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下)【經典新版】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下)【經典新版】

  • 定價:380
  • 優惠價:79300
  • 優惠期限:2020年12月20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優惠組合

 

內容簡介

  汪政權喜劇開場    荒謬劇悲劇收場
  權力角逐下的犧牲品?
  國共內鬥的傀儡政權?
  汪精衛真是賣國求榮?
  歷史終將寫下這一頁!


  ◆汪氏赴日談判組府條件
  ◆汪氏親撰「舉一個例」全文
  ◆汪精衛國事遺書發現經過
  ◆汪氏被刺經過與名古屋病院中的汪精衛

  特別收錄:
  ◎汪精衛對國事遺書「最後之心情」
  ◎陳璧君獄中詩詞殘稿
  ◎汪政權大事編年表
    
  陳公博說:「抗戰是對的,和平是不得已。」周佛海也說:「抗戰是為了救國;和平也是為了救國。」對於汪精衛為何要與中央政府對立,另外成立新的政權,眾說紛紜,或說是為了權益之爭,亦有說是意氣用事,然而無論如何,再好看的戲也有收場之時,當這些大戲中的要角黯然下臺後,其境遇又是如何?誰又能笑到最後?且看他們的心酸血淚。

  【關於陳璧君】
  陳璧君(1907-1959),出生於檳城一個南洋華僑富商家庭,與訪問檳榔嶼的汪精衛結識。曾加入中國同盟會,後隨汪精衛回到中國,參與策劃暗殺清朝攝政王載灃。1912年與汪精衛結婚,同年同赴法國留學。1917年,二人歸國,陳璧君便幫助丈夫從事黨務工作。在南京國民政府中,陳璧君等人形成「公館派」。日本戰敗投降,陳璧君被判處無期徒刑,1959年,在上海提籃橋監獄內的醫院逝世,終年68歲。

  出版重點:
  ※金雄白:「我幾乎以一個人的力量,來寫汪政權的這一幕往史。以我當年微不足道的地位,十分狹陋的見聞,而又以『知之為知之』的態度,大體上所寫出的僅限於我個人親見親聞的一角。」以獨特的視角為汪政權的成立做出最有力的評價。

  ※汪精衛曾是辛亥革命行刺前清攝政王的熱血青年,亦是國父身旁的第一文膽,更是中國近代史上不能不提的重要政治人物之一!是怎麼變成了人人喊打的大漢奸?這是別人的誣陷?還是他受人蠱惑,因而中途變節?動盪的民國政局下,一個謎一般的人物!

  ※李安電影《色,戒》故事原型——鄭蘋如刺殺丁默村的精彩橋段,本冊亦有詳盡描寫,帶你回到案發現場一窺究竟。

  ※特別收錄:陳璧君獄中詩詞殘稿、◎汪精衛逝世前對國事遺書——「最後之心情」、汪政權大事編年表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朱子家


  即民國聞人金雄白。金雄白(1904~1985),資深媒體人,一九三○年任南京《中央日報》採訪主任,亦當過律師。一九三九年投靠汪政權後,歷任法制、財經方面多項職務,並曾任《中報》總編輯。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後,以漢奸罪名被捕入獄,一九四八年獲釋,翌年移居香港,此後卜居香港與日本。一九七三年創辦《港九日報》,一九八五年病逝日本。除了《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另著有《記者生涯五十年》(上下冊)、《黃浦江的濁浪》、《亂世文章》(五冊)、《女特務川島芳子》及《春江花月痕》等。金雄白是最早把鄭蘋如謀刺丁默村事件公諸於世的,他以朱子家筆名在《春秋》雜誌上連載《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頗受海內外的重視。
 
 

目錄

旁白
一七一、南京寧海路軍統看守所
一七二、丁默邨殷汝耕虎橋畢命
一七三、又一個未曾揭開之謎底
一七四、梅思平從廬山得來凶訊
一七五、周作人吟詩哀悼林柏生
一七六、一個閒角也終被起訴了
一七七、一紙起訴書忙壞了家屬
一七八、屈辱的生不如乾脆的死
一七九、協助抗戰有利人民者罰
一八○、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
一八一、沒有打早就有人談和了
一八二、高宗武坦承奉蔣命謀和
一八三、秘密談和者有些什麼人
一八四、從一面抵抗到一面交涉
一八五、充滿著惶恐戒懼的重慶
一八六、離渝計畫先得龍雲默契
一八七、一排槍一灘血一個政權
一八八、曾仲鳴在河內醫院不治
一八九、汪氏親撰「舉一個例」全文
一九○、汪為曾仲鳴之死激動了
一九一、汪與方曾兩家淵源深厚
一九二、方君瑛仰毒自戕的真因
一九三、日政府遣影佐助汪離越
一九四、由越赴滬一段艱險航程
一九五、周佛海路線終於登場了
一九六、司徒雷登任寧渝間橋樑
一九七、汪氏赴日談判組府條件
一九八、高宗武為甚麼出之一走
一九九、陶希聖怎樣為自己表白
二○○、舊創誘致多發性骨腫症
二○一、在名古屋醫院中的汪氏
二○二、汪墓原來是這樣被毀的
二○三、黯然無語中開結束會議
二○四、又見那一片降幡出石頭
二○五、汪精衛國事遺書發現經過
二○六、汪氏遺書所引起的紛呶
二○七、追懷白骨早枯的周佛海
二○八、羅君強這個「青天」大人
二○九、梁鴻志獄中遺書與遺詩
二一○、在上海主持地下工作的蔣伯誠
二一一、「黑白大王」盛老三
二一二、倚病榻,悼亡友
二一三、「海報」的創刊與停刊
餘言
附錄
◎陳璧君獄中詩詞殘稿
◎汪精衛逝世前對國事遺書——「最後之心情」
◎汪政權大事編年表
 

旁白

  我幾乎以一個人的力量,來寫汪政權的這一幕往史。

  為什麼再要有這一冊類乎蛇足的補篇呢?我有著太多的感想:

  首先,我想對自己的寫作有所聲明。當我一開始撰述本書時,開宗明義就曾坦白地說過:「現在純憑記憶來追寫,相信一定會發生很多的錯誤」。果然,就有人出了專書,批評我為「向壁虛構」,為「公然說謊」。我檢討了我所寫的前文,十九被指為虛構為說謊的,我卻都有所本。惟英國對滇緬公路的封鎖,確是已在汪氏離渝之後,我不得不承認這一點記憶上的錯誤。但我並不是在蓄意造謠,假如我要以此來為汪先生辯解的話,對如此一件大事,我又何至留下這樣一個漏洞,以供別人的吹求?但是,雖然沒有被別人指出,而我自己卻發現了不無有些無心之失,這冊的刊行,就是為了要自動更正前書中若干的疵謬。

  其次,最初我自己不敢對此書有能夠完篇的信心。在以煮字療飢的處境下,文債山積,不暇週諮博訪,故每出於倉卒成章。更加以我當年微不足道的地位,十分狹陋的見聞,而又以「知之為知之」的態度,大體上所寫出的僅限於我個人親見親聞的一角。若干重要情節的遺漏,自屬難免,我也以此引為莫大的遺憾。在這年餘中,我不斷訪問了現猶羈旅在香港而又確信其當年曾對某一件事曾身親的舊侶,以窮其隱微曲折。無如朋好凋零,半已作古,即或猶健在人間的,亦以幾經世變,百感縈懷,對此陳跡,形同隔世。更有以「往事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偶然」的心情,不願再有所贅述。這一冊的續印,原是為了補漏,而一鱗片爪,仍然遠難滿足我所祈求的願望。

  戰後十餘年,在我之前,國人中似還不曾有人寫過對這一幕往史較為完整的記述。不意拙著一經問世,拋磚引玉,竟爾風起雲湧,似以寫汪政權為一時的風尚。就我所能見到的,已不一而足,對我有批評的,更實繁有徒。當我一一誠心誠意地拜讀之後,我有些驚詫,也有些慨嘆。在我所見到的許多鉅著之中,有些人並不在想供給史料,也並且不能供給史料。他們都對汪政權是全無關係的人,有些當年又並不曾處身在淪陷的地區,現在也不想發掘真實的資料。他們只是摭拾一些不經之談,加上自己神奇的構想,以大造其空中的樓閣。而他們卻有著一個共通的原則,是先挾了一個成見,立意要把這一幕時代的悲劇,儘量醜化,儘量歪曲。好像不罵汪政府,就不足以顯出作者的忠貞;不多指出幾個「漢奸」,也就不足以顯得中華民族史上的「光榮」!

  有些人寫的不僅是小說,而且簡直是神話,異於我所聞,異於我所見,自不足為怪。但竟有與我同姓同名的人,在書中出現。若說是我,那麼他所描繪的情節,連我夢也不曾做過;若說不是我,何以對這同名同姓的人,我竟會無緣識「荊」!

  也有人想以栽贓的手法,指主也和者即為漢奸,而主和的也僅為汪氏。不料他所剽竊得來的資料,處處顯得當年主和者卻另有其人,弄巧成拙,我只有憐惜他處境的艱難。

  更有人指我前書中所寫,可信者不足一百字,其人且自命為「史家」,而居然一筆抹煞,乃有此像是苛論的妙論,我鄙薄他這無知的武斷。至於有人說:凡是參加過汪政權的人,都在可殺之列,我又代扼腕於他們的未能得居高位,得以誅盡異己!

  真是夠熱鬧的!引來了各式各樣的「珠玉」,實非我始料之所及也!

  我一直留心著有關這一幕的記載,有些他山之石,確足用為攻錯。在日本出版的書籍,與報刊上有些國人的著作中,也常常發現我所不克知與不獲知而認為可信的資料,不辭抄襲,標明出處,盡力搜羅,雜之本冊,以補我書之不足。

  這一段近史,我前後難已寫了六十萬言,定知遺缺者尚多,而錯誤也定不在少,自己於校閱中,感到因初稿於匆忙中陸續寫成,太多辭意重複,層次凌亂之處,更安得以餘年重加整理呢?甚願讀者諸君的不吝指正,所有一切善意的批評,我自將樂於承教。
 
西元一九六四年元旦    著者金雄白寫於香港旅次

餘言

  經過了四年時間,前後寫了一百八十節,五十多萬字。我感謝讀者對我的同情,鼓勵和原諒;而更難得的是承蒙讀者能相信我筆下所寫的都還不離乎事實。當年汪政權時代的許多舊侶,他們對於那一幕歷史的悲劇,同樣曾身親目擊,雖然每個人所站的角度不同,畢竟對本書也由懷疑而趨於諒解了。

  有人說:我這本書只是要為汪先生翻案,也是為了發洩我個人的私忿,結果徒然成為討好了死人而得罪了活人。我不承認這點;我也不管這些。人微言輕的我,沒有力量,而且也不敢妄想對幾乎蓋棺已成定論的汪先生等諸人翻案;甚至在他們生前,恐就不曾有過求諒於後世的意思吧。

  當然,本書中有些太率直的內容,或許會使有些人不高興的,而我卻相信他們也終於會對我諒解的。已經抄了家,吃了官司,又戴定了一頂漢奸帽子的人,在劫後餘生的十多年後,再渡著飄零的餘年,才訴出了滿腔哀怨中的一點一滴,書中只提供了事實,而且更儘量地為賢者諱,為活著的人諱,更為位尊者諱,這已經盡了我最大的可能。儘管人們仍會指斥我是滿紙荒唐言的,而在我,則無疑是一把辛酸淚也。有些人也應該回想當年,前塵歷歷,我不是在向壁虛構吧!既曾經逞過一時之快,今天,事過境遷,雖不喜也總應有些哀矜之意吧!

  至於在國家存亡絕續之交,犧牲幾個小我,這已是微不足道的事。我認為只要犧牲得值得,也且樂於坦然承受。往事早已成煙,白骨何能復肉?更有何私忿之可言?

  那末,我為什麼要寫這一本書呢?既然我生長在這一個時代;而又躬歷了這一幕變局,我應該為歷史作證,我應該向時代交代。無論我的見聞怎樣狹陋;我的文筆怎樣拙劣,既留此未死之身,讓它在掛一漏萬雞零狗碎中把這一段往事留傳下去,供後人的惋惜也罷!供後人的唾罵也罷!

  我寫本書的另一目的,我要告訴所有炎黃的子孫,讓他們知道這一群被指為「漢奸」者們,並不如宣傳中想像中那樣地醜惡。陳公博說:「抗戰是對的,和平是不得已。」周佛海也說:「抗戰是為了救國;和平也是為了救國。」所以,我全書中絕沒有非議過抗戰,而且我也不至於為了小我,而昧著良心以左袒「漢奸」。我要以事實來告訴所有炎黃的子孫,假如一國而真有那麼多賣國「漢奸」的話,自將成為中華民族史上永遠洗不清的恥辱;儘管你不曾做過「漢奸」,而民族中會出現數十百萬「漢奸」的話,也就是整個民族的恥辱,任何一個人都不會有例外。現在,讀者們於讀完本書之後,是不是對汪政權中人會感到有些驚奇呢?所有汪政權重要諸人,在生之日,何以敢與敵抗爭?臨命之前,又為什麼會那樣地從容赴死呢?

  同時,我更要讓當年與我們作戰的日本人知道,汪政權的這一幕,應該足夠給他們一個很大的教訓了。稍有良心的中國人,不會在威脅利誘下被收買,被壓服的;民族大義,也不會在中國人的心理上輕易消除的。日本有日本的霸道;而中國人自有中國人的權變。他們嘗到過堅軔不屈武裝抗戰的味道,也該嘗夠了曲線的和平抗戰的味道了吧?到今天,日本人是不是已憬然於有五千年文化的中華民族,並不太容易能加以欺凌收買吧?

  此外,我迄今還有一個無法解開的疑點:究竟在對外戰爭時,如不幸有部份國土淪陷了,應否該只是為了所謂「紀綱」也者而讓人民被殘殺,元氣被蹂躪呢?還是應該有幾個不知死活的人,在人民生死不得之際出來擔當一下?汪政權這一幕過去了,這疑問,還是讓當年處身在淪陷區的人來解答吧!
 
一九六一年三月 著者金雄白序於香港旅次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529002
  • 叢書系列:風雲歷史人物叢書
  • 規格:平裝 / 416頁 / 15 x 21 x 2.0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新版
  • 出版地:台灣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史學的召喚術】_長時段歷史的回歸,參展書7折起!11.26-1.8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2020史學展
  • 天下文化暢銷展
  • 前衛X游擊聯合書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