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春美妝祭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光天化日

光天化日

Under the Red Flag

  • 定價:300
  • 優惠價:78234
  • 優惠期限:2020年03月09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家鄉是祖先的地方,不是我的。」──專訪哈金,每一代寫作者的通天之路

    文/蔣亞妮2020年02月19日

    對喜愛哈金的讀者來說,2020年,是一場華麗的慶典。從獲得「美國筆會/海明威獎」的《好兵》、歐康納國際短篇小說獎的《光天化日》、得到亞裔美國文學獎、The Townsend Prize小說獎的《新郎》到《落地》,哈金迄今的四部短篇小說集全重版出來,更有新作──非虛構書寫的《通天之路:李白》問世。 more
 

內容簡介

  在這個時代、這個地方,人民沒有隱私權、偏執狂肆虐,鄰居成仇、夫妻反目、國家反對個人,歷史抹煞人性──這些故事展示了人類驚心動魄的愚蠢。

  「這是一本真實的書,沒有任何事件是虛構的。」 
  哈金唯一一部自傳性小說集。
  描寫在大連長達十二年的童年生活,期間經歷文化大革命。

  哈金寫下了一個過去時代的不忍卒睹,
  不寒而慄的是,當代中國種種現狀,今日讀來依然熟悉。

  「我必須說真話,必須對抗遺忘,必須關注那些比較不幸以及一無所有的人。我必須嘗試超越任何國家。不管它們令你悲哀、或震驚、或沮喪,這裡描述的不過是千百萬大陸上的中國人曾經經歷過的生活。」——哈金

  《光天化日》中十二篇故事都發生在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在中國長大,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移民美國的哈金,用一個倖存者的敏銳寫出了道德的淪喪,他說了一個鄉村小鎮歇馬亭的生活,那裡的男人和女人充滿了感情和執迷,但他們被榮辱、生死、背信和壓抑控制著,因而被短視所蒙蔽。街上的群眾鎮日期待著政治運動、公審,乃至於大肆舉辦婚喪喜慶,但凡是在公眾面前的批鬥或是耀武揚威都不放過機會,人人藉由打壓異己,塑立個人服從看不見的指令的虛幻形象。盲目的群眾接二連三地視其他鄉民遊街為好戲,這不僅是當局者殺雞儆猴,對於旁觀者同樣是藉由打倒他人來作為保全自己的偽裝。

  好比〈葬禮風雲〉,操辦家中長輩的身後事竟與子孫仕途升遷禍福相依,而人們為了向黨表忠罔顧孝道。或是〈男子漢〉中一名丈夫到村里吆喝弟兄們到他家睡老婆,以及〈光天化日〉因為和多位男人睡覺遭當眾遊街的婦女。婦女和丈夫以外的男性睡覺便遭謾罵,然而男性卻是為所欲為,如〈復活〉中外遇的男人自閹便換來自由,重新生活……各篇看來光怪陸離、荒謬奇異的故事。卻是真實在中國發生的故事。

  「哈金作品往往比華文創作更能讓中國以外讀者一窺中共統治的實相。他的寫作環境沒有文字審查,因此中國作家不方便寫的,他都可以大寫特寫。沒經歷過中共統治的華人,例如臺灣人,特別應該讀哈金小說,因為哈金作品最能呈現中共統治怎麼改變了中國社會,怎麼扭曲中國人的性格。」──顏擇雅(專文導讀,全文收錄書中)

  ■《光天化日──鄉村的故事》中文版二十週年紀念新版■
  特別收錄作者新版序、顏擇雅專文導讀。

得獎紀錄

  ★榮獲1996年歐康納國際短篇小說獎

名人推薦

  顏擇雅/專文導讀

  楊照、駱以軍、單德興、李有成、閻連科───好評推薦

國際好評

  這是一本非常引人入勝的小說集,因主題的完整統一而有力,因風格的多樣變化而豐富。──《紐約時報書評》

  不論是為愛女性,這是因為愛知識,哈金筆下的人物都得做出艱難的選擇;這種艱難的抉擇不但讓那些對中國或軍隊生活有興趣的讀者感動,而且讓那些易受出色的寫作和單純的人生戲劇傷感的讀者感動。──《出版者週刊》

  哈金抓住了中國生活的特質,使我們對他的人物有了深切的了解,這個最陌生國度的『與眾不同』被濃縮成了一個又一個生動的人生戲劇,在紙上呼之欲出。-《波士頓環球報》

  哈金生動地喚起那些和官方的「正確」舉止背道而馳的叛逆人性……是一部少見而出色的作品。──《柯克斯評論》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哈金


  本名金雪飛,1956年出生於中國遼寧省。曾在中國人民解放軍中服役五年。在校主攻英美文學,1982年畢業於黑龍江大學英語系,1984年獲山東大學英美文學碩士。1985年,赴美留學,並於1992年獲布蘭戴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博士學位。2014年獲選美國藝術與文學學院終身院士。現任教於美國波士頓大學。

  著有三本詩集:《沉默之間》(Between Silence)、《面對陰影》(Facing Shadows)和《殘骸》(Wreckage)。論文集《在他鄉寫作》(The Writer as Migrant)。2011年起在臺灣陸續出版中文詩集包括《錯過的時光》、《另一個空間》、《路上的家園》。

  另外有四本短篇小說集:《光天化日》、《新郎》、《好兵》,和《落地》。

  八部長篇小說:《池塘》、《等待》、《戰廢品》、《瘋狂》、《自由生活》、《南京安魂曲》、《背叛指南》、《折騰到底》。

  短篇小說集《好兵》獲得1997年「美國筆會/海明威獎」。《新郎》一書獲得兩獎項:亞裔美國文學獎,及The Townsend Prize小說獎。長篇小說《等待》獲得了1999年美國「國家圖書獎」和2000年「美國筆會/福克納小說獎」,為第一位同時獲此兩項美國文學獎的中國作家。並入圍了普立茲文學獎。該書迄今已譯成三十多國語言出版。《戰廢品》則入選2004年《紐約時報》十大好書、「美國筆會/福克納小說獎」,入圍2005年普立茲獎。

譯者簡介

王瑞芸


  江蘇無錫人,1982 年進入北京中國藝術研究院,1988 年進入美國俄亥俄州凱斯西方儲備大學學習西方藝術史,現居美國加州。迄今發表過的著述有:《巴洛克藝術》,《二十世紀美國美術》,《美國藝術史話》;及譯著《杜尚訪談錄》。在大陸、台灣和海外華文刊物上發表過散文、小說。
 
 

目錄

新版序  英文寫作的轉折  ◎哈金
初版序
 
光天化日
男子漢
主權
葬禮風雲
最闊的人
新來的孩子
皇帝
運選丈夫
春風又吹
復活
十年
 
導讀  ◎顏擇雅──彷彿走過長長的迴音廊
 

自序

  亮甲店是遼寧省金縣的一個小鎮。三四十年前鎮上只有幾條短街,三五家商店,但卻很熱鬧。從大連通往城子坦的鐵路打這裡經過,鎮上也通汽車。此外,鎮東邊有一大片營房,裡面多是二層磚樓,終年駐紮著一個師的總部和數百家軍官家屬。營房是為蘇聯軍隊在五○年代初建的,所有設施都挺現代的,還有一個奧運會標準的大游泳池。「歇馬亭」基本上是以亮甲店為原型的,但我寫的是小說,必須有想像的空間,所以有些地名、街名是虛構的,有些事件是從別的地方搬過來的,是為了把故事寫得豐富堅實。

  六○年代初,我父親是駐在亮甲店的一個通訊營的政委。他級別較低,所以我們家不能住進師部那片大營房裡,只能住在街頭的一個小院子裡。這樣,我們兄弟們就跟街上的孩子們混在一起,打成一片,所以我對鎮上老百姓的生活比較熟悉。後來部隊換防了,我們家搬到了庄河縣。上大學後,我去過亮甲店兩次,覺得這地方真是太小了。當年的頑童們都長成大人了,可是似乎在心理上並沒有多大成長,他們還在談著打架吃酒之類的事。不管怎樣,我對那個小鎮是深有感情的。我在那裡生長了十二年,幾乎整個童年都在那度過。來美國後,常常想起那個地方,也許小鎮上的許多東西都已經消失了。在某種意義上,我寫《光天化日》是為了把一些曾經在那裡存在過的人和事物保存在紙上。不管是嚴酷的,還是溫暖的。

  這是一本真實的書,沒有任何事件是虛構的。做為一個作家,我所做的不過是重新編整結合人物和細節,將其安排進「歇馬亭」和它附近的村子裡。在結構上《光天化日》深受喬依斯的《都柏林人》和安德生的《俄亥俄州溫涅斯堡》的影響:所有的故事都發生在一個地點,有些人物在不同的故事裡重複出現,每個單篇都起著支撐別的故事的作用,整個書構成一部地方誌式的道德史。但《光天化日》寫的不只是一個地方,也是一個時代。

  這是我的第二本小說。九四年寫完後到處投送,但無人願意出書。幸虧喬治亞州立大學出版社於九六年接受了這本書,才使四、五年的勞動沒有白費。

  九六年底,我的一位朋友比爾.霍姆斯(Bill Holms)請我去明尼蘇達州的西南大學去朗讀作品。那所大學在馬歇爾城,遠離都市,馬城連個客運機場都沒有。電話上比爾對我說:「我派一架飛機去蘇佛斯接你。」第二天,我到南達科他州的邊城蘇佛斯後,等了兩個小時也不見什麼專機。下午三、四點鐘,一個小男孩和一個小伙子出現了,他們把我拉到一架契克威勇士型的小飛機旁,機裡只有兩個座位,實在太小了。更令我吃驚的是那個名叫安文的十二歲的孩子是飛行員,而那個敦實的小伙子只是他的飛行教員。沒辦法,又不能不去,我就隨他們入機上天了。一路上搖盪顛簸,晃得我心魂不安,不得不想起自己的「後事」,想起家人和一些掛在心上的事情。令我驚訝的是,當我想到剛剛寄出去的、修改過的《光天化日》的校樣時,心裡十分坦然,覺得這是一件完成了的事,怎麼想也想不出還該做什麼,想不出有那個詞或標點該改一下。的確,為這個短篇集子我真的盡了最大的努力。可以說,就這本書來講,當時是死而無憾了。

  我很高興,王瑞芸的準確生動的譯筆能將這些故事呈現給台灣讀者。不管它們令你悲哀、或震驚、或沮喪,這裡所描敘的不過是千百萬大陸上的中國人曾經經歷過的生活。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1376936
  • 叢書系列:大師名作坊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3.5 x 21 x 1.1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光天化日

中午我正吃著玉米餅子和拌海蜇,院門被撞開,光腚蹦了進來,藍短褲的褲腰上插著把大木頭手槍,「白貓,」他叫我的外號,「快,我們走,他們把老母狗子在家裡抓住了,今天下午要給她遊街呢。」

「真的?」我把已經快要吃光的碗一擱,就衝到裡屋去拿我的背心和涼鞋。「我馬上就來。」

「光腚,你是說他們今天要給穆英遊街嗎?」我聽見奶奶用嘶啞的聲音問。
「是啊,咱們街的孩子全跑她家看去了。我來叫白貓。」他頓了頓,「嗨,白貓,快點兒!」

「來啦,」我喊著,還在找涼鞋。

「好,好啊!」我奶奶用她那把大蒲扇一邊拍著蒼蠅,一邊對光腚說,「他們該照老規矩點那母狗的天燈。」

「快,快走。」光腚見我一出來就連聲催著,轉身就走。我拿起把木頭的砍刀,跟他跑出了門。

「穿上你的鞋,寶貝。」奶奶伸出她的扇子想擋住我。

「奶奶,沒時間啦,我得快去,要不錯過機會,我就沒法把所有的事都講給你聽了。」

我們衝到街上,還能聽見奶奶在身後喊著,「回來,穿上你的球鞋。」

我們在頭頂上揮著木頭武器,直往永生路的穆英家跑去,奶奶的腿瘸了,只能一直待在家中院子裡,全靠我把外面的事情講給她聽。不過,她挺知道這個穆英,就像我們鎮所有的老奶奶都知道穆英,而且都恨她。每次她們聽說又有男人進了她的家,這些女人就說:「這次他們該給這個老婊子點天燈了。」

她門說的點天燈是過去懲罰淫婦的方法。雖然她們已經在新中國生活了二十來年,老觀念還留在她們腦子裡。奶奶告訴過我很多她親眼所見的從前的殺人方式。官家處死通姦罪有兩種,男的是殺頭,犯人被捆在一根豎在台上的柱子上,台子一般搭在集市上。第一通號角吹過之後,戴著面具的劊子手就走上台來,胸前拿著一把大板斧;第二通號角之後,劊子手走到犯人跟前舉起板斧;第三通號角後,頭就落地了。如果那犯人有家屬等在台下,就會把那個頭抬起來,好和屍體埋在一起;如果沒家屬在場,野狗就會把那個頭叼走,爭著吃完上面的肉,再回來分食屍體。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動人續集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2020 防疫展
  • 即將截止!三采兒童國際書展66折起
  • 2020 大學出版社聯展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