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購物節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中國意識的危機:五四時期激烈的反傳統主義

  • 定價:550
  • 優惠價:79435
  • 優惠期限:2020年12月17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思想史大師林毓生的成名之作
  以胡適、陳獨秀與魯迅三位思想家為案例,
  將毛澤東思想與文化大革命的根源上溯至五四時期,
  解釋現代中國何以出現激烈的反傳統主義,將文化遺產全盤否定。

  林毓生在書中提出著名的「借思想‧文化以解決問題」一說:
  對現代中國知識分子而言,如果要進行意義深遠的改革,
  就必須徹底改變人們的價值和精神、文化與信仰,
  現代中國的政治危機,因此也成了一場思想與意識的危機!

  《中國意識的危機:五四時期激烈的反傳統主義》是對五四時期反傳統主義的起源和性質所做的研究。這種反傳統主義如此激烈,要求徹底摧毀過去的一切,從各個方面來說都是一種空前的歷史現象。
  
  在社會與歷史發生根本變遷的時期,經常出現反傳統的衝動。新規範、價值的理解與支配,使得許多傳統上視為理所當然的準則和慣例,變得格格不入和難以容忍,人們因此常會要求將它們摧毀。
  
  傳統的「摧毀」具有許多種類,反傳統主義的類型亦見繁多。人們可以抨擊所覺察出的傳統中有害的部分,而不必然要全盤地譴責過去。如果某一傳統內的轉變潛力是巨大的,那麼在有利的歷史條件下,該傳統的某些符號和價值,還可經由重塑和轉化,提供有利於變遷的「種子」,同時還可以在變遷的過程中保留文化認同的意義。
  
  林毓生表示,當建設出可實施運行的現代社會時,從傳統汲取出的文化成分,可以扮演著促進更勝於損害的角色功能。因此,全盤化的反傳統主義,並不必然根生於現代化過程之中或力爭現代性之際。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林毓生


  中央研究院院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歷史系榮譽教授。著有《中國激進思潮的起源與後果》、《思想與人物》、《政治秩序與多元社會》、《理念與實踐》等。
 
 

目錄

感謝的話
著者弁言
前言  班傑明.史華慈

緒論
五四時期整體主義的反傳統主義之根源(一)
五四時期整體主義的反傳統主義之根源(二)
陳獨秀之整體主義的反傳統主義
胡適的偽改革主義
魯迅意識的複雜性
結論

參考文獻
附錄
附錄一 我研究魯迅的緣起 林毓生 口述;嚴搏非 整理
附錄二 魯迅的「個人主義」
附錄三 魯迅思想的特質及其政治觀的困境  陳忠信 譯;林毓生 校訂
 
 



  由於種種機緣,《中國意識的危機》最早是以英文撰寫而成,自1979年英文版在美問世後,先後出現過兩個中譯本。多少年來,筆者始終以一個關懷現代中國文化與思想的前途,認同中國文化的知識分子的心情來討論各項有關的問題,因此這次拙著能夠再次「返回」,與中文和華文世界讀者切磋,內心快慰何似!
  
  中西文化交流過程中,兩種語言的對譯,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中譯英固屬不易,英反中,更是難上加難—尤其當中文是著者的母語時。這次拙著中譯本告成,得眾友生大力襄助,其中楊貞德、丘慧芬費心聯絡,嚴搏非約總其成,在此一併致謝。
  
  翻譯分工如下:〈前言〉郭亞珮譯;第一章〈緒論〉王遠義譯;第二章〈五四時期整體主義的反傳統主義之根源(一)〉正文楊芳燕譯,注釋郭亞珮譯;第三章〈五四時期整體主義的反傳統主義之根源(二)〉第一、二節楊芳燕譯,第三節傅可暢譯;第四章〈陳獨秀之整體主義的反傳統主義〉楊貞德譯;第五章〈胡適的偽改革主義〉楊貞德譯;第六章〈魯迅意識的複雜性〉劉慧娟譯;第七章〈結論〉劉唐芬譯。

前言

  在19世紀的西方,中國經常被認為是凍結了的傳統主義的最佳典範。到了20世紀中葉,對許多人來說,中國已經變為革命之地——一個與自己過去的文化社會秩序全面而徹底地斷絕了的社會。若是我們反思一下,中國何以是不變傳統的最佳象徵,我們就會感知到,這個看法,跟下列觀感緊密相連:中國設法維繫了一個把社會、文化和政治整合在一起的秩序,這個秩序中的統治階級,致力於體現政治跟精神兩方面的權威。傳統的不斷延續,幾乎是它無所不包的整體的一個功能。共產黨人興起奪權後,我們清楚體會到他們領導層的意識形態是外來的。而且這個意識形態明白地要求與過去的「封建」社會和文化整體革命性地斷絕。

  我們必須附加一項說明。現代中國思想史的學習者,在共產黨人還沒勝利之前,就深深地了解到,一些頂尖的現代中國知識分子在極大程度上已是林毓生教授所說的「整體主義的反傳統主義」的信仰者。扼要地說,整體主義的反傳統主義有兩項假設:第一,過去的社會、文化和政治秩序必須被視為一個整體;第二,這個整體必須被棄絕。與林教授一樣,大多數學習20世紀中國思想史的人都對「整體主義的反傳統主義」在五四運動時期的支配力感到震驚。他們也深刻地了解,在五四之後的幾十年間,多數在中國思想界最有影響的人都在很大程度上持續堅守這一態度。他們因此常把共產黨領導人視為五四運動的孩子。

  現在,非常清楚地,不論反傳統的傾向有多麼真實而強烈,也不論過去的政治文化秩序的整合在現實裡是多麼真實,與整體主義式的傳統整體斷裂,這一整齊的辯證性影像,作為一個對於現代中國的複雜歷史的總體描述,是高度不足的。過去幾十年裡的許多筆墨都花費在大幅地修正這一與過去整體斷裂的鮮明影像上。傳統文化的複雜性與其中多樣的分枝已經卓有成效地被探索。現代中國的生活在各層面上與過去的文化之間無意識或無聲息的延續,也被徹底地檢驗了。面對這個相當合理的、矯正性的修正主義,我必須指出,林教授這部細緻而思慮縝密的作品,絕非企圖重新主張原來的想像。他絕非號稱傳統中國在現實裡是一個毋庸置疑的、由不可分割的各部分所組成的整體。他也絕非企圖重申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事實上標誌著一個與傳統中國文化——不論它是好是壞——的整體斷裂。其實,他的分析的中心觀點是:深植於中國某些文化傾向的某些態度深度地塑造了反傳統主義者的觀點。

  他所申明的是,儘管傳統中國文化有它非凡的多元性,儘管它內部也有相互衝突的不同趨勢,但是文化是整合為一體的概念,社會和文化的所有面向都能以某種方式由政治秩序來控制的概念,以及還有有意識的想法可以決定性地轉化人類生活的概念,在傳統文化裡形成了一個有力而普遍的觀念綜合體。他繼而強調,這些文化習性甚至以許多細緻的方式形塑了那些最堅決反對傳統的人。

  我不應在這裡重複林教授精細而微妙的論點。在它的許多的價值之中,我只想指出,它在過度的「修正主義」可能會模糊了問題的焦點時,把我們的注意力再次集中於「整體主義的反傳統主義」這一20世紀中國的異常現象。林教授對這些修正再清楚不過了。這些修正不能改變一個事實:他所描述的態度在現代中國的思想史和政治史上都扮演了深刻的角色。因此,儘管我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過去的文化遺產的態度裡察覺到種種的矛盾情緒和複雜心理,至少在目前它仍然堅守根本棄絕這一官方信條。當然,根據它對馬克思歷史哲學的一元化進化式的詮釋,它能將中國的不良過往算成世上所有高等文明的不良過往的一部分。它已經能夠無保留地讚許過去的物質成就,也能夠對過去的高等和通俗文化的各面向持或多或少的正面態度。但是,它的依據始終是否定了這些文化面向的當下價值的外來的觀念系統。不管人們對馬列主義參考框架強加的限制感到多麼惱怒,也不管中國人在多大程度上仍繼續被他們的過去所左右,官方意識形態裡「整體主義」的面向並未消失。

  當我們將中國的現代思想和政治經驗跟一些其他的非西方文化區域——像是印度和伊斯蘭教世界——的思想和政治經驗進行對比時,林教授所強調的主題的重要性就變得更清楚。當然,就好像現代中國也有著名的「新傳統主義」思想家一樣,那些領域裡也有激進的反傳統主義者,並且未來可能會越來越多。我們也知道,在印度和伊斯蘭教世界裡,許多知識分子對印度教跟伊斯蘭教的信奉經常是淺薄和不可靠的。但不可否認的是,在那些社會裡,知識分子經常慣於辨識像伊斯蘭教與社會主義、印度教與民主之間的兼容性,而非兩者之間的尖銳的對立性。在那裡,還沒有任何國家起來允諾對大眾的傳統信仰實行正面攻擊。林教授的分析告訴我們,不管其他因素有什麼影響,對那些文化來說,舊的政治秩序的崩潰並沒有像在中國一樣有著整體主義式的牽連。他的分析更提示了,那些社會裡的知識精英也許不像中國的優秀知識分子〔他所說的「借思想.文化以解決(政治、社會等)問題的途徑」的播送者〕那樣,認為有力量實現他們對社會文化的全面改造。

  十分難能可貴的是,林教授並沒有簡單地用抽象論理式的命題來表達他的論點。他反而選擇了更困難的途徑:他通過觀察三個中國最著名的「五四」人物——陳獨秀、胡適和魯迅——來證明他的論點。這三個人相互之間有極大的不同,他們的內心世界複雜而充滿矛盾。但林教授相信,儘管他們這麼不同,他們之間卻有一些他所關心的共通的基本傾向。除了他的論點的說服力,他對這三個人物的分析也為我們提供了看待他們的新視角。此外,他的論點引導他對中國文化遺產本身提出深刻而有效的質疑。對於理解現代中國,以及思考現代世界裡最困難的一些問題,這本書都做出了思想性和提示性的貢獻。
 
班傑明‧史華慈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0856002
  • 叢書系列:林毓生作品集
  • 規格:精裝 / 312頁 / 14.8 x 21 x 4.37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 緒論
 
20世紀中國思想史最顯著的、特有的面貌之一,乃是對中國傳統文化遺產進行持續和極度的全盤化否定的態度。雖然共產主義革命在改造國家和社會方面取得了成就,但新秩序與傳統歷史文化遺產間的關係,仍然懸而未決,曖昧不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並不對老中國的傳統採取純屬民族主義式的頌揚,相反地,他們更傾向於根除這些傳統,因為他們不僅視傳統為對當前的威脅,也將其視作實現社會主義未來願景的藩籬。
 
這種當代文化矛盾的直接歷史根源,可以追溯到20世紀之交中國現代知識分子起源的特殊性質,尤其可以追溯到1915-1927年五四運動時代所具有的特殊知識傾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中,又重新響起了五四時期盛極一時的「文化革命」口號,特別是在1966-1976年間最富戲劇性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之中,而這個現象的出現絕非偶然。這兩次「文化革命」的特點,都是要對傳統觀念和傳統價值採取一種嫉惡如仇、全盤否定的立場。而且這兩次文化革命的產生,都基於一種共同的內在設想:如果要進行意義深遠的政治和社會變革,基本前提是要先使人們的價值和精神整體地改變。實現這樣的轉變,便進一步預設著有必要激烈徹底地拒斥中國仍存於今天的過去的舊傳統。
 
文化革命的思想,在毛澤東的革命心態中長期居於顯著的地位,而且已成為後期毛澤東革命理論的基本成分。我們不能只從政治權力鬥爭的角度來理解毛澤東「文化革命」的意圖,或者只把它視為政治和社會革命過程中的一種功能。當然,權力鬥爭在中國共產主義的歷史上曾經層出不窮,但它們並不構成產生「文化革命」必然的內在邏輯。而政治與社會革命既非必須依靠「文化革命」才能進行,也不必然會引起「文化革命」。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史學的召喚術】_長時段歷史的回歸,參展書7折起!11.26-1.8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資訊月
  • 寶瓶文化全書系
  • 大塊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