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蝗蟲效應:暴力的暗影 為何終結貧窮需要消滅暴力?(新版)

The Locust Effect:why the end of poverty requires the end of violence

  • 定價:460
  • 優惠價:79363
  • 優惠期限:2019年12月31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我們得不到正義,只因為我們窮!

當制度不再為平民設計,而是保護當權者,
別奢談司法公正、公民正義!
唯有終結暴力,從根本去建立秩序,才是解決貧窮的王道!


國際正義使命團創辦人暨總裁蓋瑞・豪根,為人權發聲的正義之作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美國前國務卿歐布萊特 強力推薦!
國內人權先鋒、學者專家 正義推薦

 

專文導讀

黃默/東吳大學端木愷講座教授、《台灣人權學刊》主編

 專文推薦
賴樹盛/全球在地行動公益協會副秘書長、《邊境漂流》作者
李茂生/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齊力推薦
黃益中/《思辨:熱血教師的十堂公民課》作者
呂秋遠/律師、宇達經貿法律事務所 負責人、《噬罪人》作者
沈政男/醫師,文字志工,現為民報社論主筆、國語日報專欄作家
王清峰/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


你知道嗎?這些問題還在持續發生中:
★在印度,有數百萬窮人被拘禁做工,形同奴隸。
★在剛果,每五天,在20萬人中便有16名女性遭受到強暴。
在孟加拉,未審先關的比例高達73%。無數窮人進了監牢,就再也沒走出來。
在全世界,性暴力造成女性致死的人數,比癌症、車禍、瘧疾、戰爭加總的人數還要多。

 

我們的世界,有數十億人依舊生活在恐懼中。如果你正在讀這段文字,可能不會終日恐懼生命和身體遭到侵犯,或是用餐時一夥暴徒衝進你家帶走你的家人、掠奪你的財物。

 沉默的暴力,正靜靜摧毀數十億窮人的生命
對於社會基本的秩序,我們已經習以為常。然而在世界的彼端,許多人生活在混亂蔓延的國境,現實問題包括犯罪、竊盜和極端的不確定性。他們所處的世界與其說是貧困,不如說是赤裸裸的恐懼。暴行如同蝗災般對窮人強取豪奪,我們稱之為「蝗蟲效應」。

 這是一本深入探討貧窮的書
《蝗蟲效應》訴說一個驚人的事實:貧窮並非經濟問題——目無法紀的暴力犯罪,才是導致窮人無法翻身的根本原因。全世界至貧人口高達二十五億,從世界每一個角落的案例和故事中,我們看到種族、性別、司法、階級正義、資源分配等因素,是如何影響貧窮與犯罪共生的現象。書中重視每一地區、體制的歷史脈絡,不僅止於表面的現象描述或應對策略,而是進一步探究「為何現況如此?」同時對爭議已久的兩個問題進行分析:儘管全球經濟大規模成長,為什麼貧窮還是如此嚴重?以及,我們可以為此做些什麼?

 無知的結果是沒人動起來,試著阻止暴力,從而形成環環相扣的悲劇
本書不為任何議題下定論,主要擔任對話的起點。書中引介多項複雜的龐大問題,每個主題都觸及廣泛領域的智識探索,使全球窮人面對的暴力危機從不幸受到忽視的現況,轉為得到立即有力的處置。

蝗蟲可能在任何一天來到,把所有試圖改善窮人生活的良善努力一掃而空。如果我們不能戰勝蝗蟲效應,所有幫助窮人的作為全都無法真正永恆延續。只有當貧窮的國家裡有了秩序,有了公平,有了安全——國家才能真正邁上遠離貧窮的道路。

國際書評

我這輩子親身體會到,儘管才能、野心與努力人人有之,但世上的許多人僅僅為求生存就已備受挑戰。《蝗蟲效應》有力地提醒了我們,如果想要創造共存共榮的21世紀,我們就不能對威脅人性價值的暴力視而不見。」
──美國前總統 比爾‧柯林頓

 《蝗蟲效應》為終止貧窮人口受暴的行動提供了所需的論述,同時也透過駭人而真實的第一手案例證明這樣的行動為何如此至關重大。蓋瑞‧豪根提醒了我們,基本的法律保障不是特權,而是普世人權,而他藉此提出的道德呼籲不但啟發智識,也觸動人心。
──美國前國務卿 歐布萊特

這本傑出的著作針對暴力瘟疫和全球貧困議題之間長期糾纏的關係,當中的本質和原因,提出了驚人且有價值的觀點,同時也提出應對的聰明之道。不能不閱讀的一本書。
──《外交政策》前總編輯 摩伊希斯‧奈姆

扣人心弦,顛覆觀點。
──《紐約時報》大衛‧布魯克斯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蓋瑞‧豪根Gary A. Haugen
國際正義使命團創辦人暨總裁。於一九九七年創立國際正義使命團前,豪根在美國司法部民權司的警察行為不當特遣小組(Police Misconduct Task Force)擔任資深審查官,並在盧安達種族屠殺後,接受指派出任聯合國調查小組的主管官員。

豪根擁有哈佛大學和芝加哥大學法學院碩士學位,並且因為他在人權方面的領導風範,受到芝加哥大學、佩柏戴恩大學、更生團契(Prison Fellowship)、旅居者組織(Sojourners)與其他機構的表揚。國際正義使命團及豪根的功績曾受到《外交》期刊、《紐約客》、《紐約時報》、《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and World Reposrt)、《富比士》、《印度時報》(The Times of India)、福斯新聞網、美國國家廣播電台、CNN「Dateline NBA」節目、MSNBC與其他許多媒體報導。

二〇一二年豪根獲美國國務卿希拉蕊頒發人口販運英雄獎(Trafficking in Persons Hero award),讚揚國際正義使命團在全世界各地打擊人口販運的成果


相關著作:《蝗蟲效應:暴力的暗影──為何終結貧窮需要消滅暴力?》

維克多.布特羅斯Victor Boutros
擔任聯邦檢察官,代表美國司法部參與涉及警察不當行為、仇恨罪行、美國周邊國家國際人口販運等全國重大案件的調查和審判。他也是司法部人口販運起訴處(Justice Department''s Human Trafficking Prosecution Unit)的成員,這個部門匯集了全國頂尖的人口販運檢察官,提高政府的專業能力以搜索、起訴大型人口販運網絡。布特羅斯訓練聯邦和地方執法人員去調查、起訴違反聯邦人權的犯罪行為,且在發展中國家教育本地相關專業律師的審判辯護技巧。任職於司法部前,布特羅斯致力於厄瓜多的監獄改革,記錄印度的抵債勞工,並以南非國家檢察機關訪問律師的身分,協助強化反人口販運工作。布特羅斯擁有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哈佛大學、牛津大學與芝加哥法學院的碩士學位。

相關著作:《蝗蟲效應:暴力的暗影──為何終結貧窮需要消滅暴力?》

譯者簡介

楊芩雯
政治大學新聞學系畢業,在美國紐約大學修過幾堂出版課。一直是書和雜誌的文字工,做採訪寫作、編輯和翻譯。

相關著作:《蝗蟲效應:暴力的暗影──為何終結貧窮需要消滅暴力?》

 

目錄

導讀  終結貧窮必先消滅暴力  /黃默
推薦文  終結貧窮的漫漫長路  /李茂生
推薦文  與窮人共同奮力打一場真正遠離貧窮的仗  /賴樹盛

導論
第一章  我們遺漏了什麼?
第二章  歷史轉折點的潛藏危機                                    
第三章  蝗蟲效應
第四章  「幾十年來,沒人開過那輛卡車」
第五章   國王沒穿新衣──全身光溜溜
第六章   被摧毀的夢想
第七章   殖民遺產與合理的失敗
第八章   私人司法與不存在的公共法紀
第九章   付多少,得到多少
第十章   這是發生過的事
第十一章   有希望的示範計畫
結語
附錄  數學:美國政府的法治行動支出

 

 

【專文導讀】

終結貧窮必先消滅暴力
                  
黃默 (東吳大學端木愷講座教授、台灣人權學刊主編)

        這是一本讀來十分沉重的書,但也充滿了期待與希望。兩位作者既有學術的背景,也有豐富的經驗。書中描述當今發展中世界貧窮階層受到的暴力迫害與屈辱,遍及非洲、拉丁美洲、南亞、與東南亞各個國家。對貧窮階層來說,暴力無所不在、如影相隨,也使得脫離貧窮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作者稱之為「蝗蟲效應」,十分貼切。

    雖是如此,發展的國家(台灣也是)對「蝗蟲效應」幾乎沒有瞭解,即使少數人有所認識,也都不願意去面對,這也是為什麼作者強調,如果我們不能消滅暴力,改變貧窮的努力,也必然事倍功半。

    消除貧窮是一件十分艱辛的工作。既需要大量的資源,尤其需要價值觀的改變,涉及的面向涵蓋醫療、教育、就業、生活條件、住屋條件等等。如果我們同意作者的分析(我們又不能不同意),我們的工作可以說是雪上加霜,十分地艱鉅。

        回顧人類社會的歷史,貧窮在傳統的社會,被視為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不是人的意志與努力所能改變的。到了十九世紀初,科技的進步與利用,人類才擺脫了貧窮的主宰。然而,即使在今日,大多數經濟學者仍然將貧窮視為一個單純的經濟成長問題,不涉及文化、政治、社會的各個面向。誠然,這幾年來,這想法已經逐步受到挑戰。沈恩(Amartya Sen)教授主張發展是為了自由,自由是經濟成長不可或缺的構成要件。薩克思教授(Jeffrey Sachs)也提出「貧窮陷阱」的概念,以及破除的具體辦法。2000年,聯合國千禧年計畫,尤以消除貧窮為核心的工作。聯合國組織、各國政府與民間團體,也都全力以赴,作了不少工作。但如本書作者所說,千禧年計畫幾乎沒有提到暴力的問題。

        進一步的分析,暴力的問題來自於非洲、拉丁美洲、亞洲各個國家的刑事司法體制的失能,警察、檢察官、法院與律師都不是為保障貧窮階層的基本權利而設置的。適得其反,他們都淪為政府或是社會上有錢有勢階層的幫兇。他們既歧視貧窮階層,也為了他們自身的利益,不願為貧窮階層挺身而出。只有非常少數的警察、律師、檢察官與法官是例外的情形。普遍來看,貧窮階層不在法律保障之列。在許多非洲、拉丁美洲、亞洲發展中的國家,貧窮階層世世代代生活在暴力與貧窮的陰影之下。

    面對這樣難以改變的情勢,作者的答案又是什麼呢?他們一方面回顧十九世紀歐洲、美國、日本刑事司法體制的革新,包括在短時期內改善貪污、腐化、訓練與設備不足的問題,還有扭轉觀念,不再將暴力視為警察執行任務理所當然的工具。另一方面,他們又敘述當前國際民間團體的活動與努力,包括作者多年來所主持的「國際正義使命團」(International Justice Mission)在世界各地所作的努力,尤其是在菲律賓宿霧(Cebu)城市,透過與政府、社區、律師、社工體系共同合作,所做的改革,深信我們應該保持信心與開放的視野,試探各種有效消滅暴力的途徑。

    作者十分強調只有非洲、拉丁美洲與亞洲的社區領導階層投入與行動,改變才有可能,這與十九世紀的改革運動,並沒有什麼不一樣。如果當今的情勢有什麼不同,那就是國際民間組織的出現與參與。早在二零年代、三零年代,國際民間組織已經逐步出現,比如說美國杜威教授(John Dewey)所領導的對托洛斯基(Leon Trotsky)案件的調查,又如英國哲學家羅素所領導的反越戰運動,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事情。到了七零年代,美國卡特總統倡議人權外交,國際民間組織投入改革的運動蓬勃發展、日新又新,普及世界各地。其中最著名的,如國際特赦組織、樂施會等等。本書作者所主持的「國際正義使命團」,根據他們的自述,也深受國際特赦組織的影響。

    對台灣來說,蝗蟲效應的問題並不那麼嚴重,但地方政府迫遷以及私人暴力討債的事件時有所聞。社會貧富差距的擴大、新貧階層的出現,值得政府與民間組織密切地注意。

 【專文推薦】

終結貧窮的漫漫長路
             
李茂生(台灣大學法律系教授)

     本書《蝗蟲效應》談一個看似與我們並無多大關係,但實際上卻是存在於我們身邊,曾經發生過,而且不能保證將來不會再度現身的悲慘世界。兩位作者都在芝加哥大學法學院任教,而且都參與了企圖改變開發中國家刑事司法制度運作的非官方組織。他們寫下了觀察所得,也企圖揭開成功的序幕。

    《蝗蟲效應》一書從一九九四年發生在盧安達的集團暴力屠殺事件談起。小教堂內的被害人幾乎都是被砍刀斬殺的。男人、女人、老人、幼童,都是些赤貧之人。之後,本書花了將近一半的篇幅詳述了在開發中國家發生的許多悲慘犯罪結果。

        這些敘述都僅是為了說服讀者一件殘酷的事實。全世界有近二十億的赤貧階級,不管其多麼努力想改變自己的處境,也不管國際社會投入多少資源,透過糧食供應、醫療的提供、教育體制的改革等企圖改變現狀,只要沒有公共的刑事司法制度的保障,日常化的掠奪、性侵、人口販賣、奴役的拘禁等暴力犯罪,將會剝奪所有在福利、醫療、教育方面的援助所達成的效果。這種蔓延的、日常化的暴力犯罪,就像群聚的蝗蟲災害一樣,一旦發生,所有的生機都會停頓。這些赤貧的二十幾億人,他們受不了任何的摧殘,而且受殘害後,幾乎是無法復原。

        作者進一步研究,為何這些開發中國家的刑事司法制度會如此功能不彰。根據其研究發現,帝國殖民時代所創設的現代刑事司法制度,其本意並不是為了保障被殖民者的權利,而僅是用來確保殖民者權益的制度。其後,取代殖民者地位的本土社會菁英顯然也會沿用以往的制度而企圖確保其政經社地位。再者,經濟的發達造成了貧富上的不均,私人的保全制度日益發達,菁英分子溫飽之餘,當然不會願意資助公共司法的建設,於是公權力的司法機關日益衰敗,毫無起色。尤有甚者,菁英分子更是利用了功能不彰的公共司法而進一步剝削窮人藉此獲利。

         雖然作者不斷強調刑事司法的保障是確保所有援助功效的前提要件,但是事實上國際援助幾乎都不重視這個領域。表面上,刑事司法的執行本身就是個暴力犯罪;再者,先進國家中透過刑事司法所展開的嚴罰政策,其本身就對貧困階級不利;此外,刑事司法的執行沒有降低暴力犯罪的效能,硬要強化無效的刑事司法,則最後可能會影響到對其他救貧計畫的資源投入;這些都是國際組織不願意介入開發中國家刑事司法制度改革的原因。事實上,先進國家投資以及協助的司法改革僅限於國際性犯罪的預防,例如毒品、恐怖活動的防制,以及透明商業機制的建設等;這些都是以不干預內國國權活動的名義下進行的活動,但是其本質不外是先進國家僅援助對其本國有利的他國刑事司法制度改革而已。

        二十世紀被謂為國際人權的世紀,而放諸四海皆準的人權保障,都是透過三個階段而被實現的。此即,宣言、具有約束力的公約與實現的具體計畫。一九四八年的世界人權宣言、二十年後六零年代的兩公約以及公約的國內法化,均實現了前兩個階段的要求,不過在最後一個階段,卻遭受到頓挫。

       作者於本書的最後展現了最後一個階段的黎明曙光,其舉出許多成功的例子說明了前進兩步退後一步的荊棘進步。然而,果真前途就是如此地光明?

       本書沒有提及台灣,或許作者並不認為台灣是正值司法改革的開發中國家,也或許作者並不認為台灣是個值得重視的國家。但是,不斷被殖民且企圖克服殖民的台灣、面臨兩公約的落實困境的台灣、缺乏最後踢出臨門一腳的社會菁英的台灣,縱然局勢不似本書所描述的非洲、南亞等國家般地悲慘,難道不是個歷經諸階段改革,但是卻在每個改革的階段都留下遺憾的國度?本書所論及的局勢貌似與台灣無關,但是點點滴滴都留下一些反省的材料。

 【專文推薦】

與窮人共同奮力打一場真正遠離貧窮的仗
         賴樹盛 (全球在地行動公益協會副秘書長、《邊境漂流》作者)

        十餘年前我至柬補寨拜訪時,有回隨著社福機構主管駕車訪視鄉間,記得他曾說過,當地人若看到「穿制服的人」在路邊攔檢,不但不要停下來,更要想辦法避開,讓我印象深刻。

    我帶疑惑問著,他們不是執法人員嗎?難道沒違規也要如此嗎?他笑著回應:沒錯,就因為穿著警察或軍人制服,才可以對你予取予求。

    坦白說,當時我蠻震驚的。但自己從事援助發展工作數年後,逐漸明白此書所言「對全球貧窮人口而言,最普遍的犯罪和掠奪者時常就是他們自己的警察機關。」

    想盡辦法打工攢錢回老家的緬甸朋友談起,他們擔憂的不僅是惡劣工作環境、苛扣低廉工資,更害怕遇上了警察臨檢或拘禁時的索賄……

    某日午後辦公室門前,行經一位衣衫不整的緬甸婦女,當地同事給予協助後轉告我,婦人說她被好像警察的人強暴了⋯⋯

    邊境有著流離失所的緬甸難民或非法移工,總不難聽聞這些邊緣弱勢者,受到鄰人、雇主或執法者的勒索、性侵害、人口販運,甚至動用私刑。曾有泰國雇主因懷疑緬甸工人盜賣作物,竟雇用槍手處決數人後焚屍滅跡,其中一人負傷逃跑才讓雇主惡行敗露。

    生活在台灣的我們來說,警政司法保護是理所當然的享有,對這些無法無天暴力行為,或許會感到荒謬至極。

    然而,在泰緬服務時自己曾經想像過,若我沒有錢、沒有護照身分、語言又不通,當遇上暴力對待時,我真有能力反抗嗎?若不幸受到侵害後,我有辦法舉證並指認加害者,使其受到司法審判後定罪嗎?又有誰能真正幫助我?

    「出於某種原因,世人忽略了全球窮人大多缺乏向前進展的最基本要素──全球窮人大多生活在執法的基本保護之外,而且極度易於受到蝗蟲般的暴力掠奪。蝗蟲可能在任何一天來到,把所有試圖改善他們生活的良善努力投入一掃而空。」

    正如作者蓋瑞・豪根和維克多・布特羅斯所指出,困擾發展中國家的問題,並不只是貧窮、衝突及效能不彰,更有暴力不斷造成的秩序混亂,當欠缺可靠的威嚇力量(有效的執法制度),將使無數「無名小卒」不斷遭受侵害,無力反抗。

    本書實地探究非洲、拉丁美洲、南亞等地真實案例,在社區遭強暴殺害的女童、監禁在磚造工廠裡的奴隸、被趕出自家土地的寡母等,無數受害者們重複陷入痛苦深淵,令人怵目驚心。一如我在東南亞曾接觸過的人們。

    國際社會雖致力於各項援助投入,世上數億貧窮人口仍生活在貧窮及暴力威脅下。當社會持續漠視公共司法制度,有如重要環節總是被遺落了。作者呼籲各國政府及援助機構,此一失敗對於消滅貧窮具有毀滅性影響。

    「發展中國家的司法制度何以如此失能狀態,且對窮人全然失去效用?」作者抽絲剝繭般深入分析,除了舊殖民司法制度的怠惰、援助扶貧機構的忽視,或菁英的私人司法替代等,最大障礙來自於國家內部的激烈反對者——藉由制度維持失靈,繼續得到對窮人剝削式支配的好處。

    此書讀來引人入勝,層次豐富而分明,直指貧窮與暴力共生的本質,不僅使援助發展工作者獲得啟發,更讓讀者改變對於終結貧窮的視角。

    豪根任職人權組織「國際正義使命團」執行長,在各地協助健全司法制度。這個團體的努力「是讓窮人終於拉開布幕,揭露他們必須日日應付的持續性暴力威脅」,藉由當地律師及社工組成團隊,與權力當局合作,以期做到拯救受害者,將罪犯繩之以法,並使倖存者獲得安置及力量。

    他同時坦言,這需要草根社區及國際社會,共同奮力打一場有意識、有策略、且成本高昂的仗——而且耗時經年,有時得花上數十年。如今在菲律賓、祕魯、獅子山等國,希望的示範計畫正陸續推展中。

    數年海外服務工作經驗裡,我曾共事的貧困弱勢者,為帶給家人更穩定生活,投注了令人動容的決心和勇氣,但他們遭遇暴力侵害時的脆弱無助,仍為多數富足人們所難以想像。

    所幸《蝗蟲效應》一書提醒世人,只有當發展中國家裡有了秩序,有了公平,有了安全——扶貧援助成果將能避免被蝗蟲啃食殆盡,貧窮者才得以真正邁上遠離貧窮的道路。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8759831
  • 規格:平裝 / 416頁 / 21 x 14.8 x 2.65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適讀年齡:20歲~99歲
 

內容連載

導論
 
那是我第一次親臨屠殺現場。時至今日,頭骨已全數整齊堆疊在架上,但是我初次撞見它們時,可不是這般景況。頭顱還連在身體上,大多僅存骨架,數量龐大、正在腐壞的人類屍體就這麼成堆置於盧安達的磚造小教堂裡。一九九四年的大屠殺發生之後,聯合國即刻派遣了一小隊「特別調查團」到盧安達,身為調查團的指揮官,我收到一份列出一百處亂葬崗和屠殺現場的清單。在大約十週的時間內,這個貧窮多山的國家有近一百萬人遭到殘殺──多數人死在寬刃砍刀下。我步出軍用運輸機,加入由各國人馬組成的小規模團隊,成員皆是犯罪調查員和檢察官,在種族屠殺後不出數週便在盧安達首都集合。整個國家瀰漫著一種災後的怪異空曠感。直到步出機場、坐上廂型車,我才發覺自己並未通過護照查驗站和海關就入境盧安達,因為機場裡沒有入關查驗處,也沒有海關。在我們潛意識裡代表著秩序及文明──還有安全──的象徵,經過一場肆無忌憚、全面席捲的種族屠殺之戰後,徹底消失無蹤。這讓人相當不安。
 
初期那段日子裡,我的任務是協助聯合國的專家委員會大略估算出數字,並且蒐集指控種族屠殺指使者主腦的證據。(設立國際法庭至少得等上超過一年。)然而,面對成千上萬的兇手,我們該從哪裡著手?
 
最終我們先從基佳利(Kigali)[1]南邊的小鎮納塔拉馬(Ntarama)起步,在小小的教堂建物裡,所有屍體都維持著兇手離開前的樣子──散落在牆與牆之間,堆得與膝齊高,衣物腐爛,周圍還有冀求活過這場圍攻的赤貧人民的所有物。
 
然而他們未能倖存。
 
有四位西班牙鑑識專家與我合作,在遺體間仔細翻找,挖出每一顆頭顱做簡單的計數:「女人,砍刀。女人,砍刀。孩童,砍刀。女人,砍刀。孩童,砍刀。孩童,鈍傷。男人,砍刀。女人,砍刀……」就這樣連續記上數個小時。

[1]      譯注:盧安達首都,位於全國的中心位置。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這是一場所有人對抗所有人的戰爭《憤怒年代:共感怨憤、共染暴力的人類歷史新紀元》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他是經驗豐富的引路人、建構宇宙的造夢者
  • 漫遊者.果力.地平線.豐富聯展,99元起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