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學書展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離人:太宰治的人生絮語

離人:太宰治的人生絮語

さよならを言うまえに

  • 定價:280
  • 優惠價:79221
  • 優惠期限:2019年12月10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Goodbye、さようなら、再見……
  說起來,人生不就是一場旅行嗎?
  但那些不善旅行的人,總是精疲力盡,把旅行弄成了地獄。
  
  「人生唯『再見』二字──我總是付出堪稱愚蠢的努力,只盼能寫盡種種別離樣貌。」──太宰治だざいおさむ
  「太宰治就像一腳踩在活著的地獄,一邊拼命訴說光明與美好多麼重要的絕望先生。」──日本文學評論家銀色快手
  
  「沒有哪個演員沒有舞台。那很滑稽。」
  太宰治就是一個喜歡取悅他人的演員,
  他有舞台,但舞台反而使他寂寞,因此總是發出臨別之言,
  像是為哪天毫無預警的辭世練習告別……
  面對人生、面對生活、面對愛,面對種種時刻,他都在學著如何說「再見」。
  
  與人相逢時的歡愉轉眼即逝,別離的傷心卻很深刻,
  要說我們總是耽溺惜別之情亦不為過;
  但是為什麼越是努力,就越沒有自信呢?
  或許,擅長與人告別,才能成為真正稱職的文學家吧。
  《離人》集結太宰治隨筆散文,以及太宰文學作品的精華語錄,
  收錄太宰治對世間誠實的發言,與不留一點退路的自剖。

  ──全書共分四篇:
  
  ※人生戀文──生活就是作品;作家,就該寫羅曼史
  「即便沒有任何人予以肯定,自己一個人,還是努力試圖走上一流之路……我漸漸對自己的苦惱感到自戀。」〈人生戀文〉集結太宰治發表於報章雜誌的多篇隨筆散文,內容囊括人生哲學、生活感想,與文學見解。從這些隨筆散文可進一步認識太宰治──相對於絕望、頹廢、墮落之外──理想、善良、費盡心力,試圖扭轉命運的另一面。
  
  ※津輕通信──雜草叢生的廢園,我並不討厭
  太宰治位於東京的家被炸毀,舉家遷移妻子位於甲府市的老家,而娘家隨即也因燒夷彈付之一炬。二度受災,迫不得已帶著妻兒回青森縣津輕老家,投靠大哥。〈津輕通信〉描述那段期間,太宰治寄人籬下的心情,和與故鄉舊識種種格格不入的無奈。
  
  ※如是我聞──誰罵我我就罵誰,這場筆戰我奉陪到底
  發表於1948年《新潮》,是太宰治對所謂「文壇大老」宣戰之昭告文。太宰治一反「氣弱」文風,表明「誰罵我我就罵誰,這場筆戰我奉陪到底」。「我寫出〈如是我聞〉這種拙文,不是因為瘋了,不是因為自大,不是受人吹捧,更不是為了博取人氣。我是認真的。不要輕易下定論說什麼以前人人都那樣做,換言之,不過爾爾。不要自以為是地斷言以前有,所以現在也要步上同樣的命運……」內容辛辣,文章刊出即震驚文壇界。〈如是我聞〉共計四回,最終回在其死後刊出。
  
  ※人生絮語──太宰文學作品精華箴言集
  說起苦中作樂的作家,太宰治應該是日本近代文壇以來的翹楚。他的話語箴言深受喜愛,引起讀者強烈共鳴,競相模仿他那睥睨一切、君臨天下的口吻,卻在開玩笑的時候意外說出真理。說出真理對太宰治來說無比重要,除了救贖自己,也總是為喜歡他的讀者帶來全新的勇氣。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太宰治(だざい おさむ)


  本名津島修治,出生於青森縣北津輕郡金木町的知名仕紳之家,其父為貴族院議員。

  一九三〇年進入東京帝國大學法文科就讀,師從井伏鱒二,卻因傾心左翼運動而怠惰學業,終致遭革除學籍。一九三三年開始用太宰治為筆名寫作。一九三五年以短篇《逆行》入選第一屆芥川賞決選名單。並於一九三九年以《女生徒》獲第四屆北村透谷獎。但始終與他最想贏得的芥川賞無緣。

  太宰治出生豪門,卻從未享受到來自財富或權勢的種種好處,一生立志文學,曾參加左翼運動,又酗酒、殉情,終其一生處於希望與悔恨的矛盾之中。在他短暫的三十九年生命中,創作三十多部小說,包括《晚年》、《二十世紀旗手》、《小說燈籠》、《小丑之花》、《葉櫻與魔笛》、《斜陽》、《人間失格》等。曾五次自殺,最後於一九四八年和仰慕他的女讀者於東京三鷹玉川上水投河自盡,結束其人生苦旅。

譯者簡介

劉子倩


  政治大學社會系畢業,日本筑波大學社會學碩士,現為專職譯者。譯有小說、勵志、實用、藝術等多種書籍。
 
 

目錄

推薦序 百姓貴族的煩惱備忘錄
 
人生戀文
關於感想
論我的半生
心之王者
作家肖像
義務
一天的勞苦
答案落第
誠實筆記
創作餘談
沒自信
一問一答
諸君的位置
進一步退二步
鬱屈禍
Confiteor
困惑之辯
容貌
某忠告
早晨
 
津輕通信
庭院
已矣哉
親之二字
謊言
麻雀
 
如是我聞
 
人生絮語
關於人生
關於生活
關於愛
關於人
關於女人
關於男人
關於「我」
 

推薦序

百姓貴族的煩惱備忘錄 文/銀色快手 日本文學評論家
  

  冷氣團來襲的冬日夜晚收到讀者的來信,信中寫到最近的精神狀況不是很穩定,也遇到許多生活上的波折,我想給予對方適時的安慰和擁抱,有時候現實真的讓人無能為力。我忽然想起太宰治的作品,或許可以給這位朋友一些心靈上的啟發也說不定。感覺像是多年不見的老友,其實是他具親和力的文字拉近與讀者之間的距離,讓人容易產生共鳴,進而對太宰治充滿波折的人生際遇感同身受。
  
  猶太人有句諺語說得好:「人類一思索,上帝就發笑。」對此我有著深刻的體會,因為上帝在創造人類的同時,也創造了幸福、歡樂、憂愁和苦惱,人生往往是苦樂參半,憂患與幸福相隨。米蘭昆德拉在他的小說《生命不可承受之輕》引述這句猶太諺語,主要是想傳達人類的智慧極其有限,無論對任何事物,都只能看到某一面向,沒有辦法面面俱到,進行多角度的思考,而且僅能看見事物的表象,參不透其內部蘊含的真理,而上帝代表的是全知觀點,當祂看見人類進行思索的模樣,心裡明白愚蠢的人類又要陷入自尋煩惱的地獄之中。
  
  而身為作家的太宰治,是否也是旁人眼中自尋煩惱的作家呢?在他所寫的小說作品裡,我們看到的是一位喃喃自語,始終用單手托腮的憂鬱小生,絮絮叨叨的述說那些生活中無關緊要的小事,並為此感到不安、焦慮與恐懼,盤旋在腦海裡的問題一個也沒有解決,卻開始自我否定、自我厭棄了起來。一想到明天早晨醒來又要面對著難以忍受的現實生活,還不如找個藉口溜出家門去喝酒。
  
  是這樣一個充滿自我矛盾的普通人,有著滿腹說不出的委屈和不被人理解的孤獨,而文字是他唯一可以抒發的管道,因為這些想法如果去跟家人和朋友說,只會被嘲笑被當作是酒後的瘋話。文學對他而言,不是那種昂貴高尚的名牌,而是像酒一樣被當作每日的生活必需品,其他事一概做不來,唯獨可以坐在小桌前勉強自己寫點東西,不管它是可以拿來糊口還是拿文學獎混點名聲,總之,太宰有他堅持的信念,企圖透過文學作品向上帝報告「人類生活的真實面」。
  
  儘管太宰治發表在各大報章雜誌上的散文隨筆和他得獎受到肯定的小說作品,始終有人認為文體過於輕佻瑣碎又做作,像是滑稽的小丑在舞台上動作笨拙地進行表演卻無人鼓掌。因為他的文字嚴重的冒犯了這些所謂文學批評者向來秉持的某種道德規範,與其說是挑戰既有的權威,毋寧說是觸動了心靈深處最脆弱的那條神經線,而讓人感到自己彷彿赤身裸體被太宰一眼看穿感到無地自容吧。
  
  這就是為何他的隨筆裡面一再強調「誠實的重要性」的緣故,他深知勞動主義至上的日本社會,凡事講求的是效率和功效,而企求藝術附帶意義與利益效用說明書的人,反而是對自己的生存欠缺自信的病弱者。他在文中嚴厲的批判那些努力生產文學作品的人,其實只是在大量製造商品,沒有一點可供閱讀的價值,因為他們在乎的名聲遠比自己的作品更重要,卻對作品必須傳達的真實不屑一顧,甚至嗤之以鼻。他認為誠實是身為一位作家最基本的條件,而太宰則是用他寫下的文字為自己代言,說出真理這件事對太宰來說是無比重要,因為說謊和裝傻遠比說實話來得困難。他是一個不善於掩飾自己情緒和想法的人,越是想掩飾,內心的苦惱越是明顯地浮現在臉上,與其繼續這樣苦悶下去,倒不如去外面喝個爛醉來得痛快,浸泡在酒精裡的麻醉感或許可以讓他暫時忘卻生而為人的煩惱。
  
  沒得煩惱的人生並不是真正的人生,因為沒有煩惱就無法體現什麼是快樂,就像黑暗和光明一樣,越黑暗的地方越能突顯出光明來,反之,越光明的地方,那黑暗就像臉上的一顆痣,如此顯而易見。而太宰就像是一腳踩在活著的地獄裡,拼命向世人訴說光明與美好是多麼重要的絕望先生。
  
  若說到苦中作樂的作家,在日本近代以來的文壇,我相信太宰肯定是首屈一指,無人能與之匹敵。這種源於日常生活敏銳的感知,絕不可輕易的冠上「天才」一詞,當然,他在文學上表現的才華無可置疑,但是會讓讀者如此喜愛,產生強烈的共鳴,並且效法他那種睥睨一切、君臨天下的口吻,卻在開玩笑的時候意外說出了真理,往往讓人猝不及防,為他的神來之筆感到震懾而佩服。
  
  近來讀到《村上收音機2》裡頭,村上春樹提及有人去拜訪太宰,當面對他說「我討厭太宰先生的文學。」太宰聽了很簡單地回答說「說這種話,還來到這裡,所以還是喜歡吧。」這種率真而自戀的發言,正是太宰的魅力所在。日本二次戰後不久,社會瀰漫著妥協與偽善,失去自信的日本人其實和太宰一樣,必須每日抱著自己的羞愧與自責度日,而太宰的文字看似戲謔不正經,實則悲憫而真摯,讀完總讓人打從心底升起勇氣和自信,不知為何有著微妙的治癒力,就連現在讀來都還是有相同的感受,這就是文學作品之所以千錘百鍊,歷久彌新的道理。
  
  生於沒落的地方貴族世家,又自稱是東北農民的太宰,他的一生原本就具備了雙重身分──「百姓」與「貴族」,既卑屈又倨傲,既高尚又時時感覺自己是被人嫌棄的落魄文人,應該是勝利組的人生,卻覺得自己一事無成,永遠懷抱著挫敗感。正是這些日常生活的瑣碎與無奈,面對生存的無能為力感,造就了太宰治──這位偉大的日本國民作家,願意從看似無關緊要的小事去參透人生的哲理,並在文字中給予讀者真實的力量。
  
  那位口口聲聲說著「生而為人,我很抱歉」的作家,現在誠實的把他的一生攤在讀者諸君的面前,他所擁有的人生財富,已經無私的奉獻給每一位用心閱讀的朋友,如果你的心中也有煩惱,不妨仔細閱讀這本書,或許會帶給你完全不同的啟發。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5797850
  • 叢書系列:好讀
  • 規格:平裝 / 252頁 / 14 x 20 x 1.2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人生戀文──鬱屈禍
 
這份報紙(帝大新聞)的編輯,肯定聰明地看穿我的小說總是失敗連連毫無進步。因此,對這個落魄、不流行的壞作家寄予同情──
 
「文學之敵──這麼說有點誇張,總之請針對最近的文學,寫一些您覺得有害的,類似這樣的內容。」對方如此邀稿。
 
為了回報編輯的同情,我也不得不老實說出心中所想。
 
有句話是這麼講的:「我緊緊擁抱我的敵人。懷著扼殺對方的私心。」
 
這似乎是有名的詩句,但這是誰的詩句,淺學如我,並不清楚。反正肯定是放蕩的不良文學家寫出的詩句。紀德曾經引用。紀德似乎也是個惡業頗深的人。無論經過多久,都是不守清規的花和尚。紀德在那句詩的後面,加上他個人的意見。簡而言之他認為:
 
「藝術通常是一個拘束的結果。相信藝術越自由便會價值越高,就等同相信阻止風箏高揚的是那根線一樣。康德的鴿子,以為如果沒有束縛自己雙翼的空氣,必然會飛得更高;但這是因為它不懂,若要飛翔,需要有空氣的阻力托起翅膀的重量。同樣的,要讓藝術上升,也必須仰賴某種阻力。」
 
感覺上,有點像騙小孩的論調,太早下定論,似乎略嫌霸道。但是,不妨稍微忍耐,再聽聽他怎麼說吧。
 
紀德的藝術評論,很棒喔,我認為不愧是世界數一數二的。至於他的小說,就有點拙劣了。意有餘而弦音不響。他接著又說:
 
「大藝術家,會被束縛鼓舞,把障礙當作踏腳台。根據傳言,米開朗基羅當初想出摩西那彆扭的姿態,是因為大理石不夠。埃斯庫羅斯基於舞台上能夠同時使用的聲音數量有限,只好發明了被鎖在高加索山的普羅米修斯的沉默。希臘放逐了在琴上多加一根弦的人。藝術源自拘束,生於鬥爭,死於自由。」
 
他相當有自信地單純斷定。不得不信。
 
我的鄰居,從早到晚,一直開著收音機,非常吵,我曾以為我的小說寫不好,都是那個害的,但原來這種想法是錯的,我應該把那噪音當成我的藝術的名譽踏腳台。收音機的噪音對文學絕對無害。我試著想定種種文學之敵,但仔細一想,那一切,都是孕育藝術,促其成長,使之昇華的可喜母體。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通勤推薦小說◆沒有一份工作,偉大到需要你貢獻整個人生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滿額限量送【down秋籤】
  • 滿額贈隨用飯糰食譜卡+貼紙
  • 滿299元送限量【實用PP卡片護套】!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