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超級購物節前導活動

吃佛:從一座城市窺見西藏的劫難與求生

EAT THE BUDDHA: Life and Death in a Tibetan Town

  • 定價:450
  • 優惠價:79356
  • 優惠期限:2021年09月30日止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優惠組合

 

OKAPI 推薦

  • 黃麗如/中國口口聲聲民族融合,卻讓藏人活不下去──讀《吃佛》

    文/黃麗如2021年07月22日

    我身邊有很多朋友是圖博迷、關心西藏發生的一切、看到雪山獅子旗會很嗨,其中不乏有些人去過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印度達蘭薩拉、聽過達賴喇嘛說法。幾乎每個見過達賴的人,他們分享見面的那一刻都是滿滿的感動,如同《吃佛》作者芭芭拉.德米克所描繪,一個世俗化的藏人陪她去採訪達賴時,一見達賴, more
 

內容簡介

繼暢銷書《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
獲獎記者芭芭拉.德米克又一大無畏揭開獨裁政權真實樣貌之作!!
此次,德米克深入中國數一數二最難潛入的地方,
探究在中國政府嚴密監控下生活的藏人變成了什麼樣子?中國究竟急於隱瞞哪些事情?
『中共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政權?
沒讀過這部作品,別說你真的了解中國。』
──歐逸文(Evan Osnos)
 
 
▶▶▶坐落在青藏高原東部的藏族小鎮「阿壩」(Ngaba),是藏人與共產黨與最初交手的地方,
也是今日備受中國當局壓制與布滿鬼眼監控之地。


一九三○年代,毛澤東的紅軍敗逃到青藏高原,抵達阿壩時,
士兵因為過於飢餓而洗劫當地寺廟,吃下那些由麵粉與酥油做成的小佛像,
他們其實是在吃佛。他們自知褻瀆了西藏人的神聖信仰,卻滿不在乎。
自此每隔十年左右,阿壩就會出現反政府的激烈抗議活動,
自焚的風潮完全戳破了中共聲稱藏人樂於受到中國統治的說法,
這個地方也成了當局的眼中釘……

※本書入圍巴美列捷福(Baillie Gifford Prize)非虛構寫作獎、《紐約時報》年度最佳好書!
《華盛頓郵報》、《經濟學人》、《科克斯書評》、《圖書館期刊》、《Outside》、《出版人週刊》、《書單》、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臺……各大媒體齊聲讚譽!


※札西慈仁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李芃萱 圖博、西藏運動者|林昶佐Freddy Lim 立法委員、閃靈主唱|葉浩 政大政治系副教授|顏擇雅 作家、出版人|蘭萱 資深媒體人、中廣蘭萱時間節目主持人……一致強力推薦!

現下新疆維吾爾人與香港人所面臨的處境,藏人早已親身經歷。

中國政府自《十七條協議》簽訂後短短不到幾年,旋即打破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無情剝奪藏人的土地、信仰、文化與記憶,對西藏的破壞遠多於創造,一九五○、六○年代,中共在西藏東部對抵抗運動鎮壓造成的死亡人數,甚至比中國要求日本一再道歉的南京大屠殺還多!而那喪生的數十萬西藏「分裂分子」,無疑成了官方口中根本不存在的數字;尚且不論藏人同樣歷經毛澤東的大躍進,死在獄中,死於飢餓,在清算折磨中被處決,在勞改流放中失去生命,他們的遭遇比漢人更慘,不僅更早受到虐待,而且受虐的時間更長。

老一輩的藏人流血奮力抵抗解放軍的入侵,年輕一輩的藏人在共產黨龐大勢力的箝制下,則銘記達賴喇嘛的非暴力理念──他們不忍心殺戮他人,只殺自己──以自焚做為對中共高壓統治的沉重抗議。中國的宣傳人員也愈來愈難以宣稱藏人很幸福,自焚事件接二連三地發生,完全擋不下來。

毛澤東曾對達賴喇嘛說:「宗教是毒藥。」計畫性消滅藏人的語言是必須,打造現代化的樣板城市是必須,鼓勵他們在家中展示習近平的肖像與中國國旗更是必須;黨才是你唯一的神。懼怕宗教力量的共產黨在其建黨一百週年之際,更不遺餘力地淡化藏人生活中佛教信仰的比重,以弱化達賴的影響力。
 
中國正成為完美的獨裁者。今日藏人的恐懼程度,堪比作者在北韓看到的情況。《洛杉磯時報》駐北京辦公室主任芭芭拉.德米克耗時數年,深入阿壩、成都、拉薩、理縣、九寨溝、南京、中尼邊界、印度達蘭薩拉等地,親訪達賴喇嘛與數十位藏人,並逐一考證查實,描繪出在全世界最有權力的政府的壓制之下,西藏最真實的處境。

  ● 本書敘事橫跨數十年的西藏與中國現代史,透過德米克筆下的人物娓娓道來:
  在文革期間遭到抄家的公主;在著名的格爾登寺變得激進的年輕流浪藏人;
  努力向上卻愛上中國女人的行動創業者;冒著生命危險大膽反抗的詩人兼知識分子;
  自小就被迫在家庭與難以捉摸的中國金錢誘惑之間做抉擇的藏族女學生……

  他們都是普通人,他們只是想在家鄉過正常、幸福的生活,
  而不必在信仰、家庭、國家之間做出棘手的抉擇。

  他們都面臨同樣的困境:
  究竟要抵抗中國,還是加入中國?
  究竟要遵循佛教教導的慈悲與非暴力嗎,還是起而反抗?

西方人長久以來把西藏文化想像成一種充滿靈性與平和的文化,德米克揭開了這種長久以來的誤解,帶大家洞悉二十一世紀藏人的真實樣貌。當今的藏人飽受一個勢不可擋、無所不能的超級大國掠奪,但他們仍努力保護文化、信仰與語言。德米克的描述細膩入微,樸實無華,時而令人震驚,久久無法忘懷。

【各界讚譽】
★「德米克在報導二十一世紀的西藏時,補上了罕見的人文面向,包括老一輩的抗爭遺風引發了年輕一輩的自焚抗議,以及藏人在中國政府的嚴密監控下生活,承受著種種的痛苦與矛盾,但外界幾乎都看不見。」──《書單》雜誌

★「精采絕倫……這本書不僅描寫現代的西藏,也有助於說明當前中國的惡劣時局。」──《金融時報》

★「這本精彩動人的好書以獨特的視角,檢視西藏的困境。它帶著讀者了解,藏人在一場他們既不想要、也令他們費解的政治風暴中,遭到莫名折騰的感受。」──《每日郵報》

★「這本書的研究深入細膩,講述西藏東部那個美麗地帶的故事,那裡是傳說中美顙王國的所在……藏人在那片壯麗的環境中蓬勃發展了數千年,卻在過去七十年間遭到中國共產黨的侵略與殖民,飽受摧殘。德米克大膽無畏的描寫,理當獲得最高榮耀。讀者可從她筆下那些非凡人物的真實生活,感受到他們人生的巨變。」──羅伯特.瑟曼(Robert A. F. Thurman),哥倫比亞大學榮譽教授

★「沒讀過德米克描寫的西藏,就無法真正理解中國。她的作品敘事公允,讀來令人不寒而慄,書寫嚴謹,令人敬畏,文字如電影般生動,躍然紙上。」──歐逸文(Evan Osnos),《野心時代》作者

★「德米克為一個座落在青藏高原、成為反抗基地的前線小鎮,寫下一部哀傷的故事。她以小說的深刻筆觸,透過獨到的細膩研究,提醒大家記憶的持久力量,讓那些不為人知的歷史得以曝光。」──茨仁夏加,著名西藏歷史學家、《龍在雪域》作者

★「任何對中國與西藏感興趣的人,都不該錯過德米克的新書。這本書報導豐富,行文優美,故事深入人心,令人難以釋卷。」──潘文(John Pomfret),《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美國與中國》作者

★「德米克敞開胸懷去體驗,深入傾聽,冒險犯難,從許多個人飽滿的人生經歷與體會中,勾勒出一幅繽紛的歷史圖景。」──書評家帕盧.薩格(Parul Sehgal),《紐約時報》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Demick
出生於美國紐澤西州。耶魯大學畢業。2001年加入《洛杉磯時報》,曾擔任北京辦公室主任長達七年時間。她的北韓報導為她贏得海外記者俱樂部(Overseas Press Club)的人權報導獎,以及亞洲協會(Asia Society)與美國外交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Diplomacy)獎項。她為《費城探究者報》(Philadelphia Inquirer)做的塞拉耶佛(Sarajevo)報導為她贏得喬治.波克獎(George Polk Award)與羅伯特.甘迺迪獎(Robert F. Kennedy Award),並入圍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最佳國際報導獎項。《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Nothing to Envy)入圍美國國家圖書獎及美國國家書評人協會獎的決選書單,也榮獲英國塞繆爾約翰遜獎。著作已譯成二十五種以上的語言。目前是《洛杉磯時報》的特派記者,《紐約客》的撰稿人,最近在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擔任記者。

相關著作:《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增訂版)》

譯者簡介

洪慧芳
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畢業,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 MBA,曾任職於西門子電訊及花旗銀行,目前為專職譯者,從事書籍、雜誌、電腦與遊戲軟體的翻譯工作。

 

目錄

前言
第一部分 1958-1976年
第一章 末代公主,1958年
第二章 吃佛
第三章 惡龍歸來
第四章 歲月崩塌的那年
第五章 徹底漢化的女孩
第六章 紅城
第七章 放逐

第二部分 權力真空期  1976–1989年
第八章 黑貓與冬蟲夏草
第九章 西藏教育
第十章 來自西方的孔雀
第三部 1990–2013年
第十一章 野生的小犛牛
第十二章 僧侶生活
第十三章 慈悲
第十四章 社交動物
第十五章 暴動
第十六章 鬼眼
第十七章 被迫慶祝
第十八章 毫無出路
第十九章 起火的男孩
第二十章 悲傷
第二十一章 滑索

第四部 現在
第二十二章 印度
第二十三章 萬物俱有,只欠自由

附註
術語表
圖片來源
 

前言

幾個世紀以來,西藏給人的印象一直是個隱士國度。它的魅力隱藏在喜馬拉雅山的自然屏障及與世隔絕的神權政府之後。那個政府由代代相傳的達賴喇嘛治理,大家都相信每位達賴喇嘛是前任轉世而來。十九世紀與二十世紀的西藏文獻中,隨處可見外國人試圖偽裝成僧侶或隱士以潛入這個國家的描述。

如今,對外關上大門的不是藏人,而是中國共產黨。一九五○年以來,中國一直統治著西藏,但他們也是對外國遊客最不友善的守門者。拉薩有一個現代化的機場,裡面有漢堡王與自動提款機,把這個曾是聖城的地方,變成了敲遊客竹槓的陷阱,幾乎只讓中國遊客來此遊樂。外國人想要造訪中國所謂的「西藏自治區」,必須先取得特殊的旅行許可證。那種許可證很少發放給學者、外交官、記者,和任何可能提出尖銳問題的人。青藏高原的東部地區分屬四川、青海、甘肅、雲南省,理論上對任何持有效中國簽證的人來說都是開放的,但外國人常在檢查站遭到回絕,或不准入住飯店。
二○○七年,亦即夏季奧運的前一年,我以《洛杉磯時報》特派記者的身分搬到北京。由於申奧成功,中國政府提出許多改善人權、對記者開放門戶的承諾。然而,實際的情況是,這個國家的多數地區依然禁止記者進入,阿壩(Ngaba)就是其中數一數二最難涉足的地方。

阿壩地處偏僻,偏僻到它在英語地圖上是以中文念法Aba標示(發音類似瑞典流行樂團Abba)。這個藏語名稱對非藏人來說比較難發音,但聽起來像Nabba或nah-wa,端看你是以藏語的哪種方言來發音而定。

一九三○年代以來,阿壩一直是中國共產黨的眼中釘。每隔十年左右,阿壩就會出現反政府的抗議活動,並留下破壞與死亡的殘跡。西藏人謹守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Tenzin Gyatso)的教誨,他因崇尚非暴力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因此近年來多數的死亡事件是發生在西藏邊境。在二○○八年的抗議活動中,中國軍隊向阿壩的抗議者開火,造成數十人死亡。二○○九年,一位佛教僧侶在大街上自己淋上汽油,引火自焚,同時呼籲流亡印度的達賴喇嘛回國。那起事件隨後引發自焚風潮,截至本文撰寫之際,已有一百五十六位藏人自焚,其中近三分之一是來自阿壩及其周邊地區,最近的一次是發生在二○一九年十一月。這些死亡事件令中國當局極為尷尬,完全戳破了中共聲稱藏人樂於受到中國統治的說法。

自焚的風潮開始後,中國當局便加倍防堵記者進入阿壩。他們在城鎮的入口設立新的檢查點,並安裝坦克陷阱與路障。城門的警衛會凝視車內,以確保進城的車子裡沒有藏匿外國人。有些勇敢的記者會踡縮在後座,像潛望鏡一樣舉起相機拍攝窗外,但成功潛入的機率不一。

記者是逆向思維的生物。有人要求我們別去某處時,我們就偏要去。我上一本書的主題是北韓,我得承認,北韓之所以吸引我,部分原因在於它對西方遊客來說是如此的封閉。我決定側寫一個西藏城鎮時,便把目光投向阿壩。我想知道中國政府究竟急著隱瞞阿壩的哪些事情。為什麼那麼多的當地居民願意以那麼可怕的方法來摧毀自己的身體?

西藏令我好奇的原因,大致上也跟其他的西方人一樣。雖然我不是佛教徒,未曾從遠東地區(或西方)的宗教尋求慰藉,我很欣賞西藏這個充滿靈性的地方,它激發了豐富的文化、哲學與文學,並在這個日益同質化的世界中脫穎而出。由於我學過中國歷史,對於中國入侵西藏與達賴喇嘛逃亡等議題有基本的認知,但我對藏人幾乎沒什麼了解,只看過一些誇張的圖畫把他們畫成臉頰凹陷的穴居聖人及開心數著佛珠的流浪者。二十一世紀在中國邊緣生活的藏人,究竟是什麼樣子?

科技使世界失去了許多神祕的東西。上Google Earth點幾下,就可以窺探世界上最難接近的地方,但無法解釋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我非去阿壩不可。

這裡需要先做一個地理註解:基於一些歷史因素(原因稍後解釋),中國政府只把一半的青藏高原劃為西藏自治區。但多數藏人是生活在四川、青海、甘肅、雲南等省分的區域,那些區域雖然不屬於「正式的西藏」,但他們依然是藏人。近幾十年來,這些位於青藏高原東部的地區已變成西藏的心臟地帶,出了特別多著名的西藏音樂家、導演、作家、活動人士、喇嘛,包括現任的達賴喇嘛。
阿壩位於四川省,大致上是在青藏高原與中國大陸的交界處,使其貌似某種前線。前往阿壩,通常是行經四川的省會成都,成都也是中國新興的特大城市。

經過內有Gucci、Louis Vuitton等精品店的華麗購物中心,以及一棟棟高聳的公寓大樓後,車子便開上了環城路,接著往北進入山區。這裡與阿壩之間的直線距離僅三百五十四公里,但穿過邛崍山要花一整天的時間。邛崍山是溫帶雨林,也是熊貓的天然棲息地。越過這座山是一個穩定爬升的過程,車子行駛在狹窄又蜿蜒的山路上,路面因岩石流下的溪水而濕漉漉的。到達高原後,樹木就消失了,視野頓時拓展開來。那轉折實在太突然了,彷彿踏入魔衣櫥後,進入了另一個維度。

四面八方放眼所及,都像是鋪了一大片綠色的地毯,隨著山地的輪廓上下起伏。在有關西藏的精裝圖文書中,西藏的天空總是蔚藍的,但我造訪西藏的那段時間(大多是春天),厚重的雲朵彷如一團團的棉絮,低垂在天際,遮住了山頂。沿路的村莊是由一群又一群的低矮土屋所組成。毛髮蓬亂的犛牛與綿羊對路過的車輛視而不見。沿路的重要地點都擺著獻給神靈的供品,藏人認為每個隘口與丘陵都有神靈。祈禱幡在日積月累的陽光曝曬下褪成淡粉色,在山脊上飄揚。

阿壩座落在海拔近三千三百米處,但高度不是很明顯,因為整個城鎮看起來相當平坦。市區就只是一條穿過草原的狹窄繁榮帶。主要道路是地圖上標示的三○二省道,它直接穿過小鎮,從一端開往另一端只需要約十五分鐘。二○一三年這個小鎮才安裝第一個紅綠燈,因為在這種鄉下地方,騎馬並不罕見,但如今大家通常是以機車或三輪車代步。多數老人與一些年輕人穿著名叫「朱巴」(chuba)的傳統藏袍,繫著腰帶。但許多人選擇在傳統與成衣的務實性之間折衷妥協,頭戴牛仔帽,身穿羊皮或羽絨做成的蓬鬆外套。婦女常穿著長裙。

阿壩的兩側矗立著兩座佛教寺院,有如書擋一般。寺院的鍍金屋頂反射著陽光,外壁漆成深紅與蛋黃的顏色。那是寺院建築專屬的顏色,與周圍單調的風景形成鮮明的對比。從東邊進入阿壩時,賽寺(Se Monastery)[1]就在第一個檢查站的附近。位於阿壩鎮西端的是更大的格爾登寺(Kirti Monastery),那裡是自焚的中心。

在寺院之間,街道的景觀是由一堆低矮的建築所組成,外面鋪著瓷磚,彷彿內外相反的浴室。一樓大多是店面,打開金屬大門時,可以看到裡面雜七雜八的商品,例如汽車零件、水桶、拖把、塑膠椅、廉價球鞋、農具等等。

中國在此地發展的當務之急,是給這個小鎮打上統一的印記。看板上打著中國人民銀行、中國移動通信、中國聯通的廣告。阿壩鎮是縣治(全鎮人口約一萬五千人。更大的阿壩縣,人口約七萬三千人),這裡有常見的單調鎮公所、一家醫院、一所大型中學,還有警察與公安局,它們都插著醒目的大紅旗。這裡就像中國西部的任何縣治一樣,但警車與軍車比他處更多。鎮上唯一的百貨商店外,經常停著一輛裝甲運兵車。高掛的攝影機記錄著進出阿壩的車牌。蓋著綠色帆布的軍用卡車常出現在主要道路上,往返於格爾登寺另一邊的軍事基地與阿壩之間。根據一項統計,約五萬名保安人員駐守在阿壩,大約是同等城市正常部署的五倍。

阿壩地處偏遠,所以中國的連鎖店與速食店尚未在此展店,但鎮上有許多中國的小餐館賣火鍋與水餃。幾年前,居民抱怨阿壩過於漢化,地方當局因此下令主要街道兩旁的建築物必須畫上西藏的圖案。畫著蓮花、海螺貝、金魚、華蓋的壁畫傳達出一種勉強擠出的快樂。與之匹配的是印有佛教符號的紅色金屬百葉窗。地方當局也要求中國店主在招牌上添加藏文,但藏人告訴我,那些招牌常拼錯字。我只能從一些招牌上的古怪英語來臆測那些店是做什麼的。

 
NGABA BENEVOLENCE AND GARAGE(阿壩慈善與車庫)
BRILLIANT DECORATION(精美裝飾)

我住在中國的七年間,精進了在青藏高原穿梭而不引人注目的技巧。我不想像那些十九世紀的探險者那樣穿著可笑的偽裝服,但我確實買了一頂圓點軟帽,以及亞洲常見的空污口罩。我穿著灰濛蒙的長外套與繫帶的平底鞋。再加上那裡經常下雨,我可以撐把傘,躲在傘下。

我設法潛入阿壩的核心,做了三次為期不等的旅行。我也採訪了生活在高原其他地方的阿壩人,那些地方的限制較少。印度與尼泊爾的西藏流亡社群中,有許多人來自阿壩。他們大方地撥冗與我分享回憶。我甚至偶然間在加德滿都遇到一個阿壩協會。在共產黨統治西藏之前的數百年間,阿壩是由自己的國王與女王統治,那些倖存下來的後代為我提供了該區與王朝的豐富史實。一位中國學者好心與我分享一些有關阿壩的中國政府文件及回憶錄的翻譯。對於本書專訪的所有人物,我也採訪了他們的親友與鄰居以證實他們的說法,因為我預期中國當局會宣稱書中描述的苦難誇大不實。
所有的人物、事件、對話、年表都是據實以報,書中沒有合成的角色,但我改變了一些名字,以免那些吐露事實的人受罰。

[1] 譯注:亦稱賽格寺、賽貢巴寺,全稱是賽貢巴圖丹喬列南傑林。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3100176
  • 叢書系列:不分類
  • 規格:平裝 / 384頁 / 21 x 14.8 x 2.85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出版地:台灣
  • 適讀年齡:10歲~99歲
 

內容連載

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五日,就在毛澤東創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六週前,德勒生於麥爾瑪村。在阿壩的所有村莊中,麥爾瑪與美顙王國的關係最緊密——Meruma這個名稱大致上是譯成「美顙部落之地」。麥爾瑪的男性勞工大多受雇於王室,他們或在宮殿裡服務,或在軍隊裡服役,或是負責放牧國王的犛牛與綿羊。德勒的父親拉藏.旺青(ratsang wangchen)是一位傑出的將軍。一九三五年,他率領勇猛的軍隊,在查理寺附近的隘口阻擋紅軍。那是少數幾次藏人戰勝中國人的戰事之一,那次勝仗使德勒的父親成為戰爭英雄,但藏人最終還是被紅軍的增援部隊打敗了。這位將軍年過半百時,突然心臟病發過世,當時德勒仍在襁褓中。家人以犛牛把他的遺體載運到查理寺後方的山上,亦即之前他英勇奮戰的地方,並在那裡進行傳統的天葬——天葬師將遺體骨肉剝離以餵食禿鷹。(在外人眼裡,這種習俗可能很野蠻,卻是最符合生態環境的葬禮習俗之一:讓屍體回歸自然,不用挖土、污染水源或砍樹火化。)
 
德勒的父親過世後,悲痛欲絕的母親收集父親的遺骨,帶到拉薩祈福。她像許多虔誠的朝聖者那樣,徒步前往,一路上不時停下來拜倒在地。由於這段旅程長達兩年多,那段期間德勒有如孤兒。他與外祖父母同住,與外婆睡一張床,晚上依偎在一起,吮吸外婆乾扁的乳房。
 
德勒是個不太討喜的小男孩,身材矮小,除了耳朵與鼻子突出以外,其他方面都很小。到了中年,突出的鼻子在臉上有如園藝用的鏟子。小時候他的鼻子老是掛著鼻涕,臉頰因為常用羊皮袍子的袖子擦鼻涕而髒兮兮的。
然而,由於家族與國王的關係,德勒從小就有一種優越感。他有一個舅舅也曾是將軍,另一個表親當過大臣。父親過世後,叔叔帶德勒去拜見美顙國王。他們被引進宮殿時,發現國王不在正式的接待室或辦公室,而是在廚房,周圍都是顧問。他穿著黑色的朱巴,白色的襯衫,腦後梳著一根長辮。德勒記得最清楚的是,國王的膚色出奇地蒼白,與那些在戶外工作的藏人迥異。國王慈愛地把手放在德勒的頭上,送他一塊用糖蜜做成的馬蹄形糖果。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8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祝!乃木坂46結成10週年,坂道系列寫真集情報誌任2刊9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語言學習書展
  • 博客來新鮮人
  • 國小參考書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