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 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購書節_角川

球陽

  • 定價:370
  • 優惠價:9333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315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歷史x武俠 香港新銳作家壬生狐
  放眼東亞視野的全新作品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刻劃琉球人在大時代變局下的故事

  「球陽」乃琉球的美稱,也是琉球國漢文官修編年史《球陽記事》之通稱。一七四三年,第二尚氏王朝十三代國王授命編纂。此書記錄了歷代國王治績、經濟民生、社會風俗、自然災害、外交關係等,並由後世史官持續編寫,中斷於尚泰王二十九年(一八七六年)、琉球遭日本兼併前。

  西元1609年(慶長十四年/明萬曆三十七年),日本薩摩藩入侵琉球。原先向明朝朝貢的琉球王國自此進入長達兩百餘年、同時向中日兩國朝貢的「二屬時期」。十九世紀中葉,日本開始加速對琉球的吞併行動。

  擁有漢人血統、從小父母雙亡的女劍客煙渚,為報答琉球人的養育之恩而接下了阻止日本野心的秘密任務。煙渚混入洛中薩摩藩內蒐集情報,卻意外捲入日本維新志士與江戶幕府的全面衝突中,並險些遭到親幕派新選組的暗殺,全因薩摩藩士櫻間辰央等人的相救才免於一死。涉世未深的煙渚從此陷入情義難兩全的情境,被迫夾在多方勢力間,捲入一場又一場的戰鬥。

  倒幕後,掌握明治新政府大權的薩摩派,決心以「牡丹社事件」為藉口來吞併整個琉球。一邊是持續衰弱但有養育之恩的琉球王國,另一邊則是有救命之恩的昔日戰友,在大時代的困境之下,煙渚該如何選擇?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刻劃琉球人在大時代變局下的故事

本書特色    

  ⊕歷史x武俠 香港新銳作家壬生狐 放眼東亞視野的全新作品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刻劃琉球人在大時代變局下的故事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壬生狐


  舊業「誤人子弟」,嗜好「胡思亂寫」,願望「做一日江戶人」。
 
 

目錄

序章.四條河灘
二章.六月梅雨
三章.野火不盡
四章.締盟之血
五章.狼烽蔽月
六章.甕中之鱉
七章.窮鳥亂飛
終章.歸去來兮
後記
 

後記

  大家好,我是壬生狐,謝謝您閱讀我的首部作品《球陽》!

  開始寫《球陽》的時候,我剛換了工作,說忙不算忙,說閒也不算閒,但就覺得生活有點空洞。偶然間,我看到一個講述琉球王國如何被日本吞併的歷史節目。說來慚愧,我當時才知道沖繩原本是一個叫「琉球」的國家,而非日本固有領土。不知著了甚麼魔,我忽然很想寫一個關於琉球的故事,想以另一種方式讓人認識這段歷史的輪廓。(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像我一樣無知……)

  我小時候經常寫故事,可到了中學、大學,只會寫作業、寫論文。我曾經想當學者,但參加過幾場研討會,出版過一篇半篇論文,終於發現自己「誤入歧途」。(好了,我承認是資質問題啦!)偶然間,有一位朋友跟我說︰「不如你去寫小說吧!說不定會大賣!」先作利益申報,這位朋友從來沒有看過我寫的東西,他所以會有這種提議,全因為當時某本方向小說賣得很火。說實在,那本小說不是我杯茶,我也不是它的茶包,泡不出那種味道。不過,這位朋友的一句話,勾回了我從前的嗜好,填補了我生活的空隙。

  既然有了動機,有了對象,那就動筆(手指)吧!經過了一年多,《球陽》的雛型終於誕生,後來還被改了七、八、九、十次。我拿這部作品投過輕小說比賽,落選感覺是理所當然,因為我寫的明明是一段沉重的歷史,一點都不「輕」啊!出版社嘛,我也投過幾家,都遭回絕說口味不對。氣餒之際,偶然間,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封帖文,樓主說自己的作品非主流,不知道該投到哪裡去,於是有人回答︰「秀威」。「我們不願意對題材與形式設限」,從徵稿頁面上看到這句話時,我決定再試一次,慶幸最終收到令人鼓舞的回覆。在此再度感謝秀威和我的責編仕翰先生!

  就是這樣,偶然+偶然+偶然=《球陽》。
  
  請多多指教!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265474
  • 叢書系列:SHOW小說
  • 規格:平裝 / 308頁 / 14.8 x 21 x 1.5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序章.四條河灘

動盪不安的時局下,惟有溫柔鄉令人舒心。入夜後的花街聚滿劍客,然而道不同者集中起來,意外亦會頻生。

看,對面那家店有人鬧事了。

鐺鎯─

「哦沙啊傢伙,別狗仗主人勢!僕啦啊土佐藩士可是願意為陛下捨生的武士㗎!」

「甚麼?哦咩說甚麼?」

「兩位客官,請息怒!請息怒啊!」

番頭夾在兩人中間,手足無措地勸道。

「要開打咯?」

半次郎掀起「万亭」玄關的暖簾問。

「我看那會津人是真的不明白對方在說甚麼。」一直守在店門的辰央笑道。

半次郎望著土佐男人不時嘟起的嘴脣,也聽得歪頭。

「辰央,虧汝以前能忍受這麼別扭的聲音。汝真的能聽懂彼等說的話嗎?」

這麼說起來,辰央倒覺得薩摩人說話時不也得讓人側耳傾聽嗎?

「大島大人跟那幾位大人談得如何?」

「糟了,俺忘了是來喊汝回去替大人喝兩杯的!」

「半次郎先生,你真是……」

他倆方轉背,不遠處便傳來巡邏隊的斥喝。

「讓開!讓開!」
喧鬧恍如也驚動了四條河灘上的煙渚,她回望岸上眩目的燈火,更感迷失。收到那個惡耗後,她想都沒想,便直奔此地,到了埗方發覺求助無門。

「呼─」

煙渚嘆了口氣,又蹲下來,凝視水中的束髮少年,引手一碰,頓成漣漪……

「喂,小子,你在幹嘛?」

水面回復平整,煙渚哆嗦一下,朝粗獷的嗓音轉過背去。

是個武士。

他提著的白色燈籠上方印有紅色山形花紋,花紋下面寫著「忠誠」兩個黑字。

火光裊裊升起,煙渚與男人面面相覷。

「武戶……叔?」

「煙渚?你、你為甚麼在這裡?」

耳邊熟悉的方言宛如一線曙光,煙渚箭步上前抓住武戶的衣袖。

「你知道嗎?師父的事。」

「啊,當然……」

「告訴我!兇手是誰?」

「是龜川親方讓你來的嗎?」

「不,是我擅自跑來……武戶叔,到底是誰殺了師父?」

「這個……現在還說不定……但從傷口看來,大概是自顯流……」

「自顯流……?」

「別說了,快給我回去。」

「不要!」

煙渚拍掉武戶伸出的右手。

「一日沒找到那傢伙,我絕不歸去!」

「……那麼,」武戶緩緩抽刀出鞘,「我就讓你認清自己的能耐吧。」

「大島大人,多謝惠顧,請慢走。」

在店家的謝辭下,古森充當提燈小廝,與半次郎、辰央護送吉之助步出万亭。

「半次郎,這家店如何?」

「好店就是貴。」

說話毫不修飾,這正是吉之助欣賞又擔心半次郎的地方。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21文學季49折起|每一顆必須保持距離的孤獨星球,總和成依然有溫度的我們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童書特搜偵探團
  • 人生需要毒雞湯
  • 考用書新品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