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斜陽:幻滅中的溫柔革命,太宰治女性獨白經典名作【另收錄〈女人的決鬥〉,女人一旦戀愛就完了。別人只能束手旁觀】

斜陽:幻滅中的溫柔革命,太宰治女性獨白經典名作【另收錄〈女人的決鬥〉,女人一旦戀愛就完了。別人只能束手旁觀】

  • 定價:350
  • 優惠價:79277
  • 優惠期限:2020年09月30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愛情沒有理由。過了悲哀的極限後,
那種不可思議的微明心境如果就是幸福感……
所謂的幸福感,
或許就像是沉在悲哀的河底,微微閃爍的沙金吧。

  「《斜陽》將會是我從未寫過,最美麗的紀念小說。」──太宰治

  雨後出現晴空的彩虹,終將縹緲消失,
  可是掛在心頭的彩虹,似乎永無消散之日。

  《斜陽》以情人太田靜子的日記為創作藍本,為太宰晚期代表作,更是破滅美學的登峰之作。太宰以細膩深刻的女性視角,描述在混亂、新舊價值衝突的戰後社會,貴族的沒落與失落,文中更傳達對殘缺、消逝之美的嚮往──「破壞,既哀傷又可悲,同時也很美。」

  書中不同人物在幻滅擺盪中的不同選擇,也引導出相異的生活處境與命運走向。其中女主角和子為愛與革命奮鬥的篤定與堅忍,展現出高度的存在自覺,重新銘刻了生命的意義,也讓她從生命的旁觀者轉向實踐者。

  「透過基本上無修改、猶如一氣呵成寫出來的強而有力文字,顯示出太宰對《斜陽》的強烈意志。」──早稻田大學名譽教授中島國彥

  那是犧牲者的臉孔。尊貴的犧牲者。
  我的人。我的彩虹。My child。可惡的人。狡猾的人。
  我悲傷又悲傷的愛情終於實現。

  《斜陽》由四個關鍵人物──「最後的貴族」母親、姊姊和子、弟弟直治,以及直治的文學老師上原構成,他們各自在精神荒廢的戰後社會,摸索、傾訴自己的價值與生存之道──

  即使優渥輝煌的富裕生活已成為蒼茫迷離的過眼雲煙,身為「真正的貴族」的母親,仍優雅順從地接受命運;藥物中毒、極端頹廢的直治──「我這樣一棵小草,在這世間的空氣與陽光中,活得很艱難。」則是在日益頹喪中,選擇以自戕逃離;上原與直治同樣過著靡爛的生活,但前者卻是在底層階級中,隨波逐流、歡愉的墮落;姊姊和子則能懷抱純粹,在「愛與革命」的戰鬥中,封存被現實齧咬的痕跡,自黑暗深處迎向犧牲者的黎明。

  *特別收錄〈女人的決鬥〉──「女人一旦戀愛就完了。別人只能束手旁觀。」

  「這段期間我也有種種回憶,並且將自身經歷的感懷,不讓讀者察覺地悄悄融入故事的最底層,所以於我個人而言,我想將來這或許會成為我深愛的作品之一。」──太宰治

  〈女人的決鬥〉,是太宰仿擬創作、評論森鷗外的同名譯作(原為德國劇作家歐連伯之作,日譯本由森鷗外譯介),展現女人的道德革命,為太宰自述「至少做了一點新嘗試」的翻案代表作,也是太宰個人生涯中,相對幸福安定時期的創作。「女人並不像玩具、蘆筍、花園那麼簡單。……女人的真實,根本無法寫成小說。」文中撲朔迷離的敘述者、對於女性心理鞭辟入裡的刻畫,再次印證太宰治超越世代的文學魅力。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太宰治


  本名津島修治,出生於青森縣北津輕郡金木町的知名仕紳之家,其父為貴族院議員。

  1930年進入東京帝國大學法文科就讀,師從井伏鱒二,卻因傾心左翼運動而怠惰學業,終致遭革除學籍。1933年開始用太宰治為筆名寫作。1935年以短篇《逆行》入選第一屆芥川賞決選名單。並於1939年以《女生徒》獲第四屆北村透谷獎。但始終與他最想贏得的芥川賞無緣。

  太宰治出生豪門,卻從未享受到來自財富或權勢的種種好處,一生立志文學,曾參加左翼運動,又酗酒、殉情,終其一生處於希望與悔恨的矛盾之中。在他短暫的三十九年生命中,創作三十多部小說,包括《晚年》、《二十世紀旗手》、《維榮之妻》、《斜陽》、《人間失格》等。曾五次自殺,最後於1948年和仰慕他的女讀者於東京三鷹玉川上水投河自盡,結束其人生苦旅。

譯者簡介

劉子倩


  政治大學社會系畢業,日本筑波大學社會學碩士,現為專職譯者。譯有小說、勵志、實用、藝術等多種書籍,包括三島由紀夫《憂國》、川端康成《伊豆之旅》、谷崎潤一郎《春琴抄》、太宰治《女生徒》、夏目漱石《門》等日本文學作品。
 
 

目錄

斜陽
女人的決鬥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7645777
  • 叢書系列:好讀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4 x 20 x 1.9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到底該不該寫信,我遲疑良久。然而,今早我驀然想起耶穌說的那句「馴良像鴿子,靈巧像蛇」,遂奇妙地有了勇氣,終於決定寫這封信。我是直治的姊姊。您或許忘了?如果忘了,請回想一下。
  
直治最近又去打擾您,似乎承蒙您照顧,真是不好意思。(不過,其實直治愛怎麼做是直治的自由,我替他出頭道歉好像也有點荒謬。)今天不是為了直治,而是為了我自己的事拜託您。我聽直治說您位於京橋的公寓受災,之後搬到了現在的住處,本來想去您東京郊外的府上拜訪,但家母最近又有點身體欠佳,實在無法扔下家母獨自去東京,所以只能以寫信的方式請託。

我有事與您相商。

我要商量的事,就以往的「女大學」的立場看來,或許非常狡猾、卑劣,甚至是惡質犯罪,但我,不,我們,若繼續這樣實在活不下去,所以我想請弟弟直治最尊敬的您,聽聽我真誠無偽的想法,請您給我一點建議。

我已經受不了現在的生活了。不是喜歡或討厭的問題,是這樣下去我們母子三人根本活不了。

昨天也很痛苦,渾身發熱,喘不過氣,不知該拿自己怎麼辦,結果中午過後,下面農家的姑娘冒雨扛了米送來。我則按照約定拿我的衣服交換。姑娘在餐廳和我面對面坐著喝茶,同時用非常實際的口吻說:

「小姐,您光靠賣東西,今後還能維持多久的生活?」

「一年半載吧。」

我回答,用右手半遮住臉說,

「我想睡覺。很睏,睏得不得了。」

「您是累壞了啦。大概是神經衰弱才會想睡覺。」

「或許吧。」

我幾乎落淚,心頭驀然浮現現實主義這個字眼,以及浪漫主義這個字眼。我沒有現實主義。現在這樣,活得下去嗎?這麼一想,頓感全身發冷。母親似乎已半是病人,臥床休養時好時壞,弟弟也如您所知心裡病得很重,他在家時,為了喝燒酒,經常跑去附近的旅館和餐館,每三天就拿我們賣衣服換來的錢去東京揮霍一趟。可是讓我痛苦的不是這種事。我只是害怕,那讓我清楚預感到,自己的生命,在這樣的日常生活中,就像芭蕉葉沒有散落便逐漸腐爛一樣,就這麼佇立著自動腐敗消散。我真的受不了了。所以我寧可違抗「女大學」的訓誡,也要逃離現在的生活。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誰是真正的怪獸?──孩子需要的是美麗謊言還是殘酷真相?《優蕾小鎮的庫瑪》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皇冠全書系
  • 麥田獨步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