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播磨丸

  • 定價:270
  • 優惠價:9243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30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它大得像一座島,
泛著墨綠的深藍船體如大海般雄偉厚重,令人生畏。
靠近看,它的身上有許多的撞擊和彈孔,泛著死亡的氣味。
他們稱它作「地獄船」。
而如今,它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真實事件改編,第一屆「台灣歷史小說獎」得獎作品

  一九四五年的南洋島嶼上,有一群被歷史所遺忘的台灣人……

  二戰油輪「播磨丸」驚心動魄的奇幻漂流,
  生動刻畫戰後失根的人性,揭開一段被動亂抹去的台灣史。

  日本發動侵華戰爭後,在瓊島(海南島)上造橋鋪路、挖礦煉鐵,是日本皇軍龐大軍工體系的一環,流動的礦工多達上萬人。島上群聚了日本人、台灣人、朝鮮人,以及來自中國各省的逃兵和流民。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商社亟欲自瓊島撤離,然而更多人心中升起的是希望:要回家了,回我們台灣的家。

  此時,眾人得知一艘戰時載運掠奪物資的日本油輪「播磨丸」受炸彈重創,擱淺於港口外海。「這是回家唯一的路。」懷抱著這一線希望,他們奇蹟似地將「播磨丸」修復。然而在登船前夕,「播磨丸」卻遭國民政府查扣,中國、台灣、日本三方的矛盾頓時浮上檯面,甚至引發械鬥和命案。就在情勢一發不可收拾之際,各方人馬竟陰錯陽差地一齊搭上了「播磨丸」,踏上返鄉的航程。

  七千人擠在一艘巨型油輪上,「播磨丸」儼然成了超大型難民船。他們漂流在茫茫大海上,為了活著返鄉,只能忍受飢餓、衝突與惡劣的環境,看著族人、親友一個個在眼前死去……這群失去尊嚴、歷經劫難的台灣人,最後真能找到回家的路?

名人推薦

  這次評審,我們發現一本小說,寫一大批台灣人坐一條大船回來的感人故事,是這一屆台灣歷史小說獎最大的收穫之一。──平路(作家)

  我看了之後感動得不得了,也很驚喜,這是一段極重要的「台灣人經驗」,為我們補上了歷史的缺口。光憑這點,這本大作的價值,永遠不會貶值。「播磨丸」是一個隱喻:台灣前途要靠自己修復,創造才能「前航」……──李喬(作家)

  「播磨丸」在作者筆下就是台灣,大船離開中國,在台灣海峽漂流,經歷中國的牽扯,但最終回到高雄。故事生動,隱喻深刻。──李敏勇(詩人)

  七千多個困在海南島的台灣人,在日本戰敗後搭上殘破的播磨丸返鄉,航向未知的命運。他們之間的族群差異與認同矛盾,在詭譎新局中更加激化。作者帶我們回到動盪大時代被掩埋的故事現場,跟著他所創造的人物們一起走入不可思議的旅程。這是個寫出台灣魂的故事。它預示了戰後台灣發生的悲劇,以及台灣人等待下一次命運翻轉機會的韌性。──馮賢賢(公共電視台前總經理)

  戰爭與青春  生作本島人   漂浪瓊台海  你我先輩事  播磨丸慢駛  道盡曲折途
  奉公太陽旗  聖戰到敗戰   辛酸少人知  小說帶歷史  顧瞻咱台灣  同舟共濟渡──戴寶村(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教授)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李旺台


  台灣屏東人,一九四八年生,高師大畢業,曾任教師、記者、編輯多年,退休後愛上小說創作。

  曾獲第六屆懷恩文學獎、第一屆台灣歷史小說獎。

  曾出版長篇小說《獨角人王國》(二○一五年,春暉出版社)。
 
 

目錄

自  序
探索一座島嶼一艘巨船上的台灣心情──創作緣起

序 
台灣南部幾個農村裡,一群婦女聽到銅鑼聲就跑上馬路,看能不能等到丈夫或兒子回來。同時,成千上萬的台籍日本兵和流亡中國的台灣人還在返鄉的路上掙扎求生,兼程趕路,他們也都能感應到家鄉那股深切的企盼和等待吧。

第一部   瓊島
那些年,台灣和瓊島(海南島)同屬一個殖民政府。台灣人有的應徵去海南島日本會社工作,有的去做小生意,為數多達兩萬一千。直到有一天日本戰敗了,全都陷入絕境,據說乞食度日或淪為竊盜者不少。他們都想回家,回台灣的家,偏偏回家是一條萬分艱難的路。

第二部   播磨丸
播磨丸是一艘超級大的油輪,大得像一座島。它載著七千多人回家,在台灣海峽不停地搖晃動盪,大小風暴連番來襲。船上的人用力吸氣吐氣,聞到死亡的氣味,也呼吸到生命的氣息。
 
 

自序

探索一座島嶼一艘巨船上的台灣心情——創作緣起


  二○○九年春節期間,我在屏東一位涂姓朋友家喝茶閒聊,記得在座一位朋友感慨春節到處吃喝,天天肚子發脹,另一人接話,說我們這一代人真幸福,從來不知飢餓滋味。這個話題把涂家老爸涂榮芳從房間引出。他已高齡八十八,但身體硬朗,坐下來加入聊天,跟我們說一個許久許久以前,他和七千多人在一艘船上餓了十幾天,餓到想一頭撞死卻沒有力氣的故事。他從頭到尾稱呼那艘船為「地獄船」,講講停停,依然清澈的老眼裡閃著異光,像一位退休老船長虛構什麼遙遠的歷險故事給我們聽。

  能容納七千多人的船是一條什麼樣的船呢?那個年代能有那麼大的船嗎?東南亞的日本兵、台籍日本兵不是都由美日兩國合力疏運回國了嗎?我帶著許多疑問,過幾天再去涂家,又多談了一些,他說那地獄船名叫「播磨丸」,我回家上網搜尋之後,確有此一巨輪。次日再去,用了一些採訪技巧,誘導他努力回憶,又說了一些。那個月,我一共跑了涂家九次。

  我感覺這故事會是很好的寫作題材,專程跑一趟台中圖書館。一位館員陪我在地下室戴著口罩逐櫃翻查,找到民國三十五年四月十三日《台灣民報》上所刊登關於「播磨丸」抵達高雄港的報導,僅數百字,小標題,新聞中包括當天緊急送醫的名單。

  後來我多次上網搜尋,在浩瀚的電腦檔案裡一關關一頁頁進入,最終只查看到下列幾則封塵的記載:

  ——日本發動侵略戰爭後,強徵台胞入伍。戰後流落中國各省者達十餘萬人,皆生活艱困,掙扎於餓死或回鄉之途。
  ——瓊島約兩萬一千台胞,有乞食度日者,或集結四處求賑,或因病而死,或淪為竊盜。
  ——播磨丸由海南島載七千餘台胞返台,中途因機件故障,致日僅行數浬,船中餓死或病故者數十人。

  或許播磨丸上的七千多人,也有檔案裡所說的台籍乞丐、台籍盜匪吧?淪落在大戰剛結束的中國,行乞行竊並不奇怪,但我開始對他們上船之前在海南島的生活情況好奇了起來。像一個探險家在河流的下游探勘完畢,我想去更荒原的上游看看,但是並不順利。我另外找到幾個當年待在海南島的台灣人,他們有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有的只吞吞吐吐一些傳聞,都因年歲太老而記憶模糊了,或仍有什麼顧忌吧。訪問他們,感覺自己像驚擾了阿公午睡的頑童,有點過意不去。

  不過,越了解播磨丸,我越發感覺這艘巨輪不只是承載七千多個歸鄉的台灣人,也承載著一種奇特的集體情緒。那一個世代的台灣人,是我的上一代,血肉相連著;他們一出生,國家就是日本,自幼習慣那太陽旗,習慣朝拜天皇,認定內地就是日本;而我這一代,習慣青天白日滿地紅,習慣有兩位英明偉大的蔣總統,長年被教育內地就是大陸錦繡河山。我們這一代有時會罵他們「皇民」,罵他們「奴性」,不大願意去理解他們。但在了解播磨丸的過程中,我忍不住會想,當播磨丸滑進高雄港的那一刻,他們有什麼樣的心情呢—是興奮?忐忑不安?有點像回國又有點像出國?

  這是台灣歷史正要翻頁時被人忽略的「台胞」的故事。夾在日華兩個截然不同的統治者中間,既是戰敗國臣民也是戰勝國國民,他們是如何努力為自己找到一條活路?又是用何種精神力量一路支撐到台灣家中?

  我後續又做了一些研究,逐漸把播磨丸的前因後果搞清楚,可以開筆大吉了。接下來,要怎麼寫?專注事情始末,是歷史書;想把他們的集體心情好好表達出來,那應該是文學的任務。我決心用小說來書寫它,小說比較能探索他們當時那些困頓、疑惑、掙扎、跌撞、當危難臨頭,即使打過架也要互助、政見不同也要互相加油打氣的種種種種的心情—這些似乎是台灣人共同的心情,還一直濃濃地留存在這個島國之上,以至於今日,不是嗎?

  小說是虛構的。虛構的創作過程,感覺非常自由,沒有顧忌與束縛,但書中那些人那些事,會進入我的心靈裡面,跟他們產生感情,變成我的人我的事,自然而然會敬謹而真誠地寫作他們。本書初稿完成後,重讀一遍時,我心裡浮出一句以前念過卻不大能體會的英文:「Only fiction can tell the truth.」

  本書於二○一一年二月寫成,儲存在電腦桌面,寂寞地擱著,偶爾點開來潤飾幾頁,自娛一番。直到二○一五年八月逢「新台灣和平基金會」舉辦第一屆台灣歷史小說獎,寄出去,得佳作獎。

  最後成書前,本書曾獲得下列幾個人的幫助。李喬兄,一位老經驗的傑出小說家;馮賢賢小姐,資深的電視工作者也是深藏不露的文學評論家;吳靜怡小姐,圓神出版社主編;賴真真小姐,圓神出版社專案企畫經理;周奕君小姐,圓神出版社編輯。他們分別給我許多出色的建議、珍貴的提醒,讓最後的完稿更臻完善。

  還要感謝我的老同事,自由時報國際新聞中心日文編譯林翠儀小姐協助處理書中相關的日語運用。

  最後必須感謝我太太李錦珠。她曾經是一位教小朋友寫作文的老師、童話作家。她仔細為本書校對,抓錯別字,抓錯用標點,像在有機菜圃戴著老花眼鏡抓蟲子那般專注。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1336015
  • 叢書系列:圓神文叢
  • 規格:平裝 / 288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序章

台灣縱貫線鐵路進入屏東縣南端,有個小小的竹田火車站。那是民國卅五年,從二月開始,便有三個拿著小銅鑼的中年男子常在車站等人。

這三人,分別是竹田鄉公所、內埔鄉公所、萬巒鄉公所的職員。他們接到通知,來迎接遠從南洋解甲回鄉的台籍日本兵,接到後要列隊,由鄉公所職員在前引導,打著銅鑼送他們回家。這個習俗從何時開始已不可考,據說自從組成六堆(滿清治台時期,台灣南部的十三個客家村莊,為了保鄉護民,合組民間義勇軍隊,分前、後、左、右、中及先鋒等六個營隊,合稱「六堆」。),打完第一場仗之後即是如此。

那天是二月初三,快過年了,時值寒冬卻陽光和煦。他們這天接到八個人,分別要回竹田鄉的二崙和美崙、內埔鄉的忠心崙和萬巒鄉的萬巒莊。三個鄉的人剛好可以走同一條路線。

出征回來的八人整隊時,火車站左前方那一大欉緊密生長在一起的竹子,在微風中互相摩擦,不斷擠出「吱—咿—哇—喳—茲」的聲音。八人不約而同看了竹欉一眼,「啊!家鄉的聲音,好久沒聽到了。」

銅鑼噹噹噹地開響,引來許多村民看熱鬧。八名回鄉的士兵跟著銅鑼列隊行走,個個瘦骨如柴,面有菜色,衣衫襤褸,但都盡可能穿戴整齊,束緊腰帶,並刻意抬頭挺胸,一副日本兵行軍的模樣。

第一站先到二崙。有四位母親和兩位妻子走到路中央的最前頭,但只有三個人看到自己的兒子和丈夫回來。她們在路上蹦跳、喊叫,高興得哭了出來;其餘沒有看到親人的,沒人哭,沒人發問,低著頭回家,似乎不敢多看旁人一眼。

公所職員大聲告訴她們:「等不到的,別擔心!後面還有幾批要回來。」

噹噹噹的銅鑼聲離開二崙,進入美崙時,路上也擠滿了看熱鬧的民眾。一位謝太太站在最前面,踮高腳跟,伸展脖子眺望,顯然是沒有看到丈夫,低下頭,伸腳撥走一粒石塊,紅著眼眶,先回家了。另一位姓邱的太太不敢出門,躲在屋內,瞇眼從門縫往外看;她怕等不到兒子心會絞痛,怕看到隔壁鄰居那些同情的或幸災樂禍的眼睛;但沒多久隱約聽到有人在喊:「邱貴有,你住這裡吧?」她「啊」了一聲,趕緊開門,果然看到兒子從路口衝進來。她迎上前抓住兒子粗沙沙的手掌,透著一層淚水瞧了又瞧:「怎麼瘦成這樣!」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2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熱門影視小說66折起】─追劇看不到的內心戲都在這裡!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曾經放棄的也能學回來!
  • 找到你真心愛的手作良品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