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 定價:500
  • 優惠價:79395
  • 優惠期限:2020年10月18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一百年前人類奇蹟・史上最英勇求生事件

唯有堅忍,方能征服
By Endurance We Conquer

  探險年代最讓人尊敬的一幕
  比成功更光榮的一場失敗

  第一手珍貴黑白照片
  重建28人/700天堅忍現場

  100年來,人們傳誦這個故事,
  因為這是人類與大自然的極地,
  絕望與堅毅的極地,挫敗與凱旋的極地。

---------------------------------------

  「薛克頓是我心目中最偉大的英雄。」率領世界第一支隊伍攀登聖母峰的希拉瑞(Edmund Hillary)說:「他有著無比的勇氣和高昂的精神,而他高超的領導能力更在前述二者以上。」然而,「你給我一個英雄,我給你一齣悲劇。」後人對於薛克頓的最深記憶,竟是來自一次失敗的南極遠征,在這一次長達七百天的極地求生經歷中,看見他的樂觀與堅毅。

  本書重建了薛克頓一行人此番的遭遇,作者以冷靜的筆描寫了這一趟堪稱史上最偉大的探險求生記。除了文字細膩引人之外,本書震懾人心的,是隨隊攝影師所拍的照片。有了照片,我們可以更深刻認識這一群看似平常其實非凡的人。在其中一張照片上,這一群人站在冰天雪地中,直視攝影鏡頭;他們彷彿直直看著死亡,毫不扭捏退縮。那種姿態和眼神,不是恐懼驚慌的人所能展現的。那麼,他們為什麼神色自若?從隊員的日記和回憶錄可以知道,那是因為薛克頓。就算三度遠征南極未果,但作為一個領導者,薛克頓無疑是成功的。

  有些失敗比勝利更光榮。

---------------------------------

摺頁

  1914年8月1日,英國籍的船隻「堅忍號」(the Endurance)從英國的倫敦出發,打算航行至南極圈的威德爾海。全船共載有28人,成員包括水手、軍人與科學家,由曾參與過兩次南極探險活動的薛克頓(Ernest Shackleton)率領。這艘船載了英國「跨越南極小隊」將要登陸南極洲,企圖締造記錄,成為第一支徒步穿越南極大陸的隊伍。

  1915年2月22日,「堅忍號」來到南緯77度,距離南極陸地144公里處──這是他們所能到達的最南點了。此後,「堅忍號」被困在浮冰中,隨之漂流,離陸地漸遠,船身逐漸承受不住流冰群的擠壓。船上眾人不得不棄船,轉移至浮冰上紮營;不多久,「堅忍號」爆裂折毀。

  28個男人自此展開了雪地求生記。隊長薛克頓以過人的樂觀精神帶領著這一群性格迥異的人,他們儘管時有摩擦與齟齬,但始終能以一個團隊的方式互相支持,在薛克頓的領導之下,為了讓心志堅強,他們保持規律的作息;為了維生,他們獵殺企鵝與海豹;為了活著回家,他們甚至兩度冒險搭乘沒有遮篷的划槳小木船,在雪狂風急的極區海域中朝著可以登陸的島嶼而去;第一次,連續划了七天的槳,第二次則足足航行了十七天,一行人吃盡了肉體上的苦頭,嘗夠了心靈上的折磨──終於,在受困於雪地二十個月之後,他們見到了久違的人類同胞;28個人全活著,一條命都沒丢。

  本書作者研讀了船上多位人員所留下的日記和各種資料,重建了「堅忍號」這趟行程。引人入勝的敘述,配合珍貴照片,讓讀者彷彿親身經歷了這一場堪稱史上最英勇的人類求生事件。本書所採用的照片,是「堅忍號」隨隊攝影師賀理(Frank Hurley)的作品,訴說了南極懾人的美,並記錄了船隻受困ヽ傾覆與毀裂的經過,以及隊友們在極端受限的條件下如何生活。賀理原本共拍攝了五百多張照片,後來為了要划船逃生而不得不丢棄專業的攝影配備和四百張感光片版,這些照片與感光底片,被賀理從將沈的 「堅忍號」上搶救出來,曾在浮冰上飄盪。航過南極圏的惡水,被焊在兩層錫罐裡封凍在零下幾十度的雪地下──現在,經過重製,它們第一次完整呈現在世人面前。

  「堅忍號」的南極之行沒有達成預定目的,但隊員們的返鄉之路可能是探險年代裡最光榮的一次凱旋。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卡洛琳・雅麗珊德(Caroline Alexander)


  曾為《紐約客》《史密森期刊》(Smithsonia)、《戶外)(Outside)及《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等刊物撰稿,此外已出版了四部作品。她策劃了美國自然史博物館於1999年3月所舉辦的「堅忍號:薛克頓的遠征傳奇特展」。現居新罕布夏州的一處農莊。

譯者簡介

游敏


  美國加州蒙特瑞國際研究學院口譯與筆譯組碩士。譯有《亞里斯多德總裁》(大塊文化出版)ヽ 《美食與毒菌》(合譯)現旅居美國紐約州。

 
 

目錄

目    錄

英勇年代

薛克頓一行人千里迢迢南來,志在成為首支徒步橫越南極大陸的隊伍,企圖從所剩不多的「第一」中再創新記錄。

南 行
1914年的最後一天,「堅忍號」花了一早上辛苦衝撞堅硬的浮冰後,
意外地順利航進南極圈,只見夢幻般璀璨的晚霞倒映在平靜的水面上。

四分五裂
10月26日的黎明清亮,和風陣陣,陽光照得浮冰金光閃爍。 擠壓冰的低吼猶在耳邊盤旋,眼前寧靜的美景與小船垂死的掙扎形成強烈對比

耐心營地
縱使心中有再多的疑慮,大家還是得重新建立起在浮冰上生活的模式。五頂營帳沿著暗藏危險的雪堆排成一列,與犬隻平行。
冰洋中的小船
如果「凱爾德號」的求援行  失敗,那麼,一如薛克頓所言, 「外界的救援行  絕不可能⋯⋯來到象島。

凱爾德號
經過日後專家學者的評量考證,「凱爾德號」的這段航程是人類所完成的偉大航
程之一,然而,此時此刻的他們,渾然不知自己的成就。

南喬治亞島
「倘若我不幸無法生還,你最好在冬季過後試著由海路航向島的東海岸。
我們將朝著磁針所指的東方前進。我相信救兵不日便到。」

象島
回顧過去,事情好像沒有那麼糟。在荒無人跡的象島上,
懷爾德妥善照顧了眾人的生活,大家雖然覺得日子「難過」,但並不「難熬」。

給我的同伴
返回文明世界後,許多隊員的日子過得還不錯,但也有人因為舊社會的秩序被大戰一掃而空而適應不良。這群人曾經生死齊心,只為找一條生路,然而生還後卻面臨了不同的命運。

致 謝
關於書中照片

 
 



中文版開始之前


  一百年前的二十世紀之初,人類熱衷於征服極地。北極,南極。

  繼1909年美國人裴瑞 (R. Peary) 首先踏上北極,1911年挪威人阿蒙森 (R. Amundsen) 首先踏上南極之後,征服極地的競賽,只剩下一個項目:橫越南極大陸。1914年,薛克頓 (Earnest H. Shackleton) 肩負起英國人參與極地競賽的最後項目的希望。他率領一艘叫作「堅忍號」的船、29名船員、69隻狗、1隻貓、開始了這次遠征。

  「堅忍號」出師不利。1915年2月開始,船先是為浮冰所困,再遭鑿穿,然後全體隊員棄船受困於與世隔絕的南極。沒有人知道他們遇難,沒有任何救援可待。薛克頓的任務,不再是橫跨南極,而是帶他的隊員平安回家。

  薛克頓畢竟沒能幫英國人扳回一城。然而,他的榮耀卻成就於挫敗之中。他不但引領他的隊員在艱險的南極渡過了長達700天的時光,最後更全體安然歸來。

  薛克頓的故事,在西方家喻戶曉。因為其中敘述的不只是單純的探險與脫險,而是人類毅力、智慧與鎮定的結晶與濃縮。

  敘述薛克頓和「堅忍號」故事的書籍,不知凡幾。《極地》這本書除了文字冷靜而忠實地重建現場之外,最特別之處,在於隨隊攝影師賀理 (Frank Hurley) 記錄這700天過程的照片第一次完整公佈。

  這些照片,彌補了所有其他文字書籍的不足,不但重現了當時的情景,更具象地呈現了團隊合作的無形情懷:榮譽,專業,互助,信任。我們從攝影者自在的取景中,從被攝影者坦然的神態中,不能不震撼於這個團隊之所以能穿越這700天的沈著,以及這個團隊的領導者的魅力。

有關本書的攝影

  在南極攝影,本身也是個堅忍的故事。

  寒冷的低溫使得攝影器材與底片變得異常脆弱,必須費心照顧。沖洗的工作也得在非常麻煩的情況下進行。當然,艱險、濕滑、寒冷的環境,使攝影工作本身倍加困難。但澳洲籍的攝影師賀理終於為他們不可能的任務留下了彌足珍貴的記錄。

  賀理原先拍攝了五百多張底片,後來和薛克頓一起從中挑選最好的一百二十張,包括二十張Paget彩色照片和一百張全玻璃和半玻璃感光版,焊封在錫罐中保存。其餘的四百來張底片,則連同專業的攝影配備,在跋涉與求生的過程中忍痛丟棄,但賀理留著一部小小的口袋型相機在身上,後來又拍攝了幾張精彩的照片。

  《極地》,是第一次將賀理這一批照片整理成書。

  第16頁,就是賀理的肖像。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5406455
  • 叢書系列:Mark
  • 規格:平裝 / 224頁 / 20 x 23 x 1.12 cm / 普通級 / 雙色印刷 / 二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英勇年代
 
多少年過去,那天的影像依然鮮明烙印在沃思禮船長 (Frank Worsley) 腦海中。

那是個七月天,時值南極的隆冬,伴隨著極地長夜而來的黑暗,已盤桓了好幾個星期。氣溫是華氏零下30度 (約攝氏零下24度)。放眼望去,船身四周的冰海一望無際,在明亮清澈的星空下顯得潔白而神祕。呼嘯的風聲,不時打斷艙內的交談聲。堅實的厚冰在遠方呻吟,那不祥的聲音透過大片冰層傳來,傳到沃思禮船長和身旁兩個同伴耳中。也有些時候,幾里外的小小騷動就引得他們的船陣陣顫抖與呻吟;千百萬噸重的厚冰因移動所造成的壓力,由遠而近,推壓到船的四周,揉擠那有彈性的船身,使得木製的船壁繃得緊緊的。

這時候,三人當中有人開口了:

「它快不行了⋯⋯船長,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你要趕快做決定。這艘船也許還可以撐幾個月,也可能只有幾星期,甚至幾天,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凡是被寒冰奪走的,就再也要不回來。」
 
時為1915年,說話的人,是鼎鼎大名的英國籍極地探險家,薛克頓爵士 (Sir Ernest Shackleton),他的副手懷爾德就站在一旁。他們所搭乘的船「堅忍號」,在南緯74度附近因海面結冰而被困在南極的威德爾海 (Weddell Sea)海域。此前,往南極探險的成果業已十分輝煌;薛克頓一行人千里迢迢南來,志在成為首支徒步橫越南極大陸的隊伍,企圖從所剩不多的「第一」中再創新紀錄。

1914年12月,「堅忍號」離開了南喬治亞島 (South Georgia) 的捕鯨站,就此進入南極圈,向南行駛了一千多哩,距離預定停靠的南極大陸港口只剩100哩 (約160公里) 左右的航程。沒想到,海面上浮冰集結,「堅忍號」只好暫停行進。強勁的東北風時起時停,連吹了六天,把大塊浮冰全吹向南極大陸的冰棚,行進在浮冰群中的「堅忍號」也因此受困於其中。又過了幾天,氣溫驟降到華氏9度(約攝氏零下13度);寒冷的天氣凍硬了原先鬆軟的浮冰,要到來年春天才有融化的希望。在此同時,威德爾海中的流冰未曾停歇,帶著困在冰裡的「堅忍號」緩緩向北流去;原先即將駛達的目的地,眼看著愈來愈遠。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作者特費時六年重磅回歸!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哈利波特金句大賞
  • 台灣旅遊展
  • 皇冠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