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病毒、謊言、大外宣:中國造假如何毀滅全世界

  • 定價:450
  • 優惠價:79356
  • 優惠期限:2020年10月22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優惠組合

 

內容簡介

說謊是成為中國人的第一步
中共大外宣就是向全世界出口謊言
由說謊堆疊起的全球武漢肺炎危機

  疾病帶來恐懼,恐懼滋生仇恨,二○二○年初,武漢肺炎迅速席捲全世界,始作俑者中國先是隱匿疫情,卻在疫情失控之際,仍散佈武漢肺炎是美國對中國的細菌戰,企圖影響媒體與網路上的輿論,把責任歸屬推的一乾二淨。

  中國政府把大外宣當作遮羞布,試圖想建立全世界的媒體新秩序,說謊文化成為中國人的基因,而中國變成謊言橫行的人間地獄、暴力肆虐的喪屍國度,中國也將會吞下在美中貿易戰釀造的苦果,以及隱匿武漢肺炎遭到全世界的唾棄。

  本書解剖中國人的說謊性格如何養成,揭露中國人為什麼愛說謊?現今防疫已如同戰爭,中國式謊言又如何席捲全世界,進而引發武漢肺炎危機?並評論世衛組織幹事長譚德賽與中國的微妙關係;再從「台灣女孩」凌友詩評論到「華為公主」孟晚舟;更引述薩拉馬戈的小說《失明症漫記》,該書機乎完美預言中國面對與處理「武漢肺炎」的方式。

本書特色

  1.評論中國人的十宗罪名,以及「爭自由」與「說真話」的下場。
  2.台灣不僅要去中國化,更該去中國人以及拒絕中共大外宣
  3.為何武漢肺炎導致習近平的「中國夢」夢碎?

名家推薦

  中共利用國際話語權的爭奪,擴張其影響力,此種中國話語權有很大部分是建基在一種煞有介事的鬼扯,所形塑的謊言基礎上。慣用手法,即是一種我稱之為「中國式的對主義」,以此解構掉原本事情的分析與判斷基礎;另一方面,藉由混淆過程唬弄他者與受眾,讓對方輕易陷入中國話語權的框架中而輕易接受中國口徑與觀點。要有效抗中,首先就必須要洞穿中共話語權建構的謊言基礎。本書,即是余杰老師揭穿中國話語權背後謊言基礎的佳作。──陳奕齊(台灣基進黨主席)

  極權者擴大及鞏固權力的手段,除了暴力,就是謊言與禁言,暴力讓人驚恐而被迫順從,但謊言卻使人心悅臣服為其效力,而禁言就是打壓言論自由,讓事實真相及輿論監督消失無蹤,如此,便能緊抓權位。本書要告訴我們中國如何透過謊言與禁言維護政權,一但我們能戳破謊言、打破禁言,才有實踐民主的可能。──管中祥(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余杰


  生於成都,求學於北京。

  一九九八年出版處女作《火與冰》,在死水般寂靜的世紀之交掛起一陣旋風,暢銷百萬冊,有如魯迅和柏楊般的批判性文字和思想深深影響了中國一代年輕人。

  二○一二年赴美,二○一八年入籍成為美國公民。致力於在思想觀念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意識形態、解構大一統的中華帝國傳統,進而在華語文化圈推廣英美清教徒精神與保守主義價值,也就是其獨樹一幟的「右獨」理念。

  以寫作為職業和志業,集政治評論家、散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於一身,著作已有六十餘種,一千五百萬字,與兒子等身。著述涵蓋當代政治、古典文學、近代思想史、民國歷史、台灣民主運動史、基督教公共神學、保守主義政治哲學、人權和宗教信仰自由等領域。多次入選「最具影響力的百名華人公共知識份子」名單,並獲頒「湯清基督教文藝獎」、「亞洲出版協會最佳評論獎」、「公民勇氣奬」、「廖述宗教授紀念獎」等獎項。

  以華語文化圈內唯一擁有言論自由和新聞出版自由的台灣為心靈家園,為近年來關於台灣論述最為深廣的非台灣人之一。喜愛台灣的美食、風景、朋友和書店。相信文字可以穿越時間與空間,得天下之英才而友之。
 
 

目錄

自序 中國人為什麼喜歡說謊?
 
第一卷 說真話的人都被消滅了
孟姜女哭倒長城,李志唱垮中國
郵寄給習近平的,不是諫言書,而是判決書
挺身而出的謝陽家人與戰勝恐懼的中國人
請記住那位名叫張海濤的政治犯
從「宇宙塑膠人」到「八酒六四」
中國沒有大學,只有監獄
顧約瑟牧師因真話而成為國家的敵人
劉曉波:說出全部的真話,付出生命的代價
 
第二卷 說謊才能當大官發大財
最不乾淨的就是北京的統治者
郭文貴與習近平是孿生兄弟
中國人是黃帝子孫嗎?
中國人都是凌友詩
在「互害型社會」,誰是無辜者?
你不可能一輩子說謊而不被發現
陳雲林為何「絕對尊重」台灣民眾的不同意見?
 
第三卷 中國能夠戰勝美國嗎?
孟晚舟身上最值錢的首飾是什麼?
我們是人,真正的人,不是牲口
中國人比美國人更愛國,愛的是美國
他們的嘴巴說愛中國,他們的心要「出中國」
中國如何打贏美國的貿易戰?
美中貿易戰,中國人為何站在美國一邊?
首席智囊劉鶴能輔佐習近平收拾美中貿易戰的殘局嗎?
讓戈培爾甘拜下風的中共大外宣
 
第四卷 台灣如何拒絕說謊文化?
不民主的中國被郭台銘拿來當飯吃
國民黨為何否定中國間諜王立強一案?
卡維波事件的本質:左膠的宿命是投向共產黨的懷抱
在台灣,五星紅旗和紅領巾意味著什麼?
台灣如何拒絕中共大外宣?
台灣需要去中國化,也需要去中國人
自願為奴的人有多麼幸福?
 
第五卷 中國式謊言席捲全世界
譚德賽為何仇恨台灣?
張經義為什麼不敢說他為中國的宣傳機構工作?
謊話國盛產謊話精,中國人作繭自縛
中國大外宣的把戲快要到頭了
中國閉關鎖國的時代降臨了
一個沒有底線的國家當然不是正常國家
在共產黨的新帝國,防疫有如戰爭
失明症與武漢肺炎哪個更可怕?
林鄭月娥的下場會比沙皇尼古拉二世更好嗎?
習近平的結局直追海珊和格達費
 
 

自序

獨一無二且禍害世界的「中國製造」就是謊言


  謊言帝國的十宗罪

  權威科學期刊《自然》發表的一篇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在武漢肺炎病毒具傳染性的問題上說謊,是導致疫情席捲全球的重要原因。該報告的首席研究員塔特姆(Andy Tatem)指出,如果中國境內能提早一周、兩周、三周採取防疫措施,確診病例將可分別減少百分之六十六、百分之八十六、百分之九十五,並顯著減少感染地區的數量。也就是說,全球數百萬感染者和數十萬死亡者都是中共謊言的犧牲品。

  疫情爆發之後,中共用更大的謊言遮蓋前一個謊言,謊言不斷升級,全球疫情也日漸嚴峻。中國在此過程中犯下不可饒恕的十宗罪,在人類歷史上,唯有納粹大屠殺可以與之相提並論:

  第一宗罪:用國家暴力打壓「吹哨者」,錯過控制疫情的黃金時間。先是讓員警傳訊李文亮醫生等說出真相的醫護人員,逼迫他們簽署認罪書,然後在電視上對這些「造謠者」進行全國性的羞辱;進而抓捕如李澤華、方斌、陳秋實、陳玫、蔡偉等公民記者和民間調查者。

  第二宗罪:串通世衛組織,隱瞞疫情真相。在疫情發展的重要階段,一月十二日通過世衛堅稱病毒不會人傳人,一月二十日才改口稱可能會人傳人。世衛總幹事譚德賽為中國站台,在病毒已經流行全球之際,仍堅持不發佈全球疫情緊急狀態通報。

  第三宗罪,故意往全球輸出感染人群。一月二十三日,武漢封城、緊接全國封城之後,不暫停國際航班,縱容感染者奔赴全球各國。二月二日,美國宣佈暫停中國航班,卻受到中國譴責,批評美國小題大做、「帶了一個壞的頭」。

  第四宗罪,提供虛假數據,誤導全球抗疫。中國提供的虛假數據包括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雖然隨後經過一次修改,死亡人數一夜之間提高百分之五十,但仍被大大壓低。世界各國從中國的虛假數據中得出錯誤推論:武漢肺炎類似於流行感冒,不足為懼。結果當然不堪設想。

  第五宗罪,三次拒絕美國派遣疫控中心專家進入中國參與疫情調研的請求。中國社交媒體上流傳的理由是,中國認為美國疫控中心與軍方有合作,可能會竊取中國的病毒研究成果。這個理由真是做賊心虛、欲蓋彌彰。

  第六宗罪,命令軍方接管武漢病毒實驗室、銷毀病毒樣品。疫情爆發後,中共悄悄任命中國首席生化武器專家、軍事醫學科學院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陳薇少將接管武漢病毒實驗室,封鎖和銷毀資料。此舉讓日後的追責調查難於上青天。

  第七宗罪,借助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之口,在推特上發出英文推文,嫁禍美國是病毒來源。更是在各類社交媒體上捏造美國赴武漢參加世界軍人運動會的運動員是首例染病者,企圖將全球聲討的矛頭轉向美國。中國炮製的攻擊西方的各種謊言和謠言層出不窮、防不勝防。

  第八宗罪,利用駐外使館及公司、僑民社團,在全球搶購、囤積醫療物資。比如口罩,短短一個多月,全球有數十億口罩流入中國,使各國在疫情爆發時猝不及防,基本醫療用品極度匱乏。很多中國僑民甚至已入籍他國的華裔人士充當中國的第五縱隊,還反過來譴責西方排華。

  第九宗罪,當西方疫情爆發而中國疫情緩解時,中國嚴厲限制輸出醫療物資,其後向多國輸出不合格的口罩、防護服及檢測劑。中國還將此前外國捐助醫療用品以數十倍價值倒賣到海外,就連原有的包裝都不曾拆封。

  第十宗罪,利用美國和西方遭受疫情沉重打擊,對內殘酷鎮壓異己,對外野蠻擴張,如頻繁派艦隊和軍機騷擾台灣,對香港民主人士實施史無前例的大抓捕。在南海發動「趁亂插旗」的主權宣示攻勢,無視國際法,強行為南海的二十五個島礁、五十五個「海底地理實體」命名。

  「中國式的自由」包括跟「被消失」的中國人交談的自由嗎?

  中國喜歡自稱大國,喜歡炫耀擁有多少值得自豪的世界之最,偏偏不願承認自己是謊言大國,中國製造的謊言是無與倫比的世界之最。在中國,上至中南海諸君,下到引車賣漿者流,無不將說謊當做活著的基本技能、生存之第一要義。若是全球舉辦說謊的奧林匹克運動會,中國人一定能包攬所有獎牌,讓全世界都望洋興嘆。

  中國人為什麼喜歡說謊?這是我從小就苦苦思考的一個問題、一個中國之謎。魯迅說,中國的二十四史寫滿「吃人」兩個字,我卻說二十四史寫的其實是「說謊」兩個字。「說謊」比「吃人」更是中國的常態,說謊能使弱者避免淪為被吃掉的對象,甚至有可能向強者躍升。在中國,你要證明自己是強者,不是秀肌肉,而是展示說謊的能力。所以,習近平成了「一尊」,馬雲成了首富,余秋雨成了文豪,中國共產黨成了天下第一大黨。反之,不會說謊、不願說謊的劉曉波、蔣彥永、天安門母親們或被當作國家的敵人,或死後被挫骨揚灰。

  中共官員隨時隨地都能毫無障礙地將謊言脫口而出。在被中國被禁用的推特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成功翻墻、以真名註冊,大言不慚地發言說,歡迎到中國享受自由。不料遭到美國共和黨籍聯邦通訊委員會(FCC)委員卡爾(Brendan Carr)重重打臉。卡爾快速回應,發出第一條推文就說:「太好了,我想和艾芬醫生聊聊,你能讓她解除被消失(un-disappear),方便我們交談嗎?」接著,卡爾陸續點名陳秋實、方斌、李澤華、任志強、許志永等人,他還提到已殉職的醫師李文亮,以及武漢協和醫院的謝琳卡。

  面對卡爾的強烈批評,神隱多日的華春瑩終於在推特回覆,「歡迎隨時到中國並與街上的任何人交談,享受自由」,跳針強調「武漢成功是個事實,不是虛構故事」。她又宣稱:「關鍵在於中國共產黨置人命於一切之上,每個感染病患都能盡早接受篩檢及治療,這就是為什麼中共在全球享有最高支持率。」是的,習近平的支持率確實比伊拉克獨裁者海珊和利比亞獨裁者格達費還要高。

  卡爾立刻在推特表示,很高興華春瑩有看到這些異議人士的姓名,同時也很高興她的回應向世界證實,這些人僅是因為說出關於中共政權的殘酷真相,就被消失。不過他的問題依然沒獲得解答──「可以麻煩妳使他們不被消失,讓我們能夠交談嗎?」

  卡爾對待華春瑩太過認真了,他不知道中國有個成語叫「雞同鴨講」。正如裝睡的人是叫不醒的,說謊的人也是無法被說服的。法國學者巴斯卡爾.博尼法斯(Pascal Bbniface)多年研究謊言議題,他發現說謊者有兩類:一類是「造假者」,他們使用一些自己都不相信的論據,去讓電視觀眾、電台聽眾或讀者相信某種東西。他們可以信奉一個事業,但卻使用一些不誠實的手段來為這個事業辯護。這些「造假者」製造知識假幣,以保證他們在觀念市場上的勝利。另一類是更惡劣的「勢利者」,這些人除了自己的利益什麼都不相信,他們信奉(或假裝信奉)一些事業,不是因為這些事業正當,而是因為他們認為這些事業可以帶來好處,是順著主流的風向。他們認為,為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說出真相需要付出代價,而說謊不要付出什麼代價──過去的人們還有良心和羞恥心,但像華春瑩、司馬南、袁木(六四屠殺時擔任中國國務院發言人,堅稱解放軍沒有殺人)的中共辯護士早已不知良心和羞恥心為何物,他們的家人已移居他們每天辱罵的西方,他們在西方購置大量房產,並振振有詞地說:辱罵美國是工作,移居美國是生活。

  中共大外宣就是向全世界出口謊言

  在遵循森嚴的儒家秩序的中國,任何人和事物都要被歸類到某一等級之中,謊言也是如此:有個人的謊言,有官方的謊言;在官方的謊言中,有縣級的謊言,有地區級的謊言,有省級的謊言,更有中央級(國家級)的謊言—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外交部發言人等,屬於國家級的謊言,它們居高臨下、趾高氣揚、指點江山、激揚文字,它們的破壞性足以毀滅世界。

  近二十年來,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國,其最大宗的出口貨物,不是衣服、鞋類、玩具,而是謊言。中共每年耗資數百億美元的大外宣,就是向全世界出口謊言。中國人自己生活在謊言之中,還要讓謊言控制全球。毋庸置疑,武漢肺炎是打上中國製造標誌的中國病毒;而比武漢肺炎這種中國病毒更可怕的,乃是中國謊言。如果沒有中國謊言,武漢病毒不可能給世界造成如此巨大的危害。

  美國是受害國,先是被武漢肺炎襲擊,接著又被中國謊言襲擊。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特加斯(Morgan Ortagus)表示,疫情氾濫期間,美國注意到中國共產黨官員更加主動在推特等社交媒體上的活動。推特等社交媒體在中國被封殺,中國官員和五毛卻翻牆傳播虛假訊息。摩根.奧特加斯諷刺說:「如果中國官員想在推特上交流,他們就應該讓普通老百姓也能使用推特交流……一個負責任的國家會說,我們將開放我們的國家,我們將保持透明,我們將提供數據與資料,讓科學家、醫生和研究人員深入瞭解這種流行病的起源。」

  一旦黑幕被揭開,中共的統治便無以為繼。所以中共不會這樣做。面對各國的譴責,中國變本加厲地用謊言為武器發動反擊戰。比如,中共驅使網友在數百萬美國人的手機和社交媒體上散播「川普政府即將封鎖整個國家」、「美國若干城市滿地屍體」的謊言。這些資訊在四十八小時內被廣泛傳播,以至於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通過推特發布聲明,稱它們是「假的」。德國馬歇爾基金爭取民主聯盟的中國分析師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指出,中國大外宣以前的目標一直是「講好中國故事」,但是,自從武漢肺炎疫情擴散以來,中國開始通過外交官、特務人員、網路駭客,在美國的社交平台上製造和散佈有關疫情半真半假或是純粹的虛假資訊,用這種「下三濫手段」在美國製造恐慌和混亂。

  中國的做法已引起美國政府和社會的注意。聯邦眾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他已發信給包括Youtube、臉書和推特等美國社交媒體公司,敦促它們控制來自中國的宣傳機器,阻止它在美國散佈虛假資訊,危害美國的國家安全。

  比明目張膽地製造和散播謊言更可怕的是,中國在西方各個階層拉攏和收買代理人。說謊固然是中國式的智慧,但誰跟中國走得太近、跟中國成了朋友,誰就立刻染上說謊這種比武漢肺炎更具傳染性的中國病毒。比如,美國首富比爾.蓋茲的基金會不僅投資武漢的病毒研究所,而且在世界衛生組織千夫所指的情況下仍為其注入巨資。比爾.蓋茲公開為中國辯護,說中國受到不公正的批評,他似乎將中國當做自己的祖國。政治學者福山被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當做國師之後,受寵若驚,立即放棄此前堅持的自由主義必勝、歷史已經終結的觀點,轉而讚美中國模式比西方模式更有效率。再比如,生活成長在台灣,自我身份定位卻是中國的人馬英九和黃安們,說謊從來不眨眼,臉不紅心不跳,具有編外共產黨員的好素質。說謊是他們成為中國人的第一張投名狀。

  與中共的鬥爭就是與謊言的鬥爭

  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說過:「如果撒謊,就撒彌天大謊。因為彌天大謊往往具有某種可信的力量。而且,民眾在大謊和小謊之間更容易成為前者的俘虜。因為民眾自己時常在小事情上說小謊,而不好意思編造大謊。他們從來沒有設想編造大的謊言,因而認為別人也不可能厚顏無恥地歪曲事實……極其荒唐的謊言往往能產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經被查明之後。」如果戈培爾和納粹黨人真的有信仰,這就是他們的信仰;如果習近平和中國共產黨人真的有信仰,這也是他們唯一的信仰。

  但是林肯說過:「你可以一時欺騙所有人,也可以永遠欺騙某些人,但不可能永遠欺騙所有人。」也就是說,謊言不是無所不能的、不可戰勝的,謊言有它的命門。就像烏鴉的翅膀或許暫時遮蓋太陽,但太陽的光芒終將驅散烏鴉的黑暗;真話可能暫時被謊言遮蔽,但真話終將打敗謊言。

  中國對美國和西方發動的這場病毒戰和謊言戰,乃是新型的、恐怖主義的「超限戰」。美國不會坐以待斃,白宮已下令包括國安局、國防情報局、中央情報局與美國國家醫學情報中心等單位組成任務小組,針對攔截通訊情資、網友回報、衛星拍攝影像等數據展開詳細過濾,調查中國與世衛組織是否在疫情爆發初期刻意隱瞞真相。美國將傾盡國家之力,全力調查武漢肺炎病毒來源及傳播到全球的途徑。二○二○年四月三十日,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記者會上表示,他已經看到強而有力的證據,證明武漢肺炎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他在此點名幫助中共圓謊的世界衛生組織:「我認為世界衛生組織應該感到羞恥,因為它們像是中國的公關組織一樣。」川普認為,中國可能無法阻止病毒蔓延,或是故意這樣做,與疫情相比,美中貿易協議已是次要問題。

  毫無疑問,與中共的戰爭就是與謊言的戰爭。這是一場只許勝不能敗的戰爭,一旦失敗,世界將淪為升級版的動物莊園,每個人都將被謊言奴役,再也不能享有自由。誠如英國維多利亞女王所說,「失敗的可能是不存在的」。邱吉爾和柴契爾夫人都引用過這句話。今天,容許我再次引用這句話,堅定我們將謊言及其製造者──獨裁中國──埋葬的信心。

  一九八九年的夏天,年僅十六歲的我聽聞天安門大屠殺的噩耗,就將「拒絕謊言」作為座右銘,雖然我知道這樣做在中國必然生活得異常艱難。果然,我一畢業就失業—靠陪鄧小平打橋牌而飛黃騰達的中共宣傳部(謊言部)部長丁關根說,只要還是共產黨的天下,普天之下,率土之濱,都不能給他任何一份工作。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就如劉曉波所說的那樣,得到了全部的自由—假裝自己生活在自由的國度,自由地思想和寫作(只能在海外發表),直到被綁架、被黑頭套、被酷刑的那一天到來。我被那些「過於聰明的中國人」看作是傻瓜和狂人,主審我的那名秘密員警的處長似乎「哀其不幸」地說:「本來你有大好前程,為什麼偏偏要雞蛋碰石頭?」原因很簡單:我不能說一加一等於三,我不能看到白色說是黑色,「是,就說是;非,就說非」,這是我本能,也是我的信仰。

  這本《中國人為什麼喜歡說謊?》,是一本揭秘之書,也是一本決裂之書。我揭示了中國人喜歡說謊的秘密,但我也深知,若中國的觀念秩序、民族性情、政治與經濟制度不發生翻天覆地的變革,誰也治癒不了中國人根深蒂固的「謊話病」。所以,與這個謊言帝國決裂是我唯一的選擇,至少我可以逃離這艘正在撞向冰山的鐵達尼號,不必成為它的殉葬品。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8019188
  • 叢書系列:透視中國
  • 規格:平裝 / 416頁 / 15 x 21 x 2.0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疾病與仇恨:患病的不是肉體而是心靈

「武漢義務送藥人被舉報賺差價」──《新京報》的一則報導,日前引發關注。二十五歲的中學實習物理老師吳悠在武漢封城後的一個多月,騎著電動車為網上求助者特別是一些孤寡老人義務送藥。花清瘟、口罩、酒精等物資都是免費送給求助者,奧司他韋、阿比多爾等稍貴一些的藥品則收取低於市場價的費用。吳悠和朋友們為六百多戶求助者送去藥品和防護物資,他自己投入上萬元儲蓄。然而,吳悠卻被人以非法售藥和牟利舉報,並接受公安機關調查。在配合調查期間,吳悠的奶奶因腦溢血昏迷,被送進醫院。

「卑鄙是高尚者的墓志銘,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證」,跟北島原作中膚淺的樂觀主義相反,這才是中國的現實。在這場瘟疫中,吳悠不是第一個被傷害的好心人。武漢火神山醫院開始建設時,正是無數人拼命逃離武漢之時,建築工人張元二話沒說就報了名,從老家「不怕死」地來到武漢晝夜施工。可工期結束,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卻被全村的人擋在外面,理由是:從火神山來的,是高危人群。這個勇敢的逆行者,被與確診及疑似病人隔離在一起,之後的命運如何,不得而知。

遼寧有兩名普普通通的貨車司機,在網上看到雲南有大批蔬菜要支援武漢,向社會徵詢免費運輸車的消息,直接從貴陽駕車到雲南裝貨,又風塵僕僕地運到武漢協和醫院。卸了貨,顧不上休息,又啟程回到雲南繼續裝貨。十二天,往返雲南武漢之間三次,行程一萬兩千萬公里,分文不取,還倒貼五萬元油錢。當他們終於回到家鄉,希望好好歇息時,卻被鄉親們罵「瘟神回來
了」。

疾病帶來恐懼,恐懼滋生仇恨。在武漢肺炎席捲全球之際,很多人想起法國作家加繆的名作《鼠疫》。而葡萄牙作家薩拉馬戈的《失明症漫記》卻無人談及。《失明症漫記》是一本虛構和想像的預言,武漢肺炎宛如其現實版本。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博客來|雜誌】TIME:2020百大人物.總統蔡英文登雜誌封面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文案的力量展
  • 時報全書系
  • 我識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