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反詐騙!提醒您「不碰ATM、網銀,不說信用卡資料」詳情

  • 電子票券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兒童暑期閱讀_短促
詩裡的大唐‧上:由詩人的命運與詩作交織成的大唐史

詩裡的大唐‧上:由詩人的命運與詩作交織成的大唐史

唐詩裡的風雲史(上)

  • 定價:350
  • 優惠價:79277
  • 優惠期限:2022年07月17日止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詩以言史,史以入詩。
  李白、杜甫、王維、孟浩然、白居易、李商隱、薛濤……
  詩人的命運與詩作,暗藏了大唐歷史的縮影。
 
  歷史在詩歌裡流轉,詩歌是一面鏡子,映照出唐人的悲歡離合、愛恨情仇。
  以詩證史,繪出一幅唐代詩歌的春秋畫卷。
 
  ●誰寫下了大唐第一詩?
  ●絕版月色──十首唐詩就有一首寫到月亮,由月亮構成的另類唐詩極簡史。
  ●初唐四傑──帝國在上升,而天才在沉淪。
  ●很多人想學李白,卻活得像杜甫,最後變成了高適?──唐詩三大佬的命運分野。
  ●誰的詩紅了,人卻沒紅?而大唐最鬱悶的詩人,到底有多鬱悶?
  ●大唐女詩人之死。
  ●王維──一個「佛系詩人」的平凡與偉大。
  ●元白──千年來最感人的生死之交。
  ●盛唐第一朋友圈──孟浩然死的時候,半個盛唐心碎了。
 
  現今流傳的四萬多首唐詩中,飽含著大量的唐代史內容,其中涉及到大唐的歷史與地理、承平歌舞與戰亂塗炭、宗教的影響、部族的關係、社會變遷與經濟民生等眾多唐代史實和故事。
 
  《詩裡的大唐》分為三部,分別以詩人、事件與地理為線,講述唐朝重要詩人的生平故事與詩作分析,詩人的命運與唐朝主要歷史事件的牽動,以及唐代的城市、環境、地理版圖等宏觀的視野勾勒。本書參考大量文獻,從詩人的角度來瞭解唐詩、瞭解大唐史。
 
名人推薦
 
  Cheap(歷史YouTuber)
  蔣竹山(中央大學歷史所副教授兼所長)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最愛君
 
  微信公眾號「最愛歷史」創作團隊的集體筆名。兩位主創者鄭煥堅、吳潤凱均為《南方都市報》原高級記者,鄭煥堅係華中科技大學文學碩士,吳潤凱為南京大學歷史學碩士。最愛君曾參與編著、合著有《南京大屠殺史料集》、《洪流:中國農民工30年遷徙史》等著作。由最愛君獨立原創著作《一看就停不下來的中國史》系列叢書,為歷史文學類暢銷書。
 

目錄

開篇
絕版月色:另類唐詩極簡史
唐詩的不凡,是從西元六七六年的一場溺水事故開始的。

第一部 詩人

唐詩創世記:誰寫下了大唐第一詩?
在唐詩的光輝旅程中,魏徵、虞世南和王績默默無言。

初唐四傑:帝國在上升,而天才在沉淪
那些天縱之才,一個個活成了天妒英才。

千年孤獨陳子昂: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
他給自己算了一卦,隨後仰天長歎,「我命絕矣」!

賀知章:大唐最幸福的詩人
平心靜氣,快意人生,方能福壽綿長。

張九齡:提前二十年預言了安史之亂
他是開元時期最後一位賢相,也是盛唐文壇老大哥。

「七絕聖手」王昌齡,死於一場謀殺
青山一道同雲雨,正義何曾缺席過。

王維:一個「佛系詩人」的平凡與偉大
塵世被過濾掉之後,他把靈魂釋放出來。

孟浩然:盛唐第一朋友圈
他死的時候,半個盛唐心碎了。

西元七四四年:唐詩三大佬的命運分野
很多人想學李白,卻活得像杜甫,最後變成了高適。

岑參:大唐唯一的西域詩人
他還是沒能趕上一個好時代。

元結:一個不該被遺忘的完美人物
妖孽當道,他罵得痛快。

孟郊:詩紅了,人沒紅
生命中的最後四、五年,孟郊基本處於絕望的狀態。

元白:千年來最感人的生死之交
君埋泉下泥銷骨,我寄人間雪滿頭。

李賀:我在大唐國家司儀館寫詩
在那兒工作,你也會成為「詩鬼」。

杜牧:大唐最鬱悶的詩人
政治的殘酷是,永遠必須站隊。

一生無題李商隱:政治、婚姻與詩歌
時代辜負了他,他並未辜負時代。

大唐女詩人之死
李冶、薛濤和魚玄機,三個悲哀的背影。

唐詩的最後六十年:一個時代遠去,來不及告別
下一個王朝,是屬於詞的時代。
 

自序
 
把「唐詩」反過來,講給你聽
 
  唐代中期有個詩人叫李涉,在我們今天看來不是大詩人,在當時卻很有名氣。李涉曾任國子博士,人稱「李博士」。
  有一次,李涉經過九江,遇上了一夥強盜。
  強盜們手執刀槍,喝問:「船上何人?」
  僕人回答:「是李博士。」
  「是不是李涉博士?」
  僕人又答,是的。
  強盜們說:「如果真是李博士,我們不要他的錢財了。久聞詩名,希望他能給我們寫一首詩。」
  李涉聽罷,鋪紙磨墨,當場寫了一首絕句:
 
  井欄砂宿遇夜客
  暮雨瀟瀟江上村,綠林豪客夜知聞。
  他時不用逃名姓,世上如今半是君。
 
  強盜們拿到詩,忘記了打劫的本行,拜謝告辭而去。
  這樣的「奇遇」放在哪個朝代都不可能發生,除了唐朝。
 
  聞一多先生曾經說過:「一般人愛說唐詩,我卻要講『詩唐』,詩唐者,詩的唐朝也,懂得了詩的唐朝,才能欣賞唐朝的詩。」
 
  唐詩──唐朝的詩,是每個中國人都會背幾首的,但詩唐──詩的唐朝,卻不是所有人都瞭解的。
 
  究其原因,唐詩太美,使得誦讀它的人純粹陶醉於它的美,而忘記了它產生的時代和背景。那些穿越千年仍然閃閃發光的詩行,在歷史的流轉中獲得了普遍的意義,同時也丟失了特定的場域。
 
  您現在打開的這本書,正是為了還原唐詩產生的特定場域而作。有別於市面上從文學視角講唐詩的書籍,我們希望響應聞一多先生多年前的號召,寫作一本從歷史角度講「詩唐」的書。
 
  詩以紀史,史以入詩。《全唐詩》保存的四萬九千多首唐詩中,滲透著大量的唐代歷史資訊,涉及詩人命運、政治生活、經濟發展、歷史地理、戰爭、宗教、民族關係、社會變遷、環境保護等眾多史實領域。
 
  以晚唐詩人皮日休的《汴河懷古》為例:「盡道隋亡為此河,至今千里賴通波。若無水殿龍舟事,共禹論功不較多。」詩中講述隋煬帝開鑿大運河,改變了中國此後歷代的漕運格局、都城遷移、經濟重心等豐富的史實和細節。
 
  大詩人杜牧的《過華清宮》:「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唐代時,秦嶺山脈仍然覆蓋大量的原始森林,四川地區氣候溫暖,可以出產荔枝(唐代以後氣候趨冷,已無法再種植),所以唐玄宗為楊貴妃快遞的荔枝,是從四川經蜀道運輸到關中地區的。這裡就涉及了氣候、古蜀道等環境與地理問題。
 
  白居易的《長恨歌》中「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杜甫的《春望》中「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以及《石壕吏》中「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牆走,老婦出門看。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這些唐詩則描述了安史之亂對君王愛情的終結,對長安城的毀壞以及對民間造成的深沉苦難等一系列廣闊的社會歷史圖景。
 
  元稹的《縛戎人》:「萬里虛勞肉食費,連頭盡被氈裘暍。華裀重席臥腥臊,病犬愁鴣聲咽嗢。中有一人能漢語,自言家本長城窟。少年隨父戍安西,河渭瓜沙眼看沒……」此詩則講述唐帝國在西域地區與吐蕃、阿拉伯帝國的爭霸,安史之亂後河西走廊陷落,大唐孤軍駐守西域,部分士兵被俘虜後留下了慘痛的回憶,中間涉及唐代民族關係及中亞國際歷史。
 
  而晚唐詩人韋莊的名詩《秦婦吟》:「華軒繡轂皆銷散,甲第朱門無一半。含元殿上狐兔行,花萼樓前荊棘滿。昔時繁盛皆埋沒,舉目淒涼無故物。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踏盡公卿骨……」表現了唐末黃巢起義後,在黃巢起義軍和朝廷官軍的反覆爭奪下,長安城遭遇了毀滅性打擊,整個貴族階層面臨滅頂之災。在詩歌哀痛的亂世中,唐朝的悲劇性走向,正滲透在一行行詩史相契的文字裡面。
 
  ……
 
  我們在這本書中採用新聞特稿式的寫法,參考大量基本文獻,希望從一個新的角度引領讀者瞭解「詩唐」,從而讀懂唐詩。
 
  在中華文明的長河中,為什麼唐詩的生命力如此旺盛?我想,歷史的詩意若隱若現,無疑增添了它的魅力與傳播力。唐詩被中國所塑造,同時也塑造了中國。
 
  生老病死,悲歡離合,無論古今,人類的情感是共通的。我們相信,若能深入古人的情境與內心,歷史自然就活了起來。
 
  本書的三名作者分別是鄭煥堅、吳潤凱和陳恩發。其中,鄭煥堅和吳潤凱都是《南方都市報》原高級記者。本書的絕大部分文章,初稿首發在微信公眾號「最愛歷史」。承蒙八十餘萬粉絲和讀者的厚愛,多數文章均擁有了不俗的閱讀量,並獲得了一些不錯的評價。同時,部分文章被《同舟共進》、《青年文摘》、《廉政瞭望》、《南方雜誌》等刊物轉載刊發,謹致謝忱。至於書中的謬誤,還望諸位多寬容,多批評,多指正。
 
  人比任何概念都重要。那麼,請跟隨大唐詩人們的腳步,開啟這趟歷史的旅程吧。
 
最愛君
二○二○年月三十日於廣州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3353978
  • 叢書系列:知識叢書
  • 規格:平裝 / 304頁 / 14.8 x 21 x 1.4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西元七四四年:唐詩三大佬的命運分野
 
〈壹〉
 
天寶三載(七四四),詩仙李白與詩聖杜甫在東都洛陽初次相遇,留給後世無限遐想。
 
聞一多將其比喻為日月相會,在中國數千年的歷史中,唯有孔子見老子可與之媲美:「譬如說,青天裡太陽和月亮走碰了頭,那麼,塵世上不知要焚起多少香案,不知有多少人要望天遙拜,說是皇天的祥瑞。如今李白和杜甫──詩中的兩曜,劈面走來了,我們看去,不比那天空的異端一樣神氣,一樣的有重大的意義嗎?」
 
當時,李白剛被唐玄宗賜金放還。
 
兩年前,他接到玄宗詔書,還曾高唱「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心懷「願一佐明主,功成還舊林」的抱負,進京供奉翰林。
 
可來到長安,李白才知自己不過是專供帝王娛樂的文學侍臣,偶爾寫幾首《清平調》,用「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這樣的詩句來滿足玄宗的虛榮心,與自己所追求的帝師卿相大相徑庭。
 
他壯志難酬,狂放不羈,耍起大牌,要宦官高力士為其脫靴,得罪朝中權貴,只好再次仗劍遠遊。
 
杜甫比李白小十一歲,那時的他不過是初出茅廬的文學青年,出身書香門第,熱衷於科舉考試,一心想「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可杜甫考砸了,儘管已在翰墨場嶄露頭角,仍是一介布衣,只好四處旅遊,排解憂悶。
 
年輕的杜甫「性豪業嗜酒,嫉惡懷剛腸」,「放蕩齊趙間,裘馬頗輕狂」,和後來那個憂鬱的老杜截然相反,自然和李白意氣相投。
 
李、杜相逢,一見如故,相約同去梁宋之地遊玩,攜來詩酒相伴,求仙訪道,寄情山水,「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
 
世人多記得李杜初遇,卻忘了他們此次旅行,還有一個「驢友」,那便是高適。
 
明明是三個人的電影,高適怎能沒有姓名?
 
高適,出生於敗落的官宦世家,和李、杜一樣,他一向志在官場。二十歲時進京,寫下:「二十解書劍,西游長安城。舉頭望君門,屈指取公卿。」
 
高適豪言,哥要當官,就該名列公卿。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在長安,沒人看得上這個熱血青年。他在科舉之路上也屢次碰壁,考一次掛一次,考到懷疑人生。
 
高適一怒之下去了燕趙,投身邊疆建設,還跟胡人打過仗,後來寫下「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相見白刃血紛紛,死節從來豈顧勳」等邊塞詩名句,成為大唐極負盛名的邊塞詩人之一。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22歷史武俠小說展『快意江湖‧任逍遙』活動期間49折起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東立BL展
  • 大學新鮮人
  • 夏日小說節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