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若莊子說法語

若莊子說法語

When Zhuangzi Speaks French

  • 定價:450
  • 優惠價:940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383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當代法語漢學拓寬了別開生面的《莊子》研究視野,使《莊子》研究在當代漢語與歐洲哲學的碰撞、交錯、溝通間,孕育了跨文化莊子研究。尤其與法語漢學的深入交流,使討論範圍觸及身體、主體性、氣論、批判和政治等問題。《莊子》讓當代漢語哲學轉入獨特的跨文化漩渦裡。於此似乎可見潛力無窮、深不可測的思想和文化創新。當代漢語哲學在臺灣所累積的跨文化潛力,正在尋獲通古今東西之變的哲學表達,其中充滿了掙扎,也充滿了自由。或許,世界哲學的某種另類可能將從中浮現,藉由中國古典文本的跨文化探索,來反思和批判混雜現代化所引發的諸種弔詭經驗。為什麼是《莊子》?莊子的思想不僅在古代已經很當代,在當代也依然很當代。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何乏筆(Fabian Heubel)


  1967年生於德國法蘭克福。法蘭克福歌德大學漢學碩士,德國達姆施塔特科技大學哲學博士。現任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研究員。主要研究領域為跨文化哲學、當代歐洲哲學(尤其批判理論)、古典和當代漢語哲學與美學等。曾獲德國洪堡基金會「資深研究人員研究獎金」、中央研究院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科技部獎勵特優人才等學術榮譽。主要著作有Das Dispositiv der Kreativität, Chinesische Gegenwartsphilosophie zur Einführung及中、德、英、法等語文的學術論文多篇。編著有Dimensionen der Selbstkultivierung: Beiträge des Forums für asiatische Philosophie。
 
 

目錄

「身體與自然」叢書序言╱楊儒賓
《若莊子說法語》編者序╱何乏筆
莊子說什麼語言╱楊儒賓

導論:莊子、身體、主體、政治╱何乏筆
一、從傅柯到莊子
二、批判
三、主體性
四、機制
五、跨文化哲學的困境

關於西方莊學的幾點反思╱畢來德
一、西方莊學的歷史與現狀
二、《莊子》如何可能成為西方人的經典?

發現從未寫出之物——誰之莊子?╱夏可君

試論畢來德的莊子詮釋——一個現象學的批判反省╱黃冠閔

一、身體與洞見
二、身體與顯現:昂希現象學的對比參照
三、結論

身體、想像與催眠——畢來德與莊子的思想對話╱姜丹丹
一、身體圖式與「自身的身體」的意義探尋
二、運作的想像:洞見與催眠
三、虛靜與催眠:活力與再生
四、結論                                                                                

反權威的權威主義——畢來德的《莊子研究》╱宋灝
一、人生與學術:獨特的方法論
二、權能推翻權力、言語為互動:《莊子》奏鳴曲四個樂章
三、過分即不足:音樂與指揮
四、「反權威」還是「權威主義」?
五、學術結論

莊子的哲學虛構╱葛浩南
一、莊子的哲學虛構
二、《莊子》研究新方向初探

莊子的哲學虛構,或哲學虛構莊子——評葛浩南《莊子的哲學虛構》╱楊凱麟

庖丁手藝與生命政治——評介葛浩南《莊子的哲學虛構》╱龔卓軍
一、導論:觀念論/現象學式,抑或傅柯/德勒茲式的《莊子》
二、虛靜之心與人格純素之美:《中國藝術精神》的主體論
三、生命能量與自由突穿之力:個體自證(tautégorie)的動態經驗論
四、權力廚房中的神話剖開:一條生命能量美學的歪斜線
五、結論:庖丁手藝與生命政治的自由突穿

動物性、文化批判、苦惱的意識——樂唯的莊子詮釋╱馬愷之
一、引論:一本號稱不合時宜的書
二、《不合時宜論莊子》的出發點:渾沌的謀殺案
三、探尋另類的主體性
四、如何超越資本主義?
五、何謂莊子式政治?

逆轉收回與任讓狀態——從《莊子》與海德格批判當代性╱宋灝
一、前記:「創新」為時代風氣
二、「質」、「逆轉收回」及「批判」
三、「逆轉收回」與海德格的「任讓狀態」
四、《莊子》中的「敞開」與「逆轉」
五、《莊子》言「反」
六、「庖丁解牛」:「任」與「自得」
七、結論

莊子的氣化現象學╱鍾振宇
一、氣的身體面向
二、氣的世界面向
三、氣身體與氣世界的統合:「世界—氣—身體」(Welt-Qi-Leib)
四、結語:氣化現象學的跨文化面向與歷史面向

養生的生命政治——由法語莊子研究談起╱何乏筆
一、生命資本
二、主體的能量經濟學
三、游刃有餘或調節生命的自我技術
四、內在性與批判
五、養生作為跨文化問題

人名索引
名詞索引
 

《若莊子說法語》編者序

何乏筆(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研究員)


  當代法語漢學拓寬了別開生面的《莊子》研究視野。由此出發,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於2007年及2009年分別舉辦了兩場有關《莊子》的工作坊。這使《莊子》研究在當代漢語與歐洲(尤其是法語)哲學的碰撞、交錯、溝通之間,孕育了跨文化研究(transcultural studies)的突破可能,以及通古今東西之變的另類脈動。一開始,共同研討的目的在於透過《莊子》研究來深化臺灣學界關於晚期傅柯(Michel Foucault)的討論——中研院文哲所於2006年曾舉辦關於晚期傅柯的國際研討會,在會議上已開始討論晚期傅柯與中國修養哲學的連接。在此情況下,法語莊子研究便能扮演關鍵的角色,串連傅柯有關歐洲修養史(以及自我技術、自我實踐、自我關注、生存美學等)的討論與古典中國哲學的研究脈絡。當時,許多學者感到兩者之間的呼應關係相當顯著,也極具吸引力,但不清楚如何闡明。於是,本論文集的部分文章接續嘗試藉由法語莊子的研究,來試圖闡明當代漢語哲學與當代法語哲學的關係。

  然而,後續的討論很快地跨出了圍繞傅柯研究脈絡下的自我技術概念。透過與瑞士漢學家畢來德(Jean François Billeter)的深入交流,使討論範圍擴大到身體、主體性、氣論和政治的問題場域(畢來德原先在巴黎法蘭西學院所發表的演講《莊子四講》(Leçons sur Tchouang-tseu),對法語莊子研究產生了重大影響)。一旦《莊子四講》譯成中文,而回到當今漢語思想的交織脈絡,便引起了本來沒有預想到的豐富對話(甚至爭論)。在討論的過程中,畢來德堅定地反駁了關於《莊子》的氣論解讀。他主張,氣論的正當運用應局限在個人經驗和身體的範圍,而一旦涉及自然哲學甚至宇宙論的相關預設時,便必須放棄。畢來德的批判具有濃厚的政治涵義,因為在他看來,《莊子》所以被融入到中國帝國秩序,並且被解讀為逃避世界的順應思想,此一大趨勢可歸結於郭象以降的注釋傳統。重新解放《莊子》的批判潛力,使之走出郭象注的話語機制,此乃畢來德莊子研究的野心和旨趣。

  這樣的角度在臺灣會引起許多研究者的興趣絕非偶然。眾所周知,在當今的臺灣,中國古典文獻的研究處於艱難的文化情境。一方面,去中國化的傾向加深了對中國哲學的漠視和冷感;另一方面,中國大陸對古典文教的復興運動也讓人感到不安,因為復興古典的思潮與具有民族中心傾向的和國家主義色彩的文化民族主義容易交雜在一起。在此兩難的研究情境下,重新調整古典中國哲學研究的大方向,便顯得特別急迫。尤其無法逃避的難題在於:關於古典中國哲學的研究,能否成就一種具有批判精神的跨文化轉向(transcultural turn),並且開闢回應和診斷時代處境的獨特能力和魄力?

  在此背景下,畢來德的批判性角度提供了重要的啟發,促進了跨文化莊子研究在臺灣的興起。但是,一旦跨文化視野被打開,而且開始展現自發的動力,研究趨勢便從法語《莊子》的研究,轉向臺灣的跨文化處境,藉此思考《莊子》的當代意義,並試圖正視兩岸關係的糾結在思想上所面臨的難題。於是,2009年「若莊子說法語:畢來德莊子研究工作坊」以降的研究方向,便特別著重《莊子》的批判精神,尤其從《莊子》式的主體範式(身體主體、氣化主體、形氣主體、遊之主體等)開始檢驗當代新儒家所謂「心性主體」。在此背景下,尤其明末清初的王夫之及清末民初的章太炎對《莊子》的解釋引起了學者的關注。可以說,《莊子》研究的跨文化轉向已逐漸形成,其解讀方式不再以郭象注為主要參照,而在王夫之和章太炎的著作中,彷彿找到了連接《莊子》與現當代處境的思想資源。

  由此觀之,《莊子》讓當代漢語哲學陷入前所未有的跨文化漩渦裡,此中似乎可見潛力無窮、深不可測的思想創新和文化變革之可能。當代漢語哲學所累積的跨文化潛力,正在尋獲一種通古今東西之變的哲學表達,此一表達充滿了掙扎,也充滿了自由。或許,世界哲學的某種另類形象將從中浮現,能藉由中國古典文本的跨文化探索,來批判和面對混雜現代化所引發的諸種弔詭經驗。為什麼是《莊子》呢?因為「氣化主體」兩端不住的弔詭修養,不僅在古代已經很當代,在今日也依然很當代。

  此書的問世,緣起於筆者擔任國立臺灣大學高等研究院訪問學者,期間獲得多方協助,特此致謝。另蒙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陳彥穎先生、中央大學林淑文女士、聶豪先生、清華大學廖育正先生、張凱喻女士在編輯與校對上之費心,亦致上誠摯謝意。

莊子說什麼語言

楊儒賓(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講座教授)


  何乏筆先生編的這兩本書《若莊子說法語》、《跨文化漩渦中的莊子》是他多年來推動跨文化哲學的產物,也是他一直念茲在茲的漢語哲學的體現。跨文化哲學對應以國族主義為基準的個別國家哲學,也對應以本體論分裂為基準的比較哲學,它是個越界的概念,這個概念預設著混雜、流動、非同一的前提。但如果沒有界,如何越?如果沒有某種「個體」的設想,「非同一」的概念要如何置放?跨文化哲學之優勝與困難即建立在這種幽明一多不斷滑移遊盪的界面上,或界面中。

  本書也是漢語哲學的體現。本書的文章大多是中研院文哲所多年來推動的「跨文化研究」的結果,這個多年的長期計畫在擬訂之初,即有意跳脫僵硬的中西哲學比較的框架,而改從「漢語」此語言載體入手。乏筆漢語哲學的提法極具挑戰力道,很明顯地,我們現在已經找不到不被西方哲學滲透的中國哲學的論述了。當代中國哲學研究所用的許多重要術語,包括「哲學」本身,都是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形成的,現代中國哲學的哲學術語不管是新詞新用,或是舊詞新用,詞語本身都是中西混雜的產物。中國現代學術奠基者之一的王國維論新詞語的重要性時有言道:「言語者,思想之代表也。故新思想之輸入即新言語輸入之意味也」,其語可謂不刊之論。我們如果對王國維的話再進一解,也就是現代中國哲學家已不可能再說「純正」的中國哲學,不是技術上不可能,而是本質上不可能。現代中國哲學以漢語表述之,所以不能不有承襲自中國的大傳統的因素,但故事還沒完,因為它同樣無可避免地凝聚了西洋、東洋(日本)的精靈於其中。

  由於近世特別曲折的歷史劇場,現代漢語哲學不能不體現現代東亞歷史的命運於其詞,於其義,甚至於其語法。本書的大宗是在「若莊子說法語」的研討會名目下呈現的,名目頗怪,莊子何曾說過法語?但莊子自己不是說過嗎:「萬世之後而一遇大聖知其解者,是旦暮遇之也。」傅柯的作者已死,莊子的作者不死,所以問題不在莊子說不說法語,而是何止法語?此計畫中的對話者有的說英語,有的說漢語,主持人何乏筆的母語則是德語。莊子能夠說,也能夠被說的語言,何止法語?但為什麼當複音重唱已是當代漢語哲學的本質時,莊子卻被特別挑選出來說法語,其中必有緣故。

  莊子之所以會講法語,大半的原因是人脈決定的,學術交流不能離開具體的人脈,這是必然的。然而,細觀此次來臺的歐洲學者,也就是臺灣莊子學界主要的對話對象,他們的身分大半不止是漢學家,而是哲學家兼漢學家。不管就他們在歐洲學術圈的位置或就他們的著作來看,他們的關懷都不是區域性研究的導向,而是帶有很強的當代歐洲的意識,歐洲當代意識事實上也可以說就是當代思想的意識。在對話人的發言位置已定位下,莊子就不能不由中立客觀、不涉實踐的漢學傳統中走出來,他不能不與康德、傅柯、海德格……交涉。只有當莊子說法語時,法文語境中才會有莊子;反過來說,也只有莊子說出了不同的語言,他才有可能從中國的、漢學的博物館式之莊子變成活生生的當代哲學家。

  至於為什麼莊子會在眾多中土哲人中脫穎而出,原因大概是多重的。讀者只要稍加翻閱本書所收文章,即不難發現其中的線索:莊子提供了一種新的主體範式,主體範式的關懷大概是與會學者最大的交集。為什麼這種被本書眾多作者稱呼作「氣化主體」(我有時也稱作形氣主體)的概念能吸引本地及歐陸學者的興趣?兩方學者的關懷各有異同,歐陸學者關懷的背景遠的說來,應當和反笛卡爾以下的現代主體概念有關;近的說來,應當牽涉到歐洲哲學目前的處境。朱利安(François Jullien)的莊子研究極具挑戰性,其動機乃是有意繞道中國,重新發現西方,這種繞道模式即是一個充滿想像力也易引致爭辯的例證。

  臺方學者的關懷也是多面向的,但總體的趨勢是想修正或補充道德主體主義—真常唯心論述的詮釋傳統。論及中國儒道的主體概念,極吸引人也極令人困惑的一點莫過於心、氣的關係,心、氣的關係在戰國時期的莊子、孟子即為重要議題,後來更成了理學的核心論述。在心、氣的論述光譜中,具有宇宙心導向的心學論述是大宗,化心為氣、化氣為物的唯物論之論述也可見到。然而,在莊子、張載、王夫之這些另類哲學家身上,我們確實看到另一種類型的主體,這種心氣同流的主體概念既參與了也跨越了認識論的表象呈現模式、冥契論的海納百川模式、天理論的道德主體模式。這樣的主體範式至今仍處於影響模糊的地帶,不易完全澄清,但模糊中卻也充滿了許多的機會。

  筆者相信乏筆編的這兩本論文集將會是莊子研究史上的重要著作,我們如果將「莊子研究史」的「莊子」改成「漢學」兩字,或許也可以成立。甚至於「漢學」兩字是否妥當,能否拋棄不用,亦可斟酌。因為這兩本書不宜劃歸到特定的語言或族群的標幟下,它們的定位與一般的漢學著作大不相同。隨著現代性的議題逐漸深化,這兩本書很可能有機會由漢學的、臺灣的或中國的視域往外橫溢,溢入豐饒多產而又經緯幽暗的知識之海。這兩本書的重要不見得在建立什麼體系,而是它們提出了真正的學術問題,史實斑斑,問題意識和學術答案是同等重要的。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0527353
  • 叢書系列:身體與自然叢書
  • 規格:精裝 / 404頁 / 15 x 21 x 3.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關於西方莊學的幾點反思(摘錄)
 
畢來德(瑞士日內瓦大學中文系榮休教授)
 
一、西方莊學的歷史與現狀

 
《莊子》最早的西文譯本問世於一八八一年,是Frederic Henry Balfour(巴爾弗)的英語翻譯,然翻譯品質很差,在此不贅言。一八九一年有蘇格蘭漢學家James Legge(理雅格,1815-1897)的譯本在牛津出版,是第一部比較可靠的譯本。一八九八年劍橋漢學家Herbert A. Giles(翟理斯,1845-1935)的譯本問世,甚具貢獻。法文最早的譯本是一九一三年由河間府(今河北獻縣)天主教教會發表,譯者為耶會士Léon Wieger神父(戴遂量,1856-1933)。最早的德文譯本,是多年居住山東的Richard Wilhelm(衛禮賢,1873-1930)於一九一二年出版。這四位譯者,有三位由傳教士變為漢學家,一位由外交官變為漢學家。他們都是大規模地翻譯中國經典,並非專門研究莊子。他們為後人開啟了道路,但他們的翻譯在今天僅具有歷史價值而已。
 
二次大戰以後,西方漢學有了新的發展,逐漸成為建制相對完備的現代學科。在一九六○年代有人感到有必要重新翻譯某些中國經典,但各國的情形不同。在德國,至今沒有人再重新翻譯《莊子》。在法國,長期居住法國的劉家槐於一九六六年出版新翻譯;劉家槐似乎對《莊子》沒有專門的研究,受了Gallimard出版社的委託才下這番功夫。劉譯本至今在法語世界普遍流傳,比早期法文譯本來得更可靠,但是譯者缺乏對文本的深刻理解,更缺乏應有的文采。二○○六年Jean Levi(樂唯)的譯本出版。
 
在英美世界,一九三一年有馮友蘭的〈內七篇〉和相關的〈郭象注〉的英文翻譯在美國問世,但據我瞭解,沒有得到廣泛發行。到了六十年代,在美國出現了《莊子》全文的兩種新翻譯,一是出版於一九六三年的James R. Ware(威厄)的翻譯;二是Burton Watson(華茲生,1925-)的The Complete Works of Chuang Tzu。我個人認為,後者是西方至今最好的翻譯。儘管是為一般讀者而寫,但學術價值相當高,因為其吸收了二十世紀中國學的許多研究成果,並採用簡短小注標明選取了哪位專家的讀法。由於Watson文筆通順流暢,從此使西方讀者容易接近《莊子》,比中國人看原文要容易,也更容易欣賞(這當然並不等於更容易讀懂)。之後英美世界出現兩種翻譯,一是美國漢學家Victor H. Mair(梅維恒,1943-)在一九九四年出版的譯本,也甚具價值,但難以取代Watson譯本的權威性;二是英國漢學家Angus C. Graham(葛瑞漢,1919-1991)的譯本,出版於一九八一年。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皇冠全書系
  • 夏日飲食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