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德國女孩

THE GERMAN GIRL

  • 定價:420
  • 優惠價:79332
  • 優惠期限:2019年01月30日止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九百多名來自德國的猶太難民,1939年納粹清算前夕,
  期許開往無反猶狂潮古巴的聖路易斯號帶來希望,
  最後卻被迫與家人分別流亡各地,
  開啟流浪大西洋的難民悲劇。

  打從出生起,我們這群不純潔之人就已準備好迎接死亡提前來到。多年來,即便在日子還快樂時,我們也得提心吊膽著避免撞上這道命運,走一步是一步。有時我會想,當其他人如飛蠅般紛紛殞落時,我們又有什麼資格認為自己能倖免。

  根據古巴政府至今不願證實的聖路易斯號郵輪事件而作

  金髮碧眼的小女孩漢娜・羅森塔,出生在優渥的家庭。直到1930年代德國的反猶行動,猶太裔的血統奪去了羅森塔家的所有財產,以及身為德國人的資格,曾經的友人、鄰居對他們嗤之以鼻。陰錯陽差之下,漢娜的照片被刊登在德國民族主義雜誌《德國女孩》的封面,她標緻的德國外表,使她對自己的身份感到疑惑,不理解何謂「不純潔」的血統。

  當反猶主義日漸增溫,漢娜的父母透過管道購得古巴入境簽證,登上希望之舟「聖路易斯號」。九百多名逃離柏林的猶太難民在郵輪上享盡美食、舞會,漢娜和青梅竹馬李奧及其他年齡相仿的孩子們在甲板上玩耍,所有人在這庇護天堂暫時忘卻自己的難民身份,期盼在大西洋的彼岸尋得新生活。

  經過兩週的海上顛簸,郵輪即將靠岸之際,古巴當局發送電報,宣布他們高價購得的簽證在一夕化為廢紙,最後僅二十餘名乘客,包含漢娜與她懷孕的媽媽,獲准進入哈瓦那,而這艘孤立無援的猶太難民郵輪只能朝著歐洲返航。漢娜的媽媽生下弟弟之後,進入封閉自我的孤立狀態,漢娜才終於了解她們再也不可能離開古巴回到以前的生活。

  七十五年後的紐約,十二歲的安娜・羅森收到一個來自古巴的包裹,寄件人:漢娜・羅森塔。為了挖掘這個包裹與她於九一一事件逝世的爸爸之間的關係,安娜與媽媽決定到古巴,展開一場追根溯源、了解自己的存在意義的旅程。

各界好評

  「故事精彩絕倫地描繪這些當時早已被命定的靈魂,他們那充滿恐懼、熱情,以及徒勞的勇氣。透過歷經錯綜複雜悲劇的角色,彰顯這永恆的不義。」——湯瑪斯・簡尼利,《辛德勒的名單》作者

  「一部令人難忘和華麗的小說,在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偉大歷史小說中,勇奪一席之地。漢娜・羅森塔爾將永存人心,她那講述所見過、經歷過、失去過的決心,將改變人們看待世界的方式。」——艾狄安娜.翠吉亞妮,《白朗峰上的約定》作者

  「《德國女孩》強而有力地為這悲傷的猶太大屠殺事件增添一絲光明。」——柯克斯書評

  「本書感動我至深,特別是以女孩的角度書寫,就像當年在船上的我。這件被忽視的悲劇,包含永遠不該忘而且必須學習的教訓:憐憫難民。」——安娜・瑪利亞・高登,聖路易斯號生還者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阿曼多・盧卡斯・科雷亞 Armando Lucas Correa  


  獲獎無數的記者、作家,現為美國銷量最大的西語雜誌《People en Espanol》主編。成長於古巴的哈瓦那,大學時專攻戲劇分析以及新聞學,並以戲劇和舞蹈評論作為職業的開端,一九九〇年代移居美國。

  《德國女孩》為他的第一本長篇小說,二〇一六年以英文和西班牙文同時出版。現與伴侶及三個小孩同住在紐約曼哈頓。

譯者簡介

簡萓靚


  師大翻譯所口譯組畢業。靠著一張嘴、一組鍵盤維生與認識世界。跟隨聖路易斯號汪洋流離失所,緊跟漢娜逃離大陸、紮根島嶼。儘管時空地點殊異,正義缺席的時代,小人物的立足故事,原來隨處皆有共鳴。譯有《背離親緣》、《水的導讀:如何用小池塘窺見太平洋》。

  懇請賜教:jmke27@gmail.com  

 
 

目錄

第一部 漢娜與安娜,柏林-紐約
第二部 漢娜 聖路易斯號,一九三九年
第三部 漢娜與安娜 哈瓦那,一九三九年-二〇一四年
第四部 漢娜與安娜 哈瓦那,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四日星期二
       
作者後記
謝誌
參考書目
聖路易斯號乘客相關資料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9653299
  • 叢書系列:NON STOP
  • 規格:平裝 / 416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一部
 
漢娜與安娜,柏林—紐約
 
漢娜
 
柏林,一九三九年
 
決定殺死父母那時,我正快滿十二歲。
 
心意已決。我會爬上床,等到他們睡著。這不難分辨,因為爸睡前總會先鎖上笨重的雙層大窗,拉上厚厚的銅綠色窗簾。當時所謂的晚餐,不過就是一碗寡然無味的滾燙熱湯。每晚飯後,他會重複那句話——
 
「做什麼都沒用。一切都完了,我們得離開。」
 
接著媽就會開始尖聲吼叫,數落爸的不是。她會來回踱步,踏遍樓房各處。那是她位於這座沉淪城市中心的小小堡壘,更是那四個多月間,她唯一認識的地方。她會不斷走動,直到筋疲力盡為止。最後她會抱住爸,孱弱的呻吟終於止息。
 
我會等個幾小時。他們不會反抗的。爸早就放棄了,只想一走了之。媽比較棘手一些,但她吃那麼多的安眠藥,很快就會睡著,深陷在她濃濃的茉莉花與天竺葵精油香味中。她雖然藥吃得越來越多,半夜仍會驚醒哭泣。我每每衝去看發生什麼事,卻只能透過半掩的門縫,瞧見媽倒在爸懷中,激動不已,就像個從可怕夢魘中驚醒的小女孩般慌張,差別只在於,對她來說,醒來的世界才是夢魘。
 
再也沒人聽得見我的哭聲。沒人在意。爸說我很堅強,無論遇上什麼都能活得好好的。但媽就不是了。痛苦啃噬著她。她是個孩子,困在日光再也照不進的房裡。四個月來,自從那座城市滿地遍布碎玻璃,空氣中瀰漫著槍火金屬焦味、煙霧繚繞後,她便夜夜啜泣。他們開始計畫逃離,並決定拋棄伴我出生成長的房子,還禁止我上學,那裡沒人歡迎我。後來爸給了我第二台相機。
 
「這樣你就能像阿麗雅德妮一樣,留下一條線,指引迷宮出口。」他悄悄地說。
 
我暗自謀略,擺脫他們才是上策。
 
我想過把阿斯匹靈稀釋加到爸的食物裡,或偷走媽的安眠藥——如果沒藥吃,她撐不過一週。唯一的困難,是要解答我的疑問:要加多少阿斯匹靈,才能引發致命潰瘍與內出血?媽不睡到底還能活多久?任何見血的方法都不考慮,我受不了看到血。看來最好的方法是窒息死。用顆大羽毛枕把他們悶死。媽表達得很明確,她的夢想就是某天睡夢間,死亡突然來訪。她總直直盯著我說:「我受不了道別」,如果我沒注意聽她說話,她會用僅剩的一點力氣,緊緊掐進我的手臂。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九百多名來自德國的猶太難民,期許聖路易斯號帶來希望,最後卻被迫踏上未知的旅程。《德國女孩》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我識年終充電展
  • 大境。出版菊聯展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