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全館滿1200送100元E-Coupon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新手作家求生指南(簽名版)

新手作家求生指南(簽名版)

可購買版本(1)

  • 定價:350
  • 優惠價:79277
  • 優惠期限:2019年05月31日止
  • 再折扣【5/27讀書日】圖書雜誌結帳滿千再9折!
  • 【分級買就送】讀書日:分級會員OPENPOINT點數最高5倍送,也可改選1%購物金(部份除外) 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文學大夢值得我們賣命嗎?或是活生生餓死?

  我們相信,文字是某些人的救贖
  ──可是值得為它犧牲一切嗎?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文章,儘管有些文章明顯特別不完美。但我後來才明白,如果花時間繼續寫下去,缺點多大,優點就有多大──如果真能看見這缺點,並願意背負這個缺點走得那麼遠的話。」

  作家可以靠寫作維生嗎?出了書算是作家嗎?
  文學獎是否太老派?要去演講嗎?
  版稅有多少?信用卡屢次審核不過?
  所謂文壇新秀後來去哪了?
  如果你或家人喜歡寫作怎麼辦,這輩子是否沒救了?

  作者踏上不歸路,從熱血的文學少女,到親身嘗試以文字維生的諸多可能性,遇過各式疑難雜症,為了求生,不得不紀錄身邊發生過的的光怪陸離……

  ‧合約是照妖鏡。(因為沒有工會)
  ‧到底要不要參加文學獎?(看個人需求)
  ‧關於開價要注意的是……(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不當作家的話,還有哪些選擇?(預先想好退路)
  ‧如何面對新書分享會?(殘忍的事之一)
  ‧現在專職寫作的收入?(殘忍的事之二)
  ‧到底要不要開外掛?(收入來源之一)
  ‧不寫之後該怎辦?(不管有沒有成名都需要思考)

  「寫作固然不輕鬆,但這個社會難道有什麼輕鬆的工作嗎?如果有,我現在就去做!」
  「市場在哪裡?『市場』、『社會』是我走在路上會碰到的東西嗎?」

  2018年9月 雇主的教育不能等,自己的雇主自己訓練。

本書特色

  ※文學作家親自以過來人經驗,告訴想朝寫作作為人生職業的你,靠文字維生的諸多可能性、以及會遇上的疑難雜症。

  ※特別收錄14位文字工作者的保平安守則──

  阿潑 祁立峰 林立青 林孟寰 神小風 洪茲盈 追奇

  陳栢青 楊双子 黃威融 蔡坤霖 劉揚銘 賴庭荷 蕭詒徽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陳又津


  1986年出生於台北三重,專職寫作。台灣大學戲劇學研究所劇本創作組碩士。27歲時以風格鮮明的《少女忽必烈》登上《印刻文學生活誌》封面人物。美國佛蒙特藝術中心駐村作家。
2010年起,曾獲角川華文輕小說決選入圍、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組冠軍、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劇本佳作、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入選《九歌103年度小說選》。

  著有《少女忽必烈》、《準台北人》、《跨界通訊》等。
  網站 ∣ dali1986.wix.com/yuchinchen
  Blog ∣ 少女忽必烈
 
 

目錄

前言
文字工作者一一九 
 
輯一 我的作家夢
寂寞公路 
靠文字維生是可能的嗎 
誰也不認識我的地方 
老派文學獎入場券 
補助是一場馬拉松 
我有什麼資格做評審呢 
新書分享會的玻璃心 
 
輯二 專職寫作修羅場
自由工作者三要素 
沒遞名片也沒關係,只是容易被忘記 
作者要準備照片嗎? 
合約是照妖鏡 
除了開價,還要確定的是…… 
不廢話的邀稿信 
如何拒絕邀約 
要跟別人合作嗎 
再會,三少四壯集專欄 
 
輯三 文字工作者們
編輯是紙上電影導演 
「記者都在寫小說」 
乾脆不要做這行 
 
輯四 明天也要開外掛
寫推薦文像背房貸 
書腰掛名推薦不保證效果 
文藝營何時才能畢業 
講座需要後勤部隊 
字彙有限的駐村作家 
拜託別叫我老師 
 
輯五 沒在寫的時候
書櫃也要斷捨離 
國際書展要面對的莫非是黑粉 
作家的一天 
作家的存款 
作家的身體 
作家的家人 
 
後記
修羅場目睹兩年怪現狀 
 
別冊
文字工作者保平安守則
 

前言

文字工作者一一九


  國中時,大家穿著一樣的制服,謹守一樣的校規,皮帶要露出亮晶晶的校徽,衣服下襬要完全紮進去。近幾年,我看制服樣式換了,改成不用紮的樣式,女學生終於可以穿長褲,運動褲也沒問題,教官和同學終於不用諜對諜。

  但當年,我的同學總能找到空隙,把一樣的制服穿出不同味道。深褐色的頭髮說是天生的,指甲塗上小小的一塊油彩,或用原子筆在身上畫上各種繁複花朵。我們把課本立起來,我掩護腳上的漫畫、小說,她們花長長的時間看著鏡中的自己。我被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解開後繼續做自己的事,老師拿我沒轍;而她們闔上鏡子,解不開也沒關係,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

  那些少女,我稱為指甲油女孩。

  半透明的指甲塗上指甲油後,散發濃厚的化學臭味,對身體不健康,那樣豔麗的顏色也不過持續兩三天,變得斑駁又難看。為什麼要挖空心思,把指甲油抹平拋光,不拿來讀書呢?

  私立學校除了學費以外,有很多捐款或其他名目,但我想想,我家也稱不上富裕,為什麼要捐款?如果非捐不可,為什麼我要跟大家捐一樣多呢?我跟一個要好的同學說,一人一半,兩人湊五百。老師沒說什麼,我們成功了。那天我們很開心。她有更多零用錢可以買漫畫,我學會跟學校討價還價。

  那時我對未來的想像很單純,讀高中、讀大學、讀博士—但我媽工作的自助餐店收了,我看著報紙求才廣告,帶媽媽前往某個大樓辦公室接手工,我們聽著更複雜的程序,調整藥劑、比例,讓透明的燈泡變成銀色的。

  老闆示範一次,我們很快就上手了。材料費據說十分昂貴,所以我們要先繳交一萬元保證金。我們在陽台為燈泡著色,一個閃神,投放溶劑的順序錯了。做完拿回公司,燈泡的通過率不到兩成。

  第二回,我們有自信做得比上次好了,但老闆還是不滿意。

  那個年頭,連手工都變難了。但我明明聽懂老闆的話,做得也夠好了,終究要為了那近乎看不見的差異放棄。

  那種味道應該是有機溶劑吧?否則要如何把玻璃染成銀色呢?原來我們不知不覺之間,吸了比指甲油更多的毒氣。

  現在我知道了,指甲油女孩才是對的,她們有餘裕吸收塗抹指甲油的知識,不需要靠讀書來翻身。十多年後的同學會也證明了這件事。找工作的繼續受僱於人,接掌父母公司的人,不管在校成績如何,也終究獨當一面。

  新聞報導有許多工作要先繳交保證金、身分證,其實不過是詐騙手段,我才知道小時候的自己被詐騙了,那些材料怎麼可能價值一萬元?幸好我踏上寫作這條路,不用做手工了。當初手工一件五毛,現在稿費一字一塊。為了不讓任何文字工作在本書中受到剝削,至少要讓參與寫作別冊的文字工作者們,爭取到一字三塊。

  但寫作這條路上,不免遇到自稱是業界老手的人,說他當年有多厲害,認識誰誰誰,看你有潛力才給你發表機會,吃飯的費用比你稿費還高,你要知福惜福不要討價還價,要知道作品紅了以後,賣到大陸就發了,一輩子不愁吃穿。我想,這些人是笨蛋嗎?我早就被騙過,現在怎麼會相信你?

  這些年來,我從廣告文案轉編輯,再從專職寫作去採訪,但總有接不完的寫作者疑問諮詢,我也義不容辭跟這些根本沒見過面的作者講了個把小時,其中不乏出書有名的作者,讓我開始擔心,若連我們都吃了這麼多土,其他更需要機會的新手作家,不知道我FB或電話的,豈不是還沒冒出頭就被打趴了?我個人作為一支急難救助專線,也很有限,不如在這一次把話講清楚。

  「可是,他們需要我。」我所認識的文學少女說。

  我們曾經相信文學可以拯救世界,就像那些書本偶然帶我走到更遠的地方,就算有摯敵、心魔、雇主、經濟各種挑戰,還是些微地獲得救贖。

  不過,我們要承認的是,沒有人需要我們。

  離職了,有人來替。沒有你,案子一樣做完。

  被需要不過是個錯覺,安慰自己不是沒用的人,但結果只是惡性循環,你沒有寫出自己想寫的作品罷了。

  沒有誰一定需要誰,那只是一種修辭,不要被那種東西欺騙。

  雖然有人對你說這些話,絕對比你一個人埋頭做不被這世界需要的作品好。到頭來,需要你的作品的人,其實只有你。

  有人說,因為沒有想看的作品,才自己寫出來。

  那樣的依存關係才是真相。

  作品所能做的,不過是像個朋友陪你一段時間,也許是閱讀的兩個小時,也許是寫作期程的兩個月、半年、一年、好幾年。如果有人能喝酒聊天解憂愁,直播共食打電動,其實連書都不需要。

  文學不該吞噬我們的心靈,以崇高之名犧牲你的基本人權,如果有誰定義什麼才是文學,那我們的任務就是去突破、定義不是嗎?

  作為自由文字工作者的我,年資只有兩年,但聽說撐過兩年,其實就過了自由工作者的門檻。後來我覺得沒問題時,忽然被叫去上班,這似乎也是自由工作者的常態。現在我不能自稱是自由工作者了,以前覺得要全速做完的,現在覺得可以慢慢想、慢慢修,這不是好事,可能也不是壞事,因為有時迷路,幸好有可靠的前輩拎著我回到主軸。

  以前案源不穩定,為了能有下一個案子,必須費盡心思用有限的材料寫出最好的—現在煩惱的是,還沒有把受訪者全盤挖出。但受訪者又沒拿錢,為什麼要對你掏心掏肺?要如何在一定有下個案子的情況下,寫出更加有氣勢的作品?就像出了第一本書,第二本書沒有那麼難,品質就滑坡下去了。雖然也可能維持在某個高度,終究不可能前往無人抵達之處了。

  即使沒有人分享,我相信各位也可以成為自由工作者。但我慶幸自己剛起步的時候,身邊就有了這些自由工作者,教我談稿費、遞給我名片、告訴我合約該注意的地方。

  這樣累積下來,讓我少奮鬥了即使沒有二十年,也有兩年。沒人欠我稿費、零元講座如實記錄、收支平衡、寫完小說、簽過的合約有年限—知道自己是誰,要做什麼事。

  即使撐過兩年,還是有很多經驗落差。回顧我二○一六年距今不遠的新年目標,竟然是:問明稿費。天曉得我那之前寫了多少與預期不符的稿子,現在也懶得去查證。因此這本《新手作家求生指南》是給我自己的提醒,同樣的錯誤不要犯兩次,就算忘了,也絕對不能犯第三次,如果到了第三次,只能說是一種選擇了。

  接下來我所要說的,就是各種在寫作路上,可能會遇上的疑難雜症。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872542
  • 叢書系列:印刻文學
  • 規格:平裝 / 208頁 / 14.8 x 21 x 1.3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寂寞公路
 
專職寫作,就表示你跟大部分的人一樣,工作就是工作,沒有選擇的餘地。不能把寫作當作興趣,想寫才寫,就像是運動、投資或遊戲,成名了說是幸運,失敗了也是應該。
 
寫了一本好書,大家問你下一本在哪裡?真的端出第二本,這些人又說風涼話:這個作家老了,這本沒×××那本好—拜託,這麼殘酷的標準,就算是放在普通工作也行不通好嗎?
 
但我聽過一個很強悍的說法:「寫得快的好處是,不小心失手也沒人注意。」
 
當我在簡歷寫下專職寫作四個字,根本不知道這樣的日子能持續多久,但後來我終於知道這四個字是什麼意思:接下來沒退路了。
 
以前曾聽出版社編輯說,譯者要找「專職翻譯」—這四個字通常出現在最前面,樸素得幾乎要讓人忽略,以為是一種謙虛的姿態,沒有名校光環,沒有獎項驗證,這四個字代表這個人不把翻譯當興趣,翻完一本,還希望編輯發下一本。
 
後來做了自由工作者,我又聽說,回頭客比底細不明的暴發戶可靠,因為合作過、會付款,不必花時間打探底細。就連新娘祕書也說,她的新娘都是客人介紹的客人。不管在哪一行,自由工作者靠的都是口碑。
 
所以我碩士畢業後,決定從事寫作,跟我拿過同一項文學獎的文友來信:「恭喜!看來你是下定決心,但作家這個職業很危險,你要好好保護自己。」
 
我笑了,這個朋友連結局都幫我想好了。
 
不過他是認真的。
 
當然,我也是。
 
如果說鷹架工人比其他人更容易發生職業災害,有志於文學寫作的人的確不得不面對自殺的可能性。忘了是誰說的,成為作家,也順便拿到了自殺的合法性。
 
《寂寞公路》的原文片名The End of The Tour,這趟旅程指的是華勒斯的新書巡迴,也是記者利普斯基貼身採訪五天的公路之旅,最後,也是華勒斯的生命終點。一九九六年利普斯基替《滾石雜誌》採訪聲名鵲起的作家華勒斯,但當時的文稿未獲錄用,十二年後華勒斯自殺,利普斯基寫成Although of Course You End Up Becoming Yourself一書,無論是書還是電影,End都是不能忽略的文眼。
 
作家這條路走到底,說真的,好像不太妙啊。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都與我有關。」為殘酷命運、無常與痛苦,紀錄慈悲與荒涼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圓神暢銷書展
  • 遠流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