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反詐騙!提醒您「不碰ATM、網銀,不說信用卡資料」詳情

  • 防疫專區
  • 電子票券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曬書市集

殿下讓我還他清譽 3【含預購贈品】

  • 定價:360
  • 優惠價:9324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306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蕭朔說:「我自幼見你,一眼便已記牢……當年我本想趕去邊城同你說,以生死祭朝暮,卻陰差陽錯。既然朝暮不可祭,我轉求百年。」

  雲琅說:「我同蕭朔無非生死一處而已,不論百年,不算朝暮,我心裡裝著他,於是便活著兩個人的命,他活一個時辰,我便不敢早進墳塋一刻。」

  情竇初開、互訴衷腸的兩人雖情話講得好聽,但一個話本沒看懂,一個話本沒看全,一邊磕磕絆絆地談戀愛,一邊聯手調查當年滅門血案的真相。

  雲琅想闖入機關密布的玉英閣裡找一份血誓,兩人歷經九死一生才終於驚險找到關鍵證據,得知當年還是皇子的當今皇上,是跟誰密謀奪朝。

  也因此打草驚蛇,兩人察覺京中開始出現微小的蹊蹺反常,面對朝堂的緊逼,他們步步踩在刀尖上,若哪一處差了半分,就搏不出一條血路。

  春節將至,各方看似平靜得近乎詭異,其下卻暗流洶湧,只怕險灘已至……

本書特色

  誰歸於誰,並無分別,總歸攜手百年,來世仍做眷侶

  「將軍夫人不好,不威風。小王妃多厲害,回頭你給我弄一個王妃大印。」
  不論叫蕭朔將軍夫人,還是叫雲琅小王妃,
  雲琅都是單人獨騎便能力挽狂瀾的少將軍。
  他的少將軍。

  ★口是心非的冰山小王爺X正經不超過五秒的俠氣小將軍
  ★晉江積分3.3億、6.4萬書評、11萬收藏、VIP強推古風耽美文,看過都按讚
  ★開窗書衣設計概念:
  書中常出現「窗戶」這個元素,以此為概念,書衣畫出大理寺內機關密布的玉英閣外觀,透過窗戶能看到封面上正在玉英閣裡歷經九死一生的蕭朔和雲琅。

  ★隨書好禮大方送:
  第一重:隨書贈送精美留言卡
  第二重:作者獨冢專訪-2,暢談創作緣由
  第三重:首刷加送開窗書衣,書衣的窗戶能左右打開,透過玉英閣的外窗,能看到閣內互相倚靠的兩人正處於千鈞一髮的危急關頭
  第四重:書衣上有燙金的作者簽名

  ★預購限量好禮:
  兩件式作者手寫金句PVC書籤(5.3 x 8.5cm)
  用緞帶綁了兩張PVC透卡,可合併亦可拆開使用。
  兩張卡疊在一起時,能透過鏤空的中式花窗,看到在玉英閣裡休整的兩位主角。
  人物卡上印有作者手寫金句「以我明月,報他冰雪」,值得珍藏。
  2張1組,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三千大夢敘平生


  專職做夢,副業寫作,睡眠重度困難戶。
  熱愛漫長的行走,熱愛觀察和記錄,理想是成為一個能把故事講好的人。
  有三千場夢,三千段講不完的故事,和三千顆不同味道的水果糖。

繪者簡介

蓮花落


  繪手一枚,喜歡古風,尤其鍾愛武俠,武俠是初心也是白月光。
  因為太懶無法走萬里路,所以讓想像縱馬於江湖之間,可以自由持一竹杖任行逍遙。
  希望某天筆能長大到畫出喜歡的花草鳥獸和各種好看瀟灑男人,但筆往往不受控是最大的煩惱。
 

目錄

【第一章】恕老僕直言,您的話本看得沒比王爺強到哪裡去
【第二章】我從未這般高興,高興我此番追你,竟來得及
【第三章】你我不是他人手中刀,君若成刀,我自為鞘
【第四章】叫他下不了榻,叫他乖,叫他哭不出聲
【第五章】多虧小王爺沉穩,接了當頭一鍋,轉手砸了侍衛司一個跟頭
【第六章】這是哪家道理,哪處話本上是這般寫的?
【第七章】不論什麼事,小王爺回來,叫他在窗戶底下蹲著
【第八章】小王爺,這些年你這麼忙,大理寺卿知道嗎?
【第九章】琰王殿下,你將雲氏餘孽自法場劫回府中,究竟是為的什麼?
【第十章】今日一戰,我只聽喊殺聲便恨不能與你並肩
【特別收錄】作者紙上訪談第三彈,角色性格分析


 
 

詳細資料

  • ISBN:9789754770650
  • 叢書系列:i 小說
  • 規格:平裝 / 336頁 / 14.8 x 21 x 1.7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十章】今日一戰,我只聽喊殺聲便恨不能與你並肩
 
蕭朔是進宮來做什麼的,洪公公看不透,都虞候和連勝看不透,就連皇上預設立場、百般揣摩,只怕也想不明白。
 
宮變凶險,禍福難料。蕭朔慣了走一步看三步,縱然有九成九的把握,也要為了那一分,將後路替他鋪設妥當。
 
只要能叫皇上相信雲琅能替他守住當年事,便有可能叫皇上動搖,此時壓上蕭朔的立場,皇上無人可用,為安撫蕭朔,多半會選赦了雲琅死罪。
 
若今日能將雲琅身上的死罪推了……不論用什麼辦法,縱然明日不幸,蕭小王爺死在這宮變之中,雲琅也再不需王府庇佑。
 
蕭朔不攔雲琅同死同穴,卻要為了這一分可能,寧肯兵行險著,也要讓雲琅能以少將軍之名去北疆。
 
蕭朔要保證,縱然琰王今日身死,他的少將軍也能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領他的兵、奪他的城。
 
「少將軍……好軍威。」蕭朔抬手,在雲琅眼尾輕輕一碰,「訓人竟也能將自己訓成這般架式。」
 
雲琅用力閉上眼睛,將眼底熱意逼回去,惡狠狠威脅,「再說一句。」
 
蕭朔及時住了口,靜了片刻,又輕聲道:「只是慣了思慮,將事做得周全些,你不必多想。」
 
雲少將軍不爭氣,又想起來時見蕭朔那一笑,徹底沒了半分軍威,緊閉著眼睛轉了個身。
 
「知錯了。」蕭朔輕撫他頸後,「如何能哄少將軍消氣?」
 
「去找你六大爺,叫他赦了我。」雲琅悶聲:「打一仗給你看軍威。」
 
蕭朔微啞,正要開口,殿外傳來極輕的兩下敲門聲。
 
「殿下。」隔了一息,洪公公的聲音自門外響起,「文德殿方才派人傳旨,說宗正寺來報,尋著了一封過往宗室玉牒。」
 
「天章閣閣老與虔國公親自辨認,上用玉璽,是先帝筆跡。」洪公公輕聲道:「玉牒上所載……是前雲麾將軍雲琅。」
 
雲琅:「……」
 
蕭朔靜坐著,掌心仍覆著他脖頸,看不清神色。
 
雲琅方才澎湃的心神漸漸熄了,心情有些複雜,撐坐起來。
 
兩人忙活半宿,為的無非就是這個,自然猜得到皇上會妥協設法赦他死罪。
 
死罪並不難免,雲琅只是受親族牽連,若非當年親手燒了豁罪明詔,為換琰王府安寧將性命親手交進了六皇子手中,這罪分明早就該一筆勾銷。
 
如今皇上既不得已退讓這一步,找個今年高興、大赦天下的藉口,罪便也免乾淨了。
 
誰也沒想起來……居然還有這個辦法。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22薰風季】三日月X朧月輕小說全書系‧結帳滿399元送限量贈品,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奇科幻展(止)
  • 經濟趨勢展
  • 家人這種病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