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春美妝祭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鶴唳華亭(上中下) 套書

鶴唳華亭(上中下) 套書

  • 定價:840
  • 優惠價:9756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714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人都會死,可在死之前,不也要先活著嗎?」
  被父親兄弟忌憚的孤高太子╳身懷祕密的洗衣宮女,遊走於刀尖之上的宮廷戀情!

  這是一場地位天差地別,只有尊嚴勢均力敵的情感博弈。
  兩個無法交付真心,卻是這世上最能理解彼此的人,在深深宮廷,時時提防對方,又寂寞入骨地,相伴。

  劇情百轉千迴,挑戰你智商、讓你懷疑自己是文盲的超燒腦作!
  愛情不是他們生活的唯一,卻是他們唯一的生活。

  君臣父子,孰先孰後?煢煢獨立,何枝可依?身懷小怯卻有大勇的男人作為君王的選擇是──愛是救贖,但他卻無力去愛。

  ‧博大深邃,波瀾壯闊的「晉江第一官推」!
  ‧豆瓣超高評分8.5!
  ‧當當網連續五年上榜,永遠的首頁暢銷!
  ‧連載五年,再修改五年,臻於完美的古言權謀經典!
  ‧與《琅琊榜》並稱,出版前再度修訂,重磅面世! 
  ‧騰訊年度巨作!作者雪滿梁園親自操刀改編成電視劇!
  ‧「《鶴唳華亭》良心作/考究/還原」讚聲不斷!掀起超高討論度,甫開播評分就直衝高分,年度良心必追大劇預定!
  ‧由《錦繡未央》羅晉、《劍王朝》李一桐、《你和我的傾城時光》金瀚等演技派主演!
  ‧高能反轉,計謀燒腦,好評直追《琅琊榜》!

  (上)
  太子蕭定權是年少慕艾宮人們口中的傳說,天之驕子俊美的輪廓填補了青春寂寥的芳心,但同樣有名的,是他御下嚴苛,性情乖戾,還失愛於君父,忌憚於兄弟,動輒被皇帝叱罵不忠不孝、毫無心肝。蕭家天下,僅僅是離他很近,她們離他,也是如此。

  只有她不同。犯了錯卻因此得到太子青眼的浣衣宮女阿寶,於眾人稱羨中一步登天,成了最受寵的顧才人,可沒人能無緣無故在東宮面前露臉,她為何而來,定權不知,只好折了翅膀,放在眼前看管,卻不意從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齊王與他之爭已如水火,一封寫給舅舅顧思林將軍的手書,坐實了太子預政弄權之名。當年教他君子之道的老師以身死換他冠禮成人,如今鎮邊數十載的舅舅為他稱病請辭。忠烈以鮮血為他鋪平東宮寶座,他卻坐視不理,因為君子,即是人君,他心狠手毒,犧牲不該犧牲的,好保衛他該保衛的──百姓蒼生。

  (中)
  長州軍事不利,太子倚仗的舅家閉門去職;近臣當天子及百官面反水,告他干政亂法。此番齊王出手,鐵了心要釜底抽薪,將他斬草除根;縱然事有可疑,但為了打壓外戚收歸軍權,父皇是否也想過乾脆犧牲他?畢竟太子先是皇帝的臣子,才是皇帝的兒子,盡忠方是盡孝。

  囹圄之中,定權只許阿寶陪伴,想像春暖時一同去南山觀覽鶴飛綠水,幾乎怕打碎暗室中溫馨的時光。殿下嚮往溫暖,嗜甜怕冷,是個極度驕傲潔癖,聰明多疑,卻也寂寞入骨的男人,可在這深宮,誰能甜他,他又能允許誰暖他呢?

  面對至親,定權近乎死板地嚴守儲君的禮際與法度,自絕於和樂天倫,然而他容忍的仁慈成了進逼利劍;自傲難以模仿的書法「金錯刀」變為罪證……陷網密密,無路可逃,望著方寸青天,阿寶說不清自己心意,更猜不到結局,只因她也在局中。命運讓他們是敵非友,幸能相知,不能相惜……

  (下)
  長門寥落,羊車不至,顧才人被東宮冷落,已經四年了。這期間太子絕地反擊,迫使二哥齊王之藩──卻發現五弟趙王深藏不露,手段更高一籌,他既沒敗,必要你死我活。兄友弟恭、父慈子孝,在萬里江山面前,全奢求不得。

  再見阿寶時,定權終於知道了她的來意,這是兩人最親近卻也最遙遠的時刻。他已失去所有可珍惜之物,唯餘一注汙血,數根癡骨,還有這份令人猶豫徘徊的感情。社稷為他己任,他英明賢能,是嫡長天驕,同時也是個會冷會痛,會哭會笑的凡人,但身為一人之下的威嚴主君,孤獨與愛,都不可示人。

  朝堂天下,無外乎是,穿上錦繡便是王侯,戴起枷鎖便是罪囚,華麗轉眼翻覆成蒼涼。政治是全身家性命的博弈,與他對決的皆是至親,被當成棋子拋棄的卻是萬民,他辜負眾多,活在人間,卻渾不似人,如何才能對得起那些用生命拱衛他的忠良?此情,又是否可待?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雪滿梁園


  不是個做大事的人,就是個做事的人。


 
 

詳細資料

  • ISBN:4711228582501
  • 叢書系列:愛小說
  • 規格:平裝 / 944頁 / 14.5 x 21 x 4.7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書籍延伸內容

推薦活動

 

內容連載

蕭定權正垂目,無聊地把玩著手中一柄高麗紙摺扇,待小黃門跑近,懶散開口問道:「找到人了?」小黃門頓從怒目金剛化作低眉童子,柔聲答道:「是,殿下。是浣衣所的宮人。」定權單薄的眼瞼抬了抬,從泥金扇面後抬起頭,側眸望了望身旁一個宮裝麗人,言語之中不乏委屈:「如今的西苑真住不得了,妳看看,連洗衣裳的奴子都會犯上了。」麗人微微一笑,盈盈眉眼頓如流光溢彩一般,對這抱怨並不回應。
 
李侍長平素聽聞過這位主上的脾氣,嚇得連連叩首道:「是這賤婢冒犯了殿下,罪該萬死。這也都是因為臣管教不嚴,還望殿下念她年幼無知,初來乍到,開天恩恕我兩人的罪愆。」一旁顧氏不語許久,此時卻突然插話:「不干侍長的事,我一人做事,一人承當。」李侍長怒斥:「打脊奴才,妳是王風教化外長起來的嗎?桌上擺個瓷瓶還生著兩只耳朵,妳就不知道『千歲』兩個字怎麼寫,聽也是聽過的吧?還你長我短,妳怕人不知道妳長了這口牙嗎?」
 
定權教她的罵詞逗得一哂,轉眼看看顧氏,見她不知緣何也一臉委屈,竟然微覺有趣。他此日心情本不算壞,便笑笑對李侍長道:「罷了,妳帶回去,該打該罰,好生管教。若有再犯,妳就是同罪。」
 
李侍長萬沒想到一樁血淋淋的官司,居然輕飄飄判了下來,見顧氏不言語,忙推她道:「還不快謝恩?」顧氏跪在一旁,任憑李侍長幾次三番地催促,卻始終不肯張口。定權本已起身欲走,見狀便又駐足,微微一笑道:「她一定是在想,既要罰她,她憑什麼謝我,是不是?」顧氏不肯作聲,李侍長恨極怕極,忙在一旁幫襯描補道:「殿下,她從未見過貴人玉容,這是嚇傻了。」定權笑問:「是嗎?剛不還說了話的嗎?」見顧氏依舊沉默,又笑道:「妳看,她並不肯承妳的情呢。」李侍長正不知當如何辯解,定權已經陰沉了面孔,怒道:「把杖子取到此處來,好好教訓這個目無尊卑的奴子。」
 
適才的小黃門擦了一把冷汗,連忙答應著跑開,片刻便帶過了一手中捧著木梃的內侍。定權站起身,慢慢踱到顧氏身邊,用摺扇托起了她的下頷,細細打量。顧氏不意他的舉止忽然如此輕浮,一張面孔漲得通紅,驀地別過了臉去。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20歡樂湊!年度最大套書展絕殺5折起,獨家限量組合66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2020 防疫展
  • 即將截止!三采兒童國際書展66折起
  • 2020 大學出版社聯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