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千雅歌

千雅歌

  • 定價:450
  • 優惠價:940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383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三位詩人以詩句進行三重奏,從捕捉音符開始,延伸至繪畫和舞蹈。各有各的聲部、色彩線條以及律動,企圖展現詩的無限可能。

  《千雅歌》內容為樂畫舞三輯,由千朔、坦雅、靈歌每輯各寫九首,三輯每人共寫二十七首,全部八十一首詩,賦予音樂、繪畫、舞蹈嶄新的視角。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千朔


  高雄人;現任野薑花詩社總編輯,著有《月光七行》、《摩訶月光》詩集。

坦雅

  東吳大學中文系畢。成長於台北,現居波士頓市郊。

  著作:詩集《光之翼》,《謎》。集體詩創作《島嶼山海經.城音》。散文集《消失的咖啡館》,《身體裡住著一個小女孩》。圖文集《Tanya的多情濃縮配方》。

  2014年獲頒「創世紀六十年詩獎」。

靈歌

  創世紀、台灣詩學、乾坤詩社同仁。獲2017吳濁流文學獎新詩正獎、洪建全兒童文學獎。作品連續選入《2017/2016/2015台灣詩選》。著有《破碎的完整》、《靈歌截句》、《漂流的透明書》、《夢在飛翔》、《雪色森林》、《靈歌短詩選》等詩集。

 
 

目錄

推薦序
互文性書寫的嶄新可能與示範 /丁威仁
千朔/詩創作
坦雅/詩創作
靈歌/詩創作
詩 評
【千雅歌/樂畫舞】樂詩賞析   —音符亮點向度.彷彿通關密語 /江明樹
【千雅歌/樂畫舞】畫詩賞析 —流溢於畫框外的色彩 /葉子鳥
【千雅歌/樂畫舞】舞詩賞析 —真.善 /洪春峰


 
 

推薦序

互文性書寫的嶄新可能與示範

國立清華大學華文所副教授、詩人  丁威仁


  (節錄)
  千朔的詩一直有著高度的哲學思辨,她往往喜歡運用二元對立的模式進行自我的叩問與對話,譬如〈日出〉的開頭:

  我們的翅膀有兩面,一面向上
  承著光與善人間行走,向下的影子
  在夢裡將眼睛妒嫉的火煽得更旺更旺得看見
  天使在貪婪裡像一隻貓,牠叫著嬰兒的聲音
  彷彿催促著光,從遠方趕來

  翅膀分成上下兩面,詩人則以向上的一面,乘載光與善,以向下的一面乘載著影子與夢,接著便延續這兩個對立面,將「天使/嬰兒」、「晨曦/永夜」、「天堂/城市」進行區分:

  晨曦是為了打開世界的悲愴,你說
  時間不停改變,永夜不是天堂的最終結局
  我隨著音樂滑行到空茫的海,藍與深藍
  都是一種結界,一片片粉紫色的浪,有一道道
  許願聲,被魚的泡沫擊散

  沒有花,就沒有果實。我記下農夫的話
  於是我們留意風的寬度與厚度,有如蝴蝶
  把莊周帶入夢又轉化成莊周寫下遺言
  給自己。你說:
  那只是序曲,不讓雨叼走靈魂成為流浪在高音的記號

  一隻野八哥剛剛飛過斷了電的城市
  夜黑得更需要一點光,才能看清此刻
  這座人間模樣
  我把影子的痛塗抹上許多果糖吸引更多的蟲子與蒼蠅然後
  將淚當成休止符填進上帝的樂譜,折返

  嬰兒變成貪婪的天使,時間不斷流動,只有晨曦能夠告別永夜,假若天堂有結局,那麼人間斷了電的城市,更需要在黑夜中晨曦的光。千朔在其中一方面運用二元對立進行辯證,卻一方面藉由「莊周夢蝶」的典故,告訴我們所有的相對,其實都是各自的絕對,所有的絕對,也是因為各執於所選擇的相對之一面而產生。「沒有花,就沒有果實」就是生命最好的註腳,我們活在人間,卻又盼望天堂,而天堂裡上帝的樂譜,卻都是人間的眼淚,生命就在這樣的「折」與「返」中,不斷循環,成為「結界」。

  這首詩的互文對象是葛利格《皮爾金組曲》的前奏曲〈日出〉,而詩中也很清楚的置入了這首曲子的線索與相關意象,譬如「你說:/那只是序曲,不讓雨叼走靈魂成為流浪在高音的記號」,如果讀者對於這首曲子有基礎的閱聽與理解,將會發現〈日出〉是稍快版的牧歌,E大調,以長笛主奏,流暢地表現早晨的輕快的氛圍,但實際上卻是為了鋪展主題的動機,以二元對立的氛圍反襯接下來〈艾西之死〉這一段以靜謐柔和行板表現的送葬音樂。而故事中的皮爾金與索爾維格,也代表著「卑劣/純潔」、「惡性/神性」兩者之間的辯證與對映,如果我們理解並聆聽過《皮爾金組曲》,就能夠進一步詮釋與分析千朔在此詩中所要呈現的哲思和隱喻。而詩中所出現的莊周就不會令人感覺突兀,反而是詩人想要藉由道家式自然無為,以無執打破二元對立的思想,來消解我們人生的痛楚與荒謬。而〈日出〉這首序曲也在這樣的互文中,產生了新的詮釋可能。

  而坦雅在「樂的交響詩」的第一首〈大海〉,則是以德布西的〈大海〉作為互文主體,呈現了另一種書寫風格。德布西的《海》據說受到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名畫〈神奈川衝浪裡〉的影響,共有三個樂章,分別是:〈海的黎明到中午〉(De l’aube a midi sur la mer)、〈海浪的嬉戲〉(Jeux de vagues)、〈風與海的對話〉(Dialogue du vent et de la mer),他透過音樂把心裡對海的印象,與具體的感受,試著藉由音律呈現,可以說是印象樂派的代表作之一。坦雅以「四、四、四、五、三」的五段式結構作為書寫方式,可以看出她在結構面上的設計,也希望能夠符合樂理概念的傾向,但同時也能呈現德布西在《大海》這首交響曲中動靜感的層次。德布西曾說:「音樂是由音色,與擁有節奏的時間所構成。」如果把這樣的概念放在坦雅的這首詩中,一樣合理:

  沙灘依稀可辨,隱密糾纏的水痕
  時間藍遍海面,潮聲捲來鮮豔的預感
  我竟想起從前的你,想你是否
  新栽幾株向日葵,閒適地坐在思念的走廊

  如果即興節奏可以敲打黎明的額頭
  波光也用沉默顫動抒情的線索
  一定有晨霧,裝飾你依然夏日的眼神
  微笑的弧度揚起驕傲的大翅鯨

  我們曾經都懂,浪濤那種細緻的孤獨
  也曾意會無數,蚌殼掀開新鮮的夢
  依據水溫篩選善良美好的船隻
  洄游於遼闊無邊的理想,以腥甜的語調朗讀旅程

  那樣蝦著,魚著,海豚著
  我們豐滿的唇印,以及芬芳的小聰明
  在燠熱的風中航行,你擦汗的手如今硬繭處處
  我已漸漸淡忘你掌紋裡最初稚嫩的詩
  如何吸引固執的漂流木,對深邃的未知傾吐

  也許是我多想,其實你早就習慣空曠的岸
  無需接收回音或者瓶中信,除了忽然憶起這些
  白色泡沫的我,逕自悠晃,進退皆藍

  坦雅與德布西一樣,運用了較為複雜的意象(樂器)進行疊加,希望能夠呈現一種既具體又抽象,既清晰卻又靈視的海洋風景,一方面將景象聚焦剪接在海之上,另一方面用了裝飾性的色調和節奏,進行視覺(聽覺)的建構,同時又彷彿在說一個故事,一個藍色與陽光交疊,具有海的氣味的故事。詩中第一段到第二段,詩人於沙灘把視角置於海面,潮聲變成時光移遞的聽覺意象,在這裡帶出了想念的對象:「你」,以「即興演奏」的敲打樂扣緊德布西在〈海的黎明到中午〉這一節中,用定音鼓和管弦樂器疊加出清晨曙光初現,到海面逐漸明亮的風景,其實就是詩人回憶那段與「你」互動的生命旅程,就像晨光與海洋的關係。

  從第二段到第三段,彷彿德布西的第二節〈海浪的嬉戲〉,則將海浪靜與動之間的狀態,以樂段模擬的惟妙惟肖,由靜至動再至靜,德布西並沒有想要賦予跟人生的關聯性,反而很客觀自在地呈現出海浪與自己的追逐與嬉戲,但詩人卻在此處延伸出對於人生的感悟,關於孤獨與理想的辯證和旅程。而第三段到第四段,就恍若德布西〈風與海的對話〉,一句「那樣蝦著,魚著,海豚著」就有如大鼓與定音鼓,搭配管弦樂器,勾勒出詩人對於時光變化的淡淡傷感,卻又隱喻著大海的氣勢,與多變的洋流所帶來的航行旅程。到了詩作的最後一段,有如詩人替樂曲與詩作所下的註解,「空曠」、「泡沫」或是「無需接收」、「忽然憶起」、「進退皆藍」,這樣一種難以言喻的憂傷,卻又帶有一種對於人生的感悟,已逝與易逝的無常,都在這一首充滿顏色、故事和韻律的抒情詩中,賦予了德布西《大海》另一種感性的節奏。

  靈歌則在「樂的交響詩」的第一首,選擇了大家耳熟能詳韋瓦第的《四季》,並且在詩中帶來與千朔「二元對立到消融」,坦雅「抒情韻律的線性敘事」完全不同的書寫方式,呈現一種「循環規律的反思與辯證」:

  地底閉關
  等候遠方一聲雷
  將所有冰凍的樂音
  溶解

  於是有了舞步,以弦樂開幕
  春潑墨噴泉,透明著星星
  夏以提琴湧出冷泉
  預約十七年蟬的誕生
  秋天呢,花葉殉情的季節
  以花泥拌入枯葉
  塑一只收淚的甕
  盛裝音符的骨灰
  交給憑弔的冬眠

  大地劃一個個環環相扣的迴圈
  圈住你圈住我,成生活的鍊
  笑聲在嘆息中窖藏
  釀一罈歡與悲
  每一條皺紋張口乾杯
  每一年站岡的四季
  輪轉微醺的密語
  臨檢笑問,你醉不醉
  今年幾歲?

  其實,韋瓦第的《四季》每一首協奏曲中,都有一首十四行詩描寫音樂中的氛圍與風景,各詩句前也都有標上字母,詳細解說每樂段想要表現的內容,譬如說〈E調第一號協奏曲:春季〉:

  A.
  春臨大地,愉悅歡心

  B.
  鳥兒歡唱,迎接美麗的春天(三把小提琴顫音)

  C.
  春風吹拂,小河清柔細語,潺潺溪倘

  D.
  此時天空披上一層黑幕,閃電和雷聲彷彿在預言什麼

  E.
  當大地復甦,鳥兒又唱起青翠迷人的歌曲

  F.
  在花園錦簇的草原上,簌簌作響的枝葉下,牧羊人和他那忠實的狗酣然入睡

  G.
  在春光明媚的燦爛天空下,和著鄉村風笛的歡歌,仙女和牧羊人翩翩起舞

  (第一樂章活潑的快板A-E,第二樂章寬廣而輕柔的最緩版F,第三樂章草原之舞快板終曲G,結尾小提琴獨奏舞者離去之孤獨心情)

  如果我們將上述靈歌寫到春季的部分,與韋瓦第的十四行詩進行對照,可以發現靈歌在第二段中意象的使用,與氛圍的塑造,就是韋瓦第詩篇與樂段的再現與延續,我們隨著韋瓦第的音樂,經歷了大地的呼吸與變化,從春天的歡歌,走向夏日的布穀鳥鳴,從秋季的狂歡豐收,奔放舞動,到冬至屋外的北風踉蹌、屋內人們寧靜的滿足。靈歌則以第二段的書寫,簡潔地以蒙太奇手法剪裁韋瓦第在《四季》中豐沛的情感與風景,把四季變化與韋瓦第所用的主樂器與旋律,置入詩中,同時開啟第三段,詩人自身對於四季循環的感發與辯證。於是第一段的四行就變成了一個楔子,有如標題音樂的概念,把四季的循環,以「遠方的雷聲」帶出起始的樂音。

  到了第三段,詩人把聆聽之後的「興情」,藉由最末一段進行「悟理」的總結。換言之,就是提出自身在這樣的感發下,所得到的生命之理,在此段之中,詩人把四季的循環,賦予人生的意義,每一年週而復始,一年有一年的離合悲歡,在時間的流逝中,四季依舊它的客觀規律,人生也逐年在喜怒哀樂中,形成風霜與皺紋,這就是詩人說的「迴圈」,一條圈住所有人的「生活之鍊」。詩人不以喟嘆的筆法,反而以一種自嘲式的方式,寫下「臨檢笑問,你醉不醉/今年幾歲?」來自我開解,這樣不但避開了「說理」的狀態,也增加了一種幽默和抒情的語調,讓最後一段的人生感悟,不會淪為說教,反而在隱喻的句式中,被詩人賦予了一些東方式理知的生命感受,與韋瓦第的浪漫風格,產生互文的可能。

  從上述千朔、坦雅、靈歌在「樂的交響詩」的第一首詩的分析,可以發現三位詩人以相當不同的書寫方式或者策略,進行對於古典音樂的詮釋,雖然只是九首之中的第一首,但是已然可以看見他們三位不同的語調與特色。千朔在詩中,擅於運用二元對立式的意象與句法,但卻又要以道家或佛學的思維,對此對立面進行消解的叩問與辯證,而像是〈波麗露〉、〈驚愕〉等詩,運用意象之繁複多元,強烈的畫面感,加上大量長句的運用,往往會讓人進入語言的迷宮之中,找不到出路。但這或許是千朔所設下的障蔽,在這些意象的背後,通常都飽含解消無執的哲思,倘若我們能夠掌握這一個基本的解讀思路,再配合對於九首音樂的基礎了解,當能勘破千朔設下的結界,直指生命的核心。

  坦雅在「樂的交響詩」中,彷彿一個敘事與結構的魔法師,如果你有仔細聆聽她所選擇的樂曲,你會發現每一首詩都有其可以對應樂律的結構面,無論是四段式、五段式、還是多段式,同時多數的詩作又帶有一種敘事性,彷彿坦雅是在用一個與「你」的故事,進行對於樂曲的互文性詮釋,也正因為如此,每一首詩都易於帶我們進入那個詩人拍攝的電影之中,而樂曲就變成了坦雅詩作的配樂。再加上詩人的敘事並非理知的思辨,而是具備高度的抒情性,就算是〈打字機協奏曲〉,也讓人在聽覺的韻律當中,與樂曲產生相互的連動。〈藍色多瑙河〉更將敘事與抒情透過十二個月分的分段,巧妙地進行融合,相當精彩。

  靈歌則擅於運用古典意象製造出思辨的語境,這或許也是他選擇林海或是梁祝的原因,就算是西方的古典音樂,靈歌也會在「興情」之後,於末段進行東方式的「悟理」,譬如〈四季〉這一首的最後一段,就相當具有華人的圓形式思想,在〈櫻花雨〉中,變藉由中國水墨與工筆畫技的意象入詩,構築一幅東方的生命圖卷,與林海的作品相互輝映,就算是〈月光〉、〈流浪者之歌〉、〈悲愴〉等詩,也可以看見靈歌運用中國或者東方式的詞彙或意象,構築一種中、西語境的對話與互文,而每一首詩最末一段的「悟理」,也都可以控制在意象語言之上,不會流於說理的句法,可以看出靈歌詩的收放與節制。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9730877
  • 規格:平裝 / 352頁 / 15 x 21 x 1.7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日出--(曲/葛利格) 詩/千朔
 
(當夜鶯離開夜的影子,你睫毛微微地閃動
那是春光被揮霍的揮霍,我寧靜我彷彿聽見
麻雀在晨曦中反覆唱著葛利格的蘇爾維格之歌)
 
我們的翅膀有兩面,一面向上
承著光與善人間行走,向下的影子
在夢裡將眼睛妒嫉的火煽得更旺更旺得看見
天使在貪婪裡像一隻貓,牠叫著嬰兒的聲音
彷彿催促著光,從遠方趕來
 
晨曦是為了打開世界的悲愴,你說
時間不停改變,永夜不是天堂的最終結局
我隨著音樂滑行到空茫的海,藍與深藍
都是一種結界,一片片粉紫色的浪,有一道道
許願聲,被魚的泡沫擊散
 
沒有花,就沒有果實。我記下農夫的話
於是我們留意風的寬度與厚度,有如蝴蝶
把莊周帶入夢又轉化成莊周寫下遺言
給自己。你說:
那只是序曲,不讓雨叼走靈魂成為流浪在高音的記號
 
一隻野八哥剛剛飛過斷了電的城市
夜黑得更需要一點光,才能看清此刻
這座人間模樣
我把影子的痛塗抹上許多果糖吸引更多的蟲子與蒼蠅然後
將淚當成休止符填進上帝的樂譜,折返
 
大海 (曲/德布西) 詩/坦雅
 
沙灘依稀可辨,隱密糾纏的水痕
時間藍遍海面,潮聲捲來鮮豔的預感
我竟想起從前的你,想你是否
新栽幾株向日葵,閒適地坐在思念的走廊
 
如果即興節奏可以敲打黎明的額頭
波光也用沉默顫動抒情的線索
一定有晨霧,裝飾你依然夏日的眼神
微笑的弧度揚起驕傲的大翅鯨
 
我們曾經都懂,浪濤那種細緻的孤獨
也曾意會無數,蚌殼掀開新鮮的夢
依據水溫篩選善良美好的船隻
洄游於遼闊無邊的理想,以腥甜的語調朗讀旅程
 
那樣蝦著,魚著,海豚著
我們豐滿的唇印,以及芬芳的小聰明
在燠熱的風中航行,你擦汗的手如今硬繭處處
我已漸漸淡忘你掌紋裡最初稚嫩的詩
如何吸引固執的漂流木,對深邃的未知傾吐
 
也許是我多想,其實你早就習慣空曠的岸
無需接收回音或者瓶中信,除了忽然憶起這些
白色泡沫的我,逕自悠晃,進退皆藍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台北v.s.東北的警匪雙城小說,台北文學獎創作年金得獎作品,雙雪濤《天吾手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EZ叢書館全書系
  • 晨星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