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殉葬者

  • 定價:370
  • 優惠價:7259
  • 優惠期限:2020年04月09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所有自由享受愛情的後來者們,我妒忌你們!當你們從中瞭解到世上曾有過那樣的社會和時代,鑄造出那樣的戀人戀情,就會倍加珍惜你們的幸福……

  「她搖著小舟遠遠的駛來,或抵抗狂風驟雨的撕扯顛覆;或躲避凶浪惡濤的軋轢吞噬……如今,經過漫長無盡的漂流掙扎,小舟破漏了,自沉了,終於抵達了她嚮往的彼岸。」

  故事從毛澤東去世時開場──1976年9月9日,醫生程維德進爱民醫院,邂逅護士林守潔,彼此萌生情緣。然而,一個是反抗現實追求自由的新青年;一個是馴服組織的愚忠黨員。觀念上的分歧、爭拗和情感上的傾心、戀慕,使雙方欲愛不成欲棄不捨……

  1989年6月4日,北京屠城,程維德上街抗議被迫出逃,遂亡命天涯;林守潔因這場血祭幡然醒悟,她憾恨自己被「革命」矇騙,怨責自己誤棄心上人,並在癡戀和痛悔中迷狂。最終,他們都成了時代的殉葬品……

本書特色

  本書背景從毛澤東死後到六四天安門事件──當舊中國共產社會面臨新時代自由思維衝擊,作者透過一對價值觀上衝突的男女,在一段欲愛不成,欲棄不捨的糾葛癡戀背後,表達出對於那一段沉痛年代的深切反思。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喻智官


  1955年生於上海。1976年畢業於上海某衛生學校,同年進上海某醫院擔任臨床醫生。1988年赴日本留學,日本國學院大學日本文學專業研究生肄業。1982年起兼事文學寫作,著有長篇小說《福民公寓》、長篇紀實作品《獨一無二的反叛者——王若望》等作品。1996年從日本移居愛爾蘭至今。
 
 

目錄

題記
引子 林守潔走了

§上部
一 文革尤物
二 小舟和鐵錨
三 「異人」袁少魁
四 少年心事總是詩
五 趕考,「烤」焦了
六 乍暖還寒
七 玉蘭獨嬌
八 舞場跳不起民主
九 裸體畫風波
十 牢獄之災
十一 月圓人難好
十二 「媒婆」李湘筠
十三 無端的冷戰
十四 最後的機會
十五 在槍聲中生離死別

§下部
一 「相思病」人
二 逃亡和救贖
三 「病人」和醫生
四 桂花殘梅花散
五 囚鳥和候鳥
六 脫胎換骨
七 時代的棄兒
八 夢斷天涯
九 靈與肉
十 尤小婷的故事
十一 枯萎的花魂
十二 飄逝的白玉蘭
十三 再見「林守潔」
十四 罪與罰
十五 忘卻的紀念
十六 死亡和新生
十七 歸宿
 
 

§題記

  所有自由享受愛情的後來者們,我妒忌你們。因了這份妒忌我告白自己的故事。當你們從中瞭解到世上曾有過那樣的社會和時代!那樣的社會和時代鑄造出那樣的戀人戀情!會倍加珍惜你們的幸福。──《粗瓷杯裡的白玉蘭》

  §引子 林守潔走了
  「林守潔走了!」

  程維德周身冷凝,白色電話筒似一根冰棒,從他手上滑落,滑到山澗深淵……他的心跟著往下墜……即使相隔千里萬里,胡春芸也能估計他受到的巨大衝擊,她畏怯地靜等他的反應,好半天沒回聲,才催問「你怎麼啦?」他木然地拎起晃蕩的話筒,咬住顫抖的嘴唇艱澀吐字,「她―啥時候走的?」

  「已經走了快十年了!」
  「已經走了快十年?」
  「是的,事發的日子想忘都忘不了,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
  「九月九日?!春芸,能不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啥?這十年裡?」

  電話啞火了,程維德躁急地等了好一會兒,胡春芸才語無倫次地說,「我,我,不知怎樣說才好……嗯……電話裡說不清,這樣吧,請把你的郵件地址告訴我,我定下心來給你講……」

  ……
  程維德的腦子被抽空了,臟腑被抽空了,就像一具喪失了精氣神的軀殼戳在那裡……

  壁爐裡的炭火狀電熱器壯烈地彈出紅光,閃耀在爐架上兩只半尺見方的鋁合金相框,左邊一張:林守潔站在一條甬道上,背景是一排高大的白玉蘭樹,幽深中,一尊尊絢爛的白玉蘭花似蠟燭型燈泡熠熠發光;右邊一張是當年住宿員工的集體照,林守潔站在小姐妹胡春芸邊上,他站在胡春芸男友袁少魁邊上,這是他和林守潔唯一的「合影」。他走上去,把左邊相框反過來,默讀背面上的一首詞:

  一剪梅
  題林守潔之白玉蘭
 
  春淺林園少蕊芳。
  白玉獨嬌,搖曳霓裳。
  銀樽古色惑今夕,
  處處花魂,幽遠清香。
  不辨奇妍自悴荒。
  歆慕何人?鬱鬱悽惶。
  仙葩難耐夏復秋,
  無盡情懷,空訴衷腸。

  鏡框裡迸出一個聲音,「我還是喜歡白玉蘭花。」他望一眼壁爐架上的牆面掛著的對聯「一室春風蘭氣,半窗明月梅花」,步子滯礙地挪近窗前。

  門前的一道小徑把花園一切為二,兩邊各栽著一棵一人高的白玉蘭樹。來Y國後他遍尋玉蘭花而不得,去圖書館查閱,方知中國是白玉蘭的原產地,已有二千多年的種植史,難怪這裡罕見。十年前,他買下這棟房子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請回國的朋友帶來兩株白玉蘭樹苗。五年前,白玉蘭長到一個人高,第一次開花了。

  此後,每年花期,他把咖啡桌搬到窗前,拿來一瓶威士忌,獨自邊賞花邊自酌自飲,一坐就是半夜。奪目的白玉蘭花熒熒煜煜,微風起時,在屋簷上的照明燈看護下,有如一盞盞燭火明晃晃地躍動。他盯著輕搖的花苞看,花蕊中不時探出一方秀顏,他聽到林守潔在哀怨,「你為啥不回來看我?」她嘴角的酒靨嘟起來,「你回不來?為啥不把我接出來?你忘了我,一定是忘了我!」花苞上的露水一點一滴往下掉,那是她愴悢的淚珠……他每天呆坐著「聽」她苦訴,直到十天半月花朵罄盡。他只恨花期太短,不然可以永遠坐下去。

  今年暖春,白玉蘭早開早謝,玉潤冰心的花魂去天國與和它一樣貞潔的林守潔相聚了,尚剩一些花的遺骸散落樹下,剛冒出葉芽的枝枝椏椏劃向悲靄淒霧的半空,鎖住欲探頭而不得的淡薄超然的太陽……

  白玉蘭是上海的市花,也是愛民醫院的院花,更是獨屬林守潔的人花。與林守潔失聯後,每年一入春,他給父母打電話時總不忘瞭解白玉蘭花訊,網路開通後就圖文並茂地直觀尋覓。

  此刻,明知上海的白玉蘭花也已凋謝,他還是習慣性地坐到電腦前,熟稔地點開地球搜索。他手上的滑鼠從歐亞大陸的極西速翔至極東,彈指間已盤旋在故鄉的上空。他穿過淹沒市容的靉靆煙霾,確認了愛民醫院的方位……當然不見白玉蘭花影。

  整整二十年,他無法和林守潔在白玉蘭花間的甬道相會,他一直期待出現更高清晰的搜索功能,讓他找到在那裡行走的林守潔。

  這一天不會再有了。
  他翻出一件黑色T恤衫,撕下一條黑布,披在林守潔的遺像上。

  他踉蹌出門,走了二十幾分鐘,進入一個海灣。他一步一步踏過沙畈疊鋪的海灘,走近海波啃咬的水邊,極目無垠的天際。地球上的海水渾然相通,衝擊鞋面的涼水一定去過故土,它們來向他通報:那邊已無情地葬送了林守潔。

  他無數次來這裡,眺望氤氳混沌的水準線,林守潔的倩影一次次幻現:她搖著小舟遠遠的駛來,或抵抗狂風驟雨的撕扯顛覆;或躲避凶浪惡濤的軋轢吞噬……如今,經過漫長無盡的漂流掙扎,小舟破漏了,自沉了,終於抵達了她嚮往的彼岸。

  熱心傳教的鄰居老太,苦口婆心向他講道,只要信主就能得救,就能去天堂永生;還向他描述,天堂裡鮮花遍地,人人過著和平安逸的日子。他一直將信將疑,此刻卻聊以自慰,遐想林守潔在那裡的情景。

  不知何時蹦出一隻大灰狗,一對中年夫婦跟在後面。大灰狗竄到他前面的淺水中,叼起一根骨頭,他不由心驚,這可是林守潔的骨殖?他甚至想從狗嘴裡奪下。沒等他靠近,大灰狗就警惕地看他一眼,銜著骨頭躍回主人身邊。他哀哀地看著離去的狗,那對夫婦掠過他身邊,有說有笑大步往前,他們的背影虛幻成他和林守潔,也這樣踩著沙灘上的白沫,觀濤散步……

  冷颼颼的罡風從海面刮來,一道比一道狠地抽他,已經抽了二十年了,在他身上劃下一道道鞭痕,宛如樹樁上的年輪。一年又一年,多少次,怒瀾挾著他的思念返回上海,重現他和林守潔從相識到分手―不知竟是永訣―的時辰!

  林守潔卒於九月九日,這是她註定的宿命?一個不懂政治的人偏偏被政治揪纏,一個無辜的冤魂被閻王牢牢盯住,她這一生,活著就是為了殉葬?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265641
  • 叢書系列:目擊中國
  • 規格:平裝 / 308頁 / 14.8 x 21 x 1.5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一 文革尤物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澤東駕崩。
 
翌日,程維德揣著通知書去愛民醫院報到。
 
程維德擠上一輛公車,夾在個個惴惴不安的乘客中。一路上,斷續聽聞臨街居民家傳出的哀樂,電臺在反覆播放政府訃告,鐃鈸敲擊得一陣比一陣沉,有如把毛一層一層往十八層地獄送, 也把乘客失去著落的心一墜一墜往下扽。
 
這一天來得太遲了!
 
他從哀樂中聽到「咚―咚―」聲,是木棍敲擊舊鐵皮畚箕發出的,一個壯年女人不停地邊敲邊哭,「孩子他噠(爸)!你去哪了?怎麼不回來?―孩子他噠!你去哪了?」孩子他噠上了天國,永遠喚不回來了,要是毛早走十年,孩子他噠應該還活在人間。
 
這一天來得太遲了!
 
哪怕毛早走一年,他就可去別家醫院,就不會遇上林守潔,也就沒有後來的故事……
 
世上沒有如果,就有了四月的天安門事件,群眾自發集會悼念周恩來抗議毛派四人幫,毛下令鎮壓並再次打倒鄧小平。醫學院天天學中央文件,聲討反革命事件,他說對鄧的指控是「莫須有」,引起軒然大波。團委組織大會小會逼他認錯,他堅持己見據理爭辯,結果罪加一等,真理可以抵制謊言,卻無法戰勝強權。團委準備開除他的團籍和學籍,所幸,重審他的檔案,發現他曾「捨己救人」,過硬的政歷讓他僅受「記大過」處分。
 
不過,當外科醫生的夙志泡湯了。
 
他去農村插隊不久的一天,房東家的小兒子患闌尾炎,他幫房東一起用板車送病孩,兩人花了四、五小時,推了二十多里路送到公社衛生院。不料衛生院沒有外科,再用拖拉機趕往縣醫院,一切都晚了,一個闌尾炎就要了男孩的命。後來,大隊推薦他上醫學院,他就鎖定目標當外科醫生。
 
詎料,他的志向成了受罰用具,天安門事件不久畢業分配,醫學院送他去只有內科的「愛民醫院」。
 
他步子拖遝地跨進醫院,神情像求診患者而不是新來的醫生,還好與周圍的氛圍倒十分吻合。
 
醫護人員在甬道上穿梭往來,他們的白大褂袖子上套著黑紗,人人表情悲戚低頭行走,彼此避免目光交織。
 
程維德去人事組(文革時科一律改成組)報到,負責接待的幹部忙於準備悼念活動,臨時安排他去治喪委員會宣傳組幫忙。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1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今天,你想讀些什麼呢?」讀些什麼,守護那脆弱而珍貴的──文學小說5折起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歷史影視小說
  • 2020青林全書系5折起
  • 防疫線上|醫療級專家的掃除學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