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蛇郎君:蠔鏡窗的新娘

蛇郎君:蠔鏡窗的新娘

  • 定價:290
  • 優惠價:79229
  • 優惠期限:2021年02月14日止
  • 抵用購物金最多再省$69 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內容簡介

「蛇郎君要娶新娘了!」
據說是地震造成了蛇郎君出洞,蛇毒瀰漫,要娶親後方能平息。
一列婚嫁隊伍,傀儡般走向蛇精盤據的蠔鏡窗山;
新時代的姊妹,如何掙脫傳統的枷鎖?
 
小說家長安,化身日治三〇年代青春少女
在自由戀愛與蛇郎娶親的謎團間,尋找愛的真相
 
  據說蛇妖所在的府城近郊蠔鏡窗山,山壁有一片光滑的區塊;遠看光滑,但是近看則有層層紋理,就像是牡蠣殼一般,因此稱之為「蠔鏡窗」。傳說其中有個山洞,山洞裡住了一隻蛇妖,在清國時期,或是更早的時代,那隻蛇妖曾經出來害過人。祂曾一度被鎮壓,但是地震把祂震醒了……
 
  日治三〇年代中期的臺灣,迎來了文明思想,青年女孩接受新式教育、心嚮自由戀愛。翠玉和香香,一對就讀家政女學校的姊妹,在摩登時代關口,卻終究擺脫不去傳統家庭倫理的束縛,論誰也無法棄擲加諸少女身上的聘金婚姻制度。一場四月的大地震,引來死亡與惶惶不安,一件蛇郎娶親的耳語,在府城繪聲繪影流傳。臣服於命運安排的香香,隨婚嫁的隊伍深入蠔鏡窗山中,將會換來幸福,還是引入蛇洞?
 
  小說家長安化身新時代少女,尋蹤無端消失的姊妹,為愛涉險,抽絲剝繭蛇郎傳說的謎團。
 
共同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序)
 
  NOFI (漫畫家)
  曲辰 (大眾文學評論家)
  朱宥勳(作家)
  邱常婷(小說家)
  張季雅(漫畫家)
  盛浩偉(作家)
  陳又津(小說家)
  陳雪(作家)
  楊双子(小說家)
  溫宗翰(民俗亂彈執行編輯)
  路那(推理評論家)
  蝴蝶seba(作家)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長安
 
  本名謝宜安,1992年生。臺大中文所碩士,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
  著有《特搜!臺灣都市傳說》,關心都市傳說與鬼故事的歷史性,與其中的政治、性別議題。
  在工作室參與《說妖》、《臺灣妖怪學就醬》等企劃。
  寫過一些小說,得過文化部補助和若干文學獎。文章散見於報刊雜誌與網路平台。
 
繪者簡介
 
Say HANa
 
  白羊座,喜歡熊跟熊喜歡的鮭魚。
 
  插畫作品曾登上PIXIV年鑑,2019初音未來世界巡迴演唱會臺灣場視覺。曾與眾多品牌合作,包含疾病管制署〈疾病擬人〉、林務局、臺南市政府〈小滿的府城日誌〉、陰陽師、百聞牌、傳說對決、Pizza Hut等,也是集英社、蓋亞、長鴻、三日月、尖端等小說的封面繪者。
 
 

目錄

蛇郎君:蠔鏡窗的新娘
後記
 
 

後記(節錄)
 
  小時候,我們家有半套光復書局的《二十一世紀世界童話精選》,一共六十冊。其中《蛇郎君》的那一本,破損最為嚴重。好幾頁內頁脫落了,只好夾在書頁間。我很傷心,因為我很喜歡那本《蛇郎君》的插畫,但它會破成這樣,也是因為我的喜歡,我實在翻太多次了,而年幼的小孩還沒有能力小心翼翼對待經常翻閱的書。
 
  這次有機會改寫《蛇郎君》,我時常想起那本童話書。直到今日,那本書的插圖依然印在我的腦海中,那本書的封面,是一張美麗的洞房花燭夜,蛇郎君與披上紅蓋頭的妹妹相對望。結尾,是姊姊羞憤的鑽進井裡的樣子。我也記得那個版本中,妹妹變身成小鳥後所唱的歌的歌詞:「羞,羞,姊姊羞,穿我衣,戴我帽,羞,羞,姊姊羞。」記憶之深刻與細緻,或許可以說明它對我的特殊意義。
 
  其實現在想來,我會喜歡《蛇郎君》很合理。我當時是幼稚園年紀,讀了很多童話故事,最喜歡的故事,除了《蛇郎君》以外,就是《梁山伯與祝英台》。我媽聽到這個答案後,還笑我「怎麼都喜歡愛情故事」—我想,是因為在愛情故事中,才容易有女性登場。
 
  若再考慮到族群身分,我覺得熟悉的就更少了。那套書裡漢文化的童話不多,只有《不吃蘿蔔吃婆婆》、《三兄弟與紫荊樹》跟《蛇郎君》三本。《不吃蘿蔔吃婆婆》的婆婆年紀太大,《三兄弟與紫荊樹》的主角是打算分家的三兄弟,只有《蛇郎君》的主角是年輕女生,身分跟我最接近。
 
  也因為看的童話故事多,所以聽習慣了「姊姊醜陋邪惡、妹妹美麗善良」的劇情。灰姑娘就是如此。然而我在家是姊姊,聽到這樣的故事總覺得有點冤。我爸有時為了顧慮我的心情,在講睡前故事時,會有意識的把邪惡的姊姊代換成妹妹—通常聽完這樣的故事,我會睡得心安理得一些,不必無緣無故背負「壞姊姊」的汙名。
 
  雖然我喜歡蛇郎君故事,但如今看來,我也能看出蛇郎君故事中的歧視:蛇郎君也有個壞姊姊跟一個好妹妹,姊姊甚至壞到,不惜因為嫉妒而殺害親妹、搶奪妹妹的丈夫與富裕生活。這種情節可能有厭女的成分,認為女性必會互相爭奪男人,其中某些女性邪惡到只在乎男人和財富,不惜對親人痛下殺手。但事實上,以傳統的女性命運來說,最主要的威脅從來就不是來自於姊妹,反而是識人不明的父母、暴躁的丈夫或是刻薄的婆家。
 
  但是蛇郎君故事卻擱置了這些威脅。父親是善良的,他出於對女兒的愛,誤採蛇郎君的花,因此被威脅要將女兒嫁給蛇郎君。兩個姊姊拒絕了,只有善良的妹妹接受嫁給蛇郎君。妹妹的孝順,不僅換來了父親的平安,還為自己換來了美好的婚姻。這說明了「孝順會有好報」。要是故事發展是「妹妹嫁給蛇郎君後,被蛇郎君吃了」,或是「妹妹嫁給蛇郎君,在這段沒有情感基礎的婚姻中感到痛苦」,那不是反而更合理嗎?
 
  但是乘載傳統價值觀的蛇郎君故事,是不會這樣發展的—如此一來,不就是父親的錯了嗎?但故事裡的父親是不會錯的。
 
  蛇郎君故事彷彿是對女兒們的約束,告訴女兒應該孝順父母、應該遵循父母所決定的婚約。這在傳統社會,這種秩序是相當重要的。兒女的婚約通常由雙方父母安排,要是兒女有太多意見,或者是有私情對象,反而會讓家族難堪。男性要是不滿意父母安排的對象,通常還可以娶妾或者是尋花問柳,但是女性卻相當弱勢。在明清小說中,常可以見到不順從父母婚姻安排的女兒,無路可走之下,只好選擇上吊。但是這些真實面,卻沒有出現在蛇郎君這個民間故事中。
 
  我想蛇郎君這樣的故事,應該是可以用現代眼光來回應與改寫的。
 
  原故事中是姊妹謀殺,那麼我就想用「姊妹情誼」來回應。若將女性與女性之間,想像成「彼此競爭男性」這樣的關係,那就太過單薄了。我想用以回應的狀況,是姊妹彼此間有很強的情感連結,她們甚至不需要男性也可以生活。
 
  在決定要改寫蛇郎君故事時,我很快就決定要把時代定在日治時期。原因是,這時代興起了許多「婚姻自主」的討論,年輕人們希望可以不必聽從父母之言媒妁之約,自由選擇結婚對象。這時也反省了傳統社會「聘金制度」的不合理,認為這麼做相當於「賣女兒」,而女性不應該是可以用金錢交易的。
 
  但是新時代的來臨,似乎並沒有讓女性從婚姻中獲得解脫。由於女校的設立,女學生的身價金比一般更高。十分諷刺的,新式教育並沒有改變女性,反而成了女性在婚姻市場上的新籌碼。
 
  蛇郎君故事中的婚姻,其實也是這種「條件交換」式的婚姻。傳統婚姻中的女方,是用女兒換取聘金,蛇郎君故事中的家庭,則是用女兒換取父親的平安。雖然交換的東西不同,但「女兒可以用以進行條件交換」的思維,仍是一致的。
  
  熟悉蛇郎君傳說的讀者,或許還能看出一些原故事的「捏他」(ネタ):撒豆認路、變形成鳥、井……翠玉的名字則是呼應了臺灣蛇郎君傳說中,常見的姊姊名字「鴨卵面」(玉即日文的蛋)。
 
  同時,這本書也是【說妖】系列中,沈家的起源故事。
 
  這個故事我原本沒想要寫長,但是在反覆討論與修改的過程中,它漸漸長成如今的規模。這實在出乎我預料之外。原本我滿腦子想寫少女與新青年版蛇郎君的戀愛故事,最後還是讓翠玉專心找妹妹。故事中多處建議,出自工作室夥伴的巧思,感謝大家陪我走了一趟寫稿的旅程。至於不足部分,則是我的責任。
 
  感謝神鬼豔情讀書會的大家,很享受與你們共讀明清筆記的時光。我一定要在這裡記上一筆。
 
  感謝編輯時雍的耐心與鼓勵,以及HANa的圖。你們都是我完稿路上的明燈。知道HANa答應封面繪圖時,我其實還沒寫完,但HANa的美圖讓我湧起了「我一定要在期間內完稿」的決心。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0856842
  • 叢書系列:說妖
  • 規格:平裝 / 248頁 / 14.8 x 21 x 1.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送親到蛇郎君家那一夜,翠玉走在隊伍中,為香香送行。送親隊伍中除了翠玉,還有許多女人—但是那些女人,雖然有人的樣子,行為舉止卻不像是人,反而像是傀儡。翠玉覺得好孤獨。這樁婚事打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存在。
 
她靠近花轎,握住香香的手。這是她在暗夜中唯一的光明了,香香穿著新娘婚服,美得不可方物,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悲淒。翠玉想起,白色曾經是屬於喪事的顏色。對於其他人而言,婚姻或許是另一段人生階段的起點,但對於香香來說,宛若為自己送終。
 
她已經好久沒看到香香的笑容了。
 
就算這是最後了,也讓她再走一段路吧。就算是最後,也要讓最後像是花季尾聲一般,熱烈綻放。只要還能牽著香香的手,她就不會感到孤獨。
 

 
翠玉在玩草。
 
身後是阿窗婆的土角厝,裡頭傳來母親和舅舅跟阿窗婆說話的聲音。夏日的下午極為漫長,空氣彷彿靜止,一旁的甘蔗園種著高過她的甘蔗。翠玉被吩咐把長輩們吃剩的西瓜皮拿到外頭丟棄,翠玉看著甘蔗的影子,就入了神。
 
比起翠玉所居住的府城市區裡嘈雜的市聲,鄉間的風景讓她感到自在。翠玉很難說明這是為什麼。他們家開水果行,對於那些被摘採下來的、置於禮盒中的果物,翠玉總有憐惜,覺得它們離開了土,好可憐。
 
甘蔗影子變長的速度極為緩慢,翠玉漸漸感覺到無聊。她撩起長衫下襬蹲下,把地上藤蔓的葉子摘下來,摺成小船,一艘艘地排列起來。剛剛丟棄的西瓜皮已經爬上螞蟻了。她也不怕蟲子,反而把小船移到螞蟻附近,看著牠們爬上過船隻。螞蟻頭上的兩隻觸角靈活地動著,翠玉看著有趣,把手移到螞蟻旁,讓螞蟻爬上來。螞蟻爬過少女的肌膚,令翠玉有輕微的搔癢感,一個忍不住,就把螞蟻甩了出去。她身子重心不穩,踩到了一旁的草叢。她看見草叢下有個狹長的身影穿過,那個身影到遠處後立起來,碧綠的雙眼盯著她看。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接近真相的人,你們小心了。南派三叔驚悚新作──《世界》。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兒童國際書展
  • 東立寒假動漫節
  • 悅知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