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5/23(四)客服中心18:00pm後,進行系統維護,電話客服將暫停服務。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山之音

山之音

山の音

  • 定價:390
  • 優惠價:79308
  • 優惠期限:2019年05月31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優惠組合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東京人的幸福是什麼?──川端康成在《東京人》留下的課題

    文/章蓓蕾2018年04月13日

    ※本文提及部分劇情,請斟酌閱讀。 《東京人》是日本作家川端康成唯一的超長篇小說。由於最初是在報紙連載,自始就被定位為介於純文學與大眾文學之間的「中間小說」,相關的文學研究很少提及。 東京人 1954年5月20日起,《東京人》在《北海道新聞》開始連載,川端原本計畫書寫100回至150回, more
 

內容簡介

文藝評論家山本健吉:戰後日本文學巔峰之作
知名設計師 林小乙 操刀設計
全書日本和風手感紙印刷
——2016全新校訂版•收錄2002年版知名作家劉黎兒精彩導讀

  夜間,在鐮倉的所謂山澗深處,有時會聽見波濤聲。
  信吾疑是海浪聲,其實是山音。
  聲音停息之後,信吾陷入了恐懼中。莫非這預示著死期將至?
  信吾本想冷靜地確認一下是風聲?濤聲?還是耳鳴?可又覺得怎麼會有這些聲音呢。
  然而,他確實聽見了山音。
  恍如魔鬼鳴山而過。

  已過耳順之年的信吾,與妻子保子育有一子一女,並和兒子修一、媳婦菊子同住(夫妻倆膝下猶虛),已出嫁的女兒房子,則和丈夫相原育有二女。

  表面上是事業成功、與妻子都算身體健康,一雙兒女也都成了家的幸福老先生,卻讓某夜的山之音擾亂了心緒——保子的姊姊臨終前,也聽見了山之音。莫非是什麼預兆?

  不久:女兒房子因婚姻不睦,帶著兩個孩子回娘家,像逃難似的身上連錢都沒有;兒子修一在外頭有女人,信吾心疼媳婦菊子的處境,更沒料到菊子為了表明心意,偷偷跑去做了人工流產、捨棄自己和丈夫的孩子——父母對子女的婚姻生活,究竟應該負多大的責任呢?

  《山之音》一共分為16篇,於1949至1954年間以短篇小說形式分別陸續發表。書中主要敘述信吾一家人的故事,包括父子、夫婦、翁媳、婆媳、姑嫂的錯綜複雜的關係,尤其是公公愛戀美麗媳婦的微妙心理,被擴大地描寫出來。

  川端以其慣有的唯美詩質筆觸,細膩冷靜描繪二次大戰後日本家庭的灰暗氛圍,將戰後的世相、風格與現實凝聚在日本自古以來的悲哀愁緒中,展現了詩與戲劇中重疊意象的技巧。本書與同一時期所寫《千羽鶴》被認為是川端戰後的代表作品,也是戰後日本文學的巔峰。

得獎記錄

  2002挪威諾貝爾學院評選「百年最佳小說之一」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川端康成


  1899年6月11日生於大阪,幼時父母相繼過逝,靠祖父川端三八郎扶養成人。川端小時候因祖父、父親皆為漢醫,在耳濡目染之下,川端受到中國文化的影響算是相當深遠,他喜好自然,嚮往「禪」境。在他的文學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國文化背景的痕跡。川端大學畢業之後,擔任《文藝春秋》編輯委員,1926年連載他的成名著作《伊豆的舞孃》。1949發表《千羽鶴》,此文使他獲得「藝術院獎」。1934年開始陸續發表《南方之火》、《淺草祭》、《雪國》等作品,1956年,他的作品《雪國》被譯為英文,在美國發行,《千羽鶴》被譯成德文,在德國出版。1968年川端康成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川端是第一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人,在亞洲是第二人。前印度詩人泰戈爾為亞洲第一人,好在泰戈爾能用英文寫作,易為西方評審接受,川端康成則只用日文寫作,能夠獲此殊榮,意義確實不凡。

譯者簡介

葉渭渠


  中國社會科學院教授、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日本《奧裡庫》雜誌外國編委。曾任日本國際交流基金特別研究員、學習院大學、早稻田大學、立命館大學客座研究員和橫濱市立大學客座教授。著有《日本古代文學思潮史》、《日本現代文學思潮史》、《日本人的美意識》、《日本文學散論》、《日本傳統與現代化》等。譯有川端康成的《雪國》、《名人》、《山之音》、《千羽鶴》、《睡美人》、《短篇小說集》、《掌中小說》、《散文集》、《談創作》等。主編有《川端康成文集》、《三島由紀夫文學系列》、《大江健三郎作品集》、《芥川龍之介文集》、《日本文化與現代化叢書》等。
 

目錄

導讀◎劉黎兒

山之音/蟬翼/雲焰/栗子/海島的夢/冬櫻/早露
夜聲/春天的鐘/鳥巢/都苑/傷後/雨中/蚊群
蛇卵/秋魚
 

導讀◎劉黎兒

  「山之音」不僅是川端的傑作,也是位於戰後日本文學巔峰的作品,而且從開始發表起,許多文學評論家認為「山之音」的地位應該在「雪國」之上;近年來國際上在重新評估川端時,最為受到肯定的也是「山之音」,最為了解川端的三島由紀夫對於「山之音」、「反橋連作」、「禽獸」三項作品,認為是川端作品中最好的,因為與日本的中古文學血脈相連,尤其是「山之音」,對於川端在「山之音」的創作技術以及世界認識方面近乎遲鈍的無所拘泥,完全不認為是問題,反而認為因為此種姿態,所以才能寫出鬼氣橫生,讓冰冰涼涼的虛無與引人入勝的美結合,而且三島還曾面對川端表示「您雖然一直說是厭世主義,但是整個人生完全是不戰而勝,就某種意義而言,其實是樂天主義呢!」

  戰後川端作品可以說是以老人為主題的比比皆是,「山之音」、「名人」、「睡美人」、「湖」、「古都」、「向日葵」、「隅田川」等,出發點有不少被認為是因為老去之中,因為接近死亡而對於一些喪失的人生的出發點的執著,像「山之音」中是因為對於後來成為妻子的女人的姊姊的失戀,因此演變成對於兒媳的執著的偏愛;其他如「湖」則為在社會上獲得成功的老人有田,雖然在二位妾的身上追求母親與娼婦的身影,但是終未能獲得滿足;「睡美人」是在哲學上探討老人與性的主題,也有從現代的老人的援助交際來的觀點來處理的;然後「古都」女主角的父親佐田太吉郎是等於是現在遭到社會或是會社淘汰的悲哀的老人;「隅田川」是川端發表的最後的作品,主角行平在接受廣播的訪問時表示要與年輕女孩殉情自殺等等,不僅是老人,而且主要是關於老人的性鬱悶問題,尤其是老人在喪失性能力之後,性慾以及情色的想像力反而有增無減,因此其實都是很積極的老人。

  「山之音」和「雪國」、「千羽鶴」同樣是一篇一篇獨立發表的短篇,然後再連結為長篇,這是遷就雜誌的刊載的系統,但是另一方面川端以自己的資質,利用此種惡劣的條件將之經營成篇篇細緻的作品,像是連作的畫卷般,最後單行本化時,又與最初的作品有許多不同,如文體變成改行很多,以及家的解體等,然後此一作品也常被拿來與「千羽鶴」並列,認為是抑制及流露生理幻想的互補關係的二篇重要的小說。

  「山之音」描述六十二歲的尾形信吾與妻子保子以及至今因戰爭傷痛而受苦的兒子修一以及兒媳婦菊子一起住在鐮倉,信吾因在七月底的某個夜晚聽到比地鳴擁有更深底力的山鳴的聲音,覺得這是來預告自己的死亡,感到十分恐怖,自己過去曾在自己所愛慕的保子的姊姊死前聽過一次,而且自己在還曆的六十歲時喀血,不時感受到自己的老化,朋友的訃聞也相繼傳來,修一因為老不振作而一直溺在戰爭寡婦絹子懷裡,然後長女房子帶著孩子退回娘家住,信吾身為家長全是頭痛種子,另一方面自己對於保子的愛戀依然深藏著,此一情思逐漸投影在菊子身上,為了修一與絹子的關係受折磨墮胎的菊子也因為公公的體貼內心感到一絲溫暖,信吾即使憐惜菊子的無垢而斥責修一,但是也無法否定自己是將菊子當作女人而為其所魅,所以提議分居,某個秋日,信吾在一家到齊的餐桌上提案一起去故鄉的信州賞紅葉,這等於是尾形家的人再生的一次重要的會議。

  「山之音」最初如前所述是單篇發表,後來在一九五四年四月時得到第七屆野間文藝獎,現在此書有英、法、義、俄、韓等各國語文的譯本;此外,「山之音」在一九五四年由導演成瀨巳喜男拍成電影,山村聰、原節子、上原謙等主演,這次的改拍,川端本人也喜歡,認為氣氛表現不錯,這或許是因為原作與作品幾乎同時製作,因此很自然拍出戰後鐮倉的氣氛,不過因為電影是在同年四月的最後一章發表前便已經拍的,因此結局是菊子在冬天的新宿御苑告訴信吾自己與修一分手,變成與原著的結局不同;然後一九九五年時導演橫山博人也曾將「睡美人」與「山之音」兩者融合,拍成「睡美人」,這或許是因為兩者都是充滿妖界魔力的作品吧!夢在「山之音」中佔有相當的重要性,因此也有人從時間以及空間來分析櫻花的形象或是夢的象徵性等,信吾的夢,就古典精神分析而言都是一種性的夢想,夢中年輕女人頻頻出現,對夢中女人的執著,也是信吾對於菊子感情的潛意識的浮現,夢終究會留下失落,因為夢中女人是誰是很曖昧的,山的鳴聲本身如果如信吾所形容的是有魔鬼的出現,那更是夢的領域。

  有關「山之音」的研究非常多,甚至有好幾冊的專書,有將比重放在「老」此一主題上的,像從一開始便不斷讚揚「山之音」的山本健吉認為「我較喜歡從細微的事物而遭告知死期的老年的心境的此一作品,如此凝視孤獨深淵的作品,像是能窺見一位有良心的作家的淒涼的靈魂,甚至令人感到恐怖」;此外「山之音」中也大加論及記憶以及忘記的老人問題;山的鳴聲也與家的崩潰有關,襲擊信吾個人的是「死」,但是同時也襲擊了家,信吾在自己的死之中無意識地感到尾形家的死。

  因此「家」也是重要的主題,像信吾與妻子之間淡淡而清楚的溝通等狀況,是很典型的一個日本的家庭,而且是大家庭,其中不僅有夫婦關係,還有親子、姊弟、公婆媳婦等各種錯綜複雜的關係,在各種關係中最被擴大的是信吾與菊子的公公與兒媳的關係;最後家不得不解體,也是舊日本的一種輓歌,川端以終戰為界限,勾畫在新舊道德倫理漩渦中的一般人的混沌;另一方面,信吾承擔了敗戰國的家長的悲哀,小說中展現日本戰後的各種面相,而信吾父子最重要差別區別是有無戰場體驗,修一身上有復員的兵士所常見的無法滿足的不安的虛無感,因此無法坦率地接受美麗無垢的菊子,這樣的描寫,是川端對於時代的一種敏感的表現,但是也有評論家反過來認為川端因為是站得遠遠的來眺望戰爭,因此也有欠缺現實感之處;但是另一方面其實也是作家放棄了自己個人的命運而承認與國家成為「命運共同體」,是能探討象徵美學與時代現實性之間關係的作品。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592105
  • 叢書系列:川端康成文集
  • 規格:平裝 / 496頁 / 25k正 / 10.8 x 16.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1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19日本文學季】49折起─「就算有二十億光年的孤寂」─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瑞昇文化
  • 路上建築觀察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