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有溫度的宋詞:穿越宋詞,邂逅那個時代,相遇那些詞人

  • 定價:420
  • 優惠價:79332
  • 優惠期限:2019年09月30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風景這邊獨好,
不如在陽光慵懶的午後,駐足腳步,
輕輕打開心扉,和著音樂,品一杯香茗,
進入宋詞的世界。

  那一日,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這份清幽淡泊或許是永駐在人身邊,卻從不為常人所觀所感的風景。可娓娓道來的幾句話語,卻將普通之景染成了神境。

  那一年,望故鄉多邈遠,不忍登高臨遠,唯有把無窮盡的離愁,天涯地角尋思遍,一個內心深深烙印著故鄉身影的遊子,只能把一腔羈旅憂思交予美麗的文字,從淡淡的墨香裡沉澱出人性的真實。

  宋詞猶如一個神奇的魔術師,有一股化腐朽為神奇的驚人力量,觸動著人們的靈魂,賜予我們無窮力量。於宋詞中駐足癡望,但見一篇篇詞作在墨色中對生命呼喚。

  在歷史座標上,我們都在努力尋找心靈的位置,
  讀宋詞,方知從古至今皆相同:
  人間悲歡多離合,當下的深刻印記,都讓我們的人生變得飽滿。

  面對物慾橫流的現實社會,面對車水馬龍的浮華凡世,當孜孜不倦的物質追求淪為生命的負累時,為生活打拼的我們何曾真正反顧內心所向?

  四季風物總相似,人生境遇也總相似,縱使如此,詞人們總能在相似處營造細微的不同,帶我們還原某一刻、某一種獨特心境。遙望那最美的宋詞,我們終能看到不同的自己、認識不一樣的達觀,重新找尋來時路,於虛妄處反顧內心真正之所向,為前行的路途覓得一處清明自在。

  宋詞三境界,正是人生境界的逐步昇華
  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必經這三境界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晏殊〈蝶戀花〉為第一境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柳永〈蝶戀花〉為第二境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辛棄疾〈青玉案〉為第三境

  全書有「離愁思恨、相思摯情、傷春空嘆、樂觀青春、詠史懷古、優游自在、她去悼亡、自然人情、羈旅思愁、豪邁愛國」十卷六十二首宋詞,一腔憂思交予美麗文字,普通場景染成了人間神境,淡淡的墨香裡沉澱出人性的另一種真實。在宋詞的世界裡,得以重新審視人生價值,重新發現人性的真與美。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谷盈瑩


  自由撰稿人。醉心細膩往事,感慨盛景流年。相信世間空闊,雪花飄落,片片各得其所。願一生執筆,只為多情人。著有《等待一場奼紫嫣紅的花事》。

 
 

目錄

序/於虛妄處發現心之所向

【卷一】離愁•思恨•萬水千山總是情
殘月裡的淚眼: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邈遠平波:無窮無盡是離愁,天涯地角尋思遍
柔腸道不盡離愁: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春風吹不散別緒: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邈遠故鄉不忍望: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
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
青天明月共嬋娟: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卷二】相思•摯情•人生若只如初見
遙望千山暮雪: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情深夢邈遠: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好夢尋難成:枕前淚共階前雨,隔個窗兒滴到明
物是人非煙雨空:重來故人不見,但依然、楊柳小樓東
滄桑後頓悟: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卷】傷春‧空嘆‧無邊絲雨細如愁
疏淡閒雅意: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輕舟載不動愁: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若問閒情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酒澆風雨又瀟瀟: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嬌襲一身春愁:綠楊芳草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
 
【卷】樂觀•青春•烈士壯志意難平
殘花猶盛: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
怒髮衝冠一聲吼: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挑燈看劍之夢: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
曾經少年俠氣:恨登山臨水,手寄七弦桐,目送歸鴻
旁觀拍手:旁觀拍手笑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漫興隨意:萬一朝家舉力田,舍我其誰也
暮年再現少年狂: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卷】詠史•懷古•悠悠萬世隨潮去
如夢的人生: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回眸歷史螢光: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秦淮孤月殘照裡:水天空闊,恨東風、不借世間英物
風光成往昔: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
念故國崢嶸:六朝舊事隨流水,但寒煙芳草凝綠
依稀盛世難記:相對如說興亡,斜陽裡
 
【卷】悠游•自在•哲思一縷度人生
莫枉勞心:粗茶淡飯,贏取飽和暖
知足心常愜,無求品自高:人生有味是清歡
閑來幾度春秋:釀成千頃稻花香
何齊人間事:富貴有餘樂,貧賤不堪憂
任時光荏苒:黃花白髮相牽挽,付與時人冷眼看
 
【卷】她去•悼亡•陰陽兩世訴衷情
月影彷徨憶亡妻: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無言羞見舊時月:願月常圓,休要暫時缺
生死難隔依依:梧桐半死清霜後,白頭鴛鴦失伴飛
斜陽畫角哀: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春寬恨夢窄:傷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斷魂在否
逆境難排:逆旅主人相問,今回老似前回
物是人非: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卷】自然•人情•遲麗江山別樣紅
撚一縷寒光:晚色沉沉,雨聲寂寞,夜寒初凍雲頭
細雨畫江南:春水碧如天,畫船聽雨眠
舉目四方: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妙手畫秋心: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
一路追春夢:春路雨添花,花動一山春色
綠肥紅瘦:綠楊煙外曉雲輕,紅杏枝頭春意鬧
鄉村即景:稻花香裡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卷】羈旅•思鄉•此心安處是吾鄉
陳酒不消鄉愁:故鄉何處是,忘了除非醉
羌笛難飲征夫淚: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
酒腸難載相思: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打開塵封記憶:無窮無盡是離愁,天涯地角尋思遍
殘花落葉愁更苦:點點愁人離思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
 
【卷】豪邁•愛國•鬥轉星移心不滅
欲與天公語: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遺恨壯志未酬: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州
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盼人會登臨意: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
磅礴英雄氣:萬里腥膻如許,千古英靈安在
猶憶歲月崢嶸:恨登山臨水,手寄七弦桐
 



於虛妄處發現心之所向


  青春的浪花點點,歲月的星光璀璨,徜徉過歷史的長河,常常瞥見漂浮在河面上的斑斑點點的亮色。在前行的路上,宋詞的出現猶如指路明燈般,衝破了久違的黑暗,照亮了前行的路途。

  追溯往昔,仰視星空,再次遙望經歷歷史沉澱之下的那些璀璨的文學之珠,在宋詞的世界裡,聽一個個動人心弦的故事。

  提到宋詞,蘇軾、李清照、陸游、辛棄疾……詞人之名噴湧而來;提到宋詞,水調歌頭、念奴嬌、滿江紅……膾炙人口的詞牌之名映入眼簾。踏著唐詩的腳步,宋詞開拓出了新的發展疆土,也給它的仰慕者,帶來了全然不同的閱讀體驗。

  國學大師王國維先生曾在《人間詞話》中總結出三境界:「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晏殊〈蝶戀花〉),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柳永〈蝶戀花〉),此第二境也。『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辛棄疾〈青玉案〉),此第三境也。」這般宋詞的三境界,正是人生境界的逐步昇華。

  在歷史的座標上,我們都在努力地找尋著心靈的位置。然而,面對物欲橫流的現實社會,面對車水馬龍的浮華凡世,為了豐腴物質生活而打拚的人們何曾體會到生命真正的樂趣。

  猶記得,莫言先生參加一次文學會議時提出的一個命題─「貧富與欲望」。當人們孜孜不倦的物質追求淪為生命的負累,不曾去真正反顧內心所向,這樣的人生是何等悲哀。

  願在宋詞的世界裡,我們得以重新審視人生的價值,於虛妄處重新發現希望之光。

  一曲「大江東去」唱不盡一代英雄的悲歡離合,一曲「曉風殘月」吹不盡情郎們的離愁別緒。面對久違的愛情,秦觀深切吟詠「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面對故去的亡妻,東坡長嘆「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那「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惹得人「欲語淚先流」。抑或是放聲高歌,唱一曲豪邁雄歌,怒髮衝冠一聲吼: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這一壯懷激烈的心靈呼號不僅是一個詞人的良知,更彰顯著一個愛國志士的精神高境。

  那一年,望故鄉邈遠,不忍登高臨遠,唯有把那無窮無盡的離愁,天涯地角尋思遍,一個遊子,一個內心深深地烙印著故鄉身影的遊子,只能把一腔羈旅憂思交予美麗的文字,淡淡的墨香裡沉澱出人性的真實和美麗。

  那一日,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這份清幽淡泊或許是永駐在人身邊,卻從不為常人所觀所感的風景。可娓娓道來的幾句話語,卻將普通之景點染成了神境。宋詞猶如一個神奇的魔法師,有一股化腐朽為神奇的驚人力量,觸動著人們的靈魂,賜予讀者無窮的力量。

  在文字的世界裡,我們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自己;在文字的世界裡,我們認識到一種不一樣的達觀態度。在文字構築的夢中,每一個人都是尋夢者,每一個尋夢者的光輝都在熠熠閃閃,踏著斑駁青春,重新找尋來時的路。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在宋詞的世界裡駐足癡望,但見一篇篇詞作在淡淡的墨色中對生命呼喚,暈染出一朵朵香氣馥郁的白蓮花。

  風景這邊獨好。不如在這個陽光慵懶的午後,駐足腳步,輕輕打開心扉,和著音樂,品一杯香茗,遙望那最美的宋詞。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9785051
  • 叢書系列:Sense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4.8 x 21 x 1.44 cm / 普通級 / 雙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卷七】她去‧悼亡‧陰陽兩世訴衷情
 
斜陽畫角哀: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
 
沈園二首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台。
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
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弔遺蹤一泫然。
 
多年後,陸游重遊沈園,此時的他已是個蒼顏白髮的老翁了,而當初那個強笑著舉杯敬酒的唐琬早已故去多年。幾十年的光陰匆匆,還有什麼放不下,還有什麼可說的呢?但,還是要說。因為曾經情深,不能相忘。
 
自潘岳〈悼亡〉以來,許多詩人都曾寫下詩詞悼念陪在身邊曾舉案齊眉的那人。到了陸游這裡,卻稍有些不同。況且嚴格來說,陸游悼念的並不是自己的亡妻,而是別人的亡妻了,於他,那只是前妻。
 
沈園二首詩題在寫沈園,寫的是故地重遊,是寫景順帶著懷人。雖然主要目的是懷人,但沈園本身也是引人注目的。要知道沈園之於陸游的意義,首先就要講講那首〈釵頭鳳〉裡的恩恩怨怨。
 
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唐琬與陸游青梅竹馬,喜結連理,是一對恩愛夫妻。然而唐琬不受婆母待見。在苦苦相逼的母親與嬌弱溫和妻子之間,孝子陸游選擇了成全前者的意願。一紙休書寫下,他們本該從此就沒了瓜葛。
 
沈園是個有名的園子,每年都有許多人去那裡遊春賞景。那年那天的沈園,大約天氣格外好,風景格外美妙。又或者只是冥冥中有所注定,陸游與唐琬在那裡重逢了。那已經是二人別後兩年,嫁作他人婦的唐琬給陸游敬了一杯酒。於是有了陸游那首聞名遐邇的〈釵頭鳳〉。陸游這首詞,雖是深情,但裡面多少有些怨懟之感,「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不覺讓人想起「蒲葦一時韌,便作旦夕間」之語,雖然語氣沒有那麼強烈,但終究有些埋怨對方改嫁以致「山盟海誓」無落處。唐琬回去後也寫了一首〈釵頭鳳〉作為回應,並在不久後身染沉痾病故了。
 
陸游又一次回到沈園才看到唐琬的和詞,而唐琬已香消玉殞。沈園一別,竟是永訣。這大約是陸游沒有想到的。趙家對唐琬理應是不錯的,否則不會容許她向舊人敬酒,但唐琬的心都在陸游那裡,才會終日以淚洗面鬱鬱而終。看著對方句句深情又沉痛的詞句,當初的責怪顯得那麼不應該,詩人應該是有些悔恨的。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蔣勳老師開講,莊子留給世界文明最美麗的夢《莊子,你好:齊物論:蔣勳談莊子》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題庫解析X精華重點分析X最新小法典
  • 百億票房導演新海誠最新待望作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