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墟行者

墟行者

  • 定價:350
  • 優惠價:79277
  • 優惠期限:2018年12月20日止
  • 【分級買就送】樂購日:分級VIP會員OPENPOINT點數最高5倍送,也可改選1%購物金(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優惠組合

 

OKAPI 推薦

  • 沈默:給孤獨者的房間──讀洪茲盈《墟行者》

    文/沈默2018年10月09日

    並不未來的未來 末日列車 DVD(Snowpiercer) 墟行者 讀洪茲盈《墟行者》,首先就要想到韓國導演奉俊昊根據法國科幻漫畫改編的《末日列車》,關於一輛永恆不滅、持續高速在冰凍地球奔馳的列車,關於人們如何在上面持續生活、維持僅存的文明,又是如何分種別類,而奢華的上流菁英與悲慘 more
 

內容簡介

當孤獨成為必然的生存條件,「愛」就是上古時代滅絕的物種。
.史詩般科幻末日場景!

  人類正在毀滅,
  人類的新生正要開始。

  愛會隨著肉身死亡嗎?未來的未來,當生命重生,會記得愛所帶來的挫敗嗎?

  在近末日的時空裡,蘇菲亞以及部分的人類,為了活下去,而遷移到艦艇「明日號」上,住在一格又一格的小膠囊裡;為了活下去,他們必須鎮日躺在床上保存體力;為了活下去,他們必須食用同伴屍體分解成的高蛋白混合飲料;為了活下去,他們可以到虛擬的實境世界裡重溫世界毀滅以前的生活;為了活下去,他們必須先放棄「活著」這件事。

  另一條故事線中,貝德魯斯人居住在脈層裡;他們沒人見過「水」;他們不知道天空的觸感;他們沒有性別;他們建構了新的世界秩序;他們相信生命之源是「核」,一種埋藏在脈層底下,異於神靈,卻掌管一切的存在。兩條看似完全相異的故事主軸並非平行時空,而是衰亡與新生,更是彼此絕望中的希望。

  洪茲盈《墟行者》,以科幻書寫探索人類歷史與文明等議題的未來可能;以貝德魯斯及現實世界兩組看似不相干的時空軸線,挑戰真實與虛幻之間的界限,對於何謂「生命」,進行充滿哲思的辯論。在小說裡萬物皆飄浮、透明,崩離,也許整個世界是虛空,是一些附著於巨大電腦之上的記憶碼。

本書特色: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系列影集〈茉莉的最後一天〉編劇洪茲盈最新力作!
  ◎ 幻想力爆炸的科幻末日類題材!

名人推薦

  駱以軍、陳雨航眩目推薦!

  ◎「她的故事像在夜空炸開的煙花,各粒光球冉冉朝自己的方向飛行,每一孤立的局部皆如此安靜哀傷,最後,很奇異的,這些似乎彼此不相關的沉靜、發出螢光、科幻的、童話的、AI的、膠囊的、果核的、無愛的、透明而將失去存在感的,最後這些光球會聚在一起。讓聼故事的我們,眼睛被一種奢華且魔幻的光照亮、閃瞎。」——————駱以軍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洪茲盈


  1979年生,小說家、編劇、廣告文案,曾任職於廣告代理商,現為專職文字工作者。

  著有短篇小說集《無愛練習》、《太陽照不到的地方》;2014年獲國藝會長篇小說專案補助;《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系列影集〈茉莉的最後一天〉編劇。

  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府城文學獎首獎、吳濁流文藝獎兒童文學類首獎、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二獎、二度榮獲林榮三文學獎等。
 
 

推薦序

夜空炸開的故事


  對我而言,洪茲盈這樣的小說家,像是台北這樣的奇幻時空,在我這代的小說創作者之後,在童偉格、甘耀明、伊格言這代的小說家之後,會有個更自由、更怪異、更飄浮無重力的異質世界,長出奇花異蕊。

  我稍年輕時曾遇過洪茲盈還非常年輕的小說初始時光,她和徐譽誠、賴志穎和另幾位年輕熱愛小說者,有個讀書會。我記得他們就像印象畫派的畫面中人:晶瑩、易碎、高智力,卻各自被生命中甚麼陰翳給困住了。我的隔一段遠距之猜想,感覺洪茲盈更像二十一世紀玻璃鏡城(而非《雷峰塔》)版的張愛玲。他們更隨興些,更早衰於這個在上世紀九○年代便預支了全部過剩繁華的未來之境。他們或因天賦極高,其實無須殉身於小說書寫,而各有優渥的社會身分。我總想:「再幾年,你們的高智力,會體悟你們花很小力氣在其他領域,可以得到極大成就,無須留在寫小說這個,讓自己變得不幸的工作啊。」

  然後我有時會忘了他們,他們那麼像某個遙遠星球的外星人,觸鬚發著光,好像也不想打擾我,事實上我不知道這些當年兩眼虔誠的年輕天才,他們後來的人生遇見了哪些事啊。我們這個世界的演化,好像對他們這樣的靈魂奇花異蕊者,更難以長出一個完整的小說胎膜。他們在後來的網路世界,好像也安靜而疏離。我感覺「這一支的演化」可能如清晨朝露,其實確曾出現於這個島嶼的心靈史,但因種種原因而蒸發、被人們遺忘。他們在年輕時,就帶著一種隔著玻璃牆對這著世界,說不出的溫和、寂寞、蕭索、害怕過於戲劇性、甚至你分不出,那是抱歉或是輕微責備的微笑。

  但我之後斷續在某些文學獎的參賽作品,讀見洪茲盈的小說(後來是首獎或第二名),我內心想:「啊,原來妳還在寫著。」那讓我會有一種,小說這件事,又在生命時光中持續浸染、發酵的,眼眶發熱,難以言喻的情感。

  如同她在這部科幻長篇中,非常不重要的一段小細節:「就只有一片草地,陳述者僅是不斷改變草地的顏色,非常細微的差異:『春綠』是嫩芽、『清新綠』帶有雨後的乾淨氣味、『奔放綠』適合打滾、『醉綠』質地柔軟色澤飽滿、『禮貌綠』虛假無感帶有塑膠的味道、『絕望綠』迷幻誘人但卻像是隨時會褪色消失、『真誠綠』略微枯黃卻最接近記憶中的草色、『遛狗綠』像是步步驚魂踩地雷,不小心就會沾上久違懷念又噁爛的狗屎味、『惡綠』黏稠且令人不適宛如步行於異形的胎液中、『刺綠』無法久坐久站,必須像鼠籠裡的老鼠般不斷奔跑、而『性綠』則會召喚內心性欲……」

  非常奇怪的,在之前的創作者覺得已被探索過的地域,再分隔進一個無中生有的「另種秩序的世界」。包括所謂的〈牙籤百科全書〉;包括收成脈、防禦脈;〈叫做蘇婷的酒〉;包括無中生有的女兒;包括性的感覺被撐開、介入一個空蕩的實驗室,不,一艘太空船的意象。當然那已是個「在之後」(在「末日」之後,「古典存在之真實世界」之後,「我們現在還能想像,人類蝸居於這個地球」之後),萬有事物皆飄浮、解離,也許只是一些虛空附著於巨大電腦之上的記憶碼。

  像繁複的花瓣、層層圈繞的洞中之洞、謎中之謎、城寨中之城寨,所有的記憶、意識流、哀感 中的被流水線輸送,那麼單薄透明的一瞬「我」之迷惘……可能都是兆億運算的龐大程式中的一小部分。        

  那當然已和我們習慣的,最大包括範圍的寫實小說,從每一個銜接處都脫離、漂開了。於是我們腦海中會浮現過去這些年,台灣的一些極品科幻小說:賀景濱的《去年在阿魯吧》,伊格言的《噬夢人》,乃至更年輕的李奕樵的《遊戲自黑暗》。但這樣的歸類,或許只是印證我們對於小說閱讀,一種文學語言的反饋和回收。我們(至少是像我這樣一個小說讀者,或小說創作者)習慣於,透過小說的文字,召喚、抵達、虛擬重建,某些其實我們已經手握極稀薄的、印象畫派,不,可能只是一枚郵票、一張幻燈片,那樣的昔時街景, 昔時的人們聚攏說話時的氣氛、腔調、擺設細節、心機來往的套式,那個靜物畫的「栩栩如生」: 張愛玲的《雷峰塔》、魯迅的〈在酒樓上〉、舞鶴的《拾骨》,或童偉格的《西北雨》、黃錦樹的《猶見扶餘》。那都是虛空中被小說家閃電照見的,「在文字之前,其實已不存在」的鬼魂之閣樓、鬼魂之小鎮、鬼魂之街上行人、鬼魂之屋裡親愛圍聚說話之人……     於是,像洪茲盈這樣的小說家,徐譽誠這樣的小說家,賴志穎這樣的小說家,其實是我的小說解讀雷達不熟悉的、不太知道怎麼描述出讀後感覺的,一種高科技電腦光屏上,轉換了好幾道程序才投影的「真實」。你好像爬梳不出他們的小說,和張愛玲、陳映真、黃春明、七等生……這些小說藤蔓的連結關係;但又非常清楚,像《墟行者》這樣的小說,是和雷光夏的音樂,《攻殼機動隊》、《黑鏡》,不止是網絡,而是AI、VR已侵入我們生活的世界。絕對和八○年代、九○年代完全不同的台北東區街景,或男孩女孩身體各種流行變動的材料觸感、味蕾記憶、情色挑逗、故事的衰竭週期、空間裡較大數量的群體動態感覺(譬如跨年演唱會),更細節又細節的物質符號的品牌如河流之波光粼粼,它是從這樣的數萬倍於二十年前我的眼球畫素,長出來的小說。「像植物一樣的靈魂」、「像核桃殼一般的大腦迴路」、「像透明水母一般的性交」、「靈肉分離」、「銀河垂瀑布」,那已都不是形容或隱喻,而是真實感受的物質互換了。這是洪茲盈小說在細節處讓人暈眩、著迷之處。這同時是一部在閱讀過程,可以享受空間之變換、建築之奇詭、立體迷宮路徑盤旋、虛實如冰霰階梯,讓你踩踏分不出是逐漸上升或朝巨大地洞深處下降,大腦內的水平儀不斷重新校正的小說,其中奧麗妙處,為了不破梗,我在此便不多說。

  在這本科幻小說《墟行者》中,母女間在時光中對峙的恨意,少女時期,母親在密室所給予不可思議的傷害,那使得這其中的女敘事者,充滿一種靜默的尖叫、一種像耳半規管受損,維持正常平衡極艱難的歇斯底里。如他們這個世代不為人知的秘密內在,窸窸窣窣的四面八方的殘餘感覺,但大歷史已經消滅了,這是一個解離的、意識訊息在膠囊和其外的虛擬實景,像花房、又像實驗室的寂寞之地。而這樣的不同代的「母親——女兒」,既仇恨又在一無所有的「其後」不斷回放懷念與感傷,那個奇異的女性與女性連結的再生、重製,恰和整部小說的螺旋梯結構,形成內在的嵌接。

  她的故事像在夜空炸開的煙花,各粒光球冉冉朝自己的方向飛行,每一孤立的局部皆如此安靜哀傷,最後,很奇異的,這些似乎彼此不相關的沉靜、發出螢光、科幻的、童話的、AI的、膠囊的、果核的、無愛的、透明而將失去存在感的,最後這些光球會聚在一起。讓聼故事的我們,眼睛被一種奢華且魔幻的光照亮、閃瞎。
 
駱以軍

後記

墟之蟻


  我的工作一直是做短小的事情。廣告很短,五秒十五秒三十秒,後來有微電影,至多就幾分鐘。寫短篇小說,篇幅已經遠超出廣告,寫了好幾年始終覺得應該挑戰長篇,但不知道怎樣下手。若還要問為什麼一定要寫長篇小說,這問題可能需要另一個長篇小說才能回答。

  我對這個世界有很多疑問,加上常覺自己有各方面的欠缺,例如記性差、知識不足、各方面成就不符合社會期待等等,造成我有一種錯覺,認為他人一定都知道答案,只有我不知道。

  後來我發現,原來所有人都跟我一樣困惑。

  但真的沒有人能看見全貌嗎?或許不是人類,卻如同人類在看螞蟻。螞蟻的感官比人類少,但螞蟻有他們自以為是全世界的世界。人類會不會就是螞蟻?世界以外會不會有更大的世界?那裡會不會有人在看著我們?我認為有,但我沒有人可以問。

  十五萬字對我來說是個很巨大的挑戰,一隻螞蟻必須經過拆解才能搬走一塊方糖,於是我想,這麼多字用來討論這麼大的事應該可以,這是螞蟻的觀點。

  一開始先有一個想法,我創造了生活在地底下的貝德魯斯人,然後我還需要另外一組真正的符合現況的人類。抓兩條軸線來做對比,這又是另一個螞蟻的誤解,以為能行個方便,兩條線輕易將字數對半拆,就能把方糖搬回家,萬萬沒想到這兩條主軸卻成為我後來處理整部小說最棘手的部分。

  貝德魯斯人的原始設定是遠古時代人類,但他們的歷史比人類更長,甚至在人類滅亡後的未來都還活著,之於他們,人類是螞蟻。可是寫完了才發現行不通,雙人舞各跳各的,互不相干。

  在寫作上我不是一個擅長計畫的人,像是預先初擬大綱這種方式是寫不來的,我屬於邊寫邊看型。螞蟻對尺寸沒有概念,以為方糖跟吐司一樣大,所以第一版本的貝德魯斯人原先設定有七個脈層,寫下去才發現若要一一交代清楚,恐怕得要三十萬字或是魔戒三部曲才能寫得完。

  雖然已交稿,但我知道稿子得改,卻無從下手。總編亞君姐和好友徐譽誠給予我的建議起了很大的幫助。我從整理兩條線開始,慢慢找到兩者的關連串起,再將本來散在四處的珠子挑出來編進去,貝德魯斯的七個脈層變成現在的四個;加上敘事角度的修正等等,幾乎刪了八萬餘字再重寫六萬餘字。知道自己就是得繞路才能抵達的人,我對此並無怨言。

  粗略地分,或可勉強說它是科幻小說,但其實初衷不是,而是有感於十年前我們從不知道此刻手機已主導了人類的生活,我認為我是在寫離我們很近的故事,可能就幾年內而已,包括氣候,這不是科也不是幻,都是現實。

  這部小說,是我對世界提出疑問的自我辯證,寫完了也沒有答案,卻有許多思考,要說我寫了這本小說,不如說是這本小說帶我去找尋另一種世界觀。

  「墟行者」與當初我所預設的樣貌不盡相同,但我更喜歡它現在的樣子。即使小說此刻已經付梓出版,我仍不認為自己已經離開它了。它在這三年中佔據我生命非常大的一部份,我仍時常被小說中所提出的各種疑問糾纏,但我想那都是屬於值得問上自己一輩子的問題,唯有一直思索,才能得到更多的可能性。

  謝謝國藝會、寶瓶文化,謝謝許多人一路上給予我幫助和支持的人。

  當然,也要謝謝你,願意讀到這裡。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4061334
  • 叢書系列:Island
  • 規格:平裝 / 320頁 / 14.8 x 20.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蘇婷的房間

雨一直下個不停,好像整個世界都被泡在水裡。蘇婷紮兩條辮子,身上還穿著學校的運動服,一個人坐在房間裡靠著牆看書。牆壁潮濕不堪,濕氣似乎都從皮膚滲到身體裡,不斷發冷,房間木門因為門框嚴重膨脹,開關都會發出悶哼。蘇婷放下故事書,將除濕機開到最大,屋內迴繞著嗡嗡聲,偶爾機器會發出滴水聲,傾盡全力才勉強收集到空氣中的一滴水。

跟外面下的雨相比,這幾滴水實在無濟於事,但是此時的她當然並不會知道,沒幾年後她會多麼想念這樣的雨天。

這個暑假她時常在夜裡聽到一些怪聲,像是男人的吆喝,當然不可能是父親。
她和母親在公寓頂樓加蓋租屋,都會住宅區本就密集度高,隔壁棟樓緊貼著自己窗戶,打開就能聽見他們的生活點滴(包括老人清晨的咳痰聲、小孩哭鬧聲或隔壁夫妻吵架)。住久了自能分辨聲音遠近,但那次聽見的男人聲音卻不一樣。彷彿人就站在她的露台吼,就兩三個字。她一個人連窗簾都不敢拉開,凝神聽了好一陣子,直到沒有聲音,她才拿著手電筒從窗戶透出去,當然什麼人也沒有。也曾在睡夢中被人撫摸臉龐,非常溫柔的觸感,順著顴骨到臉頰,像在撫摸寵物般,朦朧之中她只覺得奇怪但不感到害怕。

想起母親曾經說的,不害怕就好了。

她一個人坐在小桌前翻書,濕氣太重把厚厚的書彎折出一些波浪弧度,翻閱時會發出波波聲響。雨下個沒完,房間像是廚房用來洗碗沒晾乾的黃色海綿,隨意踩在地上都能弄濕自己。

她與房間說話,說今天寫的作業,流水帳似地報告。有時會說起在她們搬進來之前,某任房客的故事。正確來說房間並不出聲,而是透過她的筆寫下來。在清晨剛醒來或夜深即將入睡時,她會攤開一本本子無意識地書寫;但通常下雨時,房間就會陷入沉默。她們已經彼此沉默了好幾日,而她大多時間仍必須待在這裡。

這並不會讓她感覺寂寞,放暑假就只能這樣,家裡沒人,父親和她們已分居多時,母親白天在郵局上班,她總是一個人窩在房裡。這屋子曾收納過許多人,最長的三年,最短的只有幾日,有時她就想像自己是其中的一個誰,只是來暫居幾日。這樣想著日子就變得可以期待。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酒徒最新百萬獎金得獎作品《大漢光武》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三采年終暢銷
  • 皇冠暢銷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