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會員服務|快速功能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來如春夢去似雲

來如春夢去似雲

  • 定價:340
  • 優惠價:9306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89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內容簡介

  東坡居士
  他是中國文學史上最燦爛的名字。
  他的文章,是「唐宋八大家」之一;
  他的詩,在有宋一代領袖群倫。
  他是「豪放詞」的開山鼻祖;
  他是宋代四大書法家「蘇黃米蔡」之首。
  他的詩文、辭賦、奏議為後世讀書人「必修」。
  他一生大起大落,
  他曾一身兼翰林、端明兩學士,為帝王師;
  他曾被貶謫至當時的「南極」儋耳。
  他一生受百姓愛戴尊崇,畫像奉祀;
  他一生被小人誣陷嫉妒,歷盡波濤。
  他一生為國為民,九死無悔!
  上天為了補償他因忠君愛民而坎坷的際遇,
  賜給他一位集貞義美慧於一身的紅顏知己
  ――朝雲!

名人推薦

  歷史小說,儼然一部人物傳記,以及東坡詩詞的編年賞析。以愛情為切入點,卻寫出了東坡的惑與豁,性情、才華、學識、襟抱皆在其中。——王安祈(臺大特聘教授、國光劇團藝術總監暨編劇)

  自愛西風獨自涼,重刊雲夢斷愁腸。
  清詞寫盡深情話,大義添香紅粉妝。
  巧織佳篇成錦緞,神遊故國感嚴霜。
  時人不唱江城子,目送秋鴻倍惋傷。
  ——徐國能(作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樸月
  

  本名劉明儀,祖籍江蘇省江寧縣(今南京)。一九四七年出生於湖北,一九四九年隨父母渡海來臺,定居臺灣。

  自幼醉心古典詩詞、文史,為日後從事文藝創作奠基。曾出版「歷史小說」,有「文學家」系列:《西風獨自涼.納蘭性德》、《來如春夢去似雲.蘇軾》。「清宮艷」系列:《玉玲瓏.孝莊文皇后》、《金輪劫.董鄂妃》、《埋香恨.孝賢皇后、香妃》、《胭脂雪.珍妃》。古典詩詞欣賞:《詩經欣賞選例》、《梅花引》、《月華清》、《漫漫古典情》。短篇傳奇小說:《唐代美人圖》。少年歷史故事:《西施》、《宇宙鋒》。兒童戲劇故事《玉堂春》、《打金枝》。「中華兒童叢書」系列:《平凡中的偉大》、《一代文豪歐陽修》、《亙古男兒一放翁》、《亂世孤臣父女淚》。散文:《綠苔庭院》。現代人物傳記:《喜樂之歌.「伊甸」盲人喜樂四重唱》、《春風化雨皆如歌.申學庸》、《鹿橋歌未央.鹿橋》等。
 
 

目錄

新版序
本文
【附錄一】蘇公堤上憶蘇公
【附錄二】蘇軾歷任各州政績淺述
 
 

新版序                                                                      

  許多朋友都知道:我最「愛」的兩位詞人,一位是納蘭容若,另一位是蘇東坡。聽來有點奇怪:這兩個人的「詞風」其實落差很大!但,他們的「詞格」與「人格」,和真摯率真、重情尚義的性情,卻是共有的,也都是讓我喜愛、心儀的!

  詞以「婉約」為正宗,「豪放」為別格,是中國歷代讀書人熟知的說法。《納蘭詞》的風格新清婉麗,柔情似水,當然是屬於詞風「正宗」的「婉約派」。而蘇東坡,正如他在京師任翰林學士,問他善歌的幕士:他與「柳永詞」的差異時,這位幕士所說的話:

  「柳郎中詞,只合十七八女郎,執紅牙板,歌『楊柳岸、曉風殘月』。學士詞,須關西大漢、銅琵琶、鐵綽板,唱『大江東去』!」

  十七八女郎,纖纖素手按執紅牙的婉轉清歌,與關西大漢,配著銅琵琶、鐵綽板的遏雲高唱,的確也是兩極!說這話是「稱揚讚美」,當然可以。但在那時,「豪放」詞風,才正由蘇軾主導發軔萌芽。在一般人還不太能接受之際,其中是否有些「婉諷微嘲」的意味?也無從追究。只知蘇軾的反應,是為之「絕倒」;顯然他自己覺得此說十分有趣,也是頗為認同的。

  李清照是可說是一位「正宗」的「婉約派」女詞人,對「詞」也有她獨到的見解。而且提出了嚴謹的詞學「理論」。在她的〈詞論〉中,「嚴厲」的批評了許多前代與當代在詞壇上頗具盛名的詞人:

  「……至晏元獻、歐陽永叔、蘇子瞻,學際天人。作為小歌詞,直如酌蠡水於大海。然皆句讀不葺之詩爾,又往往不協音律者。」

  雖然她文中是把晏殊(元獻)、歐陽修(永叔)、蘇軾(子瞻)並列,但下面的評論,針對的,顯然是以蘇軾為主。所謂「句讀不葺之詩」,是說:他的「詞」其實都只是句法不整齊,不經剪裁的「詩」(一般詩,或五言,或七言,句法是整齊的),而且不論風格、音律都「不及格」!

  然而,在這樣「負評」之下,我們還是不能不感激:因為有了蘇東坡,而開拓了「詞」原本局限於兒女柔情,清麗婉約的格局與氣象。也慶幸《東坡詞》不但一直深受士林喜愛,「傳世」至今,也開創了「詞」的新領域和新境界。並與南宋的辛棄疾(稼軒)並稱「蘇辛」,別樹一幟,另成一派。

  在我出版了《西風獨自涼》之後,有朋友們建議我繼續寫「文學家系列」的「歷史小說」。我素來喜愛的是「詞」,要寫,也離不了「詞人」這個範疇。除了《納蘭詞》之外,我最喜歡的是《東坡詞》。但蘇東坡可不比納蘭容若,作品以「詞」為主流;可說是相當「單純」的詞人。蘇東坡的作品,文類極多,作品極豐,實不能以「詞人」涵蓋。甚至,「詞」還是他作品中份量最輕,最不足道的部份!

  蘇東坡不像納蘭,他是個心懷「大愛」;愛國家、愛社會、愛百姓,超過「兒女柔情」的人。因此,他的書中,也就沒有如納蘭那種的「柔情似水」。即使對他所「愛」的二妻:蘇軾妻王弗、王閏之(季章)、一妾:王子霞(朝雲),情非不深、義非不重。但所表現於外,彼此的相處關係,卻是家人、朋友般「君子之交,淡淡如水」;真是既不纏綿,也不悱惻。

  而且:他跟納蘭,真可謂兩極;納蘭在我寫《西風獨自涼》的時候,資料嚴重不足。而寫蘇東坡的困難,正好相反:相關他一生為人、行誼,交遊、文章、政事,新舊黨爭的政治風暴中,大起大落的宦海風雲……除〈史傳〉之外,加上各私家記述的傳聞、軼事……實在太多了!多到看不完、讀不盡! 也因此,讓我「不敢」寫;怕寫不出那個太「偉大」(龐大)的他!姑不論寫得好與不好,想把他這一生「敘說」一遍,大概寫百萬字也是「言之不盡」的!只這一念,就足使我卻步!事實上,此二人相較起來,寫蘇東坡的「難度」,是更遠過於納蘭的!

  只能說也是冥冥間自有緣會了;《西風獨自涼》出版後,「海飛麗出版社」告訴我:他們準備新開了一個「古典愛情小說」路線,希望能邀我寫一本:「以古代『才子佳人』愛情故事」為主題的小說。這倒給了我一個靈感:那,我就不寫「蘇東坡」,而寫他身邊那集「貞義美慧」於一身的「朝雲」;才高如蘇軾,美慧如朝雲,也真算得「才子佳人」吧?

  現在想想,不由失笑;好像還真有點自欺欺人的「掩耳盜鈴」!相關蘇軾的資料,固然是積海堆山,滿坑滿谷。但朝雲,在相關蘇東坡的資料中,幾如「滄海一粟」;比納蘭還少!當然,這本書中,真正寫的「主題人物」,還是這位「大蘇」東坡先生!朝雲在他身邊,只是個「戲份極少」的「小角色」;其實,幾乎他身邊所有的人,也都一樣是「小角色」;因為他所愛、所欣賞、所關注的人與事太多了!誰也難成為「主角」。但在當時,這一「藉口」,的確是給了我想寫蘇東坡,又猶豫躊躇之際一個「解套」的方式。於是,對自己,也對外宣稱:

  「我寫的是『朝雲』啦!」

  事實上,這部小說在《明道文藝》連載時,所用的篇名,就是《朝雲曲》!到1993年出版時,才改為《來如春夢去似雲》;摘取白居易〈花非花〉中「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兩句詩,來扣「朝雲」二字!

  既是寫「朝雲」,書的內容,就從他通判杭州,朝雲十二歲時,以尚未正式「出道」的小歌姬(關於朝雲的「歌姬」身份,也有人存疑。但從蘇軾自己寫的〈朝雲詩〉:有「藥爐經卷新活計,舞衫歌扇舊因緣」之句,可以確知:此說是有「來歷」的),進入他家當小丫環開始,寫到追陪他貶謫嶺南,在「惠州」去世為止。

  他貶謫惠州時,蘇夫人王閏之已前一年去世了。他以一待罪謫臣,在知道身受嚴譴,貶謫嶺南之後,為了不讓太多人受牽累,就遣散了家中的婢僕。並讓兒子、媳婦、孫輩等家眷,都到他過去準備終老,已買了田宅的陽羡(今宜興,宋代屬常州)定居。只有他的三子蘇過(叔黨),和誓死追陪的朝雲,隨著他「過嶺」到惠州謫地。

  在他的謫地惠州;那被中原人視為畏途,偏遠的「瘴癘之地」。朝雲,成為蘇家主持中饋,照顧他們父子起居的「主婦」;直到她因病死於惠州。

  跟隨他前後達二十三年。「朝雲」在蘇東坡的文章、詩詞中,所佔的份量,幾乎是「九牛一毛」。而她追陪蘇軾的這二十三年,卻可以說,是蘇軾這一生在仕途上,最重要,且跌宕起伏的二十三年。

  在他大起大落的宦海生涯中,朝雲是始終堅心定志追陪著他的人!直到她在惠州因病去世。她不知道:他的磨難還在後面;一年後,他又被貶謫到當時的「南極」儋州(海南島)。但我們確信:朝雲如果沒有死,即使是海南島,她也會不畏艱危,追陪在蘇軾身邊的!

  他們之間的「情」,似乎並不怎麼「浪漫」。但論起「堅貞」,又有多少的「才子佳人」能超過他們?就我們熟知的《唐傳奇》中膾炙人口的「才子佳人」愛情故事:〈鶯鶯傳〉,張生得志之後,不但薄倖,還要用一堆理由「美化」自己。而〈長恨歌〉中的唐明皇和楊貴妃,「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作連理枝」的海誓山盟多麼感人!結果呢?在「六軍不發無奈何」之際,他選擇的,還是為了保全自己,讓他口口聲聲「愛」的楊貴妃「婉轉蛾眉馬前死」,以「塞天下怨」!而蘇軾與朝雲,卻是在「才子」老病侵尋、遠謫窮荒,「佳人」漸入中年、人老珠黃之際,依然相依相守,誓死不離不棄!

  用這方式「解套」,使我終於得以「如願以償」的,寫了我所「愛」的蘇東坡!「愛」?是的!但對一個相去千年的古人,似乎用敬慕、崇拜等詞彙,較為合宜。而且,也得明確的指陳:敬慕、崇拜他什麼;文章?才華?德行?節操?民胞物與的情懷?高潔清曠的志節?灑脫超邁的風範?震古鑠今的文學成就?

  這些,當然都包括在我的「愛」中,而他讓我最「傾心」的,還不是這些。而是在我們「耳熟能詳」的古人中,他是最有血有肉、至情至性的!他不像其他史書《列傳》中的「古人」,既僵冷、又嚴肅。是讓人敬而遠之,感覺不到具體溫度的「古聖先賢」。他不是!他是「活生生」的!即使相去千年,還能讓人從他的行誼、他的為人處世,他的詩文中,感覺他的生命脈動!

  他的才高八斗;他一出道,就被視為歐陽修之後的「一代文宗」。但因為他的至情至性,這盛名所帶給他的,卻不是一帆風順的青雲得意。而是驚濤駭浪的宦海風濤。因為他不肯隨波逐流,不肯「睜眼閉眼」的對人世不平、民間疾苦「假裝看不見」。他言論之不足,還一定要寫成詩文,成為政敵可以具體掌握,加以箋注、攻訐的「把柄」。這種個性,使他的朋友都為他擔驚受怕,總勸他「少開口、莫把筆」。但他卻表示:看到這些「看不過去」的人與事,「就像吃了蒼蠅一樣,不吐不快!」

  因此,這些言論、詩文,為他帶來了仕途上的坎坷顛沛,臨老投荒的不幸際遇。但這些「不幸」,卻成為淬煉他的火焰、磨琢他的礪石,使他經此磨淬,變得更曠達、更超逸、更悲天憫人!而到達了從古至今幾乎沒有人能超越的頂峰,也成就了他「千古風流人物」的不朽盛名和地位。

  歷史畢竟是公平的!當時誣陷、迫害他的人,於今安在?而千載之後,「蘇軾」仍然是《中國文學史》上最燦爛、最耀眼的名字!不僅因為他的文章,更因為他的「為人」!說來,在「文學史」上留名的人也算「車載斗量」。但千載以來,有哪一個人的文名超過了他?又有哪一個愛好文學的中國人不知道他?不「愛」他?

  對他這二十三年的際遇,我在《來如春夢去似雲》中,透過他身邊的「朝雲」一一傳述;但就他一生行誼來說,顯然可稱「簡略」。而,書中關於他的文學「作品」,也還是以「詞」為主。

  但因有鑑於一般人知道他文章、詩詞的人多,他歷任地方為官守(他經歷的地方還真是特別多),為民造福的種種事功,反被忽略。因此另以一篇〈蘇軾歷任各州政績淺述〉列為「附錄」。另一篇「附錄」,則是早年第一次遊西湖時寫的〈蘇公堤上憶蘇公〉,謹供讀者存參。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232742
  • 叢書系列:歷史讀物
  • 規格:平裝 / 336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楔子
 
熙寧五年,十二月。
 
急景凋年,雖然沒有下雪,杭州街上也行人稀少,枯柳搖風。更添蕭瑟。一個老婆婆,攜著兩個幼女,冒著寒風,瑟縮向前。老婆婆一臉飽經世故的風塵之色,兩個小女孩,大些的,約莫十歲,沉靜的目光中,帶著早熟的憂鬱,瘦伶伶的臉龐,倒也眉清目秀,透著伶俐聰明。小的,一隻手,緊握著姊姊,孩氣的東張西望,看來年齡只差兩歲,卻顯得爛漫天真多了。
 
「看,那就是蘇府的大門了,都說蘇學士極仁厚,夫人也慈善,子霞呀,你若是中了蘇夫人的意,可是上輩子修來的!」
 
原來,這老婆婆是個牙婆,因蘇家要買個婢女使喚,如今,她正送人來相看。
 
子霞臉上未見喜色,只把愁鬱的目光,投向妹妹……
 
蘇夫人問了年紀姓名,便回頭問奶娘任嬤嬤道:
 
「奶娘,依你看,這孩子怎樣?」
 
「我看,倒也乾淨伶俐,娘子要中意,就是她吧。」
 
牙婆笑逐顏開:
 
「夫人,不是我胡婆賣瓜,這孩子,又聰明,又勤快,百裡也挑不出一個,夫人挑了她,絕不會淘神的。」
 
回頭把子霞推向前:
 
「子霞,還不快叩謝夫人!」
 
子霞向前磕了頭,卻含淚道:
 
「夫人,子霞有下情回稟。」
 
她一頓,見蘇夫人沒有不悅之色,反露出關切。
 
「子霞的爹娘,雙雙亡故,只剩我姊妹二人,相依為命,如今,子霞蒙夫人收留,妹妹她年紀小,不知會落到什麼地方受苦,夫人是慈善人,求夫人一併收留妹妹,子霞今生,倣牛做馬,也要報答夫人大恩的。」
 
蘇夫人面露為難之色,牙婆何等精明,忙道:
 
「子霞,你好不曉事,夫人又不開善堂,養恁多閒人做什麼……」
 
蘇夫人不理她,又跟任嬤嬤商量,任嬤嬤道:
 
「難為這孩子有心,只是,官人只說要一個婢女,幫娘子分勞,如何能一下弄兩個呢?這事,總得等官人從湖州回來,跟他商量。」
 
蘇夫人和顏怡色:
 
「子霞,我們官人往湖州公幹去了,如今,我也沒法一下就答應你……」
 
子霞臉上在失望中,帶著淒楚堅毅之色:
 
「那……求夫人就留下妹妹吧。」
 
任嬤嬤答道:
 
「娘子要個人幫著帶兩位小公子,兩位公子,一個未滿三歲,一個才幾個月,她,如何使得。」
 
子霞哀懇:
 
「夫人,妹妹只比子霞小兩歲,不會教夫人多費心的。若不是知道夫人慈善,子霞也不敢求懇,就求夫人成全了子霞這一片心吧,如此,子霞也好向死去的爹娘交代了。」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他是打敗諸葛亮的男人,也是三國最被低估的奇才,中國「知乎」年度最期待歷史讀本《正說司馬家:虎嘯軍師司馬懿(卷一)》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大田全書系
  • 國際學村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