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會員服務|快速功能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工廠人

  • 定價:300
  • 優惠價:79237
  • 優惠期限:2018年12月31日止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OKAPI 推薦

  • 《奇蹟的女兒》連俞涵專訪──演員其實很像賭徒,角色來了,那就賭一把

    文/李屏瑤2018年06月14日

    已經訂好兩小時後的高鐵,下一個角色正在另一個城市等,不是在拍攝就是在準備移動,女演員連俞涵的狀態像是角色們的疊影,需要一點時間,殘影才會變得清晰,回到此時此刻。談起過去每個角色,都像是談論一個愛過的人。每個角色都會給她一些禮物,一些改變,讓現實生活更飽滿,然後她再投入給新的角色 more
 

內容簡介

★《學校不敢教的小說》作者朱宥勳撰文推薦!

  本書原於一九七五年出版,是作者以工廠人為題的第一本小說,甫出版即流傳甚廣,工廠勞工視之為理解他們困境與心聲的代言人。為不負期望,作者廣發問卷四處訪談,卻因此觸動資方與政府的敏感神經。

  本書收錄十則短篇,對於勞工在階級歧視與制度不公之下的種種面相,或許咬牙隱忍、或許伺機牟利、或許在某個適當的時機倒打一粑,作者不文過飾非地讓社會大眾直面這一切。

  直面之後,才有改變的可能。

  水靈文創將此系列重新整理出版,獻給善於遺忘的我們。同系列尚有《外鄉女》與《工廠女兒圈》。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楊青矗


  1940年出生於臺南縣七股鄉一個世代務農的貧困家庭。後來父親到中油高雄煉油廠任消防隊員,所以11歲隨父母遷居高雄。1961年父親不幸殉職,被以撫恤遺族身分進入高雄煉油廠工作了19年,在此寫下《在室男》、《工廠人》、《工廠女兒圈》等以農民、工人為主角之小說著作,並跨足工運及政治,1979年因美麗島事件入獄四年,出獄後專注臺語語文與研究,編著有《台華雙語辭典》、《台灣俗語辭典》、《台詩三百首》等。
 
 

目錄

朱宥勳推薦序
舊版自序

工等五等
低等人
上等人


梁上君子
麻雀飛上鳳凰枝
龍蛇之交
掌權之時
工廠人

附錄  「工廠人」訪問卷

 
 

推薦序

現實的剪裁,小說的容器:讀楊青矗《工廠人》


  帶著問卷的小說集

  以一般小說集的觀點來看,楊青矗的《工廠人》是一本有點「古怪」的小說。當讀者打開本書目錄,可能一眼就會注意到,在書的最後附上了一份作家自己設計的「工廠人訪問卷」,內容工廠生活的各個面向。根據作家自己在序裡的說法,這是:「為了能更深入瞭解各工廠人的工作背景與心理狀態、生活情趣,勞資問題等,草擬了一份『工廠人訪問卷』附在本書之後……希望在工廠工作的兄弟姊妹們提供您親身體驗和寶貴的資料。」

  這在台灣文學史上是非常罕有的案例──一般作家或許會與文學評論家對話、期待讀者給予小說更多意見(早期的書本也常常附有「讀者回函」),但楊青矗的特別之處,在於他預設了自己的讀者以工人為主,並且期待和這樣的讀者產生並非文學性、而更是現實性的交流:「您讀了我描寫工廠的小說?那能否與我談談您的工廠生活?」這份問卷雖非小說正文,但由此進入,我們便能看出「工人作家楊青矗」的文學觀點。

  《工廠人》最早出版於一九七五年,您手上正在閱讀的這本,是二○一八年重出的新版本。而書末的「工廠人訪問卷」是當時即有的設計,在新版本中也原封不動,這是新版編輯的嘉美用心。當然,四十多年後,這項小說家私人的調查計畫不太可能再繼續了,問卷的歷史意義已遠大於實際功能,現在如仍按著地址上的資料將問卷回寄、約定面談時間,大概是要失望的。但它仍然饒富意義,值得我們細細審視。比如明確標出地址,就是重視個資的現代人頗難想像的,揭露了某一代人的行事作風(這在十幾年以前都還並不奇怪;不少作家都會在書末留下地址、電話、e-mail甚至是銀行帳號)。

  而細讀問卷內文,更可以讓我們看到小說家的思路:他想知道的生活細節有哪些?這側面透露了他的創作觀點和方法,他以哪些材料來構成人物、情節和情感,也展示了他作為小說家的關懷與缺乏之所在。比如第八、第九兩題談「生活情趣」,第十二到第十五題探測「工人心目中的好資方是什麼樣子」,第十六到第二十三題詢問交友與婚姻議題,也觸及了工人的性別觀念。

  而這份問卷的存在本身,更讓我們看到楊青矗有別於一般「小說家」的小說觀。對一般小說家來說,「小說集」本身就是「成果展」,是漫長的構思、資料收集和動筆創作的產物。一旦成書,小說家的「任務」就大致告一段落,縱有後續的行銷和論述活動,但作品基本上是完成了,便會開始思考下一階段的創作。然而,楊青矗顯然不是這樣看待《工廠人》的。這本關於工人的小說,並不只是「我長年觀察工人的成果展」,而更像是一種媒介,去幫助他突破有限的現實經驗,吸引更多工人來協力提供內容。小說家及他的小說,便彷彿成為一種透明的中介物,不同於現代主義作家那種極度放大的自我,此處的創作者人格被縮得極小,幾乎成為一種工具性的存在。

  這方面是非常古典的寫實主義精神,正如同台灣文學史的寫實主義作家們所信仰的那樣;但另一方面,楊青矗又比純粹的「精神」或「信仰」更進一步,他除了以多年的工人生涯為「田野」,更希望能夠透過自己的書寫,使每一個回遞問卷的工人的生活,都成為另外一片被眾人看見的田野,這或可理解為一種「民間的社會科學行動」──或許沒有太嚴謹的方法和太有解釋力的理論,但是有一份求真求善的用心。這也可以從序文中,他每個引以為豪的正向回饋,都不是讀者告訴他「你的小說寫得好」,而是「你的小說讓我們知道了什麼、造成了什麼改變」看出來。

  工人作家的「透明感」

  楊青矗的思路背後,有一連串的預設:
  ──寫小說是為了傳播議題,促成實質的改變。
  ──好小說的判準來自真實性,越寫實越好。
  ──寫工人的故事,讀者中也會有大量的工人。

  簡單地說,他心目中的小說家和小說其實是「透明」的:小說家如實地紀錄了工人的生活,並且如實地寫進小說裡,如實地傳達給大眾知道,就像光線穿過擦得非常乾淨的窗戶一樣。而也因為真實,所以能有動人的力量、所以能引起同是工人之讀者的共鳴。

  二○一八年的文學讀者,大概都很難再同意這麼素樸、簡單的文學信念了。這裡的每一個預設都是可以挑戰的:我們知道很多小說並不意圖傳達任何議題、即便寫得很好也不見得改變過什麼;我們也知道小說本為虛構,即便有真實素材,經過小說家重新組織之後,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傳真」;我們更曉得人不一定喜歡閱讀與自己有關的故事,因為故事的娛樂效果通常更來自陌生化的新鮮感和逃避現實的幻想。

  然而,我們必須先暫時理解這些並不全對、但也不是全無道理的預設,才能比較理解《工廠人》的特點。因為楊青矗先同意了這些預設,所以他的小說會往特定的方向發展。比如說,為了強化議題、造成改變,整本書的「問題意識」非常聚焦,幾乎絕大多數篇章都在處理「臨時工VS正工」和「評等」兩個問題。於是,「等」成為最重要的關鍵字:既是等級(決定薪資多寡的工作評等),也是等待(等待機運、等待努力被看見、等待人事變化)。以此為核心,《工廠人》從最低等級的臨時工、不同等級的正工、享有較優待遇的職員,一直寫到經營管理階層,呈現了一幅完整的工廠生態圖景。

  相對於圖景的完整,各篇小說的結構確實都有一點問題。書中絕大多數的小說,都有著還不錯的開場和中段,然而從現代小說的觀點來看,結局都有點草率。比如〈上等人〉一直到車禍以前都非常精彩,但決定避罪方式之後的段落就幾乎沒有起伏可言,直直奔向諷刺性的結尾,錯失了「家屬」和「頂罪者」本可以增添的戲劇效果。或如向契科夫〈一個小公務員之死〉致敬的〈龍蛇之交〉,也設計了本可加強卑微感的今昔對照結構,但范顧問毫無懸念的「忘記了」反而失去了此種設計能有的厚度(作為對照,黃凡的〈賴索〉結局就更能掌握模稜兩可之妙)。

  全書當中,我認為最好的一篇是〈低等人〉。其他篇章的結構問題,在此篇中處理得非常良好。楊青矗念茲在茲的諷刺性,也透過粗樹伯誠懇的語調完全發揮威力──正是語調誠懇而辭意又卑微到令人不忍,所以威力強大。小說開場時,主角:「甚至擔憂有一天他拖不動垃圾,公司能否僱到一位同他一樣的低等人來接替他的職位。」中後段則轉換動機:「宏興公司列位殉職的同仁們,我董粗樹三十年前進入公司為拖垃圾的臨時工,你們在生時都認識我的。我今天很羨慕你們為公殉身的精神,請諸位英靈保佑我,賜給我一個像你們一樣的殉職的機會。我將被解僱,臨時工沒有退休金,又無依無靠,無以為生,我需要一點撫恤金來養活老父。在這十幾天內賜給我機會,我到九泉地下願繼續為各位拖垃圾效勞。」當一個人全心全意相信自己「應該低等」、相信自己「死了比活著有價值」的時候,作者自然不必橫加太多評判,讀者就能理會工廠體系的殘酷。也因此,小說的黑色幽默力道更強。粗樹伯之艱困不只在生活不易,連要自死都很費難:「各工場的安全設施都很週到,粗樹伯找不到機會好在工作中置身於死地。」

  然而,從以上的對照,我們可以發現一個弔詭:正是在楊青矗最遠離寫實主義的預設值時,他的小說反而更有了寫實主義撼動人心的力道。因為事實上,小說家和小說的「透明感」自始就存在內部矛盾:如果我們要將小說寫成好看的、充滿衝擊力道的,我們就需要透過良好的結構來製造出戲劇性;但現實生活是沒有結構的,它是一堆雜亂資訊的集合體,如果我們要求結構良好,就必須犧牲「寫實」,來把現實剪裁成適合小說這種容器的形狀。換言之,好小說很難真的透明,即便它看起來很透明,那都是經過打磨削切的結果。光線能夠穿過窗戶,不是因為窗戶本身真能百分百透光,至少得有人一直去擦拭它。

  因此,我更傾向將「透明」這種信念,理解為一種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努力。「問卷」是小說家在自身經驗的有限性裡,突破限制的努力;小說則是小說家動員其所能動員的媒介,全力抗擊現實困境的努力。在這個意義上,寫實主義小說如《工廠人》的美學,可能不完全來自小說的「文本」本身,而更來自寫小說的這整個「行動」上。那樣樸拙的、天真的、熱切的心意,也是一種文學的風景。

  為此,小說作為一種容器,就算有點破損,也是沒有關係的吧。
 
朱宥勳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9596312
  • 叢書系列:楊青矗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梁上君子

八、簡瑞榮


十點正,簡瑞榮放下工作,站起來伸伸懶腰,步出辦公室站在走廊上休息。走廊邊緣是半身高的牆欄,上面有各種花木盆景,姿態動人。這些盆景都是呂元政私自買花盆找花木來種的,有的是從苗圃買來的。呂元政嗜愛此道,為它們澆水、施肥、鬆土、調整姿態,來消磨休息的時間。

簡瑞榮站在一盆樹根縱橫,枝椏彎曲蒼勁,斜飛著三層雲狀的葉子的榕樹邊觀賞。

「老呂,你這盆榕樹放在這裏有啥路用,不如送我帶回去放在我家客廳的桌子上。」

「你想要,不會花錢去買啊?」呂元政走出辦公室:「這裸榕樹從我剪枝來插到現在已經有十二年了。」

「花錢買這種東西怎麼算得來;送我,我倒喜歡。」

「喲!你是幾個老爸生的?你聰明,別人傻瓜?」

「送我嘛!你也不帶回家去,放在這裏是公司的。」

「不行,這棵是我進公司時剪來插枝的,我在公司幹幾年,它就幾歲。」

「你不送我,我就給你偷回去!」

「你敢偷?我花了多少心血養出來的!」

「我就偷給你看。」

呂元政拔著樹頭邊青苔上剛冒出頭的小草。

「送我嘛!我帶回去。」

簡瑞榮雙手伸過來要捧花盆,呂元政把他推開,簡瑞榮靦腆地進入辦公室。

下班後,簡瑞榮等到天黑時,騎著腳踏車來,跑上三樓辦公室,把他要的那盆榕樹捧下樓,放上車子的後架上鬆繩綁緊,跳上車騎向大門去。

「喂?你那盆榕樹哪裏來的?」大門的守衛問。

「我中午上街買的,放在辦公廳裏忘記帶回去,剛想起來,所以跑進來帶回去。」

守衛點點頭,揚手叫他過去。

他把花盆送上他姊夫家,向他姊姊和姊夫說:

「我剛上街買了這盆榕樹,我現在要找朋友去,先放在你家,改天我來拿回去。」

「多少錢買的?」姊夫問。

「五百塊買的。」

他鬆開繩子,把榕樹搬進客廳裏,臨回家時,托他姊姊好好照顧。

隔天,簡瑞榮注意呂元政的反應,他忙著處理公事,尚未發覺榕樹丟了,將近十一點,呂元政走出辦公廳到走廊來,大嚷著說:

「我的榕樹丟了!我的榕樹丟了!」

他衝進辦公廳來。

「老簡,你把我的榕樹藏到哪裏去了?」

「見鬼!誰藏你的榕樹!」

「你沒有藏?」

「我藏它幹什麼?」

「我講藏已經好聽多了,不願意說偷。」

「你看見我偷你的榕樹了?」

「你昨天說我不送你,就要偷!不是你偷的是誰偷的?」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18文學祭】──49折起──面對日常,以文學戰鬥!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印刻文學全書系
  • 馬可孛羅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