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6/26 (三) 客服中心18:00pm後進行系統維護,電話客服將暫停服務。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我沒有良心,我只有神經:芥川龍之介的短篇奇談選

  • 定價:420
  • 優惠價:79332
  • 優惠期限:2019年06月30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沒有良心的詭異故事,只有神經的都市傳說!
日本文壇大師芥川龍之介的人間異語
收錄多篇芥川的短篇怪談,引發一瞬之間的顫慄。

  你看不見的,不見得沒有發生;
  你聽不到的,或許依舊唱著歌。


  我不由得用恐懼的目光注視著這尊彷彿代表著命運的瑪利亞聖像。聖母穿著黑檀木外衣,那張美麗的象牙面龐上帶著惡意嘲弄的微笑,彌漫著永久的森冷氣息。──《黑衣聖母》

  要問她這次是否記住了那個衝自己笑的紅帽腳夫的臉,她記憶裡依然是一片模糊。無論怎麼努力回想,能想起來的也只是那人頭上戴著紅色的帽子,五官卻早已模糊了。──《奇聞》

  無視兩人的小花貓,好像看見什麼似的,猛地躥到了門口,隨後的舉動就彷彿在磨蹭某人的腳踝一樣。但是,彌漫在房間裡的暮色中,除了花貓的雙眼散發著令人毛骨悚然的磷光之外,看不到任何其他人存在的跡象……──《影子》

  人間如地獄,鬼魅皆橫行。

  為人一生,心緒無根,我們能否在人生中找到存在的指南?或者細觀荒謬怪談,還能尋得一絲真實與溫暖?你看不見的,不見得沒有發生;你聽不到的,或許依舊唱著歌。在這連靈魂都寒冷的世界上,我們搜尋細瑣,翻找蛛絲馬跡,魔鬼藏在細節裡,人生也不外如是。

  本書收錄芥川龍之介〈黑衣聖母〉、〈影子〉、〈妖婆〉、〈孤獨地獄〉……等十六篇短篇怪談。妖異人間,經典再臨。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芥川龍之介(1892-1927)


  號「澄江堂主人」,俳號「我鬼」,日本知名小說家,博通漢學、日本文學、英國文學。1916年於東京帝國大學就學時,發表短篇小說,受到夏目漱石的讚賞。初期作品多以歷史題材為背景;中期則融入寫實,帶有自傳成分;晚期飽受精神及肉體的痛苦折磨,後期風格偏向黑暗、死亡及沉重。一生創作甚豐,卻於1927年仰藥自殺,得年35歲。好友菊池寬為了紀念這位文豪,於1935年設立「芥川賞」,現已成為日本最重要的年度文學獎項之一,並與「直木賞」齊名。
 
 

目錄

奇聞
黑衣聖母
影子
奇特的重逢
火神阿耆尼
妖婆
魔術
兩封信
春夜
孤獨地獄
幻燈
海邊
海市蜃樓
死後

凶兆
文藝雜話.饒舌(代跋)

 
 

代跋

文藝雜話.饒舌


  雖然海涅筆下的德國幽靈,和法國幽靈相比或許更加不幸些,但是日本和中國幽靈之間的區別卻更大。首先,日本的幽靈是非社交性的,即使是被人相對地靠近,也會感到不愉快。因為這一顯著特點,類似阿岩稻荷 的情況,人人皆敬而遠之。但是說到中國的幽靈,則傾向於受到過良好教育,通義理,達人情,有時結局也比較好。如果你認為我是在誆你,大可去翻閱一下《聊齋志異》,數百篇短文中隨處可見這樣的幽靈。女鬼的話,如泉鏡花先生筆下的身著中式服飾的女主人公也並不少見。

  取材自日本怪談的作品中,《雨月物語》是頗為有名的,但就其文品而言,總令我覺得有些寒酸不足。就如曾我蕭白 的畫作一般,其筆下的險峰峭壁著實引人注目,但描繪起秋實春雨等景物來,卻比尋常畫家還有所欠缺。不過,《雨月物語》中的《血衣》、《海盜》兩則短篇,不論發表在哪裡都是名篇。文筆簡潔有力,甚至有些古雅的韻味。谷崎潤一郎還曾說過,遭遇瓶頸時讀一讀《海盜》,會令人的思緒倍感清晰。

  ※

  若說是此類故事的合集,在已出版的書籍中,我覺得最為有趣的還是《今昔物語》。它文筆質樸而簡明,比起新發表的英文及中文的翻譯小說,我覺得《今昔》讀來收益更多。之前提到的《聊齋志異》,應該是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發表的小說集,但與《今昔》相比,它已經算是很近代的文章了。說起來,《聊齋》和《今昔》之中有十分類似的故事出現。比如《聊齋》中《種梨》的故事主幹,就與《今昔》的本朝第十八卷中老翁用法術盜瓜的故事別無二致,只要把梨子換做是甜瓜,便幾乎完全相同了。這麼說來,也許是日本的故事流傳到中國去了吧。

  但是,這樣的故事還是中國風太濃,或許這故事的原型本就是從中國傳入的也不一定。若有人得空做一番考證的話,也未嘗不是一件趣事。順便一提,《聊齋》中《鳳陽士人》的故事,也與《今昔》本朝第二十一卷常澄安永在不破關夢見留京妻子的故事十分相似。

  ※

  另外再說一個,《聊齋》中《諸城某甲》的故事,寫了一個在戰鬥中頸部負傷的男人,在戰後因為笑得太用力以至於頭掉了下來。與其類似的故事在西方故事裡也能看到,阿普列尤斯 書中的開頭部分,無故將魔女斬首的男人,第二天在泉邊飲水時,自己的頭也掉了下來。只是《聊齋》中只選取了「斷頭」一說為題材。

  ※

  翻譯中國的故事,是從明治時代起,由依田學海 、小金井喜美子 開始的。因為起步較晚,雖然這些中國怪奇小說集有署名,但是可以看出故事並非是同一人所作。即使在同一本書中,根據情節也可以看出誰勝誰劣。讀來有趣的部分,在泉鏡花先生的《櫻草》中雖有收錄,但並無可比性。印象裡《奇情雅趣》中的故事翻譯得還是比較優秀的。

  ※

  雖然是翻譯中國書籍,也不能做那種生搬硬套成日文的事(因為雖說中文也是使用漢字,但在翻譯時卻並沒有幫上什麼忙)。最近出版的日文版《西廂記》等完全沒有體現出原作的風貌,也是因為生生把中文翻譯成七五調 之類的日文的緣故。像是「風靜簾閑,透紗窗麝蘭香散,啟朱扉搖響雙環。絳台高,金荷小,銀釭猶燦。比及將暖帳輕彈,先揭起這梅紅羅軟簾偷看」這樣的句子,生硬地翻譯成「廉下不走風」之類的句子,實在是無法表達原作之美。

  話說回來,這原本就是相當棘手的事情,又屬於並非特別有趣的雜劇類,也沒有必要非得翻得與原作比肩,只在這裡順帶一提罷了。

  ※

  總而言之,中國的幽靈都是比較可愛的,只是我對縊鬼卻同情不起來。他們會誘騙人們上吊而死,十分危險。說起來不知何時,我從《拍案驚奇》一書中看到過縊鬼變成動物。這種說法並不是指縊鬼化身成動物,而是叫作縊鬼的鬼怪原本就是動物。我想,應該就和俄羅斯民間故事《傻瓜伊萬》中出現的那種小妖怪一樣,只要它出現在身邊就覺得愉快不起來。

  ※

  說到動物,像狐狸這般變化自在雖然不錯,但是如《夜談隨錄》中的能戴,也是不論到哪裡都會大受歡迎的吧。書中道:「通體烏黑無頭無面無手足,唯二目雪白,一嘴尖長如鳥喙。」常常被指派去酒鋪子買酒。因為能戴是怪物,只要讓它帶著酒瓶和酒錢,即使是深夜時分,也可以進入門窗緊閉的酒鋪,只把錢留下,把酒帶走。雖然不曉得它是參照什麼做的,倒是從來沒有拿來不符合要求的酒。

  ※

  此動物雖然行動便利,但是如莊子那有名的怪物大鵬鳥卻因體格龐大而造成了巨大的危害。一旦飛行在空中,據說排泄的糞便可以將一整個村子都埋住。不過,也聽說之後有人從糞便中將村子整個挖掘出來,而且大鵬鳥所吞食的魚蝦還都活蹦亂跳的,這樣說來,塞翁失馬,又焉知非福呢。但是與阿拉伯的象鳥 相比,大鵬鳥顯得要粗俗無禮得多了。

  ※

  寫出大鵬鳥糞埋全村的是袁隨園,但是趙甌北筆下的通臂猿,其滑稽的表現也尤為出彩。它是一種手臂像晾衣竹竿一樣,可以向左或右延伸兩倍長度的猿猴,在手臂向一邊延伸時,另一邊的手臂則縮至肩膀。也許有人把長臂猿之類的動物看錯了吧。《水滸傳》中就有一人取了這個外號,眾所周知,那是叫作侯健的裁縫出身的角色。另外一個蠻僧的手腕也和通臂猿一般可以延伸縮短,他在書中的名字卻記不清了。

  ※

  說到動物,我想起一件事。上小學的時候,老師給我們每人發了一張紙,要求我們畫出「可愛的動物」和「美麗的動物」,因此我在前項要求下畫了大象,後項的要求下畫了蜘蛛。覺得大象可愛的人也有不少吧,至於蜘蛛,是因為當時看到巨大的女郎蛛,我真心覺得它很漂亮。但是那個老師卻責備我說:「大象那麼龐大一點也不可愛,蜘蛛有毒也根本說不上美麗。」我看那個老師若是活到現在,倒是可以去做個文藝評論家。

  ※

  我開始寫小說也差不多是那個時候。那時我寫的所謂小說,充其量不過是模仿《魯濱遜漂流記》的文章罷了,都是些流落到無人島,射殺巨蟒,極其勇敢活潑的冒險故事。篇幅大概是十張日式白紙,卷首還有用紅色和藍色墨水筆描繪的無人島地圖夾在其中。這樣默默地過了幾年,在高一的時候—在平凡的五年左右的時間裡,我和朋友一起籌辦了一本內刊,每期都發表五六篇如春日郊遊散步、中秋賞月之類的文章。恰逢大彥家的少主 那時候和我同年級,高歌著「船兒已遠獨餘煙」之類的民謠,我也開始正式在《都々逸》上撰寫小說了。開始拜讀德富蘆花的小說,大概也是那個時候的事情吧。

  ※

  那時我又讀了許多勵志故事,主人公多是窮人家的孩子,像是徹夜讀書卻苦於沒有燈油,以及因為父母負擔不起而每天早晨靠賣納豆維生,全是諸如此類的故事。因此那個時候的自己甚至覺得若是父母再窮困一點就好了。與此同時,我也模仿著勵志故事,做了諸如編草鞋、砍柴等等的事情。等到長大成人後,與人閒聊起來,曾這麼想的又何止我一個呢?大概每個人在小時候都會有這麼一段天真爛漫的經歷吧。

  ※

  這種天真爛漫的情懷高漲的結果,是當讀到幼年的加菲爾德 曾吃雞蛋殼的時候,居然真的模仿著做了。還有和朋友兩人把學校的窗簾弄破的時候,獨自承擔罪名的事也幹過,說來好像很了不起,但要到老師面前說出「老師,窗簾是我一個人弄破的」這樣的話,還是會感到很羞愧。現在只要想起來,就覺得實在是不堪回首。與此相比,反而是每天從乾貨店裡偷點豆子帶到學校去撒 ,倒成了高尚的回憶。

  ※

  後來,我受到租書店的照顧,從那時起到中學的短短三四年時間裡,甚至借讀了平田篤胤的《稻生平太郎某錄》 抄本,印象中倒不覺得怎麼有趣。至今為止,我覺得在日本妖怪的創新這一點上,那本書中出現的怪物是最非凡的。夢幻的虛無僧登記人來到家裡的橋段雖然有趣,但是更為令人敬佩的是那些從房間角落裡鑽出來的、有著無數節肢動物般手腳的奇妙生物,像是銜接曲尺般,關節相連成可以彎曲又可以延伸的手臂,名字應該是山本五郎右衛門吧。相似的還有神野惡五郎,這個就單純列舉一下名字,山本的讀音「SANMOTO」,和神野的讀音「SHINN」,都是魔界的發音。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7101945
  • 規格:平裝 / 320頁 / 14.8 x 20.8 x 1.7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黑衣聖母

於此涕泣之穀,哀漣歎爾。祈我等之主保,聊以回目、憐視我眾……其寬哉,仁哉,甘哉,卒世童貞瑪利亞。──Credo

「你覺得如何?看這個。」田代君一邊說著,一邊將一尊瑪利亞神像放在桌上展示。

所謂瑪利亞神像,就是查禁天主教時期,天主教徒們經常用來替代聖母瑪利亞參拜的神像,多為白色瓷雕。但是這次田代君展示給我的瑪利亞神像,是即使在博物館的陳列室,或是頂級收藏家的藏品中也不曾出現過的。

首先,這尊一尺高的立像,除了面部,其餘地方完全由黑檀木雕刻而成。不僅如此,雕像頸項上十字架形的瓔珞頸飾也是由黃金和青貝鑲嵌的,做工極其精巧。聖母的面部由精美的象牙雕刻而成,只在唇上添加一抹如珊瑚般的朱紅色。

我雙手環抱胸前,沉默著,長久地凝視黑衣聖母那嬌美的容顏。凝目之時,我總覺得在那象牙面龐的某處,神情中透著古怪。不,僅僅說是古怪還不夠,用我的話說,那整張面龐上彌漫的表情,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帶有惡意的嘲諷了。

「你怎麼看?就這個雕像。」田代君臉上浮現出所有收藏家共有的洋洋自得的微笑,視線來回穿梭在桌上的瑪利亞神像和我的臉上,又問了一遍。

「這確實是件稀世珍品,不過,不知怎的,那面相看起來總有些古怪呢。」

「說不上是盡善盡美的品相吧。不過話說回來,關於這尊瑪利亞神像還有一段奇聞呢。」

「奇聞?」我的視線不由得從瑪利亞神像上移到了田代君的臉

上。田代君帶著意料之外的認真神情,輕巧地從桌上拿起瑪利亞神像,卻又迅速將之放回了原處。

「是啊,和那種轉禍為福的聖母像不同,這可是一尊轉福為禍的不吉利的聖母像呢。」

「還有這種事?」

「事實上,她的擁有者確實遇到了這樣的事情。」田代君坐到椅子上,似乎若有所思,帶著陰鬱的眼神,對我招手示意了一下,像是要我坐到桌子對面的椅子上。「真有此事?」當我在椅子上落座時,用自己都沒有想到的古怪腔調問道。田代君比我早一兩年大學畢業,是有名的高等法學才子。而且,至少在我認知的範圍內,還沒有聽聞他對所謂的超自然現象有絲毫興趣和信仰。從一位極有教養的新思想家口中說出這種奇聞,僅就這一點而言,足見此事絕非什麼荒誕無稽的鬼話。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1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博客來選書】★★★★★眾所期待,曼布克獎得獎小說《林肯在中陰》重磅上市★★★★★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台灣角川全書系
  • 職場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