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巡花築夢

  • 定價:280
  • 優惠價:9252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38
  • 再折扣6/17-6/18加碼|全館結帳滿千再9折(部分除外)
  • 【分級買就送】樂購日:分級VIP會員OPENPOINT點數最高5倍送,也可改選1%購物金(部份除外) 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內容簡介

  詩人古月的每一個生命階段,不斷詠歎「月亮」與「花」,一首首相依相惜,輕盈又沉重,彷若獨自穿行在生命的巨大陰影裡,吟唱著不為人知的傷痕與揪痛。

  全書分為花、夢、痕三卷,收攝了詩人因生活觸動的感悟,以及引動詩興的種種片羽吉光,她透過詩捕捉花、月、煙、痕,收掇歲月裡的因緣生滅,以生命銘記時光湮逝後的物哀之美,凝鍊為一幀瑰麗哀婉的詩集錦。

名人推薦

  相對於《浮生》由「異象」而「花事」而「浮生」的向外看及尋索,《巡花築夢》則顯然已由對外向人事物的失落,轉而向內自我構築,眼睛是不斷朝內看的,雖然其最終也是空無痕跡……於是以有常之天地運行與無常之人間糾葛粘結、不斷作辯證、質問和對話,成了古月詩作的最重要主題,而時間的壓逼也成了她詩作主要之意向性所在。──白靈(詩人)

  作為創世紀詩人,古月並沒有單向地朝向超現實主義的特徵發展,反而一路趨向浪漫、抒情、清新的特質,發展語言與節奏,在古典的語彙中,追求純真與至上的美。……古月的現代性追求,往往能夠從詩畫互文的角度出發,從現代派抽象的繪畫中,用東方靈視的觀點,抒發女子情感的嚮往、憧憬甚至是滄桑。這已經成為古月創作靈感來源的重要部分。──須文蔚(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系主任)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古月


  本名胡玉衡,湖南衡山人。著有詩集《追隨太陽步伐的人》、《我愛》、《探月》;絹印新詩《月之祭》。原著版畫輯《李錫奇版畫十幅》,當代藝術家側寫散文集《誘惑者》等。
 
 

目錄

序 看黑暗怎樣焊接住靈魂的銀河 /白 靈
序 詩畫、壯遊與故鄉追憶 /須文蔚

卷壹 花
醉蝶花
花火
餘香
等待雪來之一
等待雪來之二
香氣
雨中
桃花塢口
油桐花的戀人
蝶與花
花語
讀夜
牽夢情
誓言
朝顏
春天為誰而來
茶的心事
惜春‧春且住
不眠夜
醉後

卷貳 夢
鄉愁的憂傷
紅月亮
記憶的曲調
變奏曲
四季吟
辭歲
暮春
血緣的溫度
放飛
秋懷
寂寞的山
花月痕
幻想的雪花
夜雨
寂寞是一種享受
你坐過的椅子
飛去的小鳥
詩魂
逆光者
是誰擋住了月光
瞬間

卷參 痕
五月的情
望葵
小鎮物語
戲夢人生
陽光島嶼
陵水情
和一坐島有約
古典的驚悸
夢中白塘
荷的倒影
梔子花的戀情
寫給自己的一封情書
歸帆
轉換(外一章)
心境
水鄉
無塵
眾靈寂然
松溪河上的遐思
謐語
華夏悲憫
代後記 有一種情懷叫古月式哀歌 /莊 文
 
 



看黑暗怎樣焊接住靈魂的銀河──古月詩集《巡花築夢》


  陰陽互動是宇宙最奧妙之事,男與女有如物質與暗物質、能量與暗能量、星系與黑洞的關係。男性偏向顯現的、可見的物質、能量與星系,女性偏向不顯現的、不可見的暗物質、暗能量與黑洞。男女二性關係之複雜,其實即宇宙自身複雜的暫時縮影。

  古月與李錫奇二人於二○○六年受訪時,古月曾說李錫奇「愛朋友、藝術、小孩,都超過我,可是我不以為意。我很自在,也不受約束」、「我沒有理論,只有感性」、且說自己不知道怎麼「振作」。就一般男性的觀點而言表現的似乎是消極的、懶散的、甚至頹廢的。因此李錫奇就說她「太無為而治了」,不像他自己「每天想的,還是創作」。此即天地奧妙的造設,一方即使「重回卅年」仍然要「無為而治」、一方行年七十依舊「積極憤發」。

  雙方倒有點像老子與孔子之間的對話,卻是站在永不交叉的兩條平行線上,一個自然表現了「整體的無」之「暗能量暗物質」的觀念,一個呈現了知其不可亦當一為、要爭「適時的有」的作風。

  因此當一九九七年商禽以他僰人的特異眼光說古月「是女性詩人中少數具有宇宙視野的作家」(《創世紀》一一二期)時,這結論其實正暗合了上述「無為而治」近乎「道」的氣質,而商禽這個用辭是大膽而令人驚異的。其原因或是商禽說的古月「有信仰」、「有一個定定的目標,讓她去仰望,去追隨」、「在她少女時期,便已成為一個﹃追隨太陽步伐的人﹄」,說的是古月對空間(太陽)和時間(步伐)的注視,起步極早,這使得她不致於只注視到與「身體」有關的「美麗」,與「情感」有關的「哀愁」,她的注視還擴及天地宇宙,並以之回應自身,尤其是其對「時間感」的敏銳最具特性。這使得她的「視野」不停留在個人身上,而能與天地宇宙有了對話。單單看筆者此序文主標題採用古月這麼視野寬闊的句子:

  看黑暗怎樣焊接住靈魂的銀河

  當能明白商禽所指為何意了。

  但不能避免的,有些讀者會過度注意古月描寫情感追尋、風花雪月的部分,論者也或會批評她此方面的詩作有時不免輕逸和自傷。若如此,則她的創意和實驗(比如《巡花築夢》中以散文之敘事與詩之抒情結合的寫法)、和她感受到的不可見之宇宙規則、能量與視野的書寫往往容易被忽略,這也是本文試圖觸及和予以還原的部分。

  二○一○年古月出版其前此已出詩集的選集《浮生》(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台灣[三采文化事業出版社]出版書名為《探月》)時,曾分成「異象」、「花事」、「浮生」等三卷,其中即隱含了她對天地規律運行、人只能浮沉其中卻無可施力的無常生命觀。到了二○一六年的最新詩集《巡花築夢》仍沿此方式,再分成「花」、「夢」、「痕」三卷,但生命觀又更灑脫,將前此的《浮生》所欲表達的並再往前推進:從一天的日出日落、到一月的月圓月缺、到一年的花開花落,最後到一生的屈指可數的情事和僅只一次的青春,末了只能不斷重築在夢中,卻是變形的、具喻意的、可能難以指認的,以致有夢幻泡影之感、有痕也如無痕了。

  相對於《浮生》由「異象」而「花事」而「浮生」的向外看及尋索,《巡花築夢》則顯然已由對外向人事物的失落,轉而向內自我構築,眼睛是不斷朝內看的,雖然其最終也是空無痕跡,但「巡」及「築」字仍多少有點積極意味,只是花巡夢築之末僅餘碎痕,再難拼全,一如船過水痕終究散盡。

  於是以有常之天地運行與無常之人間糾葛粘結、不斷作辯證、質問和對話,成了古月詩作的最重要主題,而時間的壓逼也成了她詩作主要之意向性所在。

  唯古月在《巡花築夢》中對「時間」或「時光」的感受已與《浮生》有所不同,《浮生》中她會說:「時間是支變調的老歌/在半透明的薄暮裡/捕捉不住一枚紋蝶」(〈秋之旅〉之二)、「我的眼睛因望你而/炙傷/仍投以千萬遍瞻戀/你是隨時間變形的/沙漏嗎?」(〈時光行〉),寫的是秋之時光予人的蕭瑟感或時逝人俱非,說的盡是人與時間兩匆匆,一如日月花事之運行,無任何改變的能力,只有隨時光俱流去的無奈。到了《巡花築夢》中古月則已明白將時間「延緩」下來的方式是「巡」和「築」,既「巡」或「築」就不可能一瞬只是一瞬、一日只是一日,當將自己置身其中或抽身其外、或將之重構重組、反覆搬演時,其與原有時間的速度乃大不同。比如《巡花築夢》的〈戲夢人生〉一詩中〈觀者〉一節,她說:

  一段情 在戲台上發酵
  人一生的苦短
  不若台上游夢的長
  不能複製的時光
  當鑼聲響起
  揭開幕 揭開一扇如意門

  此詩之意是說:情和時光都不能複製,只有搬上舞台(乃至夢中)、創製成作品(或夢境)時,才有其複現性,宛如「揭開一扇如意門」。生命苦短,游夢變長,夢如演戲,再現、重構、乃至吐出了時光吞噬咬碎的一切。此時她面對世間一切美的事物的態度是:

  美麗的情節 如同
  美麗的夢
  只有瞬間 沒有以後──〈飛去的小鳥〉首段

  這些詩段不再如《浮生》一集那麼充滿了時間的壓逼和窒息感,令人幾難喘息和停步,《巡花築夢》中仍不改她對時間長期的質疑,但視域更寬、領會已更自如更瀟脫。

  也或有一比,《浮生》找的像是可以煮沸自己、燃燒自己、但可能燙傷自己的、外來的一把火;在尋索的過程,不穩的「浮感」有如坐立難安的一鍋湯,始終等不到有人來煮開它,怨嘆難免。《巡花築夢》的「巡」與「築」就有將腳步放緩、放慢,回頭將「花」與「夢」與生命長度等值齊觀,內在(夢/靈/身/心)與外在(花/自然/人事物)只是天秤的兩端,平衡或起落再不強求,「放鬆」了緊張的關係,乃走向了更為自如自在也更自由的生活態度。

  在傳統中,月亮是女性的象徵、甚至有月亮是女人的上帝一說,其圓缺週期與女性生理週期相似,是其淒涼孤獨失意時的伴侶和象徵物、也是宇宙永恆輪轉最易目視觀察之天地間的大夜燈,古月《浮生》一集所選第二本詩集《月之祭》中關於月亮諸作,乃至在《巡花築夢》的〈紅月亮〉、〈是誰擋住了月光〉、〈讀夜〉、〈不眠夜〉、〈花月痕〉、〈無塵─寫那個畫荷的男子〉等詩中,月亮的不同形象、色澤、傳說、故事,均使月亮成了古月詩中極重要的寄託、情結、乃至象徵。在《浮生》中古月像是不捨地球的嫦娥,仍然眷戀地表、希望有人同飛。到了《巡花築夢》,她心中的嫦娥已更獨立,再不懼一個人獨自飛天了。前後的不同,從求比翼雙飛到一個人的飛翔,可說是絕望,更可說是大領悟。

  因此《浮生》中她會說:「淒淒蕭聲/把長夜拉得更長/她已死/嫦娥已死/星與星敲著鐘聲哭泣/所有的風都止步/呈亙古的靜」(〈月之祭〉),「嫦娥已死」、「星與星敲著鐘聲哭泣」等詞均呈現了較負面的情緒,與情愛的等待、落空有關。但到了《巡花築夢》,「缺憾」和等待已能輕易轉移、代換、乃至瞬時的心領神悟即是,比如:

  1.一個人孤獨的旅行
  是為尋覓亦或遺忘
  讓靈魂在荒唐的夢中出軌

  湮泊中 誰在陌生的島嶼擺渡
  誰以低嚎的聲音呼喚 (〈日安.大雅〉)

  2.此刻的我,張開雙臂閉上眼,如微風的心情開放,沿著你的水湄,
  等待流淌出天籟的聲音:
  你在等我嗎
  等我穿過厚厚的夜
  在浩瀚的宇宙中
  還以雪的心境
  覲見你 (〈謐語─於貢格爾草原〉)

  第二節散文與詩並陳,詩句採用不同字體,以與散文敘事說理區分,是她在《巡花築夢》卷二卷三中大膽使二文體合一的嘗試。「誰以低嚎的聲音喚」、「你在等我嗎」均是設問句,「誰」及「你」可以是某地是某人或是自己、乃至是其信仰之神的代稱,再也不是直指情感的輸誠對象。第二節的「謐語」是寧謐之語,是古月在大自然中心靈獲寧靜之感、與宇宙合一的真誠感受。比如此篇結尾:

  感受一朵花在寂靜中, 傾一生的歲月, 也要恣意開放的情懷。看黑暗怎樣焊接住靈魂的銀河,我伸出手,仍觸摸不著那百年的孤寂。

  此段散文兼抒情兼表明己身領會,是將天上與地面連結相激後的形象。那「花」如前二引詩的「誰」、和「你」的形象,再不似俗凡之物,而像是她詩集提及的「X」,或如她在 〈眾靈寂然〉所寫:

  那是集眾多凝幻形象的「你」是個「靈」體,是一個浮沉的意象,在光與影的移置間貌現。黑豹般晝伏夜出,在白紙墨跡間幽遊成書,那是我伺機而動精神負荷唯一的釋放。因此X就是我,我就是你。

  巴什拉曾說:「愛,死和火在同一瞬間凝為一體……喪失一切以贏得一切」、「總是在瞬間中找到它最初的存在」,與古月所說「X乍現」是「集眾多凝幻形象」的「靈」體,是「一個浮沉的意象」、「在光與影的移置間貌現」,此二說並無不同。

  「只有瞬間 沒有以後」(〈飛去的小鳥〉)。果然,萬世女子萬世嫦娥所愛、唯一能愛的,只能是「集眾多凝幻形象」的「瞬間的生命」。

  古月詩中強烈的時間感和對「X」的領悟,告訴了我們:事物不論美好與否,均如夢花露影,欲在一些可貴的瞬間矗立界碑,唯靠己力去「巡」去「築」一個「X」。而因人間世事均是流動的、變換的、無常的,最終只有自鑄一段靈魂的銀河,以與宇宙前後的大黑暗鍛接。

  時間的長河究竟「渡過誰的前世/又流自誰的今生」(〈松溪河上的遐思〉),是不可知的。古月在自然的與萬物的合一中重新找到自己的存在感,而一群「X」的發現和其集合體,或就是古月的「靈魂的銀河」。如何將此「靈魂的銀河」焊進彼宇宙無窮無盡的大黑暗中,既是古月的,也成了我們生命的大課題大難題。
 
白靈
(本文作者為詩人)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871194
  • 叢書系列:印刻文學
  • 規格:精裝 / 224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卷壹 花
油桐花的戀人
尋覓芳蹤
是懸掛已久的心事
就像一個渡口
必須划向溫暖的港灣
渡向妳

那是寒天盼夏溫的感情
充滿著期待的焦慮
終於成行 走近
覆蓋如霜雪的樹下
發出的輕嘆
似乎也一直在等待著

昨夜雨 落花遍地
凝練的空氣
將妳皎潔的容顏
流淌出濃鬱的古典氣息
卻是那麼幽冷孤寂

雨歇塵香花已瘦
妳以成熟的脆弱之美
在最冷清的山坳谷底
傾一生之最
只為一天的綻放
妳說:煙雨是我的戀人
我的戀人流淚了
徒讓握花的手
暗自傷悲

花語
那年花開的季節
隨著蟬聲走入南方
熾熱的太陽 將府城
烘托出一片嫣紅華麗

綻放的鳳凰花
火焰般在空中狂燒
似你奔放的熱情
你金銅色的容顏像陽光
剎時的凝注
令之意亂情迷

那是種情境的張力
掀起蠢蠢的躍動
醞釀著一股酸甜的曖昧
濃郁的花語
在凝練的空氣中
透過光影層次的投射
如一本闔起來的書
耐人尋味

那個夏日太浪漫
適合談戀愛
總想靠近你
然而神壇前的禱告
又將你拒於千里之外
每個花開的季節
是隱藏的戀情
每一次重遊 孤鳥般
從斜飛的簷角掠過
都會將記憶撩起

人生是由片段的組合
一旦想起 即使心痛
也不會後悔
再次行經濃蔭小徑
聽到花瓣飄落的聲音
是帶著微笑的淚
是濺在心弦的律音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19詩人節】69折起─[獨家專訪X讀詩短片]─那些缺席的感受啊,都在詩裡喊有。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圓神暢銷書展
  • 三采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