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會員服務|快速功能

客服公告:9/22~9/24中秋連續假期,客服電話服務調整為9:00am~18:00pm。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 定價:380
  • 優惠價:9342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323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內容簡介

那些被你選擇忽視的焦慮情緒,
往往帶領你走向懸崖邊緣,等著跳入焦慮症怪物布滿尖牙的嘴裡……

  安德莉亞‧彼得森的焦慮之旅不只是個故事,
  而是你我身邊正在上演的焦慮症史詩。
  半數以上亞馬遜讀者給予5星評價的精采回憶錄!

  焦慮情緒到哪種程度會轉化成影響生活的焦慮症怪獸?
  焦慮症是否會遺傳,成為世世代代揮之不去的夢魘?
  長期服用對抗焦慮的藥物,為生活帶來平靜,卻對肚子裡的小生命添上負面影響?
  人群恐懼、特殊焦慮、恐慌症讓你隨時感到天旋地轉、無法控制心跳,你該如何擁抱牠,不讓牠吞噬掉自己的生活?
  本書寫實地描述了安德莉亞一生的焦慮症之旅,並乘載著作者對抗焦慮症的過程中所做的調查與反思。

  我快死了……我快死了……我快死了……

  大學二年級某天,突然爆發的焦慮症像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一樣,捲襲我的大腦和思緒。頓時,呼吸變的短促、不斷心悸,我覺得自己快跟回憶中的祖母一樣,發瘋了!

  她是個不定期炸彈,還是個總是突然發狂、曾試圖燒掉整棟房子還有全家人的瘋狂女人!

  自從不斷累積的焦慮情緒「蹦」地爆發以來,情緒緊繃或令人緊張的時刻、事情沒照著我所想的方向進行,甚至只是開車上交流道、到廣場看場球賽……祖母發瘋的身影總會與我的焦慮妄想重疊,令人痛苦的症狀接踵而至;頭暈目眩、噁心、心悸……接著,什麼事也做不了。

  我知道自己進入了與名焦慮症的怪物相依共存,抑或是相互殘殺的旅程當中……

本書特色

  ◎透過安德莉亞‧彼得森和焦慮症彼此擁抱與相互對抗的故事,從中了解焦慮症的樣貌,以及認安德莉亞克服牠而嘗試的各種療法,與牠對人們的物質、精神生活都將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人們總有過這樣的經驗,面對一件自己厭煩的工作、遇見討厭的傢伙,或處理令人無所適從的事件時,都會陷入焦慮情緒之中。久而久之,焦慮情緒會漸漸地轉化成在生活中隨時都會發作的焦慮症。但安德莉亞要告訴我們,這些負面情緒並不可怕,都是每個人生活會遇到的一堵矮牆,或者一道伴隨你我的影子;我們需要的,僅是學會如何與牠同生共存。

名人推薦

  「這本書優美地描述了安德莉亞‧彼得森一生的焦慮症之旅,並統整了最先進的焦慮症研究及其治療方式。本書乘載著作者在對抗焦慮症的過程中所做的調查與反思。每一個正在處理焦慮症(精神疾患中的普通感冒)的人,都將能從這本有趣且充滿訊息的書中獲益。」——大衛‧巴爾洛,波士頓大學心理學與精神病學榮譽教授;焦慮症及相關疾患中心之創辦人兼榮譽主席

  「這是作者安德莉亞‧彼得森在面對巨大挑戰後復原的故事。她所敘述的從精神疾患逐漸恢復的漫漫長路,令人震撼。這本書的可讀性和爭議性,對那些正在默默承受焦慮症折磨的患者而言,就像黑暗中的一盞明燈。作者所公開分享的故事,必將減少人們對精神疾患的污名與歧視,進而改變許多人的生命。」——前第一夫人蘿絲琳‧卡特,卡特中心共同創辦人

  「對企圖詮釋有關焦慮的大腦裡的複雜層面的人而言,安德莉亞‧彼得森的著作令人望塵莫及。作者詳述了自身的奮戰以及對焦慮症相關資訊的追尋。本書的坦率、幽默、並經常充滿痛苦的描述,令人深深著迷。」——凱倫‧卡西迪,美國焦慮症與抑鬱症學會主席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安德莉亞‧彼得森 Andrea Petersen


  華爾街日報的專欄作家,主要書寫心理、健康和神經科學相關報導。曾獲羅莎琳‧卡特精神健康獎學金的殊榮,目前與丈夫和女兒住在紐約布魯克林區。

譯者簡介

吳湘湄


  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英美文學碩士
  英國薩塞克斯大學博士
  譯有文學類與勵志類書籍十數種:《心靈雞湯之悲傷話題》、《相信自己很棒》、《愛因斯坦怎麼思考》、《馬克吐溫的人生建言》(皆為晨星出版)等書。
 

目錄


1.對痛苦的預期--焦慮的定義
2.可怕的小丑和每日的盡頭--幼時的焦慮
3.我的祖母是瘋子--焦慮的基因遺傳
4.從認知行為治療到卡拉OK--焦慮症的非藥物治療
5.可能造成頭昏眼花--治療焦慮症的藥物
6.電話推銷、飛機、猶疑不決--工作時和旅途中的焦慮
7.隔離室--愛情和友誼裡的焦慮
8.為女兒擔憂--焦慮的父母也需要教育
9.待在原處--學習與焦慮共處
 

作者序

安德莉亞‧彼得森的話


  這本書不是一本編造的小說。雖然凱特、史考特、布萊德、艾莉絲、和麥可等都是假名,但其他出現在書裡的人物用的都是真名,而且沒有一個人物是拼湊的。我對每項細節都盡量精確,但記憶有時會出錯,而且我和其他人在本書裡所憶及的經歷畢竟都是在數十年前發生的。只要力所能及,我會透過醫療紀錄以及對相關人員所進行的訪談,來確認已發生之事件。



  恐懼向我襲來。

  那是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五日很早的清晨,至少對身為大學生的我而言,很早。我當時是密西根大學安那堡校區的大二學生。在那個充滿鄉村氣息的校園裡,有著斜屋頂的嘎嘰作響的的建築物、對政治的熱忱、兄弟會的圓領衫、以及一塊錢一大罐的啤酒。

  我那時在一棟建於一九四○年代的教學大樓地下室,瞪著一整牆點陣列表機打印出來的紙張,上面詳細羅列著下學期有哪些課能夠塞進我的課表裡:經濟學一○一、佛教概論、珍‧奧斯丁專題……其他兩眼惺忪、穿著牛仔裝、滿頭亂髮的學子們,就在我身旁不遠處拿著筆記本迅速且潦草地寫著。

  我覺得很好,雖然因為熬夜念書而有些疲勞昏沉。我有一點中西部的晚秋恐懼症,因為秋天之後就是另一個漫長的嚴冬、寒風、和睡袋般的大外套。但我感覺還不錯。

  然後,不過才一秒鐘,我整個人就不好了。

  一團恐懼從我的尾椎爆發,接著向上蔓延;胃開始痙攣、渾身冒著冷汗。我的心跳脈搏狂飆;我覺得耳朵裡、胃裡、還有眼睛裡有砰砰砰的聲音瘋狂地撞擊著。我的呼吸變得短促。我的視線裡出現一大坨模糊不清的灰色物體。牆上的字開始扭曲、變形、往下掉。

  沒有預警、沒有前兆。那發作就跟車禍一樣,意外、突然。我的身體和腦袋裡似乎有個東西戲劇化地且不可挽回地壞掉了。我內在吵嚷不休的獨白(通常從學校、男孩們、以及瑣碎冗長的各種不安全感裡飛快地掠過)匯結成某句不斷反覆的話: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我逃離那棟大樓,踉踉蹌蹌地回到了我與另外兩名女孩同租的屋子,爬上了自己位於下鋪的床。我緊緊抱著膝蓋、蜷縮在煤磚牆邊;我的呼吸仍然短促,我的心臟仍然狂跳不已,那猛烈的恐懼也仍然籠罩著我。我顯然還活著;然而即使是,那也只是短暫的安慰:如果我不是要死了,那麼我一定是要瘋了。

  跟我祖母一樣,瘋了。

  跟那個抓著刀子、以為天主教徒會殺害她的那個女人一樣。跟那個在療養院裡住了三年、接受電擊治療、試圖放火燒掉房子還有屋、我那當時才九歲的父親及其弟妹的那個女人一樣。跟那個在我兩歲時死在我祖父懷裡的那個女人一樣。她那時心臟病發,卻因為過度恐懼不讓急救人員將她送到醫院去。

  像她那樣的瘋狂。

  我躺著不動。也許,只要我沒有任何動作,即使是最輕微的顫抖,只要我像結冰一樣,像蠟像一樣,那麼也許我可以將那種折磨和痛苦壓下來。我感覺身體裡鬧哄哄的、亂糟糟的。所有的一切都在加速(我血管裡的血液好像越流越快;我大腦裡神經原的相接處也似乎在迅速地點著火、或點不著火。我可以感覺到我身體裡的每一個器官都在瘋狂地嘶吼著)我的肝、我的腸子、我的脾胃。我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震顫,笨拙地互相敲擊著,彷彿我只要稍微一動,就會馬上粉身碎骨,把自己的每一滴血、每一片骨頭,撒得那淡橘色的屋子裡到處都是。對此我很確定。

  那個下午,我男友開車送我回我父母的家。爸媽的房子是一棟米黃色的鄉村建築,有很多窗子,離學校約九十分鐘的車程。接下來幾週,我足不出戶,整天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我把手壓在自己的脖子上測量脈搏、數著心跳,一再跟自己確認我還活著。我靜止不動,試圖將自己身上躁動的分子鎮壓下來。晚上入眠時,我做著逼真的、狂暴的夢。我也開始產生詭異的病徵:我的臉和腳有刺痛感,胸口疼痛,和持續性的暈眩等。整個世界似乎變得扁平、沒有焦點,就像戴著別人的眼鏡在看似的。我所有的思維逐漸幻想著心臟衰竭、中風、和瘋狂。

  我去看醫生。他聽我述說我如何在幾週之內就從一個有點傻氣的大學女生變成了一個恐懼到不敢出門的病人的故事。他替我檢查、抽血、做心電圖、做心臟超音波把心腔的狀況詳細檢測出來。他的診斷是:二尖瓣脫垂,一種會造成心悸但通常並不嚴重的心臟異常。他開了貝他阻斷劑給我,並解釋那個藥丸會讓我的平息我那狂躁的心跳。

  但是那藥物並不管用。

  那位醫生只是我接下來一年裡所看診的十幾位醫生之一。在那段期間,我做了很多次的心電圖、數不清的血液檢驗、再一次心臟超音波、一次腦斷層掃瞄、一次大腦核磁共振、一次檢查腦電活動的腦電圖。我多次進出急診室,每一次都沒有獲得診斷地離開。那個漫長的醫療之旅花費了我父母無數的金錢,而醫生們有的是懷疑我得了某種硬化症,有的說是腦瘤,有的說是疱疹病毒,有的說只是長期疲勞所致。他們都跟我說沒事。有一個醫生還把我趕出了診間。我大部分時間幾乎足不出戶,也無法上課。有一次我在某屋頂停車場的柵欄旁往下看,很想往下跳。有一次我被送去了精神病急診室,然後又被送了回家。我曾接受六次的心理治療,在療程中他們問我,我是否對父親感到憤怒。我幾乎不再進食。

  只是仍然沒有人能告訴我,我到底怎麼了。

  很快到了下學年開學時。我坐在學校健康中心的精神科診間裡;我告訴醫生說,除非她幫我把毛病找出來,否則我不會、也不能離開那裡。她說她可以幫我開百憂解,一種抗抑鬱的藥物,或者幫我轉診到密西根大學醫院的焦慮症部門去。

  焦慮症。那是我第一次聽到那個病症的名字。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4434053
  • 叢書系列:勁草叢書
  • 規格:平裝 / 360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我與極度焦慮的糾纏已經超過二十五年。回想起來,我的麻煩並不是真的始於大二那年的十二月,真正的情況是,逐漸加劇的症狀直到那年終於一發不可收拾。在那之前我已經連續好幾個月有奇怪的「發作」。那些發作是在我大一那年的暑假住在家裡時開始的。
 
當時,白天我在一家鍛鐵公司當櫃台小姐;那是一個女生被用小名稱呼、而男生全都是某某先生的地方。夜晚時,我在東蘭辛的一家愛爾蘭酒吧當女服務生;在那裡我檢查偽造的身分證、躲避密州大好色男學生的騷擾、並學會在灌下一大杯淡啤酒後仍能把工作做好。早晚兩個工作的空檔,我去上階梯有氧舞蹈課。
 
有一晚,我待在我男友史考特的公寓裡。我們從高中時就開始約會了。他是密西根州立大學的學生,長得酷似克里斯多夫.李維。那個晚上我們約會的目的,用他的話來說:讓我嗨起來。在那之前我就抽過一兩次大麻,但都是淺嘗即止。
 
(我很小心地不把煙吸進肺裡去。)老實說,我害怕那東西。小時候我在我父母或朋友的父母所舉辦的派對上,看多了抽那東西的人;他們把閃著藍光的菸斗放在被牌具磨得發亮的咖啡桌上。
 
大麻總是會讓人變得又蠢又笨。但史考特就好這一口;他已經連續好幾月對我大吹特吹那東西有多好了。我加入了他。
 
我們開始抽起來,然後等著。
 
甚麼事也沒有。
 
「再來一口,」史考特說。
 
於是我又抽了一口。史考特也抽了一口,然後把我抓過去親吻我、將煙吹到我嘴裡去。
 
又過了幾分鐘。
 
效果終於發動了。
 
我的心臟狂跳起來。我的嘴巴變得很乾。我覺得透不過氣來。我的平衡和視覺開始扭曲,就像坐在雲霄飛車上要筆直墜落的那一刻。我躺到史考特的床上去,試著深呼吸、想要鎮靜下來。
 
我覺得我的腿好像在變長,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發生的那種。我往下看,我發誓當時我看到我的腳延伸到了房間的另一頭。
 
我很想轉移注意力,努力想要有踩在地面上的感覺。我向史考特伸出手去,然後我們開始性交。但我完全感覺不到他。我的身體變得麻木,死了一般。我很驚慌。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你喜歡現在的生活嗎?解夢,探索最真的自己!《夢,沉睡的療癒力》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大是文化全書系
  • 行人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