遙居高位,當初被自己視作蠢物、不屑與之啟齒之輩如今卻成了不得不對之俯首聽令的上司。不難想像,這對當年雋才李徵的自尊心是怎樣的傷害。他終日怏怏不樂,一股狂悖之性愈來愈難於壓抑。

一年後,因公務羈旅在外,借宿汝水邊上時,李徵終於發狂了。某日深夜,他忽然臉色大變,從床上跳起,一面嚷著些莫名其妙的句子,一面沖進了外面的夜色中。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在附近的山野裡幾番搜索,也未能發現任何蹤跡。那之後的李徵到底怎麼了,無人知曉。

第二年,時任監察御史的陳郡人袁傪奉敕命出使嶺南,途中借宿在商於。

翌日凌晨天色尚暗時,一行人正準備上路,驛卒上前攔阻。說是前面路上有食人猛虎出沒,旅人非白晝無法通行,此刻天色尚早,不如再等一等為好。然而袁傪自恃隨從眾多,將驛卒斥退一旁,還是上路了。

藉著殘月的微光穿行在林間草地上時,果然有一隻猛虎從草叢中跳了出來。眼看老虎就要撲到袁傪身上,卻忽然一個翻身,躲回了原來的草叢裡。

只聽得草叢中傳出人聲,不停地喃喃自語著:「好險,好險。」這聲音袁傪似乎在哪裡曾聽過。驚疑不定之中,他忽然一個閃念,叫道:「兀那聲音,莫不是吾友李徵嗎?」袁傪和李徵同一年進士及第,對於沒有多少朋友的李徵來說,他是最親密的友人。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1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21文學季49折起|每一顆必須保持距離的孤獨星球,總和成依然有溫度的我們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三采暢銷展
  • 寶鼎全書系
  • 文學季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