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與孤寂等輕

與孤寂等輕

  • 定價:350
  • 優惠價:931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98
  • 再折扣9/27-9/28讀書日 圖書雜誌、設計文具結帳滿699享95折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OKAPI 推薦

  • 伊格言:詩的篇幅裡,找到妳自己愛情的靈魂

    文/林泰瑋2012年10月01日

    台灣書市已經很久沒有新人的新詩集,短時間內賣到再版了。即便詩集的首印量往往一再縮減,即便這位首出詩集的「新人」,是早已相當有名氣的青年小說家伊格言。 在二十世紀初,台灣文學寫作,循文學獎出道的路標,在大眾讀者的眼中還未湮滅難辨;小說家收錄得獎作品的第一本短篇小說集也順著這個節奏 more
 

內容簡介

  貝貝,我想和你說話
  但我忘記擁抱的文法已很久了

 
  伊格言的純愛詩續篇,
  描繪愛的聲音、形狀與氣息,
  以心跳暖手,
  為戀人們鍛造獨一無二的詞性與時態。
 
  這次我們談寂寞與失去,
  不計返航,在愛的宇宙裡尋找著陸地,
  此刻,所有的時間都與孤寂等輕,
  你就是我最美麗的幻覺,萬中選一。
 
  這是伊格言的戀人絮語,破題、直指愛,《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之後的純愛詩續篇,一冊質地純粹的耳語和自省。
 
  伊格言仍持續探問,關於愛情的道理與本質,以四十九則詩篇回應此道永恆難題,所有的甜美、酸澀、哀愁或更多細碎隱祕的心緒,暗藏於詞彙、行距與段落之間;宛如四十九封靜待拆閱的祕密短箋,正孤寂地等候。生命等重,然而在愛之前,我們寧可卑微、弱小,忘記自己,默默守護,一秒、一秒,與時間等輕而逝。那是最真摯而深切的情願。
 
  伊格言持續冶煉全新的語系,專注詰問、反覆辯證,自我肯定又自我懷疑;詩中意象如夢似幻、戀你非你,在愛的星系成形前,他絮絮叨叨,期期艾艾:「當你吹滅我瞳孔中的幻影/黑暗中我便失去了眼睛……」
 
  你是命運,無可逃躲
  你是神祇私藏的美學,無法歸納
  你是沉靜而分歧的枝椏,無從簡化
  你是雪上的足印,斬釘截鐵
  你是空氣
  你是冷冽的呼吸
  你是永不消融的手澤
  你是,啊,冰晶與心
  碎裂的脆響

本書特色

  ★伊格言49種對愛的聆聽與試探,繼《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之後,持續擴張愛情的思維宇宙
  ★萬中選一的情詩體系,你/妳是之一,每一頁愛的經典都聽得見心跳與呼吸。

名人推薦

  伊格言最近把臉書名改為「伊格」,且半開玩笑地說是因為他最近常感到很「無言」。然而讀了他近來這些首動人詩作,不得不說,這些無言的詩,很美。無「言」,或許因爲「愛」,或許因爲「痛」。──蔣勳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伊格言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講師,《聯合文學》雜誌封面人物。臺南人,隱居臺北專注寫作多年。喜歡日本料理和廣東菜,執迷於純粹的人和純粹的生活。對電影上癮,視文學、藝術與愛情為祕密的神諭與傷疤。

  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自由時報林榮三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長篇小說獎、華文科幻星雲獎長篇小說獎、中央社臺灣十大潛力人物等;並入圍英仕曼亞洲文學獎(Man Asian Literary Prize)、歐康納國際小說獎(Frank O'Connor International Short Story Award)、臺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金典獎、臺北國際書展大獎、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小說家等獎項。亦獲選《聯合文學》雜誌「二十位四十歲以下最受期待的華文小說家」。

  曾任德國柏林文學協會(Literarisches Colloquium Berlin)駐會作家、香港浸會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IWW)訪問作家、中興大學駐校作家、成功大學駐校藝術家、元智大學駐校作家等。

  著有《噬夢人》、《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拜訪糖果阿姨》、《零地點GroundZero》、《幻事錄:伊格言的現代小說經典十六講》、《甕中人》等書。作品已譯為多國文字,並售出日、韓、捷、中等國版權。

  Facebook︱伊格
  Instagram︱egoyanzheng
 

目錄

詩作:○○一-○四九
後記:萬中選一的幻覺
 

後記

萬中選一的幻覺
 

  ○一、願望

  什麼是願望呢?偶爾遇到必須寫「寫作態度」或「得獎感言」或發表什麼明確文學意見的時候我容易感到困惑。我並非對那些文字的目的性或存在之價值感到困惑(有些人描述自己的「寫作態度」時描述得好極了,不過那不是我),我只是想到自己的願望。

  每當有人需要我的「寫作態度」或「得獎感言」時我無法不想到自己的願望。天氣濕冷,我看見許多細碎的,漫步或躲藏於生活縫隙中的雪白光線。那光線如此零碎,像是來自細小的雨滴本身而非來自天幕或陽光。那些永恆的雨滴。走過人行道,隔著圍牆,校園裡伸展出來的樹木枝幹將自己的一部分投擲於潮溼的地面上。那些或大或小的枝幹或藤蔓。或陰影。我感到自己的生命有種向它們──無論是枝幹或藤蔓──趨近的可能性。願望或大或小,生命本身又疼又慢。

  我想遺棄它們。遺棄願望。或許就像我遺棄過去的自己。遺棄那個在晨光中醒來就會想立刻打電話給你的自己。反正你一定比我早起所以我不必怕吵到你。

  但我好害怕吵到你。我好害怕。一切都像傷口,又疼又慢。
 
  ○二、百葉窗

  夢中,百葉窗像是老電影一般篩過氣流,格柵或網狀的光線。我向來喜歡那種美麗的條紋,像我喜歡日落時分的室內那種總是帶著暗影痕跡的陽光。那或許已不是光線本身,而是光線的殘留,如同我們總錯覺光線依舊存在,但事實上光線只是「曾在」。「此曾在」。

  許多時候我等待時間推移(「推移」可能會被察覺,當你發現格柵角度的偏轉,像一座空氣中的懸浮日晷;或者以聽覺的形式,當你將耳朵貼近時鐘,聽見齒輪細密齧咬進耳輪;甚或它可能不以知覺的形式出現,當你只是身處於那樣帶著暗影痕跡的光線裡,感覺自己就是那時光流逝的縫隙中無可迴避的暗影),在自己的幻覺中調整百葉窗的角度。在夢裡,讓自己決定篩過什麼、不篩過什麼,讓自己決定可以用百分之幾的心緒去想你,或迴避你。

  迴避記憶。它們彷彿通過了意識的百葉窗,許多次之後,無可迴避地,在窗上積下的記憶的塵灰。
 
  ○三、畫廊

  我在午夜時分抵達那家畫廊。鹵素燈打亮著牆上和空間中的展覽品。整座畫廊空盪清冷。巨大的,挑高廠房般的清水混凝土空間,牆上的攝影圖像予人以死亡之印象,而場地正中央的裝置藝術作品(作品說明上提到那是碳纖維與某種合金的混合物,介於灰與白之間,帶有藝術家不知以何種方式形塑的淡褐色污漬)則類似某種金屬織物,古生物化石般的結構骨骼。我感覺眼前的一切都呈現著比我的死亡更令人興奮、折服或嘆息的美麗。

  但突然我又對這一切感到厭煩了。不,不是厭煩,是感傷,以及因過度感傷隨之而來的木然或無感(人極可能因為長時期經歷高強度的感傷而習慣或麻痺,局部性地)。如同在你面前,我將自己過去所有的欲望,野心,挫敗或對愛的信仰全數填裝在這巨大的空間中。它們於此被展示,在一個錯誤而又正確的時刻──午夜時分,城市靜謐,無雨,無塵,無光澤,除了我自身之外空無一人。
 
  ○四、異形

  家具發出聲響。地板發出聲響。玻璃或窗發出聲響。晴日無風,天光隨著時間流逝而慢慢黯淡下去。這不是屋室該發出聲響的時刻。我想像它們因為光線之撞擊而遭受了空間本身的推擠。推擠如異形般侵入了這屋室之空白,屋室之身體。那音樂來自空間的嘆息。

  而我的愛如同異形。我的情感,我的寂寞也如同異形。我如同異形。它們以我的意識作為宿主,長成了我全然無法控制的模樣。它們推擠自身,推擠著我,推擠著那意識與意識間神秘的間隙。彷彿深夜森林,無數記憶的碎片分布在黑暗中,佔據著不明確的位置,吐納著無數微弱的鼻息,獸一般嗅聞著彼此的氣味。

  我從夢裡醒來。感覺那些異形般的物事確實脫離了我,懸浮於我的身體之上。
  一切都沉默了下來。它們輕輕吸吮著我的皮膚,輕盈的,靜電般的距離。
 
  ○五、It doesn't make sense

  米蘭‧昆德拉引用法蘭西斯‧培根:「人類現在明白了,人就是個意外,是個毫無意義的生命體,只能毫無理由地將這個遊戲玩到最後。」

  如果我犯錯。如果我正經歷的終究只是自身生命的衰敗(在培根的畫裡,人的身體毫無理由,無理由至原本不應存在──像電視上那些在親屬在波士頓馬拉松恐怖攻擊事件中意外喪生的人,那些未亡者的戰慄與眼淚:「It doesn't make sense」,那些亡者或傷殘者的鮮血與斷肢)。如果我的個人歷史終究只是偶然,一團隨機的聚合物。如果我負欠,並且可能在未來不確定的生命中負欠更多。如果我可以掏空我自己,或增生我自己;如同我終究不可能明白那些痛楚與愉悅來自何處。如果對我而言,真有「存在」這件事,如果我持續老去,老去至遺忘那我曾身處其間的「經驗世界」中絕大部分的形形色色──

  我將不再與你說話。我將不再對這個世界說話。我將不做任何表達。我將保持沉默。我將不會向任何對象傾訴我心中那些細微的光亮(那星芒偶然存在,如同《大亨小傳》中那盞隔岸的綠燈,飛蛾喪生其中的火焰)。我將不會讓自己的形貌在任何欲望中扭曲,或表述這樣的扭曲。

  It doesn't make sense。
 
  ○六、狼狽


  最近不常見到牠們。偶然見到的一次,牠們顯然是來避雨的。

  牠們是一對鳥。來的時候身上濕淋淋的,在我的窗臺。晨光照耀下,雨珠在牠們身上滯留,帶著溫潤的光芒。像珍珠。多數時候牠們保持沉默(儘管我知道冬天的時候牠們偷偷在我的熱水器底下築了一個巢──牠們覺得那裡比較溫暖?牠們喜歡加熱時那轟隆隆輕微的機器運轉聲?如果我是鳥,或許我會覺得那令我不那麼寂寞?偶爾我聽見咕咕咕的叫聲,不知道是不是牠們;儘管我也不知道那個小小的巢現在怎麼了),偶爾彼此對望。我靠近的時候牠們凝視我,黑色的眼珠帶著某種鳥類的靜定;但當我更靠近一些,牠們就飛走了。

  但牠們現在被淋濕了。未曾抖落的發亮雨珠使她們看起來美麗而狼狽。我想起那段日子裡我也就是這麼狼狽;那或許是因為我曾對你說:我的願望就是每日醒來時能看見你就在我身邊。
 
  ○七、續稿未到

  被編輯催稿的時候我很想搞笑地回應以「續稿未到,『萬中選一的幻覺』專欄暫停一次」。我真想這麼做,但終究明白那只能是個幻覺。而我們還擁有些什麼「不是幻覺」的實存之物?事實上很難。我的文字處理幻覺(誰叫我是個寫小說的?),我的生活填滿了妄想(比如妄想每天吃Häagen-Dazs而不會發胖),我的人際關係充滿了如履薄冰真幻不分的細微表情(我以為得罪了某甲其實沒有,我以為某乙喜歡我其實沒有),我的感情生活──呃,不提也罷。各種場合裡最常被讀者問到的問題總是「你的那些靈感是怎麼來的呢?」

  我寧可把這樣的問題視為一種讚美──他的意思應該是,你的小說中充滿了瑰麗的奇想,神祕的場景,令人大驚失色的情節轉折,「你的那些靈感是怎麼來的呢?」──我說了一段我自己聽得很開心的話,而我想這大概也是幻覺。事實是,我敲鍵盤,喝水,燙青菜,刷臉書,每天都覺得自己沒靈感,而我的人生似乎永遠續稿未到。
 
  ○八、命運

  「所以我可以信任你嗎?」她這樣問我。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我不是FBI的人,我也不隸屬於CIA。但事實是,我寫過一本間諜小說,我對世間任何實存或虛構的陰謀充滿了興趣。我懷疑國際金價暴跌與緊接著發生的波士頓馬拉松恐怖行動是有關聯的──儘管並不必然。我傾向於相信真有神或某種最高主宰的存在──儘管我們所處的世界可能只是祂的一場妄夢,一個無關緊要的奇想,祂手機裡玩到膩了不想玩的遊戲app(我們或許就像是那整排整排消失的糖果?)。昆德拉的名言:人類一思索,上帝就發笑──我一點也不相信這件事,我比較相信上帝大概連發笑的興致都沒有,否則我就可以跟祂玩交友軟體了(我很樂意逗祂笑的)。

  「所以我可以信任你嗎?」當然可以,當然可以呀。上帝的陰謀(或陽謀,或「計畫」,或任何與其「意圖」有關的配套措施)都屬於我的興趣範疇之一──儘管我也不相信上帝有任何陰謀。我們的人生應該都被放在祂手機裡一個叫做「命運」的app(對,線上商店裡被分配在遊戲類)──但它最近好像沒開機。
 
  ○九、愛是可能的

  我喜歡看你表演。你一人分飾兩角。

  關於「變成另外一個人」,事情是這樣的:在那些你「變成另外一個人」的時刻,正常狀態下我們稱之為表演──然而文學上此一主題處理的往往是異常狀態(「表演」不在此一範疇內)──譬如《天才雷普利》(騙子),《紐約三部曲》(瘋子),《隱形怪物》(在愛情的烈焰之中形銷骨毀之人,騙子兼瘋子),甚或是我的《噬夢人》。問題是,真有「變成另一個人」這回事嗎?答案是可疑的,因為,少數時候,人原本並不真是「一個人」。人的人格其實並不穩定──所謂「人格」本質上是個植物模樣的活物,隨時存有歧出蔓生的枝椏;其內裡存在曲折的,不可見的紋路。是一個固定的外表造成了「人有一個固定人格」的幻覺。當然,於此處,個體彼此之間也有相當大的差異:人格大致穩定的人好相處,人格不穩定的人則不好相處。

  我喜歡看你的兩個角色彼此鬥嘴。她們有愛,那愛是甜的;而且某些時刻我確知她們其實是一個人──那令我覺得親切,令我覺得,我終究還有可能理解,愛是怎麼一回事。愛是可能的。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9683739
  • 叢書系列:言寺
  • 規格:平裝 / 160頁 / 12.8 x 19 x 0.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004

黃昏滅去時
感覺空氣在黑暗中流動
 
明滅不定的視覺裡
沒有任何一種
適合愛人的節奏
 
但愛終究如此濕冷啊
雨束襲擊著
心的潮汐
 
這寂寞又黑暗的世界啊
貝貝,你是我音樂的眼睛
 
005

快樂的時態是哪種呢?
八月,早晨熾亮
我已清醒而夢還在賴床
蜷在被窩中複習一次
中文的動詞變化
默想一次昨日的臉
背誦一遍
牙刷與漱口杯的擺放規則
再向自己重述一次
複製笑容的三十種方法
 
我不會再出錯了,貝貝
愛情的不同時態
我已被罰寫了一百次
但從見到你的第一天起
我依舊決定
寫很多很多快樂的詩給你
(儘管那並不容易……)
 
013

我願意笑
我願意讓黑暗浸泡
我願意在等待時
反覆凝視一扇結冰的窗
(玻璃反光穿入我的瞳孔,像我的身體
穿入它)
我願意睡眠
我願意牽你的手
讓你在惡夢中墜落時
能抓住我
 
我願意憂悒
我願意閉氣漂浮(時間如氣泡,靜音凝止於
我的身體)
我願意哭
我願意思索淚水
我願意忍受
烈焰與黑暗的折磨
 
我不願意後悔
 
019

夏天是我
小熊是我
你說你夢見昨晚
細雨降落在遙遠的銀河
 
所以還是下雨了呀。
你帶傘了嗎
我多麼害怕
你因在雨中睡去而著涼
 
你終於醒了嗎
你美好而透明的手指
陽光溫潤
群星間都是潔淨的空氣
當你比劃著它們
星球們不再彼此遠離
淚水與笑聲
就相愛了
 
我是草原
我是巨大的鮭魚
我是最初最純淨的宇宙
我是蜂蜜
 
026

彷彿為了你
為了你離開時
雪上的足跡
為了思念你衣衫中
橫越整座湖面的黑暗
為了我被你作為
裝飾用的心
為了挽回敞開的心口
或終究難免的失去
 
貝貝,你放心
我還偷藏著一種
別針形狀的愛
把針尖卡上肋骨
蜷曲自己
就不可能再傷人了
 
032

有時抽筋
像唱到副歌最後升key
以為接近終點
忽然又將你吊起
 
有些愛情令人抽筋
約會的時候像在重訓
情話說到一半
氣喘噓噓
這鬼哭神號的包廂啊,到處都是
換氣不順的男女
重要時刻,捨不得切歌又唱不上去
但開始的時候你不會知道──
 
開始的時候,他們總先騙你:
歡樂,真情,弘音心
 
037

你的衣領上有飯粒
你的齒縫間有菜渣
無須進食的日子裡
你帶著便當
 
但我並不打算提醒你
 
你的頭髮亂翹
你的腮紅酗酒
你的頸後沾了一滴刮鬍泡
躲在你裙褶裡的
是別人的撫摸和吻
 
但我一點拆穿你的意思都沒有
 
你的心背對著胸腔
你的瞳孔長了一朵黑色的花
你的視線穿透了我的身體
你沒和我說再見就走了
但醒來時,所有的光
都落在你的背影上
 
貝貝,我不明白
為何我始終記得這些小事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愛情青紅燈2020特刊】都會情愛指南|求愛價49折起,任選兩本75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小天下全書系
  • 方言文化全書系
  • 2020開學書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