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會員服務|快速功能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
  • 定價:280
  • 優惠價:79221
  • 優惠期限:2018年09月30日止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OKAPI 推薦

  • 「好走」的關鍵是讓人「活到死」,而非「死著活」──陳曉蕾《香港好走》

    文/陳琡分2017年05月03日

    〈我有權〉 我有權,被當作一個活生生的人,直至死亡。 我有權,保持希望,雖然有機會改變。 我有權,接受帶來希望的照顧,雖然有機會改變。 我有權,用我自己的方法,表達我面對死亡的感受和情緒。 我有權,參與決定我的護理計劃。 我有權,期望得到持續的醫療及護理照顧,雖然治療目標已經 more
 

內容簡介

暢銷書《被討厭的勇氣》作者岸見一郎動人新作

  我年輕時學習的阿德勒心理學,在我獨力照護年老的父親時,輕鬆化解了長期緊繃的父子關係。──岸見一郎

  你愛父母,卻沒辦法和他們獨處?
  你愛父母,卻只能靠中間人傳話?
  你愛父母,卻只願付出金錢而不願付出時間?
  你愛父母,卻對他們的關懷詢問避之唯恐不及?
  你愛父母,卻無法忍受他們的嘮叨碎念?
  你愛父母,卻不肯面對他們越來越需要你的現實?

  當父母老了,你的機會來了,拿回親子關係的主導權,換一種方式愛他,重新建立人生最重要的人際關係。

  如果你因為過去的不快與心結,而不知該如何與父母相處,
  你需要覺悟今天不是昨天的延續,每天的關係都要更新。

  如果你「為了父母好」,堅持他們照你的安排生活,
  你可以放棄誰對誰錯的想法,接受現在就是他們最幸福的樣子。

  如果你因為父母的日漸衰老與退化,而憂心忡忡,
  你可以換個角度,為他現在「還做得到什麼」而喜悅。

  如果你因為父母好像不記得你,而不斷問他「我是誰」,
  你可以把今天當成是你們第一次見面,讓他重新認識你。

  如果你因為照護很累,而不自覺對父母或兄弟姐妹動怒,
  你可以坦率的承認做不到,請求他人的支援。

名人推薦

  林依瑩、郭強生、彭懷真、盧建彰  專文推薦
  林書煒、郎祖筠、唐從聖、許皓宜  感動推薦 (依姓氏筆劃排序)

  這本《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既不是提供醫療常識,也不是生死哲學,而是把照護年老父母定位在一種新的人際關係上。這是讓我覺得值得參考的一種新觀念,在書中提到的許多經驗,我讀來都心有戚戚焉。──郭強生(作家)

  生病使我們知道自己多麼的有限,以往人生的主題是「我想、我要、我能」,都是肯定句;但因為家人和自己的病痛,生命的主題轉換為否定句,也就是《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作者在書中一再提到的「我不想、我不要、我不能」。──彭懷真博士(中華民國幸福家庭促進協會理事長)

  《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這本書,是一個在人生路上和父母跑過的跑者誠實的說法,你可以聽聽,可以對照,可以學習,可以安慰,可以當做教科書,可以當聖經,卸下自己的內咎,也可以扛起自己該有的思念。──盧建彰(廣告導演)

  《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的作者,必定是對父親有著極大的同理心,才能有書中如此深刻的體會。全球的高齡化趨勢,各國無不嚴陣以待,但我想,能貼近、同理失智與失能長者的心,才是全球最實用、通用的真理!──林依瑩(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執行長)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岸見一郎


  1956年,生於京都。京都大學文學研究科博士課程修畢(專攻西洋古代哲學史)。現任京都聖カタリナ高等學校看護專攻科客座講師、日本阿德勒心理學會認可諮商師、日本阿德勒心理學會顧問等職。著有《被討厭的勇氣:自我啟發之父「阿德勒」的教導》(究竟)、《拋開過去,做你喜歡的自己:阿德勒的「勇氣」心理學》(方舟文化)等書。

譯者簡介

陳令嫻


  輔仁大學日文系學士,東京學藝大學國文系碩士。喜歡閱讀、旅行與陶瓷器,希望有一天能搭時光穿越機回到古代,用宋代青瓷喝杯茶。譯有《工藝之道》、《日日之器》、《平松洋子的廚房道具》、合譯《無印良品的設計》(天下文化出版)等書。
 

目錄

推薦序  老與死,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學習的功課  郭強生
推薦序  人生的必修課──承認自己的有限  彭懷真
推薦序  踩在父母的腳印上  盧建彰
推薦序  照顧失智,隨五里霧而安  林依瑩
自序

第一章 父母教會我的「人生意義」
母親是我的盟友:「那孩子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病倒的母親教會我「生命的意義」
母親不讓兒子看到臨終時的自己
鼓起勇氣,承認做不到
最好的孝順就是不孝
親口告訴父母,活著就有價值
父親過世之後依舊向我訴說
儘管死亡逼近眼前,依舊想活得像自己

第二章 接受現實的勇氣
鼓起勇氣,接受父母最真實的模樣
父親心中對於戰爭的憤怒,不曾消失
面對接受現實的痛苦
如果無法想起過去,從頭再來就好
承認「活在當下」的父親,不強求過去或未來
就算忘了過去,重新建立關係就好
尊敬,就是看著對方真實的模樣
接受現實的雙親,而非理想中的雙親
注意父母最好的一面

第三章 與年邁的雙親建立良好的關係
子女無法讓父母獲得幸福
子女不要阻止父母想做的事
不要期待對方說「謝謝」
待在身邊,就是一種支持
不需要勉強父母想起過去
不需要對父母激動
與父母爭執,不會改變與父母的關係
放棄爭權,並非「認輸」
認為對方的「動機純良」,便能改變人生的看法
發現行為背後的心聲,便能改善親子關係
人人都戴著角色的「面具」
子女無法報答雙親的付出
持續「當下、眼前」做得到的事,不要放棄
感受昨天與今日相同的喜悅
父母活著,便是對家庭有所貢獻
與其等人對自己說「謝謝」,不如自己開口說「謝謝」
做得到的人,在做得到的時候互相幫助,才是可以安心養老的社會

終章 樂在「當下、眼前」
有效率的人生,沒有意義
不需要為了「下半輩子」而改變生活方式
人生不要拖延

後記

 
 

推薦序

老與死,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學習的功課
──郭強生(作家)


  以《被討厭的勇氣》一書在台灣大受歡迎的哲學家、心理學家岸見一郎,最近推出了這一本《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多少給了我一些觀念上的啟發。

  看完這本書才知道,原來岸見一郎在自己大病一場後,停下工作搬回家開始擔起照護失智父親的責任。他在書中提到的許多經驗,我讀來都心有戚戚焉。但是岸見一郎並非文學家,他的文字較偏向理性與分析,我想這是與他的專業背景有關。如果讀過《被討厭的勇氣》就會知道,他的分析研究是建立在人際關係這個領域上,所以這本《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既不是提供醫療常識,也不是生死哲學,而是把照護年老父母定位在一種新的人際關係上。這也是讓我覺得值得參考的一種新觀念。

  就像我前面提到,與年老父母的關係,最後一定是走向結束,這就是與我們人生中其他所有人際關係最大的不同,也讓我們最難釋懷。而年老失能的父母與我們記憶中的父母有著何其大的落差,這也是讓我們在面對照護父母時產生最多心理衝突與困惑之處。

  但是岸見一郎把面對老去的父母,定位成一種新的人際關係學,譬如說他指出,承認「活在當下」的父親,不強求過去與未來,字面上彷彿很無情,但確實是做為照護者的我們,在心理上必須接受且了解的一件事。我喜歡他這一段話:「我和父親在一起時,絕不是什麼也沒做,父親醒來時我有很多事要忙,就算是父親睡著了或在發呆,我也不是什麼也沒做。靜靜陪在身旁有其意義,就是一種貢獻。」我在我的《何不認真來悲傷》中也寫下過類似的心情:「一開始覺得整天啥也沒做很不安,但是習慣以後發現,這不就是陪伴的真正意義?」(節錄)

人生的必修課──承認自己的有限
──彭懷真博士(中華民國幸福家庭促進協會理事長)


  「當你所愛的人病了」時,除了作為照顧者之外,該做什麼呢? 分享吧! 作者在此書示範了具體的作法。當他的父親母親在醫院接受治療時,他以寫作來進行自我療癒,治療因為父母的病而受創的心靈。其實,他自己也病了。透過動筆,他面對自己的有限,這是人生的必修課。

  生病使我們知道自己多麼的有限,以往人生的主題是「我想、我要、我能」,都是肯定句。但因為家人和自己的病痛,生命的主題轉換為否定句,作者一再提到「我不想、我不要、我不能」,例如「我不能強逼父親實現我的願望」、「不要期待對方會說謝謝」、「不需要對父母激動」、「子女不能阻止父母想做的事」。每一個不,都有些無奈,都顯示自己的疲憊、乏力、困倦…。

  作者深刻觀察到家庭裡的許多問題,尤其是與父母關係的癥結來自權力之爭。一方刻意要對方順從自己的意志時,必然會造成不愉快。他提醒:「覺得自己對而對方錯,便已陷入了親子間的角力。而解決權力鬥爭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放棄鬥爭。」他曾經希望父親母親按照他的要求來生活,認為該何時吃何時睡何時動,認為該吃什麼該如何走動,但要求愈多,衝突愈多。如此處境,做過照顧者都心知肚明。

  中年男子,最重要的人生課題是──承認自己的有限,因此設法與人和好。我在天下文化出過一本書《最近有點煩:中年男人心事》,「煩」這個字最足以描述這個階段男子的普遍心境。不過,煩像是病卻不是死亡,煩是低潮卻不是深淵,煩是失望但非絕望。
煩,可以不那麼嚴重。只要我們多些知性,深刻認識病、痛、老、死。只要我們多些感性,懂得欣賞前人的分享。只要我們多些靈性,更深覺察父親、母親、配偶、自己,乃至生命的功課。(節錄)

踩在父母的腳印上
──盧建彰(廣告導演)


  這次當我意外地在醫院裡看著《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這本書時,我意外的發現生命曲線的重合,意外的發現那些意外,一點也不意外。

  原來,每個人面對父母的年老變化,都會趕不上變化,趕不上準備好面對,趕不上最後一面。

  我想起,有個夜晚,父親每隔十五分鐘,就會喊我的名字,當我趕到他床邊,他會要我讓他坐起來,當我使勁抱起他、讓他坐起來後,他會說要站起來,當我把他硬是自床上抬起,我必須把他靠到自己身上,因為他已經渾身失去力量,而當他兩腳著地站起來後,他又會說要躺下來,會斥責我為什麼不讓他躺下,當他躺下後,稍平靜,我再爬回樓上臥室,闔上眼,但睡不去。

  十五分鐘後,父親又會呼喊,我再重複上面動作。如此反覆一整晚,直到天明,躺在床上的我心裡納悶,父親已經毫不進食,怎麼突然如此有精力呢? 而我好累,這樣的日子,我有辦法再過一個禮拜嗎?

  第二天,父親就離開了,那晚是我擁抱他最多次的日子。

  也許就像跑步,是如此個人,沒有標準,沒有對錯。你和父母最後的日子,總是有太多遺憾和難以負擔,而那難以負擔又會變成遺憾,那遺憾有時也會變成難以負擔,就跟跑步時的喘氣和痠痛一樣,你得接受,並且想辦法,因為這是你的路,沒人可以幫你跑。還有,終點,看來遙遠,但也可能臨在眼前,一不小心,又變成已在身後,你只來得及淚流。

  《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這本書,是一個在人生路上和父母跑過的跑者誠實的說法,你可以聽聽,可以對照,可以學習,可以安慰,可以當做教科書,可以當聖經,卸下自己的內咎,也可以扛起自己該有的思念。(節錄)

照顧失智,隨五里霧而安
──林依瑩(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執行長)


  這本《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的作者,必定是對失智的父親有著極大的同理心,才能有此深刻的體會。作者在書中描述他患了失智症的父親,如同活在漫天大霧中,雖然有時大霧也會突然散去,恢復成原本的模樣,有著短暫的清明,但常態依然是不時會忘記吃過飯了,忘了陪伴自己一輩子的老婆。

  「尊敬,就是看著對方真實的模樣」,這是作者在照顧過程的重要體會之一,令人恍然大悟,原來照顧失智長輩,不一定要用懷舊老照片勉強他們想起過去,但可以持續「當下、眼前」做得到的事,不要放棄,要懂得去看、要能看見他們仍有的能力,例如雖然說錯了院子裡的扶桑花開的時間,但要開心他仍有「昨天」的概念。

  寫這篇序文時,我人正在荷蘭。五點多的清晨,窗外是七分的濃霧,彷彿進到作者描述的夢境般,有些不真實。身在遙遠的歐洲異鄉閱讀此書,體會著日本作者的照顧心情,曾照顧過的台灣失智長輩的身影,也不斷在作者筆下的情境中穿梭,這是一場跨國的失智交錯體會。作者提到,照顧年邁的父母,要用認真的態度,不要用沉重的心情,給了我全新的啟示,重新看待老者照護。

  天漸漸亮了,六月的荷蘭,天氣極為舒爽,旅程到今天已告一個段落,收拾行囊,晚上就要帶著在荷蘭學到的珍貴經驗搭機返台,回到更真實的家鄉。全球的高齡化趨勢,各國無不嚴陣以待,但我想,能貼近、同理失智與失能長者的心,才是全球最實用、通用的真理!(節錄)

自序

  有一天,我發現父親年輕時拍攝的照片。父親的興趣是攝影,相簿裡貼了好幾張沒有家人入鏡的風景照。我現在喜歡在假日帶著相機去拍攝花鳥蟲蝶等自然景物,也許是不知不覺間受到父親的影響。

  在父親拍攝的照片當中,也有我的身影。那是在我上小學之前,和父親兩人不知道去哪裡玩時拍的照片。雖然,後來我和父親關係變得很緊張,但看到照片,還是能回想起當時興奮的心情與幸福的感受。

  成年後,我曾因為過勞而病倒,也為了照護父母而吃了不少苦頭,然而我不時會想起童年時代感受到的幸福。

  與人相處,不免遭人憎恨或厭惡,甚至有人因此想要離群索居。人際關係雖然可能造成我們不幸,然而脫離了人群,也就無法感受到生命的喜悅與幸福了。正如事業成功並非人生的目標,因為人不是為了工作而活,是為了生活而工作,如果無法感受到幸褔,工作就一點意義都沒有。

  就在我們為了生活汲汲營營時,雙親正一點一滴地老去。就算有一天,父母徹底遺忘了過去,子女也不可能拋下他們不管,儘管對於子女而言,承認父母忘記過往是件殘酷的事,但若拒絕面對現實,便無法與他們共處。

  最後,雙親可能會連子女都不記得,不僅是從小就與父母關係緊張的人,以往備受呵護的子女,也應該趁他們還健康時,思考當年邁的雙親連自己都忘了時,究竟該如何是好。

  家母在三十年前四十九歲時,便因為中風而撒手人寰,留下父親與我,早早離開人世。父親在母親離世之後雖然得享高壽,晚年卻罹患阿茲海默症。

  我原本專攻哲學,現在也持續翻譯柏拉圖的著作,年輕時接觸到阿德勒心理學,於是成為我研究工作的另一條主軸。其實與其說是研究,不如說是在與子女相處的日常生活中,不斷藉由嘗試錯誤而理解哲學與心理學。

  當時父親一個人住在橫濱,偶爾會來我家。父親心目中想像的親子關係,與我和子女相處的實際情況大相逕庭,困惑的父親還曾經要求我改善。

  但是之後照護父親時,透過與子女相處而領會的阿德勒心理學,使我得以輕鬆重建與父親之間的關係。

  現在回想起來,年紀輕輕便過世的母親,並不知道什麼是阿德勒心理學,卻始終以對等的態度和子女相處。等到我學習阿德勒心理學時,發現自己接受度之所以這麼高,就是因為不知不覺從母親身上學會如何建立人際關係與生活態度。如果我的父母讀到這本書,可能會笑我在說大話吧!

  本書就從我照護母親與父親的經驗出發,介紹成年子女照護父母時的心理建設、如何和他們重新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進一步討論從照護雙親的過程中所學到的道理,該如何活用於人生的其他面向。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4790197
  • 叢書系列:心理勵志
  • 規格:平裝 / 240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就算忘了過去,重新建立關係就好
 
親子之間的關係如果一直很好,子女必須照護父母時會比較順利。然而,能常保親子關係良好的人並不多,與父母累積了許多不愉快的子女,對雙親的感情往往十分複雜,當父母需要照護時,子女是被迫重新面對雙親的。
 
更糟的是,父母可能已忘了過往的一切,但這並不代表恩怨都煙消雲散了。糾結往事的子女,面對忘了一切的父母,恐怕更多的是絕望的感覺。
 
前面曾提到,有一次父親突然說出「忘了也沒辦法」這句話,他在說出「就把過去的一切全部忘掉,從頭再來就好」的當下,好像恢復到我童年時代認識的父親了。
 
平時父親彷彿總是處於五里霧中,幸而大霧有時也會散去,讓他短暫回到生病之前的清明。然而,我卻無法判斷,這對父親究竟是幸還是不幸。
 
因為身在大霧中的父親,連自己忘了什麼都不知道;大霧散去時的父親,雖然想不起往事,但是知道自己忘了過去。父親以前經常說連忘了都不知道很可怕,神思短暫清明的父親,似乎回到了說這句話時恐懼遺忘的心情。
 
我明明擁有各式各樣與父親相關的記憶,但是當我們的關係惡化之後,我想起的都是足以證明我們感情不好的往事,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小學時挨父親揍。然而現在,我已經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真的了,因為當時現場沒有目擊證人,父親又忘了過去,所以知道這件事的,只剩下我而已了。
 
就算不是像挨揍這樣嚴重的事件,和父母共同經歷的事情是真是假、如何證明,也是個微妙的問題。如果有很多證人,也許可以篤定的說事情就是如此;但如果只有兩個人知道,而其中一人又說沒有這回事,那可就無法證明事情真的發生過了。
 
說不定我根本不曾挨過父親揍,然而我會時不時想起那件事情,代表我潛意識中決定不要和父親和好。其實此刻當下和過去並無關連,我可以從現在開始與父親建立良好關係。這樣一來,我就不需要想起不愉快的往事了。
 
我直到父親宣布「就把過去的一切全部忘掉,從頭再來就好」,才不得不承認和父親的過去已經完全消失,只能重新出發。從那一刻起,回想過去,對我來說已經沒意義,儘管過去和父親關係惡劣,但父親的宣言,促使我下定決心,不再糾結於過去。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4顆星

,共 6 位寫評鑑。

感謝您要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請先 登入加入會員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你喜歡現在的生活嗎?解夢,探索最真的自己!《夢,沉睡的療癒力》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城邦類型暢銷展
  • 信/上誼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