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超級購物節前導活動

民主的浪漫之路:雷震傳

  • 定價:580
  • 優惠價:79458
  • 優惠期限:2021年10月20日止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自由主義實踐者、轉型正義典範人物,
  追求民主憲政的堅毅身影,
  對抗威權體制的風骨與勇氣, 
  為戰後台灣政治史寫下壯闊的一頁。
 
  雷震作為一個知識份子,能夠超越時空、引導台灣,可以說是「大格局的思想家」。——總統 蔡英文
 
  本書根據時序先後安排,從雷震的家世背景、學識養成、赴日留學到返回中國進入政府服務,繼而展開政治生涯,參與政黨協商、制憲、行憲,並在1949年隨著中華民國政府敗退到台灣,在台灣出版《自由中國》,成為1950年代台灣自由民主言論與民主運動的代表性人物之一,最後由於批評蔣中正領導的國民黨當局,1960年9月因莫須有的罪名下獄,歷經十年牢獄之災。1970年代初期,雷震以自由、民主價值的優位性,思考台灣民主憲政發展的可能途徑,其主張直到今天都有其時代意義。
 
  這本傳記總結雷震多舛多折的一生,呈現出他在台灣民主運動中的角色與地位,以及朝向民主憲政國度邁進的堅持與勇氣,執著追求、奮鬥不懈的精神令人感佩,也給後世留下了最好的典範。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薛化元
 
  1959年生,台灣彰化人。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博士,現為國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教授兼文學院院長。   
 
  著有:《戰後臺灣歷史閱覽》、《台灣地位關係文書》、《《自由中國》與民主憲政》、《民主憲政與民族主義的辯證發展:張君勱思想研究》、《晚清「中體西用」思想論》、《教師地位與權利義務》、《台灣貿易史》(合著)、《追尋臺灣法律的足跡》(合著)、《戰後臺灣人權史》(合著)等書;另著有學術論文數十餘篇。
 
 

目錄

自序
前言
 
第一章 成長與家庭生活
第一節 成長與啟蒙學習經歷
一、家世背景及學識養成
二、父親病逝與強盜事件
三、學習現代知識,參加愛國運動
第二節 赴日留學
一、加入中華革命黨
二、罷學歸國,辦報救國
三、返日就讀名古屋八高
四、進入京都帝大法學部
五、森口繁治與佐佐木惣一的影響
六、東山銀閣寺的求學生活
七、往返中日之間,認識的加深
八、返國接受校長聘任
第三節 婚姻與家庭生活
一、婚姻及感情狀況
二、對日戰爭的遷徙
三、舉家遷台
 
第二章 中國大陸時期的政治生涯
第一節 二次大戰結束前的政治經歷
一、進入國民政府初期
二、籌備國民參政會
三、與各政黨溝通協商
第二節 政治協商會議
一、政治協商會議的背景
二、召開政治協商會議
三、政治協商會議憲草的波折
第三節 制憲國民大會
一、制憲國大的程序爭議
二、說服民、青兩黨,化解僵局
第四節 國民政府的改組與行憲
一、國民政府的改組
二、行憲與中央民意代表的選舉、人事協商
第五節 一九四九年變局下的抉擇
一、一九四九年的大變局與「擁蔣反共」
二、「自由中國運動」與《自由中國》的創立
三、一九四九年政軍實務的參與
 
第三章 《自由中國》時期
第一節 「擁蔣反共」時期
一、「自由中國運動」與「擁蔣反共」路線的延續
二、第一次赴香港宣慰及返台後的活動
三、第二次赴香港宣慰
第二節 衝突與日俱增
一、〈政府不可誘民入罪〉的意義與影響
二、從軍方禁止閱讀到雷震離開國民黨
第三節 國民黨當局的壓制
一、雷震無法應邀赴美事件
二、從教育系統打壓到孫元錦事件
第四節 「祝壽專號」事件
一、「祝壽專號」的推出
二、國民黨當局的回應與攻擊
三、友人的關心與緩頰
第五節 「今日的問題」系列
一、「今日的問題」登場
二、反攻無望論
三、〈小地盤、大機構〉、〈我們的地方政制〉
四、「今日問題系列」後的延伸言論問題
第六節 出版法修訂與「軍人與狗」事件
一、「出版法」的修訂與田雨專案的萌芽
二、陳懷琪事件與〈容忍與自由〉
第七節 反對總統三連任
一、違憲的三連任
二、修改臨時條款
第八節 組黨活動致禍
一、反對黨主張與落實
二、積極投入新黨運動
 
第四章 後《自由中國》時期
第一節 雷震案爆發及官方處理
一、蔣中正的態度
二、雷震被捕與看守所生活
第二節 判決前後的救援行動
一、羈押期間家屬的救援
二、起訴、審理與判刑過程的協助
三、判決理由的檢視
四、聲請非常審判遭駁回
五、連署請求總統特赦
六、各界對雷震的聲援
七、監察院雷案調查小組
第三節 《自由中國》的命運與獄中歲月
一、《自由中國》停刊
二、十年牢獄生活
第四節 國家認同的突破與憲政構思
一、國家認同的轉折
二、「兩個中國」主張與〈救亡圖存獻議〉提出
第五節 民主運動的承先啟後
一、國民黨當局對雷震與黨外選舉的「關心」
二、雷震一九七○年代往來的人脈分析
三、雷震改革主張的意義及其影響
 
雷震與民主憲政的追求:代結論
 
 



  雷震公益信託成立後,發起人雷美琳小姐一本初衷十分熱心於推動雷震相關資料的整理出版,例如《雷震回憶錄之新黨運動黑皮書》、《雷震家書》等著作,就陸續在遠流出版公司的支持下問世。對雷小姐而言,重要的心願就是紀念她的父親雷震,彰顯雷震推動民主憲政的貢獻,就此而言,除了頒發雷震獎學金之外,另一個重要的工作,就是推動雷震傳記之撰寫出版。就已經出版的著作中,如中國大陸雷震研究者范泓先後出版了兩個版本的雷震傳記(《民主的銅像:雷震傳》),是海內外分量最大的雷震傳;另外,我的學生任育德、蘇瑞鏘都對雷震的歷史、思想有相當研究,特別是在民主憲政層面,有相當深厚的造詣,而且都有豐富的學術成果發表。不過,基於彼此熟悉和信任的考量,公益信託認為由協助雷小姐整理雷震史料的學者來撰寫,較為適合。然而在多重因素及因緣際會下,雷震傳並沒有如雷小姐預期中順利完成。雷小姐過世後,我在薛欽峰律師多次的鼓吹下,也覺得這是一個相當有意義的工作,於是答應接手,投入這本《民主的浪漫之路:雷震傳》的撰寫。

  我在一九七八年開始接觸《自由中國》及雷震著作,在時間上雖不算晚,但在年齡方面,對一位研究台灣政治史或是思想史的研究者而言,算是比較晚熟的。當時我因為林能士老師的介紹才開始接觸《自由中國》與殷海光,回家和父親談及此事後,對雷震和《自由中國》的貢獻進一步有所了解。再加上當時政治大學社會資料研究中心就收藏有《自由中國》,學生可以直接翻閱,這也是我認識《自由中國》以及雷震的第一步。大學剛畢業,由於好友孫善豪的介紹,我認識了後來擔任中國民主社會黨秘書長的顧紹昌先生(他到東海大學任職,就是雷震先生推薦的),由於顧先生的引介和協助,我有機會進一步接觸張君勱及「中華民國憲法」的緣起,也認識雷震在政治協商的關鍵角色。除了持續和朋友討論張君勱和民主憲政之外,我也藉著拿到獎學金的機會,在邱淑如小姐的協助下,從國外影印了大批的相關資料,這是我撰寫博士論文的重要機緣。就是因為張君勱與「中華民國憲法」以及雷震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使得我除了廣泛地閱讀、參考雷震有關「中華民國憲法」的相關文章之外,也進一步閱讀當時已經出版的日記,這使我對於雷震與《自由中國》以及台灣戰後政治史有進一步的認識。

  我進入博士班之後,有一回已經生病住院的傅正先生託他的學生陳信傑兄來找我,告知他聽說我對研究《自由中國》有興趣,說要送一套《自由中國》讓我做研究。雖然當時我表示已經用研究經費幫服務的張榮發基金會國策中心購買了一套《自由中國》,然而他們得知後仍十分好意,認為我自己如果擁有一套《自由中國》,對於我未來的研究必定會有所幫助。當時傅正先生已經病危,我也隱約感覺到,他的期待是希望我可以多做雷震與《自由中國》方面的研究。我也曾經向指導教授李永熾老師提及要不要改做《自由中國》研究,李老師提醒我,我的博士論文計畫已經準備多年,就先完成張君勱的憲政思想主題取得博士學位,畢業後在民主憲政相關的歷史研究脈絡下,再投入以《自由中國》做為研究的主題準備未來升等。

  由於前述的機緣,加上我對研究台灣史,特別是民主憲政的偏好,畢業後我在交通大學任教期間,除了繼續撰寫第三勢力和張君勱相關的研究論文之外,主要的研究重點就放在《自由中國》和雷震的研究主題。十分感謝國科會研究計畫補助,使得我有機會將《自由中國》雜誌中與民主憲政相關的部分,全部做成摘要,進而利用這些逐篇的摘要,並配合雷震的日記及相關的史料進行相關研究。在完成研究整備後,於稻鄉出版社的協助下,出版了《《自由中國》與民主憲政:一九五○年代台灣思想史的一個考察》,這也是我研究《自由中國》的第一本著作。

  不久,我轉到政治大學歷史系任教,當時殷海光基金會的顧忠華教授,積極希望我可以協助完成殷海光相關人士的口述整理工作。由於殷海光與雷震、《自由中國》關係十分密切,在這樣的機緣之下,透過一系列相關前輩的口述,除了讓我對殷海光的思想有更清楚的了解之外,也讓我和《自由中國》的相關人士,特別是宋文明先生、馬之驌先生等人有了進一步的接觸,他們兩位提供的許多回憶都是與雷震、《自由中國》密切相關的。而在以《自由中國》相關研究完成升等的同時,我另外寫了《《自由中國》的國家藍圖》這一本書的初稿,只是升等之後,新的論文寫作接續不斷,導致這本書的初稿的整理、出版,就被擱置下來。期間我則陸續完成幾篇有關雷震和《自由中國》的論文,不過另一個研究取徑,則和數位典藏及後續的數位人文研究有關。

  我接任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所長不久時,創立了人權史研究中心,開始進行數位典藏的系統工作。首先除了完成台灣人權協進會中有關雜誌、會議紀錄與口述訪談等史料,從目錄建置、數位典藏,進一步往全文數位化資料庫的方向發展之外,也期待以戰後台灣自由、民主、人權為中心,逐步建立made in Taiwan的資料庫。後來,在雷震公益信託諮詢委員會和政治大學吳思華校長的鼓勵下,二○一○年我推動雷震研究中心的創設工作。之後,更直接把《自由中國》、《雷震日記》的全文建置,做為中心計畫的第一個目標。對於我及許多研究者而言,《自由中國》和《雷震日記》的全文檢索系統不單單只是一般的資料庫檢索而已,更重要的是,它讓我進入了《自由中國》和雷震研究的數位人文時代,並以此為基礎撰寫了幾篇學術論文,使我能擴大雷震相關研究議題的視野。

  後來在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的委託下,我執行了「雷震與一九五○年代台灣政治發展——轉型正義的視角」的研究計畫,計畫結案後,通過審查,進而出版了《雷震與一九五○年代台灣政治發展——轉型正義的視角》。這是我第一次嘗試用數位人文的研究方法進行專書寫作。

  因為有了前述這些經驗和研究基礎,讓我比以前更有信心地,將過去關於《自由中國》的相關研究作為,再以《自由中國》、《雷震日記》為主要的研究素材,進而完成《雷震傳》的撰寫。這本《雷震傳》的完成,對我在雷震相關研究上而言,是一個新的階段目標之完成,但同時我也期待以此為基礎,可以將雷震和《自由中國》的相關研究繼續深化下去。

  感謝葉雅涵小姐和李盈萱小姐、郭佩瑜小姐在資料整理上的協助,特別是陳致妤小姐持續提供增補的意見,對我協助最多,有她們的協助做為基礎才有今天《雷震傳》的完成。此外,感謝雷震公益信託諮詢委員會的支持和薛欽峰律師一再的「催促」,使得這本書的初稿可以順利的完稿,也感謝審查委員提供的修改意見。最後,特別要感謝遠流出版公司王榮文董事長大力協助本書的出版,曾淑正副總編輯在我延遲交稿的狀況下,協助全書的編輯作業,才使本書可以順利問世。

  一、雷震的歷史角色
 
  有關雷震與民主憲政的關係,一般著重他在中華民國制憲史或是台灣民主憲政發展脈絡的角色,不過如果考量他民主憲政學識的養成,更可以看到他與近代東亞民主憲政思想發展的關係。首先,就民主憲政的基本學養而言,雷震到日本求學,在名古屋第八高等學校畢業後,進入了京都大學法學部就讀,當時他選擇了政治科,主要就是希望能夠研究政治,尤其是憲法,對於一般法學科注重訴訟以及律師職業的養成,雷震並沒有太大的興趣。而在京都大學法學部畢業之後,雷震又進入了大學院(研究所)就讀,雖然他沒有完成大學院的學業,但是他選擇研究美國憲法,可以看出他對於學術或者是自己未來生涯發展的取向。雷震在日本求學期間的所學,乃至於他的老師們的學養或是相關的研究,對雷震後來在中國的發展有相當程度的影響。而在日本求學期間,雷震就在戴季陶等人的介紹下,加入中華革命黨。他在一九二六年返回中國時,碰巧是中國國民黨(以下簡稱國民黨)北伐期間,因此他做為國民黨的黨員,加上他的老師韓寶華的關係,雷震先在浙江教育界發展,而後由於理想無法落實,因此在一九二七年底辭職。其後,他開始以國民黨員的身分進入國民政府服務。起先,戴季陶推薦雷震進入國民政府法制局工作,雷震在法制局服務期間和當時的局長王世杰建立了多年的長官下屬情誼,而最後成為好友的關係。其後,再到戴季陶負責的考試院服務,雷震利用日本的相關資料開始協助建立中國的公務人員任用制度。

  一九三三年王世杰就任教育部長,再找雷震進入教育部協助。雷震在教育部總務司長任職期間,與學術界有了更密切的往來,也與胡適等學術界自由主義人士結交,這影響了雷震後來和自由主義者的關係。一九三五年,雷震當選國民黨候補監察委員第二名,同時兼任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會財政專門委員會的委員,這次國民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對於憲政的推動,有了具體的決議,因而促成了雷震參與國民政府制憲工作的因緣。一九三六年,雷震參與由王寵惠擔任召集人的憲法草案的審議報告,這也是雷震接觸中華民國憲法草案(五五憲草)的重要開端。而在不久之後,中日戰爭爆發,雷震轉到國民參政會服務,他參與修改「五五憲草」到制憲的工作,角色也越來越重要。
 
  (一)促進三黨共同制憲行憲

  在國民參政會服務,除了與憲法草案的修改有密切的關係外,雷震也與國民黨以外各黨派的領袖有了更密切的接觸,其中中國國社黨(以下簡稱國社黨)、中國青年黨(以下簡稱青年黨)以及後來成立的民主同盟的重要領導人都在國民參政會中與雷震有相當密切的互動,可以說在國民參政會的期間,雷震開始扮演國民黨與黨外各政黨政團溝通的重要角色,包括中國共產黨也與他有相當互動。這樣的人際關係,不僅使雷震在後續憲法草案的討論修正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也是一九四五年八月戰爭結束之後,雷震參與各黨派協商的重要關鍵。一九四六年一月雷震擔任政治協商會議的秘書長,使他與政治協商會議的決議後續發展以及政治協商會議憲法草案的形成,結下了密切的關係。

  政治協商會議告一段落,後續政協憲草的討論過程中,雷震扮演著秘書工作,繼續穿梭於國民黨與各黨各派之間。他協助促成由張君勱起草的政治協商會議憲法草案,更是後來中華民國憲法的藍本。由於國民黨與中共、民主同盟之間互信不足,因此根據政治協商會議的決議,必須先進行國民政府改組再進行制憲的工作在程序上始終無法按部就班推動。在國共兩黨軍事衝突不斷,又無法達成制憲協議的狀況之下,國民政府主席兼國民黨總裁蔣中正決定要推動制憲。但是此一程序與政治協商會議的決議程序不合,因而給了中共與民主同盟杯葛的理由。為了避免一黨制憲,如何促成青年黨與民社黨(國社黨改組而成)參與制憲國民大會變成是一件重要的工作,而促成此一工作的關鍵人物就是雷震。雷震在蔣中正的授權和命令之下,積極與民社黨、青年黨溝通協商,最後在蔣中正承諾制憲國民大會將通過以政治協商會議憲法草案為藍本的憲法之後,民社黨同意參與制憲國民大會,而青年黨原本就以民社黨參加制憲國民大會為條件決議參與,因此有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三黨共同制憲。

  完成制憲之後,後續行憲的準備推動工作,則有待國民政府的改組。雷震在這次國民政府改組中,在張群擔任行政院長的內閣中出任政務委員,主要工作之一就是繼續協調民社黨和青年黨共同準備行憲工作。另一方面,也積極處理民社黨和青年黨參與政府以及提出的種種政治要求,經過不斷的穿梭、協商,國民政府終於順利改組,雷震同時也在行政院負責審查原有的各種可能違憲的法律與行政命令,並提出修正的方案。只是在動員戡亂時期展開之後,這項工作的成效相當有限。一九四七年十二月進入憲政時期,第一屆中央民意代表的選舉,雷震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雷震協助國民黨與民社黨、青年黨協調第一屆中央民意代表席次的分配,在國民黨違紀參選人數眾多,導致原本承諾給民社黨、青年黨席次不足的狀況下,雷震繼續穿梭協商,終於促成民社黨、青年黨共同參與行憲之後政府的工作。行憲後的第一任行政院,雷震擔任翁文灝內閣的政務委員,主要的工作仍然是在於國民黨與民社黨、青年黨的溝通協調,特別是在各機關人事安排方面,避免民社黨、青年黨與國民黨發生太嚴重的矛盾,使行憲工作得以順利展開。
 
  (二)從「擁蔣反共」到批判國民黨當局

  一九四八年底,由於動員戡亂工作相當不順利,中華民國國軍在各個主要戰場的敗象日漸明顯,而實力派軍人與國民黨內同志,對於繼續作戰也欠缺信心,因而在一九四九年一月元旦文告中,蔣中正表達不戀棧職位的辦法,這也是後續他下野以及進行國共和談的重要轉折。此時,雷震、王世杰和胡適都站在支持蔣中正繼續領導國政,並積極與中共人民解放軍對抗的基本路線,也就是所謂「擁蔣反共」的路線。因此,李宗仁就任代總統,邀請雷震擔任國策顧問一職,雷震便拒絕,反而積極與王世杰等人聯手,希望推動「自由中國運動」,促成以胡適領導的自由派知識分子支持蔣中正的政治路線。「自由中國運動」以及後續出刊的《自由中國》雜誌,正是雷震從中國民主憲政的推動轉往台灣成為台灣,民主憲政發展重要人物的連結與轉折。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自由中國》雜誌在台北創刊,雷震是雜誌的實際負責人。他原本在危急存亡之秋,站在「擁蔣反共」的政治路線,相對的比較忽視自由、人權的問題。一九五○年六月,韓戰爆發,美國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實施台灣海峽中立化,台灣轉危為安。一九五一年五月美國明確決定不在台灣問題上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讓步,整個國際情勢有了根本性的改變。此時,雷震和《自由中國》也回歸原本雜誌創刊的宗旨,對於自由、民主在台灣的落實投入更多的關注。相對的,國民黨當局在蔣中正的主導下,於韓戰爆發後推動的改造事業朝向「以黨領政、以黨領軍」的方向發展,並標舉蔣中正做為領袖的地位,國民黨的政治結構由原本的蔣家天下陳家黨,轉換成為蔣家天下蔣家黨,同時也朝向強人威權體制的方向發展。一方面是雷震和《自由中國》對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越來越關注,一方面則是國民黨當局朝向強人威權體制的方面發展,因而兩者之間後續的衝突變成不可避免。

  雷震在《自由中國》期間與國民黨當局的衝突越來越大,逐漸淡出國民黨的政治核心,轉而變成監督、制衡國民黨施政的角色。因此有人說雷震本來是替國民黨來統戰各黨各派人士,或者說替國民黨來遊說胡適等人支持國民黨的統治體制,但發展的結果卻是雷震的政治立場和主張,和提倡自由、民主、人權的各黨各派人士、台灣本土政治菁英越來越接近,這種角色的變換使得雷震在台灣民主運動中受到各方面的矚目,也導致雷震與國民黨當局終究走上決裂之途。其中一九五六年「祝壽專號」的出版,是雷震由一九五一年〈政府不可誘民入罪〉和情治單位衝突,轉化到與國民黨當局直接衝突的一個重要轉折。繼而雷震主導的《自由中國》又發表了「今日的問題」系列社論,提出的種種改革主張,更引發了以蔣中正為首的國民黨高層不滿。更為關鍵的是雷震在反對黨,以及蔣中正總統試圖三連任的態度。對雷震而言,站在擁護中華民國憲法體制的角度,基本上是反對蔣中正總統違反憲法規定進行三連任的,因此在蔣中正總統及國民黨當局朝向三連任的發展越來越明顯之際,《自由中國》的言論也越來越尖銳,扮演了強力批判的角色。
 
  (三)反對運動的投入與傳承

  另一方面,雷震自始就覺得民主憲政之下應該有反對黨的存在。中華民國政府敗退到台灣,民社黨和青年黨的力量太小,不足以扮演強大反對黨的角色,因此《自由中國》雜誌即不斷鼓吹必須要成立新的反對黨,等到台灣本土政治菁英因為地方選舉不公,朝向組黨的方向發展,雷震一開始並不贊成,但是這兩股不同的組黨力量,在一九六○年蔣中正總統三連任之後逐漸合流。雷震則積極投入促成外省籍政治菁英與台灣本土政治菁英的合作,加入由台籍菁英主導的中國民主黨的組黨工作。在此一歷史脈絡中,國民黨當局採取了強力壓制的手段,將原本田雨專案對雷震和《自由中國》的監控轉換為實際上的壓制行動,因而一九六○年九月四日雷震被捕,《自由中國》停刊,至於中國民主黨的籌備工作雖然還撐過一段時間,但是在一九六一年地方選舉之後,也壽終正寢。這當然也與國民黨當局持續以政治事件(案件),對與雷震共同擔任中國民主黨主要籌備負責人的高玉樹、李萬居施壓有關。

  雷震入獄十年,出獄之後,中華民國在一九七○年國際政治舞台的危機愈發明顯。而雷震在《自由中國》時期,對於以美國為主,朝向「兩個中國」發展的方向已經密切關注,而且認為必須以在台灣落實民主政治改革做為政治的重點工作。因此,雷震在一九七○年出獄後,就主張「兩個中國」。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失去聯合國的代表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繼承了中華民國政府在國際舞台的角色之後,雷震更積極主張在台灣建立中華台灣民主國,制定新憲法,在台灣建構一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的民主國家。這樣的主張當然沒有被蔣中正、蔣經國父子主導的國民黨當局所接受,但是卻影響了後來台灣民主運動的發展。整體而言,一九七○年代,台灣黨外運動逐漸崛起,許多黨外運動的參與者,對於一九五○年代《自由中國》雜誌要求改革的主張並不陌生,並且引以做為改革訴求參考的依據,而雷震提出的〈救亡圖存獻議〉在當時的政治氛圍中更為激進,連黨外人士也不敢直接引用,不過,強調由台灣住民在台灣建立一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主權國家的訴求,也在台灣民主運動中逐漸醞釀。特別是住民自決的概念,從黨外人士〈國是聲明〉開始就成為黨外運動及後來民主進步黨政治訴求的基調。而雷震除了透過言論影響黨外人士之外,他出獄之後除了與一九五○年代結交的台灣本土菁英互動外,和康寧祥等新興黨外人士亦密切交往,而郭雨新及他的秘書陳菊與雷震的互動也相當密切,雷震許多的言論資料之所以可以流傳到海外,就是黨外人士以及關心台灣自由、民主、人權的國際人士協助的結果。一九七九年,雷震過世,雷震案的平反運動則在一九八○年代開始陸續展開,而雷震在台灣政治運動中的角色與地位也受到各方的重視。這本《雷震傳》希望可以呈現雷震成長歷程,以及他在政治投入的貢獻及其意義,特別是希望呈現雷震在中華民國民主憲政的推動與他在台灣民主運動的角色。
 
  二、雷震研究回顧與資料應用
 
  筆者在二○一九年出版《雷震與一九五○年代台灣政治發展——轉型正義的視角》一書時,對於雷震和《自由中國》的研究,有比較全面的回顧。在此,主要是以當時的整理為基礎,回顧以雷震為主題的研究。

  有關雷震的相關研究,專書部分,李敖在《雷震研究》中蒐集了有關雷震的相關史料與檔案。任育德在《雷震與台灣民主憲政的發展》中,將雷震與戰後台灣民主憲政發展間做一連結,並進而探討雷震對戰後台灣民主憲政發展的影響與關係。范泓以雷震作主軸撰寫其個人傳記,並前後增補再版雷震傳。張忠棟的《胡適.雷震.殷海光》雖不是只以雷震研究為題,但其內容都與《自由中國》相關。另外,有關雷震的研究尚有不少,例如:馬之驌的《雷震與蔣介石》等。

  單篇論文部分,主要有楊秀菁的〈權衡下的十年罪責——雷震案與一九五○年代的言論自由問題〉,探討雷震案如何被論罪以及其所反應的一九五○年代言論自由問題。蘇瑞鏘的〈從雷震案看戒嚴時期政治案件的法律處置對人權的侵害〉,透過當時法律相關規定及處置雷震案的程序進行深入的考察。許瑞浩的〈從官方檔案看統治當局處理「雷震案」的態度與決策——以國防部檔案為中心〉,則利用國防部檔案,探討國民黨當局處理「雷震案」的決策問題。薛化元在〈雷震的「國家統治機構」改革主張〉以及〈雷震的國家「統治機構」改

  革主張——對台灣自由主義的一個考察〉中,透過外在情勢變遷與《自由中國》主張間互動關係的分析,考察雷震乃至於《自由中國》刊物立場,隨著時空環境更迭,而產生相當程度之演變。在〈台灣自由主義對國家定位思考的歷史探討——以雷震及《自由中國》為例〉以及〈戰後台灣自由主義與民族主義互動的一個考察——以雷震及《自由中國》的國家定位為中心〉中,從外在時空條件改變,及思想內在邏輯發展兩面向出發,檢視《自由中國》對台灣國家定位之立場變遷,即由以中華民國做為中國唯一合法代表者之「一個中國」論,而朝向「兩個中國」論之移行過程。任育德在〈一九五○年代雷震憲政思想的發展——以「中央政體」與「反對黨」為例〉中,從雷震憲政思想發展出發,進而探討《自由中國》對於「中央政體」與「反對黨」的立場主張。

  就撰寫這本雷震傳記而言,主要是以筆者過去研究雷震和《自由中國》的成果為基礎,參考既有研究成果和已經出版的雷震作品,並廣泛使用傅正主編《雷震全集》中的回憶、日記、書信,以及官方的雷震相關檔案。另一方面,除了根據傳統的研究方法進行傳記的撰寫外,筆者也再次嘗試使用數位人文的研究取徑,針對《雷震日記》進行分析,配合相關章節的論述藉以呈現雷震在反對黨推動方面等課題的樣態。
 
  三、內容安排
 
  本書基本上是根據時序先後安排,第一章從雷震出生、求學,依序是在故鄉學習、日本留學,及至返回中國進入政府服務。第二章論述雷震參與政黨協商、制憲、行憲,並在一九四九年隨著中華民國政府敗退到台灣,在台灣出版《自由中國》。第三章則討論雷震主持《自由中國》期間的發展,透過《自由中國》,成為一九五○年代台灣自由民主言論與民主運動的代表性人物之一。最後由於批評蔣中正領導的國民黨當局,觸犯了國民黨當局的紅線,一九六○年九月雷震因莫須有的罪名下獄。

  第四章論述雷震下獄的經緯,並敘述歷經十年牢獄之災,一九七○年九月雷震出獄後沒有《自由中國》,不再是輿論界閃耀的明星,卻又能在台灣民主運動中扮演角色。這固然是因為過去《自由中國》在自由民主領域的耕耘,成為一九七○年代民主運動的重要資源,啟蒙了下一代的政治運動者,也指引了政治改革的方向。另一方面,雷震的自由民主主張並沒有停留在《自由中國》的時代,而能進一步與台灣的生存結合。在一九七○年代初期,雷震以自由、民主價值的優位性,思考台灣民主憲政發展的可能途徑,直到目前仍有現實的意義。最後,則再總結雷震一生追求民主憲政的身影及其意義。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3289050
  • 叢書系列:本土與世界
  • 規格:平裝 / 488頁 / 14.8 x 21 x 2.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中華書局與古籍精選2書77折, 購買參展品即享99元起加購《旅讀中國》。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語言學習書展
  • 博客來新鮮人
  • 國小參考書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