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書市集
雌性物種(限量贈設計款長形筆記本)

雌性物種(限量贈設計款長形筆記本)

The Female of the Species

  • 定價:350
  • 優惠價:931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98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內容簡介

生物界的雌性,往往比同物種的雄性更殘忍致命,
為何人類的社會裡,反而是女性活在暴力陰影之下?
決定不再沉默旁觀的少女,以染血的雙手守護弱者,
卻將自己逼向困獸般的絕境……

愛倫坡獎最佳青少年小說得主挑戰「強暴文化」爭議主題
殘酷與溫柔並存的黑暗成長故事


★兒童文學工作者─幸佳慧、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副教授/諮商心理師─許皓宜、文學翻譯評論工作者─黃筱茵、作家─蔡宜文、人氣作家─螺螄拜恩──推薦
★《紐約時報》、《出版人週刊》、《書單》、《科克斯評論》一致星級佳評推薦

★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4.7星高評價、好讀網Goodreads近八千則滿分評論
★《學校圖書館期刊》嚴選年度最佳圖書
★美國青少年圖書協會年度十大最佳小說

※獨家限量加贈設計款長形筆記本!贈品說明請見書籍介紹末尾


┤故事簡介├

亞莉懂得如何殺人,而且絲毫不為此內疚,因為命喪她手下的人死有餘辜。

在亞莉上高中的那年,相依為命的姊姊安娜慘遭強暴、殺害,棄置於荒野的屍首幾乎腐爛殆盡時才被發現。儘管小鎮上的居民都對凶手是誰心裡有數,那個人卻由於罪證不足而逍遙法外。憤怒且悲傷的亞莉找到凶手、殺掉了他,小心地抹滅掉所有可能讓自己遭到懷疑的痕跡。

原本在學校就是邊緣人的亞莉,為了避免自己的復仇之舉曝光,更加獨來獨往。然而,渴望打破乖乖牌形象的牧師之女克萊兒、和學校運動場上的風雲人物傑克,卻都熱切地想要走入她的生活。她很開心和克萊兒結為好友,也驚喜於傑克對她的好感,卻又害怕自己釋出的一點點友善會暴露祕密、讓他們再也不敢接近她。

當克萊兒與傑克帶她步出封閉的生活,亞莉發現周遭不斷有女孩在偏僻的郊外、在熱鬧的派對、甚至在熟悉的家裡,像她的姊姊一樣成為受人侵犯掠奪的獵物。不管是循規蹈矩的克萊兒,或是聲名狼藉的啦啦隊美女,都險遭厄運。她不只一次察覺異狀、出手阻止,雖然得到女生的感激、男生的敬畏,但她深知自己的作為還不夠,不足以改變情勢,也不足以讓為惡者付出代價。

最後一個學期來臨,亞莉和傑克的感情逐漸穩定,又雙雙獲得大學入學資格和獎學金,她終於有了離開小鎮、重新開始的機會和動機。但是,當她發現鎮上又有其他強暴犯即將逃脫法網,她決定再度下手殺戮,因為那是她心中唯一能保護無辜弱者的方法──儘管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再一次逃過警方的懷疑與歹徒的反擊,也不知道這個祕密是否可以永遠藏在她心中、不被她最珍視的人們發現……


┤佳評讚譽├

「我承認,我開始讀這本書時期待的是一種女性主義式的、《夢魘殺魔》風格的幻想滿足體驗。然而,我得到的是一個痛苦、複雜但最終救贖人心的故事,呈現了強暴文化的險惡,以及將之拆解所需要的努力。最後幾頁讓我眼中盈滿淚水、心中充滿憤怒與希望。」──李‧芭度葛,【格里莎三部曲】作者

「在我們目前的政治情勢下,這本書登場的時機完美得令人毛骨悚然。麥金尼斯在這部獻給受暴者的作品中,以精準而優雅的技巧探討了希望與暴力、愛與恨的對立。」──《紐約時報》

「麥金尼斯優雅巧妙地避免了創作青少年復仇者角色時的窠臼陷阱,保持一種穿透人心的寫實感。」──《出版人週刊》

「安娜慘遭謀殺的命運,在三個主角的心中縈繞不去,而亞莉以殘酷的效率計劃、執行了復仇,將他們三人引向無法回頭的爆炸性駭人結局。這本書毫不閃避地直視強暴文化及其效應。」──《科克斯評論》

「一部陰暗得驚人但筆調優美的悲劇......點綴著真誠人性情感的倏忽閃現。」──《學校圖書館期刊》


┤讀者迴響├

「這是我長期以來看過最棒的現代背景小說之一,主要因為它毫不費力地平衡了(A)出色的道德問題辯證、(B)對強暴文化與社會的批判、(C)道德的灰色地帶、(D)謀殺情節、(E)我讀過的書裡最複雜且令人驚奇的幾位角色。」──Goodreads讀者C. G. Drews

「這本書以陰暗的風格直率無懼地呈現了強暴文化、蕩婦羞辱的現象,以及性侵害造成的長期後遺症──不僅對於受害者,也對於他們周遭親近的人。所有的角色都複雜深刻且發展充分,不論是獨立表現,或是他們與家人、與彼此的關係皆然。」──Goodreads讀者Emily May

「一開始,我驚訝於這本小說的粗魯直接,但我現在認為這對故事而言是合理且必要的。這是個會讓我一直擺在心上的故事,我在現實生活中見到書中談及的行為時,也一定仍然會想到它。我無法說盡這個故事對我有多麼重要。」──Goodreads讀者Jordan


┤贈品說明├

長形設計款筆記本──
封面同樣將若干種雌性動物與代表「女人」的主角形象並陳,暗示小說的核心提問,
但隱去動物的圖像僅留下名稱、以水彩暈染色塊取代,使居中的小說女主角亞莉更突顯。
在小說中,亞莉深知暴力的效應,但也明白文字和語言的力量,
她的影響讓同學抹掉了學校牆上對女孩們污辱嘲諷的塗鴉,改而寫下支持她們的留言。
但願延伸設計的筆記本中,也會寫下讓曾經受傷或恐懼的你獲得力量的話語。

規格:
寬12公分X高20公分;西式左翻;內頁空白無格線;48頁;騎馬釘裝訂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敏蒂‧麥金尼斯Mindy McGinnis
畢業於奧特本大學,主修英國文學與宗教,現居俄亥俄州,擔任助理圖書館員,專門負責青少年讀物類別。她寫作的小說類型包含奇幻、歷史、犯罪、寫實,都具有迷人的故事性,以及幽暗深沉的心理描繪。她以背景設定於十九世紀末精神病院的《無名的癲狂》(A Madness So Discreet)獲得二○一六年愛倫坡獎最佳青少年小說獎項,另著有歷史小說《旱地絕境》(Not a Drop to Drink)、奇幻小說《海之獻祭》(Given to the Sea)、青少年懸疑驚悚小說《黑暗心室》(This Darkness Mine,即將出版)等書。

相關著作:《雌性物種》

譯者簡介

蘇雅薇
倫敦大學比較文學研究所、臺師大翻譯研究所雙碩士。喜歡為了休閒而閱讀,為了翻譯而閱讀。畢生志向是躲在書頁後面,用自己的筆,寫別人的故事。譯有《最好別想起》、《世上只有媽媽好》、《你回來的時候》等書。
譯作賜教:pwk072347@gmail.com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2357071
  • 叢書系列:Q小說
  • 規格:平裝 / 320頁 / 21 x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適讀年齡:0歲~99歲
 

內容連載

第十一章─亞莉

偶爾有那麼一秒,我會忘記,但下場總是好疼。

這種痛有別於常年掛在心頭的重擔。垂掛用的麻線深埋在我心底,隱沒在大動脈之中。血液汩汩流過心室的繩索,捲走微小的纖維,運到全身,直到我整個人只剩痛苦,別無他物。

但有時繩索擺盪的角度剛好,在重擔懸空的一瞬間,我完全感覺不到。繩索放鬆,物理法則帶給我一秒的喘息時間,我可以嬉鬧、微笑,感受其他的情緒。但同一條法則總會反撲,當繩索盪回來,我的心會猛烈揪緊,提醒我居然忘了。

安娜曾告訴我,有一天我會了解男生。

她說一切都會改變,我會用不同的眼光看他們,評斷他們的身體和話語,觀察他們跟我說話時眼睛的動作。她說我不僅會想回答他們,還會學到該說什麼,如何為停頓賦予意義。

然後有個男人抓走了她。

我什麼都還沒學會,那個男人就抓了她,把她帶走,留在身邊一陣子,把東西放進她體內。一般想得到的東西他都放過了,但也有別的,彷彿他很好奇塞不塞得下。後來他厭倦了,又變出其他的花樣。

然後我姊姊就走了。當時我想:現在我了解男生了。

她說的沒錯,一切都變了。我用不同的眼光看他們,評斷他們的身體,觀察他們的眼睛,衡量他們的話語。

但她不是這個意思。

我記得安娜離開那晚,我坐在客廳讀書,她回頭隨口拋了一句待會兒見。我悶哼一聲,因為我跟她說過一百萬次了,我讀書時別跟我說話。她通常還是說個不停,直到我抬起眼說,「沒看到我試著要讀書嗎?」她會假裝同情說,「喔,寶貝,我以為妳知道怎麼讀書,真可憐。」

這個老笑話她每次都說,不知為何我總是會笑。那天晚上,她倒沒老調重彈,反而直接走向後門,好像等不及離家。我完全理解。稍早她和媽媽大吵一架,你來我往激烈爭辯我該不該去為期一個月的詩歌營隊。媽媽非常贊成,看準有機會以當好媽媽為由,把我趕得遠遠的。

安娜說我不該去,她認為把我獨自送出去,就像野放一頭狼,她作為我的守護者卻不在旁邊。她出門的時候,我其實很氣她,雖然心底一部分知道她說的對。

然後她走了,於是我自己打開牢籠。

會員評鑑

4.5
4人評分
|
4則書評
|
立即評分
user-img
Lv.10
3.0
|
2019/07/20
......敏蒂.麥金尼斯的《雌性物種》在我個人閱讀感覺來說,有點太刻意地落落長,故事主要核心不明確,整本書只看到三個高中生描述自己高中生涯的人際關係,就像看美國青少年影集那樣,很混亂------不只生活得很混亂,就連男女關係也異常混亂。就是既定刻板印象中的那種青少年生活無誤。

閱讀過程中只有很散漫的高中生生活描述,完全沒有推理小說應有的緊湊節奏感,因此閱讀越無味,

......如果您和我一樣,是那種不想要了解美國高中生生活的讀者,這本書不推,可以把時間省下來讀一些其他更有意思的書。
展開
user-img
Lv.6
5.0
|
2018/12/20
在享用各項權利時,人理當是平等的,理當。

亞莉殺了人。在她升上高中那年,姊姊被強暴且殺害,犯案的人並任憑她的屍體在森林裡被動物啃食、腐爛,小鎮裡大家都知道兇手是誰,卻又沒證據可茲證明。她殺了他只為替姊姊討回公道。

亞莉成績雖好卻對未來缺乏憧憬,父親離家、母親飲酒如喝水,不難相處卻沒有朋友。她是孤狼,覺得自己與眾不同,也難以融入同學們的圈子,直到克萊兒與傑克走入她的人生,才讓她不再孤單,也才在繼姊姊之後,與這個世界有新的聯結。

不大的小鎮,在這裡每個人都彼此認識,誰曾經如何荒唐、如何瘋狂也總是彼此心照不宣,然而卻也因此許多大小事總容易隨著時間而被刻意忽視、埋葬,大家常以為,不去在意,也就不存在了。

敏蒂‧麥金尼斯的《雌性物種》由三個青少年的視野,讓我們看見這個年紀的孩子,對這個世界所懷抱的不安、惶惑、期待與衝突。

對亞莉而言,唯一能理解她的姊姊死了,而她仿若僅依靠本能過活的動物,一切都只為了生存而努力,卻又不知道為何活著,於是她不允許有人侵犯她或她在乎的人,也不像其他青少年一樣,害怕破壞關係而選擇委屈與順從,只因為亞莉在乎的人已不在世上。

而傑克是所謂的人生勝利組,不僅在學業與運動上都有良好的表現,也是許多女孩眼中想要交往的情人。對他來說,情慾就像一種生活所需,有如喝水一樣自然,然而他卻沒辦法在情慾中找到自己的靈魂,而這,同時也是他對愛情所懷抱的迷惘。

因為是牧師孩子的克萊兒,久而久之地被稱為牧兒,好像她這個人的人格依附其父親而成長,而非一個單純獨立的個體。身為牧師的孩子她得保持良好的榜樣,於是一方面她對所有的衝突都壁上觀,然而卻也難耐心中那股期待被愛卻被背叛的痛苦。

我們對男孩與女孩的成長有個樣板,男孩得武裝且堅強,女孩得靠姿色來獲得保護。於是每個人都活在別人的期待裡,並逐漸地忘記自己原先的本性。

日本動畫【神隱少女】中,白龍告訴千尋他自己的名字,並要她不要忘記他,也提醒千尋不要忘記自己的本名,因為一旦忘記自己是誰,將再也無法回家。名字是種隱喻,代表自身的本性及存在的意義。同樣地,對青少年來說,過度追求認同、符合社會價值的行為,也容易使他們迷失自我,然後不再有自己的獨特性。而即使如亞莉這樣的孤狼,其也受到周遭環境的制約而感到格格不入,同時也在克萊兒與傑克釋出善意之後,開始展露她期待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之渴望。

《航海王》第一集中,年幼的索隆在對戰中屢屢敗給師父的女兒克伊娜,然而她卻哭著,「爸爸說,長大後,女生是不可能贏過男生的」、【血觀音】中將軍遺孀棠夫人心計之深,直把政商各界玩弄於股掌之間,連女兒也成為自己的工具,宛如現代版的宮鬥。

當世界從母系社會轉換到父系社會時,力量就成為優先考量的價值,而親密則往往被犧牲。也因此,在強調力量的世界裡,我們才會看到克伊娜的不甘心是多麼的深沉;而柔弱的女孩,只能靠著姿色、心計才能得到地位。正如《雌性物種》中布蘭莉曾是傑克的女友,後來她卻又搭上了克萊兒的男友,對她來說,她相信自己唯一擁有的武器是自身的姿色,等她長大後、年老色衰時將再也難以獨自存活。

而這種氛圍其實更助長且包庇了那些覬覦女色的人。當警察到校宣導、耳提面命性騷擾與性侵害防治與如何尋求資源,幾乎每個學生都不當一回事,某部分是過於鬆懈了,卻同時也代表他們早已對這樣的景象感到習以為常。

沒有人想在愛中受傷,卻都任憑半封閉的小鎮存在著不名譽的過去與未來,當事情沒發生在自己身上,就無關緊要。在人類的文化中,女人注定得當弱者,不僅如此,人們甚至會縱放那些惡霸,卻對女孩更加苛刻,而讓小鎮的女孩隨時暴露在恐慌之下。

事實上,即使有法律保障、性別教育,很多時候我們也只是表象上有做到性別平等而已,最深不可測的往往是內隱偏見。

三個視角、三種看事情的態度,作者很生動地描寫了青少年在面對抉擇、衝突、傷害所會產生的困惑與掙扎。作者除了很細膩地刻畫出三個角色的心境,同時對於配角的塑造也很到位,如書中的布蘭莉,對性與愛的渴望,其實源自於其內心的自卑與不安全感,而當人不夠認識自己,也就很難看見自己可愛的地方。就好比說,當克萊兒差點被侵犯時,她也毫無顧忌地從旁照顧,並不因過去的芥蒂而袖手旁觀。而這也是克萊兒所能客觀感受到的。

只是活在這世上,許多的標籤迫使得他們得表現出某些團體合意下的規範,畢竟只要緊跟著團體的規範,除了安全,也不必怕孤單。

這大概就是亞莉吸引著克萊兒與傑克的地方,她看似過得自在,活出自己生命的樣式,她或許不是個漂亮寶貝,卻自有一股讓人著迷的氣質,讓跟很多女生有性無愛的傑克看到她具有他想要的愛的本質、讓克萊兒感受到什麼是即知即行的行動力。

真正的愛是可以看見不同,並學會尊重與欣賞彼此間的差異。

也但願有一天,不管男孩女孩,都能找到屬於他們的一片天,並無須活在恐懼之中,單純做自己就好。
展開
user-img
5.0
|
2018/12/18
劇透警告
為什麼在這個地球上最容易受害,需要被保護的物種總是雌性呢?
雖然不盡然百分之百都是雌性,但就人類這物種來說,雌性背負的像是某種能夠被威脅傷害的原罪,幾千幾萬年來的演化,雌性需要雄性的保護去遠離危險暴力,但是也因為如此的演化,導致雌性似乎也自我認定自己無法獨立自主,在雌性的生理結構上確實也不是為了保護生命而生,反而是為了可以誕生生命而去做準備,雄性與生俱來的先天力量速度,與生理的雄性激素是為了能夠自我生存,保護自己的後代,確定可以使自己的基因得以延續,因此隨時隨地都是處於戰鬥模式。

在雌性物種裡我看到的,是社會中最普遍出現,卻最禁聲不願意去公開討論的強暴文化。
在書中的警官在做校園宣導時提到,女性遭到性侵的比例是三分之一,等於三個裡會有一個遭受性侵,不論性侵的程度輕或是重,都早已在當事人心中造成一生無法抹滅的陰影,九成的性侵都是熟人所為,在我們四周就有性侵的加害者以及被害者,也就是我們都認識加害者,加害者很有可能就是身為父母親,兄弟姊妹,親戚朋友,學校老師同學等......,各位男性也都認識這些身心靈被糟蹋的女性,然而六分之一的男性也會遭受性侵。

當這些侵害發生的時候,因為是熟人所為,我們最常作的第一步總是下意識否認,我認識的那個人他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一定是哪裡搞錯了,甚至直接開始檢討被害人,是否服裝儀容不檢點,外在行為淫蕩主動勾引,是不是自己在派對上玩嗨了,因此被有機會在飲料裡下藥,在夜店喝到爛醉,因此被撿屍性侵,難道這些都是雌性物種理所當然該承受的強暴原罪嗎?

華人顧及顏面的陋習讓女性在這個社會文化體系下成為了暴力的犧牲品,事實上,我們應該勇於出聲舉發,而不是用冷漠逃避去假裝這一切都是和平的,被害者已經在實質上被傷害一次,我們的漠視等於將被害者再次送回加害者的手中,讓飽受驚恐的受害者永遠活在煉獄裡而無法翻身。
就如書中諾蘭警探所說:「你們必須報警,否則警方束手無策。我們必須提前知道你的朋友要開車,不然就無法阻止他們酒駕,害死自己或別人,各位女同學,你必須告訴我們有人在你的飲料下藥,不然我們無法起訴他。我懂!你們都不想說。這個鎮很小,酒駕的人是你的死黨,碰你的人是你好友的表哥,父母的同事,大家都信任的人,所以不會有人相信你,但我相信你們。」

雌性物種故事的背景是在一所高中,這時的青少年正介於孩童將轉於成人的過程,對於性的想法有了初時的認識,對異性也多了份好奇,此時對於異性的感官以及認知也是從此刻非常需要被重視以及被教導何謂才是正確的界線。

大家都認識亞莉,那個死了姊姊的女孩,亞莉不善交際,到動物收容所當志工遇到了牧兒,牧兒是牧師的女兒,兩人因此結為好友。
我非常喜歡亞莉,默默在心底崇拜她,倘若,我能有一個這樣正義,又可以保護我遠離危險的好朋友該有多好呢? 又或者,其實,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擁有亞莉的勇氣去保護我愛的朋友。
亞莉對待朋友的貼心或許在外表以及言語上看不出來,但是亞莉確確實實是個會以行動保衛朋友的人。

雌性物種探討的是女性在這樣暴力的環境下,我們可以選擇不要成為受害者,甚至其實我們可以成為復仇者,然而成為復仇者的意志如亞莉所說:「直到幻想變成新的牢籠,你只能選擇活在夢中,或付諸實行。以妳來說,妳就必須背棄內心真正的妳,拋下那個好人。」
「人會討厭一部分的自己,妳知道旁人無法理解的部分。」
「這是我的最裡層,我從未與人分享的重要部分,構成我的本質,了解我所需的核心資訊,而世上只有我知道。」
這好像才是真正的我,又好像不是真正的我。

人與人之間就是張反射鏡,當我們封密自己的內心不願意與外面接觸,甚至排斥接受幫助我們的人,而外面的人也因為看到我們如刺蝟陰鬱般的外表,也不敢主動靠近我們,亞莉內心其實是非常渴望有朋友且希望能有人理解她,過去幾年姊姊還在時,唯有她能讀懂她的內心,而她回報姊姊的方式就是保護她不受任何人的傷害,如今,她就如一匹孤狼,她要找的不是羊群,而是屬於她的狼群,她們可以盡情的齊頭並行奔跑,這才是她最想要的自由。

牧兒與亞當原本是對在一起很久的情侶,最後亞當愛上別人,牧兒身陷其中而無法自己,內心對亮麗風騷尤物布蘭莉充滿了嫉妒,怨懟以及憤怒。
習慣擁有,習慣依賴,習慣亞當就該是牧兒的男朋友,是愛還是習慣?
舊有情感使人難以擺脫制約,有些情感早已變質,剩下的僅是習慣以及情份,自己尚未察覺,甚至只能用溫習過去的回憶來支撐著自己對亞當的情感。
就如牧兒自己說:「我太習慣把亞當視作男朋友,他的名字和臉龐都能喚起美好的回憶,我就像巴甫洛夫實驗的狗,明明沒見到食物卻狂流口水。」

制約是心理學與動物行為學中的ㄧ種現象,使個體產生原先非自願的行為的作用。
讓牧兒在不知不覺中以為那就是愛,說穿了不過就是習慣,不想離開舒適圈再去冒險,其實只要改變思考,自我的行為模式也就會跟著改變。

雌性物種很適合青少年以及成年人閱讀,對於那些我們視為禁忌的事情,我們應該要勇敢站出來捍衛,看到有人被霸凌也該出聲制止,很多的犯罪都在忽視以及漠視下發生,我們制止告發了一個,搞不好就可以讓後面原本會受害的十幾個女性得以倖免,或甚至可以救自己將來的女兒免於這樣的傷害,救她人也等於救自己。
展開
user-img
Lv.10
5.0
|
2018/11/01
原先以為這是以復仇為主軸的小說,探討的是那些受到侵犯的女性怎麼樣捍衛自身權宜,但如果仔細的去審視之後,發現原來強調的不是仇恨,而是所謂的平等,不該用世俗陳腐的認知去看待異性或是他人,重要的是怎麼樣成熟的去對待和相處。

強暴和性侵……說實話很難想像發生在自己周遭,於是人們學會忽略、嘗試蒙蔽,但如此恐怖的事情全不停在世界各地上演,暗處中有人哭喊悲泣、不醒人事的遭到他人侵犯,該做的應該是承認這樣的噩夢不單只是幻夢,正視問題的嚴重性,不要以為自己能倖免於難,無論男女、無論老幼,傷害總是靜悄悄地出現,然後留下無法抹滅的血傷。

這座小鎮每個人熟知彼此,看著鄰居的孩童長大成人,同學們是各自的青梅竹馬,成長是無法延遲的進行式,但隨著時間危險變得更加難以捉摸,家長們再也無法時時知道兒女的動態和去處,所以成為大人更重要的是懂得保護自己。

作者巧妙的將時間軸放在高中畢業之際,青少年們即將走出舒適圈,進入險惡的世界,去論說所謂的成熟是懂得平等的言論、瞭解哪些話語和行為該謹言慎行,而不是一昧的玩笑,當作校園是賀爾蒙氾濫的場所。男生們猥褻當有趣的動作,女生們追求著歡樂的性愛,其中會看到如果性別對調,得到的回應又是如此不同。

那些偏頗的認知是最致命的存在,女性或許生來弱勢,但不代表她們就甘於被保護或是受傷,她們也能捍衛自己成為他人的護盾,男性們不該因為環境而小看或是攻擊,畢竟人人生而平等,縱使力量的懸殊不等同就給了對方主導的權力,無論是男是女,學會理解、懂得平等和試著保護,那些所有需要協助的人。

這絕對不是女權當道的書籍,而是現代版的童話故事。黑暗且深沉的指出現實沒有所謂的幸福快樂,如同三人的經歷般,但至少可以從開口報警、向旁人說出曾經試著埋沒的陰影,因為沒有人,沒有任何一個人應該害怕活著,只要可以人人都能試著阻止或是保護那些被黑暗凝視的受害者們,前提是拋開歧見,懂得正視當中的差別和包容。
展開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國際暢銷書《焦慮的人》和《明天別再來敲門》作者最新長篇小說《最後的贏家:大熊鎮3》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東販暢銷展
  • 考情中心
  • 楓葉社全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