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醫生我到底怎麼了?解謎54則匪夷所思的怪症病例,揭開病理邏輯與醫學盲點

DIAGNOSIS: Solving the Most Baffling Medical Mysteries

  • 定價:399
  • 優惠價:79315
  • 優惠期限:2020年11月08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台大醫院內科教授暨整合醫學科主任 盛望徽
台大醫學院內科名譽教授 張天鈞
整合醫學科醫師/台灣世衛外交協會理事長 姜冠宇
醫學Youtuber 蒼藍鴿
醫師部落客 邦妮蓋瑞小夫妻
法醫人類學家 李衍蒨
――專業推薦

★Netflix根據本書內容拍成紀錄片《全民會診室》(2019)。

時至今日,醫學仍有太多未解之謎。
平日我們與自己的身體合作無間、相處愉快,可是一旦生病,我們的身體卻變得如此陌生,虛弱以及各種病痛,令我們迫切想知道:我到底怎麼了?

發燒、腹痛、頭痛、呼吸困難、昏厥、過敏、皮疹……,這些症狀你我可能都曾體驗過,於是我們更能體會,在疾病得到正確診斷以得到適當救治前,必須經歷的恐慌、疑惑,甚至絕望。

有些疾病幸運地在一開始就得到正確地診斷,病人可以快速地痊癒,回歸正常的生活。但仍有大量的病症無法即時被確診,在與時間的競賽中輸給了死神,或仍在漫長的病痛中苦苦等待醫生的答案。

不知道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輾轉於各間醫院和醫療研究所,各種身體檢查,如尿液、糞便、血液檢查;電腦斷層、磁振造影,甚至肝臟切片……等,試過了一切方法,不漏過各種細節,到底這種病的名字是什麼?有真正的診斷出現了嗎?排除了幾百種疾病,到底最後的答案是什麼?為什麼這些疑難怪症這麼難被確診?

醫學上存在的症狀有數十種,然而根據國際疾病分類,診斷卻有將近九萬種。在其中找出正確答案無異於大海撈針,而過程就像偵探辦案,抽絲剝繭尋找謎底。

翻開本書化身醫師的所思所感,解開各種疾病謎團!

本書收錄來自《紐約時報雜誌》最受歡迎的專欄《診斷》(Diagnosis)中五十餘則棘手的醫療個案。作者麗莎.山德斯(Lisa Sanders)是耶魯大學醫學院醫師、暢銷書作家,以及電視影集【怪醫豪斯】(House)的醫學顧問,她遇見過無數案例,一開始是最常見的症狀,但案件後來的發展卻完全出乎她意料,甚至束手無策。
 
書中故事都是從一些熟悉的狀況開始,例如突然發燒、一陣噁心、疲憊不堪等,但是這些症狀沒有遵循一般的醫藥處方後得到治癒,反而出現更多不尋常的狀況。在這些獨立的個案中,從診斷到治療過程非常曲折離奇,甚至令人摸不透,感到沮喪。作者將逐一展現如何作出正確的診斷而收集各種資訊、尋求專門知識等艱苦的過程,以及當中也有一些幸運的事。
 
本書記錄許多既錯綜複雜又曲折的醫療個案,帶領讀者走入診療室,從醫生的視角看到醫生所看所聞、感受醫生心中的不確定,並且體驗最後解開疑難雜症的興奮和喜悅。
 
「做出正確的診斷,是你能為病人做的最重要的事。」――麗莎.山德斯(Lisa Sanders)醫生

偵探醫生,告訴我們答案吧!

 

*專文推薦*
 
「山德斯醫生這本書帶出的重點:即使醫學再怎進步,有時候最好的診斷方式就是透過聆聽及觀察身體的變化。」――法醫人類學家 李衍蒨

「精湛鑑別診斷的過程,窺見醫學的思考,每一步判定都有它的意義與專業素養,看完本書未必會更了解疾病,但是你會更了解你的醫生。」――整合醫學科醫師/台灣世衛外交協會 理事長 姜冠宇

「隨著科技的進步,醫療領域越來越專業化,民眾對於醫療知識也會產生深奧未知的感覺。相對於專業醫療人員,患者或家屬對於疾病認知與醫療處置存在差距,而在醫病溝通的現場,可能衍生醫療糾紛。為嘉惠國人對疾病認知,並促進醫病和諧與雙贏,姜冠宇醫師努力編譯本書,在全人醫療的概念下,藉由實際的病例場景,進行邏輯分析,讓一般大眾以及有志從事醫療行業者,也能深入其境,認識及瞭解可能存在的醫學盲點,書中對疾病精湛的思考及診斷,可帶領讀者更深一層瞭解醫學的現況,值得推薦。」――台灣醫院整合醫學醫學會秘書長/台大醫院內科教授暨整合醫學科主任 盛望徽

「鄭重推薦由張雅億翻譯的《醫生我到底怎麼了?》。這本新書原作者是耶魯大學畢業的醫師,其創作除十分暢銷外,亦是電影傑作House醫師之顧問醫師。如在腹痛引起嘔吐造成之低血鈉症,其對荷爾蒙與低血鈉之關係,代表其知識之活用與了解。」―― 台大醫學院內科名譽教授 張天鈞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麗莎‧山德斯Lisa Sanders, M.D
麗莎‧山德斯是在耶魯大學醫學院(Yale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任教的內科醫生,每月為《紐約時報雜誌》(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的Diagnosis專欄撰稿,同時也是福斯電視影集「怪醫豪斯」(House)的技術顧問。現居於康乃狄克州的紐黑文(New Haven)。

譯者簡介

張雅億
輔仁大學跨文化研究所中英筆譯組畢業,現專事翻譯。譯有《設計大師語錄》、《電影大師語錄》、《料理世界史》、《自然的祕密絮語》等書。

姜冠宇
審定簡介
整合醫學科主治醫師,主要負責住院病人的一般醫學照護,涵蓋病人照顧、教學、研究,以及帶領醫療團隊。姜醫師一直致力於分享他對於臨床及社會議題的看法,持續與各界對話和尋求理解,現任台灣世衛外交協會理事長。

 

目錄

前言 解開謎團 

第一部 為發燒所苦
只不過是發燒、好不了的流感?、夜間高燒、在婚禮上掛病號、被遺忘的觸發原因、殺手級流感?

第二部 腹痛
痛苦至極的發作、都是魚惹的禍?、胃的毛病惡化、曲棍球意外事件、到了怕丟臉的年紀、痛到不行 、
肚子挨了一刀、「又」突然生病

第三部 頭痛
視力變化、一切是從竇性頭痛開始的、頭痛的大象訓練師、灰海、每個人都會說謊、史上最猛烈的「冰淇淋頭痛」,只是少了冰淇淋、被冰鑿刺入

第四部 不能呼吸
癢得要命、滿溢、肌肉僵硬、逆境求勝、心碎、灰心喪氣

第五部 一切都是幻覺
地獄般的蜜月、截然不同的人、出乎意料的酩酊大醉、迷惘之河、憂鬱的徵兆、嚴重精神錯亂、高壓型瘋子

第六部 完全失去意識
不省人事的周六夜、經常性暫時昏厥、膠著已久的懸案、陷入沉睡、膽小鬼、沒了脈搏

第七部 奇怪的疹子
紅色恐慌、在醫生的手中差點送命、「老氣」的皮膚、全身又紅又痛、黑拇指、排舞

第八部 太過虛弱
令人恐懼的靜默、徹底病倒、害怕倒下、難以忍受的無力感、漫長的拖運、日漸消瘦、錯過的信號

感謝
 

前言

解開謎團

  對這名年屆五十的女子來說,醫生辦公室的燈光幾乎過於刺眼,但她仍勉強自己睜開雙眼。一位年輕醫生敲了敲門,進入了診療室後自我介紹。當她的病人向她述說自己一周來的悲慘經歷,以及在那之前的旅程時,她似乎很同情她,也對她的故事很感興趣。

  自從她帶小孩到肯亞的父母家拜訪兩周,再回到芝加哥後,就一直覺得不舒服。這是她在近十年內首度重返舊地——上一次是在她的小孩出生前。而如今小孩夠大了,她一直很想讓他們看看自己長大的地方。她帶他們去打了所有該打的疫苗,也確保他們每天都吃預防瘧疾的藥。她不希望讓疾病毀了這次旅行,或是令他們因此對她深愛的地方留下不好的回憶。這趟旅程一切都很美好,然而回家的過程卻很難熬。她的小孩在一、兩天後就從時差中恢復,她卻沒那麼好運。

  她感到疲倦,彷彿好幾周沒睡似的,又覺得噁心想吐,身體發熱狂冒汗,就像是在發燒,也像是得了流感一樣全身痠痛。她估計一周就會好轉,但情況卻一天比一天糟。她打電話給她的醫生,但對方不在城裡。於是她找到了另一位醫生,而且幸運的是,那位醫生隔天就能見她。這就是她現在人在這裡的原因。

  這名病人停頓了一下,然後補充說:「我覺得這種感覺似曾相識。」當她七歲住在肯亞時,曾經得過瘧疾。她認為或許現在也是相同的情況。感覺確實很像。

  醫生點了點頭——這是很合理的推論。對於從撒哈拉以南非洲(sub-Saharan Africa)等盛行地區歸來的旅客而言,這是最普遍的發燒原因。加上她曾得過瘧疾,因此很清楚這種血液寄生蟲會引發流感般的痠痛症狀。

  儘管如此,醫生告訴她還需要多點資訊才能確定。還有其他醫療問題嗎?完全沒有。在那趟旅程前,她的身體一點問題都沒有,沒有服用任何藥物,不抽菸也不喝酒。她在辦公室裡工作,目前離婚,和兩個小孩同住。她只有依照醫囑,在啟程的兩周前開始每天服用預防性藥物。

  醫生請這名病人移駕到檢查台上。她沒有發燒,但當天稍早曾服用乙醯胺酚。她汗流得有點多,且心跳加速,但除此之外,檢查結果並無異狀。

  醫生也認為很可能是瘧疾。在肯亞的部分地區,有一種瘧疾無法用某些預防性藥物消滅。醫生對她說,假設她已經染上這種瘧疾超過一周,就一定要立刻開始治療。於是醫生替她開了三天的抗寄生蟲藥處方籤。她滿懷感激地收下,期待著自己終於要好轉。

  這是個一般常見的診斷故事。一位病人感到不適。她察覺自己有些不對勁,但可能會等個一、兩天再尋求幫助。情況通常會自然好轉。但若是不見起色,她往往會向自己的醫生求救。

  從那裡開始,解開謎團就是醫生的任務了。傾聽病人的經歷是關鍵。在將近八成的病例中,最重要的線索就是這麼找到的。身體檢查也許會提供額外的線索,有時檢驗甚至能透露更多的資訊。而醫生的責任就是要拼湊線索,進而做出診斷。

  在我上醫學院前,我所知道與診斷有關的一切都是從電視上看來的。診斷就是在戲劇性的一刻——恰好就在病人開場陳述自己的症狀與病痛之後,以及他們被趕去接受救命治療之前,醫生幾乎瞬間迸出的一句關鍵言論。當時我認為診斷是道謎題——一旦我當上醫生,就能輕易破解的謎題。

  在就讀醫學院期間,我投入了大量時間學習診斷的基礎——化學與有機化學、物理、生理學、病理學、病理生理學。當我結束學業、開始接受師徒制訓練後,我建構出一系列醫生們口中的「疾病劇本」(illness scripts)——症狀及其變化、惡化與緩解的詳細記載,以便描繪出某一特定疾病的全貌。一旦將這些劇本牢記腦中融會貫通後,需要時就能派上用場。像是迅速侵襲一家人的噁心、嘔吐和腹瀉症狀,是由病毒性腸胃炎所引起。或是在流感季節突然開始發燒、身體痠痛、出現瘀血,就表示得了流感。亦或是在本篇的病例中,相同症狀發生在一位從肯亞回來的旅客身上,很可能就是瘧疾所致。我們觀察到症狀,辨識出型態,便立即知道該如何診斷。

  值得慶幸的是,多數情況皆是如此——根據研究所示,比例高達百分之九十五。這是一套能有效發揮作用的技巧,多數情況是這樣沒錯。但是其他的那些例外呢?在那百分之五的病例中,醫生找不到答案,甚至更糟的是得到錯誤的答案,這又該怎麼辦呢?

  這名生病的女子認為自己得了瘧疾,她的醫生也這麼想。然而在吃了三天的藥後,她卻更不舒服,虛弱到幾乎無法動彈。她嘔吐不止,身體發熱,滿身大汗,心跳劇烈;連續四天吃不下東西,甚至有兩天無法下床。最後,她聯絡了醫生,醫生立即將她送往急診室。

  在急診室裡,檢查結果顯示這名女子心跳加速,血壓飆高。她的白血球數量已降到危險的程度,而她的肝也顯示出受損的跡象。由於不清楚她哪裡出了問題,因此她被安排住院。

  醫生們給這名女子開了止吐藥。那確實有幫助。但過了幾天後,令她病得如此嚴重的原因仍舊不明。這顯然不是瘧疾。她的血液抹片共製備了三張送驗。雖然在抽血時她沒有發燒(在那種情況下進行瘧疾檢驗最準確),然而從這些抹片中,完全沒發現造成這種可致命疾病的寄生蟲。

  醫生們推測她的症狀是服用抗瘧疾藥物所引起的反應,而他們現在也知道她得的並不是瘧疾。那似乎說得通,尤其是因為她的狀況開始有了起色。一旦能進食後,她就出院了。

  然而返家後,這名病人又開始嘔吐。她勉強撐了一周,最後還是拖著身子又回到同一家社區醫院。那裡的醫生很擔心她的狀況,於是將她轉到芝加哥若許大學醫學中心(Rush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也就是他們當中許多人從前受訓的地方。他們相信自己在若許的同僚會有辦法解開這道難題。

  若許的醫生請教了一名感染科醫生——不然她還可能得什麼病?她在醫院待了一周,看了數不清的醫生,做了數不清的檢驗。當嘔吐的情況受到控制、又能進食後,她被安排出院,並依囑咐要回這名專科醫生的門診追蹤。然而幾天後她又回到若許,情況就和最初那次一樣嚴重。

  看了更多的醫生,做了更多的檢驗。尿液、糞便、血液檢查;電腦斷層、磁振造影,甚至肝臟切片。結果不全然正常,但似乎也無法為診斷釐清什麼。醫生開給她五、六種抗生素、抗病毒和抗寄生蟲藥物。如果他們查不出她到底生什麼病,至少能試著治療她可能有的病。然而這些藥物全都沒有幫助。她在肯亞有可能染上什麼病?她看過的數十位醫生都在問這同一個問題。

  充滿不確定性的灰色地帶,這或許是醫學上最令人不安的處境了。對病人來說很難熬——不只是因為他們仍得為那些逼他們求援的症狀所苦,也因為他們還是不明其因。這種病會自己好嗎?目前為止還沒有這種跡象。不是有針對這種病的檢驗可以做嗎?然而做了數十次檢驗,有時甚至更多,還是沒有什麼發現。這種病會致死嗎?少了診斷,又有誰能預測疾病的發展情況?

  對醫生來說也很不好受。醫生可能得先嘗試個幾次才能做出正確診斷,而這背後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在發展早期,罕見疾病通常表現得和那些較普通的疾病十分相似。人的身體只能靠幾種方式告訴我們某處不對勁,也就是我們所謂的「症狀」。但引起這些症狀的可能原因有很多。這就好比英文字母和詞彙之間的關係,僅僅二十六個字母,組成的詞彙卻高達數百萬個。在醫學上存在的症狀有數十種,然而根據國際疾病分類(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診斷卻有將近九萬種。

  想當然爾,沒有一位醫生會知道那九萬多種診斷的每一種,儘管有些醫生知道得比其他同業多很多。一旦不尋常診斷出現的可能性提高,有幾種方法能彌補醫生的知識不足。一個老套但通常有效的方法,就是直接請教同事。另外也有個新潮許多的方法,就是求助於周邊的硬體設備——上網找資料。

  但即便我們該有的資料都有了,還是有可能未診斷出某種病況。同一種疾病在書面資料或資料庫中的記載,以及在病人身上表現出來的樣子,通常會很不一樣。有關診斷的最早研究可追溯至一九七○年代,而那些研究顯示,醫生若在過去已親眼見識過某種疾病,則最有可能完成與該疾病相關的困難診斷。而這代表的就是個人經驗可能會比知識還重要。

  在進出醫院數周後,這名病人待在家中,身體已虛弱到無法照顧自己的小孩。她打電話給她最好的朋友,請對方在她努力恢復體力的期間,過來陪伴她和她的小孩。「沒問題,」她的朋友答應她,並迅速打包好行李。當抵達這名女子的公寓時,這位友人被她的模樣嚇了一跳。她的臉消瘦蒼白,嘴唇毫無血色。「妳一定要聯絡妳的醫生,」朋友聽了她的經歷後立刻這麼說。「布朗醫生會知道該怎麼做。」

  瑪莉‧T‧布朗醫生二十多年來一直是這名女子的內科醫生。她聯絡了布朗醫生的辦公室,預約了那周稍晚的時間看診。布朗醫生見到這位她十分熟悉的病人後,也因為她現在的樣貌而感到震驚。在正常的情況下,她們每年會為了例行身體檢查見一次面。她們會聊聊生活近況和健康問題,然後就彼此告別,直到隔年再見。她總是看起來健康有活力,如今卻變了個樣。

  布朗醫生進入診療室時,這名病人正彎著腰面向臉盆,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嘔吐味。她的體重明顯掉了一大截,雙眼和顱骨在消瘦許多的臉上突起,左腿則不聽使喚地顫抖抽搐。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醫生問。

  在友人的協助下,這名病人開始敘述前幾周的經過。由於布朗醫生無法取得她的醫院記錄,因此只能從她口中獲得資訊:包括她從肯亞回來後就感到不適;醫生們一開始認為她可能得了瘧疾,但現在不確定她生什麼病;以及她這一生中從未感到如此虛弱難受。

  有辦法移動到檢查台上嗎?布朗醫生詢問這名病人,接著和她的朋友一起扶她上去。

  從頭部開始,布朗醫生按部就班地為這名女子檢查身體。到頸部的時候她停住了。這位病人的甲狀腺比一般要大得多。摸起來不是軟的,但非常大。布朗醫生非常確定那不正常。

  她很快完成了檢查。這名病人的反射動作很劇烈,輕敲一下手臂和腿就會大幅彈起。而她的左腿就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似的:搖晃、抽搐、顫抖。她暫時失陪,步出了診療室,說是要「去查閱某項資料」。

  當布朗醫生在數分鐘後回來時,已經很有把握該如何下診斷了。這位病人得的是甲狀腺機能亢進。她甚至可能已經在「甲狀腺風暴」(thyroid storm)的階段,也就是這種疾病最嚴重的情況。每一個症狀都符合疾病劇本上的慣例——多汗、顫抖、發癢、心跳加速、偶爾發燒、體重下降——除了嘔吐以外。她離開就是為了要去查清楚,嘔吐是否有可能為甲狀腺機能亢進診斷的一部分。她發現這種症狀雖不常見,但的確曾發生在其他甲狀腺機能亢進的患者身上。等到當天傍晚確診後,布朗醫生立刻安排這名病人去見一位內分泌學家。

  謎底的揭曉使人有機會意識到,哪些情況可能會導致答案與我們擦身而過。這名病人的直覺顯然發揮了關鍵的影響力——她認為自己是在回程途中開始生病的。而她對自身症狀的解讀,如覺得身體發熱,並認為自己的感受就和四十年前得到瘧疾時一樣,則導致醫院的醫生們走上了錯誤診斷的路。儘管如此,我們不能完全歸咎於病人。畢竟當醫生們認定那不是瘧疾後,還是繼續將診斷的選項侷限在感染疾病。

  沒有一位醫生認為她的甲狀腺值得關注。也許是他們沒看到?根據早期內科學的「哲人王」威廉‧奧斯勒(William Osler,一八四九年至一九一九年)所言,相較於無知,醫生的「無視」會使他們遺漏更多線索。另一方面,甲狀腺腫(也就是我們為腫大的甲狀腺所取的名稱)儘管在美國很少見,但在撒哈拉以南非洲這類缺碘的地區卻十分普遍。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生長在非洲的孩童中,有超過四分之一的人會發展出甲狀腺腫 。而一旦甲狀腺腫大後,通常會維持在那樣的狀態不變。因此,在一位從小在肯亞長大的女性身上看到甲狀腺腫,一般的內科醫生不會認為那是值得注意的事,然而,這位病人自己的醫生就能立即發現腫大的甲狀腺並不正常。

  這些無法立刻判別與確診的病例,可說是最令人畏懼,卻也最吸引人、最饒富啟發。它們闡述了醫生是如何考量病人的情況與應用自己的知識,也說明了醫生和病人要怎麼互相合作,以回答病人所提出的根本問題:「我到底怎麼了?」

  這些就是我在《紐約時報雜誌》(New York Times Magazine)的「醫生我到底怎麼了」(Diagnosis)專欄中介紹的病例,在這本文集中也會一一呈現。每一篇都是一則偵探故事,其中涉及的賭注高,風險也大。醫生必須戴上福爾摩斯的獵鹿帽,試著解開眼前的謎團。看著這些病例逐漸水落石出,突顯出要完成一個不按劇本走又違背常理推測的診斷,過程有多麼困難。此外,這也揭露出引領醫療實務的系統有何缺失;只有在整個機制承受壓力時,這些缺失才變得顯而易見。

  我將本書的章節依症狀整理成八種最常見的問題,病人很可能因為這些問題,而必須到醫生辦公室或急診室報到。每一節的故事都始於相同的基本症狀——包括發燒、偏頭痛、噁心感,而這些症狀幾乎隨即就朝著出乎意料的方向發展。症狀的種類少之又少,診斷的選項卻多不勝數。

  在這本書中,我嘗試將你,也就是親愛的讀者,推向醫生的位置。我希望你從醫生的角度去看事情,也希望你去感受難解疾病的變化無常——以及謎團解開時的興奮之情。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4085934
  • 叢書系列:啃知識
  • 規格:平裝 / 272頁 / 21 x 14.8 x 1.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出版地:台灣
  • 適讀年齡:0歲~99歲
 

內容連載

殺手級流感?
 
在羅德島韋克菲爾德(Wakefield)的南郡醫院(South County Hospital)裡,告別冬日的陽光從窗戶溢了進來,此時這名中年男子與她的妻子正走進房間。這名男子的母親,一個九十三歲的瘦小女人,頹靡地坐在凌亂的床罩堆之間。在這名男子最小的手足電話通知他母親病危後,他們從聖路易斯(St. Louis)趕來。如今見到了她,蒼白、靜默的模樣取代了原本的活力充沛,令他不禁擔心自己最後還是得穿上預先買好的深色西裝。
 
她住在這間醫院已將近一周,不過症狀在入院的前一周就已經出現了。就在某個星期六早晨,她注意到自己有些疲累。到了中午,她開始覺得冷,就像得了流感一樣。她全身都在痛,尤其是背部,而且也開始發燒。一位鄰居帶她到急診室。基於某些她記不得的原因,他們最後來到一間隔了數鎮之遠的醫院。在那裡,她做了抽血和電腦斷層檢查,以找出造成這些症狀的原因,然而並沒有任何發現。於是醫院開了背痛的藥給她後,她就被送回家了。
 
到了星期二,她去見了她的家庭醫生。在替她仔細檢查並檢視了急診室的記錄後,他不確定自己還能做些什麼。她的另一個兒子就住在附近,於是她的媳婦開始搬去她家住。他們都很擔心她。這個超級獨立的女人獨自生活,至今仍會自己砍柴燒爐火和開車到處跑,卻因為生病而到急診室報到。對他們來說,這意味著不管所有的醫生怎麼說,她一定是病得很嚴重。
 
由於過了幾天她仍未好轉,於是他們將她抱上車,載她來到他們最熟悉的南郡醫院。
 
南郡的醫生也不確定病因為何。這名病人覺得不舒服:她疲倦,背痛得要命,而且全身無力;樣子看起來也是病懨懨的,既蒼白又虛弱。檢查結果顯示,她的體溫偏高,血壓則偏低。她身上大部分地方都有淡淡的疹子,而最令她兒子害怕的是她的頭腦變得不太清楚。她的白血球數量(受感染的指標)並沒有上升,醫生也看不出有任何明顯的感染來源。血檢結果顯示最常見的蜱媒傳染病也沒有任何發生的跡象。胸部X光的結果正常,腹部超音波也一樣。血液已經過分析檢視是否有任何細菌成長,而她也辦理了住院,由經驗豐富的專科護理師卡洛琳‧詹克斯(Caroline Jenckes)負責照顧。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小心,醫生錯誤的建言比疾病更恐怖!《診療間裡的偽醫學:5分鐘破解醫學謊言,有效避開要命的隱形危機》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文案的力量展
  • 時報全書系
  • 我識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