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薩德

  • 定價:390
  • 優惠價:9351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312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OKAPI 推薦

  • 崔末順:「大敘事」的捲土重來──當代韓國小說的主流傾向

    文/崔末順2018年01月26日

    文/崔末順 每一個時代都有屬於自己的文學,我們說某個時代的文學主流傾向為何,或該階段文學的時代性又如何,都因文學能呈現人民現實生活的緣故。小說更是如此,無論就現實的層面或是反映的程度來看,小說都堪稱是最能代表一個時代文學傾向的文類。如果以此概念觀察韓國當代文學的時代面貌,且以各 more
 

內容簡介

他們在進行的,是「戰爭」!
引發全韓高度思考部署薩德的真正意圖。

  「請幫我照顧母親吧!」

  窮途潦倒的律師崔于民收下奇怪的高額委託,只要每個月固定前往療養院探視委託人的母親,不料竟在幾日後得知委託人去世的消息。好奇的他前往美國處理委託人後事,竟一步一步踏入危險的神祕事件裡。

  身為世界銀行研究員的委託人理查金,向人與人和善,無所結怨。美國的警務人員找不到相關可疑人員。然而隨著于民的調查,發現背後動機著實可疑,不僅讓自己步入險境,也無意中得知美韓之間部署薩德(THAAD)的政治協定與背後意義。

  他究竟要如何自處,才能全身而退?又如何在陌生土地上,抽絲剝繭,理出頭緒?

  韓國暢銷小說作家金辰明,不惜放下正在執筆的工作,祕密完成了這本危險的小說。藉由一位失落的律師對案件的抽絲剝繭,討論南韓自朴槿惠當選前後的政治局勢,薩德部署於南韓境內的政治利益,正在悄然改變的世界局勢,並思索究竟薩德的去留。

  韓國處於進退兩難的立場,對目前的韓國來說,經濟和未來都得依靠中國,如果因為接受薩德而招致與中國之間的不和,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但是站在國防與美國攜手的立場上,不知道能不能拒絕,不對,是該不該拒絕美國的要求……。這才是個難題。接受可能會失去中國,不接受則可能會得罪美國,此刻該如何選擇,我想和讀者們一起思考。──金辰明

  小國求生,這已經不是百年悲劇,而是自有韓國以來的千年命運輪迴。孔孟的「智慧」並沒能讓他們跳脫這個迴圈。南韓陷入抉擇的兩難,難免回頭想到台灣,台灣又該做何選擇?──夏珍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金辰明


  自處女作《木槿花開》發表之後,每本小說都榮登暢銷書榜。其作品一貫往來於現實與小說之間,一舉解決時代的難解謎題,內容處處可見對中、日扭曲韓半島歷史的指責,顯現出他對大韓民國的熱愛。他的小說為什麼每本能得到讀者們的熱烈歡迎,只有讀過他作品的人才知道。

  《木槿花開》是其暢銷代表作,而《千年禁書》則對大韓民國國號「韓」字做了徹底考證。《夢遊桃源》闡述日本以何種歷史邏輯侵略韓半島,《皇太子妃劫持事件》描述深具衝擊性的明成皇后弒害真相。《神之死》反映北韓領導者金正日死亡祕辛、引發爭議的問題作。《三星陰謀》預見三星和蘋果公司爭奪專利。

  目前正執筆創作系列小說《高句麗》,已出版的有〈美川王篇〉(全三卷)和〈故國原王篇〉(全二卷)。

  著作:
  《木槿花開》、《千年禁書》、《夢遊桃源》、《皇太子妃劫持事件》、《1026》、《呼天喊地》、《最後示警》、《賭場》、《神之死》、《三星陰謀》等。

譯者簡介

游芯歆


  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學系畢,韓國學中央研究院韓國學大學院歷史學碩士,從事韓國文學、非文學書籍翻譯多年。譯有《大長今》、《葡萄園之戀》、《黃真伊》、《祕密花園》、《罪囚645號》、《我和我那離婚三次的老媽》、《七年之夜》、《三星殞落》等。
 
 

目錄

「薩德危機」迫在眉睫/夏珍

自序

0 幽靈報告
1 求職困難戶
2 金允厚律師
3 第一份委託

塔夫特報告 1 蔡東旭

4 母與子
5 意外的建議
6 陷入迷宮的事件

塔夫特報告 2 安哲秀

7 美元危機
8 無可懷疑的人物們
9 朗特里

塔夫特報告 3 文在寅

10 傑森的信心
11 警戒線邊緣的嫌疑人
12 連環防禦
13 理查金的妻子
14 平澤一兆美元的交易

塔夫特報告 4 朴元淳

15 對美政府提案
16 幕後藏鏡人

塔夫特報告 5 金文洙

17 絕妙的假設
18 危險的答案

塔夫特報告 6 尹相現

19 塔夫特
20 薩德
21 集體自衛權
22 物證
23 蘇珊說過的話
24 絕妙組合
25 遺留下來的聲音
26 接受則與中國為敵,不接受則與美國為敵
27 莫比烏斯環
 



「薩德危機」迫在眉睫


  1.

  戰國時代國與國相交,算不準什麼時候就要面臨亡國之危,孟子〈梁惠王篇〉,從首篇梁惠王問「何以利吾國」,孟子對「王何必曰利」開始,一整章談的是治國與外交之道,權力者重視的是現實,對孟子之言「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相對無感,或有感也聽而不聞,畢竟「利之所在,雖千仞之山,無所不上。」這是人性。不過,下篇的大國、小國往來之道,歷數千年而不衰,仍可為「哲學指導」,就是現實上的難題,同樣歷數千年而無解。

  齊宣王問外交之道,孟子的答案「以大事小以仁,以小事大以智」,前一句是大國用來說的,後一句是小國用來做的,但何謂「智」?夾在齊楚之間的滕文公問得更具體點,孟子倒誠實,他也沒答案,真要他說,他給了一個建議:築城挖河民為國效死;那個年代沒飛彈,這招勉強還能用用,到了現代招式要更新,築城挖河搖身就是大筆大筆的國防預算和愛國教育了;如果還是不管用,那該怎麼辦?孟子的給了二擇一的答案,其實挺極端的,一是棄土而去不傷子民,則仁義之主還是有人會跟隨,這招以今日眼光看來,等同投降或逃亡,這是只能做不能說的選擇;另一招是死守國土,戰死不屈,這是只能說的選擇,但是否真這麼做?情境太難設想,僅僅是血流成河的可能性,就讓人頭皮發麻。

  歷史上的「血流成河」,或者四個字,或者四頁書紙,心再痛還是翻得過去;現實上,「可能引爆戰爭的壓力」能這麼簡單就翻過去嗎?

  台灣人承平已久,「敬畏之心」淡到幾乎把國防當笑話看,朝鮮自金正恩繼位後,三天兩頭試射導彈,美日中戒慎恐懼之際,台灣只當是金正恩耍寶;而恍若未覺區域平衡和國際戰略,在我們不經意中,已經悄悄改變,日本的集體自衛權解禁;美國前總統歐巴馬第二任推出「重返亞洲」戰略;中國則加速南海佈局;當台灣內部還在為南海主權爭議各持立場之際,中國在二○一三年底,於南海礁石建造人工島且已經擁有了三座軍事機場,而台灣從陳水扁到馬英九兩任總統十六年,除了增加淡水設施,只有一條飛機跑道。

  「薩德入韓」不是新鮮話題,已經在南韓討論數年之久,最近彷彿即將成真,當南韓軍方和樂天集團達成換地協議,駐韓美軍部署薩徳導彈防禦系統(THAAD)於慶尚北道星州郡的原高爾夫球場,中國立刻祭出「限韓令」,韓劇全面線上下架,樂天投資中國的項目叫停,各營業單位都遭到查稅與安檢,當然,陸客赴韓觀光大減……。

  「薩德危機」迫在眉睫!「接受,可能得罪中國;不接受,可能得罪美國;此刻該如何選擇?」這是南韓的問題,會不會是台灣的問題?「兩大之間難為小」,感嘆的是,南韓三年前就提出叩問,而台灣依舊恍若未覺,當時,提出這個問題而且得到巨大迴響的,竟是一位小說家──金辰明。

  2.

  文學或創作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北洋軍閥時代,主持《京報》的邵飄萍,倒奉、反袁,力主孫中山北上,同樣是「軍閥」的馮玉祥讚他「飄萍一支筆,勝抵十萬軍」;老愛講「文藝為工農兵服務」毛澤東,也曾附庸風雅以詞牌《臨江仙》贈丁玲,盛讚她「纖筆一支誰與似,三千毛瑟精兵」,當時丁玲才被國民黨軟禁三年多,在共產黨協助下逃往蘇區。不過,從此之後,文人一筆在手如一槍在肩的時代不再,兩岸俱然,文人為政治服務,難看;文人不為政治服務,倒楣;為國家(人民)服務呢?那就成笑話了。

  金辰明的創作路數卻一往無前,他以「民族主義的大眾小說」著稱,這讓我想起以十八年時間創作「戰爭三部曲」的山崎豐子,她反覆思索「戰爭過去了,活著的人還能做什麼」?她叩問自己的國家為什麼發動戰爭?尋找因為戰爭困惑失落流離的人,離世前未完成的遺作《約定之海》,則是探討「自衛守國」與「進攻侵略」的界限,她沒來得及看到集體自衛權解禁。

  金辰明的創作能量看來還正在「爆發點」,從他第一本小說《木槿(無窮)花開》問世以來,本本都是暢銷書,除了《三星陰謀》談高科技間諜戰之外,無不圍繞著韓國做為國家的自我定位和自我追尋,毫無疑問,當然也帶著極具濃重的反日情緒和略見感傷或激憤的愛國主義。

  《木槿花開》的終局是南北韓聯合宣告對日本核攻擊,與現實相距甚遠,但無疑表露了作者對日本侵略耿耿在心難以釋懷的態度;而之後的《皇太子妃劫持事件》更是勁爆,金辰明用一支筆讓日本皇太子妃被劫持,舉國譁然而八卦雜誌推波助瀾之際,劫持犯提出釋放人質的要求是公開一份刊載南京大屠殺的報紙,和漢城公使館發出的密檔「石塚英藏報告書」,這份報告書完整揭露明成皇后(當時還是王妃)遇害的一刻,是被極殘忍對待而受辱地離開世間,很難想像金辰明書寫時候的心情如何激動難平,皇太子妃被劫持的情節是虛構的,石塚英藏報告書所記載的國恥家恨卻是真實的。

  一八九五年,對中國人和台灣人而言,也是一個不能忘卻的年份,前一年甲午戰敗,這一年的四月李鴻章代表清廷與日本簽下《馬關條約》,割讓台澎。六個月後,朝鮮「乙未事變」,日本右翼勢力闖入皇宮而明成抗日殉難;十年後,日本搶奪獨島(竹島),再過五年的一九一○年併吞朝鮮,金辰明用一支筆像日本右翼勢力「宣戰」,他說,「這是我的戰爭!」虛構小說扣緊歷史事實,告訴日本:「獨島並非領土問題,而是不折不扣的歷史問題。」對比台灣對日本殖民時期懷舊式的嚮往,對釣魚台歸屬的內部質疑,金辰明的氣魄和企圖,的確讓人側目。

  一本小說讓韓國人痛徹心扉不夠,他要讓美國人看到,要讓日本國民知道他們的國家曾經有過的暴行!就差一點點,日本NHK電視台本來決定買下了版權,也翻譯了要做為韓語教材,照他的說法,日本前首相罵NHK:「是不是神經異常!」在日本出版計畫只能叫停。

  不過,這一本《薩德》,倒的確讓美國人看到了!

  去年六月間,夏威夷美國太平洋司令部與韓國媒體人士見面,由於問題多集中在朝核、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HAAD‧薩德)等韓半島問題,主持記者會的海軍少將馬克•蒙哥馬利打斷記者提問說,「聽聞韓國民眾對薩德的反感是源自(作家金辰明的)小說「薩德」,並反問道「是因為這部小說而相信薩德表面上是用於防禦、實際上是用於攻擊中國嗎?」

  韓國民氣反對在韓部署薩德是否因為這本小說?很難概括言之,韓國民眾對美軍部署反飛彈系統的反感並非始於今日,早在二○○五年五月,光州事件二十五周年時,就有五千民眾企圖闖入光州空軍基地,對美軍在光州部署愛國者三型反飛彈系統,以及美軍過去協助全斗煥武力鎮壓民眾一事,表達最強烈的抗爭之心。不過,小說二○一四年在韓出版後,薩德入韓之議一度停擺,二○一五年朴槿惠親往北京,成為民主國家領袖參與北京大閱兵式的第一人,積極參與亞投行等,都讓中韓關係似乎進入一個新的「黃金時期」,即使如此,北京並未能有效緩解北韓反反覆覆核彈試射帶給南韓的巨大壓力,簡單講,首爾一度相信「通往平壤之路可以透過北京」的希望,即使未落空,也相形失望了。
更尷尬的,就在這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中,朴槿惠政權陷入閨蜜門風暴,危在旦夕;美國總統改選,川普的穩定性遠遠不若世界所熟悉的、美國總統(世界警察)該有的模樣,以小事兩大的南韓,到底該如何選擇?

  3.

  大國的選擇不糾結,小國的選擇則不然,南韓的糾結還遠甚於台灣:回歸美日韓安保體系卻無法消除對日本的深刻的厭惡、仰仗崛起的中國卻免除不了「中國威脅論」的不安、心向民族統一奈何北韓愈趨封閉難以溝通。

  這一次,連作家都猶豫了。

  對比早年《木槿花開》作家以南北韓聯合對日核攻擊的極端收尾,這一次金辰明沒有虛構激進的結局,他虛構的是一個打了驚嘆號的情節,這個驚嘆號背後卻是一個巨大的問號,在茫然中格外讓人唏噓。

  「薩德就是戰爭!」

  「我們一定要和美國抗爭到底!」

  「那些人威脅要用核戰輾壓我們的錦繡江山,美軍移轉到平澤就代表這個意思。」……

  于民的嗓子已經破到發不出聲音,再也無法隨著空氣擴散出去,只能無力地碎落滿地。……

  盡頭處一個從辦公室就開始小心跟蹤在後的女人,眼中滿是憐惜地望著于民。是美珍!

  書中主角崔于民是為了追查受託客戶而發現驚天祕密的律師,最後為了國家免受戰禍的信仰,積極反對美國部署薩德的律師,他的積極引來的卻多是冷漠和訕笑;洪美珍是和他分享同一間辦公樓的律師,他曾經是失業接不到案子的「魯蛇」,而美珍則是房東大律師帶回的法輪功受害者遺族,他的「反美」,看在美珍眼中只有「憐惜」,而非對立。這樣的安排,多少透露作家在yes or no之間的困惑,收尾篇名「莫比烏斯環」──命運的隱喻──人類就好比行走在莫比烏斯帶上的螞蟻一般,永遠逃不出這個怪圈,不斷重複著相同的錯誤,類同的悲劇也在不斷地上演。

  這個隱喻自是衝著韓國而來:一八九五年的中日衝突,讓韓國有亡國之恨;一百多年後,回到作家的前言,「當所有人還陷在日常生活中,為眼前的世界奮鬥之際,一層看不見的巨大衝突陰影,已經籠罩在美國和中國之間。諷刺的是,這場衝突的最大受害者,就是韓半島!」小國求生,這已經不是百年悲劇,而是自有韓國以來的千年命運輪迴。孔孟的「智慧」並沒能讓他們跳脫這個迴圈。

  南韓陷入抉擇的兩難,難免回頭想到台灣,台灣又該做何選擇?

  做為二戰和韓戰的「餘緒」,台韓有著驚人的相似,都是分裂國家,只是國際承認南北韓分裂而認為兩岸分治而同屬一中;都依靠美日同盟;對中國都有著遠近皆懼的尷尬,台灣的懼還更勝一些。即使單單講飛彈防禦系統,早在第一次政黨輪替前的一九九九年,時任國防部長的唐飛即主張台灣必須加入「戰區飛彈防禦系統」(TMD),而同樣擔任過國防部長的前行政院郝柏村則認為,除非我方人員可前往學習技術,否則沒有必要參加,參與與否的討論並未擴及社會,最終台灣根據TMD報告建置了早期預警雷達。

  薩德入韓,同樣引起是否「入台」的討論,或為現實上可能性太低,或為台灣人向例對國際形勢之危無感無覺,討論限定在小範圍,沒有擴散到社會層面,倒是這一次是由國防部長馮世寬在國會答詢時,公開表明他不贊成引進「高空飛彈防禦系統」的,「因為台灣最重要的是防衛自己安全,不應涉入或參加別人的戰爭。」

  朝核讓南韓不可能自外於這場美中衝突,作家的困擾是「因為薩德與中國失和,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但站在國防與美國攜手的立場,不知道能不能、該不該拒絕」?他(南韓)的困擾,何嘗不是台灣的難題?台灣慶幸的是美國還沒交下卷子,萬一萬一,台灣大概連困擾的空間都無,北京甚至連卷子都沒影,解放軍將領就急乎乎地聲言,「薩德入台之時,就是台灣解放之日。」台灣因為二十世紀的韓戰得以在一九四九年之後,存續迄今;會因為二十一世紀的韓半島危機逆轉命運嗎?台灣的莫比烏斯環要開始了嗎?

  4.

  小說終究是小說,情節再犀利逼真,還是虛構,翻頁時的心驚膽跳,不影響日常生活之安穩,對比彼得‧辛格的《幽靈艦隊:中美決戰2026》,情節繁複充滿高科技技術的虛實交錯,就像是好萊塢精采的戰爭大片,而且,最終英雄──美國各種族裔,包括華裔──終結了這場戰爭危機,放下書就鬆一口氣,轉頭過自己的小確幸;《薩德》的鋪陳不在舞台布景的繁複,卻多在他藏筆未發的歷史脈絡或政治紋理,或也因為台灣處境的相類,闔上書很難不反覆跟著作家的要求──思考、並探問自己:那我們的選擇是什麼?

  作家在虛構每一個人物和每一段情節都有他的用心,文中穿插的「塔夫特報告」,活脫脫是韓國總統的政情分析,其用意不言可喻,做為二戰之後、特別是韓戰之後,相當度依靠美國重建的韓國(就像日本和台灣)而言,美國老大哥的影子是無所不在的,就像二○○八年的《維基解密》台灣檔,朝野政客的「評比」躍然紙上。而以國防部長之名的「塔夫特報告」的檔次更高,直接指向美國軍方的關切,「薩德」不但是戰略部署,也是作者設想中,美元必須強勢以支持美國國勢的必然產物,他的靈感來自紐時專欄作家克魯曼的一句話,「美國是有戰爭需求的國家。」其推論當然有一定的合理性,不過,小說作家畢竟不是預言家,然而,三年前的書寫對比此刻朴槿惠政權的處境,竟有著脈絡可循的驚人參照,不能不說金辰明不只是小說創作者,以他對韓國的赤忱,簡直就是極為銳利的政情分析者。

  如果作家只是作家,或許他會讓「塔夫特報告」在小說中扮演更多角色(虛構的情節),或穿針引線發展出更多細節,他沒有用此渲染之功,或讓報告內容更八卦(我一直在等蔡東旭檢察官的「私生子」出場),他是如此熱愛自己的國家,而急著提出問題、尋找他都提不出來的答案。或許,他已經在準備「後薩德」的下一本小說?對這位我第一次接觸其作品的小說家,我只能說,幸好他的作品是虛構,在我掩卷嘆息長考之餘,還有餘裕期待他的新作,當然也期待那個時候,眼下紛亂的世局已有撥雲見日的眉目。

夏珍

作者的話

  一覺醒來,美國財政赤字,中國累積盈餘。早已失去商品競爭力的美國,小到牙籤,大到油輪,全都得向中國購買。因此美國在擔心無力償付之餘,只好拼命印鈔票勉強支撐,但疲軟的美元也逐漸加快了美國衰退的速度。

  值此之際,我們不得不提出一個問題。

  「再這樣下去,美國要完蛋了嗎?」

  許多經濟研究的結論都指出,美國已經失去產業競爭力,不久將迎來日沉西山的命運。

  這種猜測是很可能實現的,單單從經濟的角度來看,美國的確到了「落日」的地步。但經濟學家們卻忽略了一個重要因素。

  那就是軍事力量。

  美國擁有的軍事力量,為中國的十倍,怎麼可能就這樣被中國打壓,淪落為貧窮的債務國呢?

  想到這點,我們也不禁想起曾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對美國政府有著莫大影響力的保羅•克魯曼(註1)所斷言的一句話:

  「美國是有戰爭需求的國家!」

  最近日本在與美國緊密攜手之後,扭曲對國內憲法的解釋,為集體自衛權(註2)解禁。日美兩國的假想敵,不用說就是中國。安倍政權敢於在國際社會公然否認過去的歷史,將尖閣群島收歸國有,與中國對峙,其原因也可以在美國於軍事上十分需要日本的這點上,找到蛛絲馬跡。

  美國近來以強化美日軍事訓練,或允許日本軍隊海外出兵作戰,或在太平洋艦隊加派一艘航空母艦等等一連串的動作,漸漸加大瞄準中國的軍事步伐。

  當所有人還陷在日常生活中,為眼前的世界奮鬥之際,一層看不見的巨大衝突陰影,已經籠罩在美國和中國之間。

  而諷刺的是,這場衝突的最大受害者,就是韓半島。

  北韓在處死張成澤(註3)的時候,先用機關槍掃射,再用火焰槍焚燒屍體。不管是機關槍還是火焰槍,都是軍人使用的武器,傳達出「張成澤死於軍方手裡」的訊息。失去了政治外交好手的張成澤,北韓在六方會談上更不可能放棄核武。

  北韓的核武之所以危險,與其說是北韓可能使用這些武器,不如說這有可能成為引發戰爭的導火線。

  如果有一天,美國的航空母艦艦隊在東海和西海(註5)上包圍北韓,對準北韓的飛彈基地加以砲轟。再派遣特戰隊空降包括寧邊在內的北韓核能設施,掌握這些設施的話,那麼韓國和中國勢將無可避免地被捲入戰爭中。

  美國何時會採取軍事行動呢?

  應該是在美國判斷本土已脫離中國洲際彈道飛彈(intercontinental ballistic missile)的威脅後,就有可能發生。那麼當初美國藉口北韓核武所建構的飛彈防禦系統(MD)的現狀,就成了燃眉大事。

  過去美國一直認為在太平洋上就能攔截中國的洲際彈道飛彈,但在飛彈防禦系統接近完成的此刻,美國才發現其攔截成功率只有一半,不得不為此感到驚慌。

  因此隨後登場的,便是在韓國部署薩德(THAAD) (註6)。薩德是一種強大的防禦系統,其真正目的是從近距離監視中國的洲際彈道飛彈,但只要在系統上稍作修改,甚至能進行截擊。

  如果薩德被布署在韓半島上的話,中國的洲際彈道飛彈全都會變成廢物,中國在危機意識高漲之際,便對韓國發出強烈警告「若韓國接受薩德,將失去中國這個朋友」。

  韓國處於進退兩難的立場,對目前的韓國來說,經濟和未來都得依靠中國,如果因為接受薩德而招致與中國之間的不和,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但是站在國防與美國攜手的立場上,不知道能不能拒絕,不對,是該不該拒絕美國的要求……。這才是個難題。

  接受可能會失去中國,不接受則可能會得罪美國,此刻該如何選擇,我想和讀者們一起思考。

二○一四年八月,金辰明

  註釋
  1.Paul Krugman,1953年2月28日~,美國經濟學家、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也是自由經濟學派新一代的佼佼者。
  2.簡單來說可視為海外出兵或介入他國戰爭的一種權利。
  3.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姑父,朝鮮政治及軍事重要人物,被金正恩羅織罪名逮捕後處死。
  4.中國的黃海。
  5. Theater of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的縮寫,戰區高空區域防禦系統。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871583
  • 叢書系列:LINK
  • 規格:平裝 / 360頁 / 14.8 x 21 x 1.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0 幽靈報告

C-130大力士(Hercules)運輸機穿透黑夜開始降落,地面上等待的車隊也開始慢慢移動。當這架從美國本土飛來的巨型運輸機慢慢在跑道上降落,完全停止下來之後,五十多輛悍馬隨即按照指令關掉車燈,啣尾停到機翼正下方,等待這怪物似的飛機吐出裡面的人來。

很快地舷梯放了下來,腳步聲響起,接著黑暗中出現了幾個人。握著悍馬方向盤的駕駛兵習慣性地開始數人數,一、二、三。駕駛兵本來還以為要數上老半天,沒想到數到三就沒有了。

「這什麼啊!」

不知何時,連引導著陸的進近燈也全都滅了,漆黑的跑道上悄然踏步而來的人,全部只有三名。最吃驚的人,應該是雙肩加起來共有六星,站在車隊最前方苦等良久的駐韓美第八軍團司令官尚普中將(Bernard Champoux)吧。

「怎麼回事?就這些人?」

尚普中將接獲最終報告,聽到下機的全部就只有三個人,不禁嘴角抽搐。這一定是哪裡搞錯了。面臨財政困境的美國政府,已經將節流視為最優先考量,如果只是單純的兵力移動,就算有數百名人員,也一定利用民航機。

但此時此刻,只不過三個人而已,竟然從本土直接搭軍用飛機過來。而且自己還遵照上面所謂「重要軍事作戰」的指示整夜沒睡,就等著時間到了準時過來。

司令官將眼光轉向貨艙,看了一眼之後又轉回來。因為他知道,就算貨艙裡載運了什麼東西,他也搞不清楚狀況。兵員運輸機的貨艙很小,不管裡面裝載了什麼,才那麼一點份量就飛越太平洋而來,實在令人費解。

該下機都下完的信號打起,機門也隨即關閉。愣愣地看著大力士運輸機的尚普,突然向一旁的副官怒吼:

「這開什麼玩笑?」

「我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怎麼回事,司令官!」

「這是在耍我!」

兩天前韓美聯合司令官斯卡帕洛蒂(Curtis Michael Scaparrotti)上將低聲說過的話,言猶在耳。

「本土將派遣大力士運輸機祕密運送兵力過來,他們的到來屬於最高機密,你一定要親自到場監督安保。」

斯卡帕洛蒂上將的機密指令只有這麼多,但對於到底有多少兵力抵達,屬於哪個部隊,帶來了什麼樣的裝備,這些細部情報全無。因此尚普只能靠指令中提到的以大力士巨型運輸機運送這點,來猜測兵力規模,並且配合準備了五十多輛悍馬過來。然而現在這架巨型運輸機只吐出三名軍人,就關上了機門。

「這一定是哪裡搞錯了!」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大衛‧林區親筆揭露,那些夢/惡夢,究竟是怎麼回事??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皇冠全書系
  • 麥田獨步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