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新鮮人
風流佛(開創日本近代文學繁景先驅‧幸田露伴「名匠物語」傑作選集)

風流佛(開創日本近代文學繁景先驅‧幸田露伴「名匠物語」傑作選集)

風流仏

  • 定價:470
  • 優惠價:79371
  • 優惠期限:2024年08月31日止
折價券 領取折價券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優惠組合

 

內容簡介

開創日本近代文學繁景先驅  幸田露伴「名匠物語」傑作選集

收錄〈風流佛〉〈五重塔〉〈一口劍〉 體現日本職人精神之三篇名作

影響文壇逾百年  與尾崎紅葉、坪內逍遙、森鷗外齊名

 

就讓世人揶揄我愚笨遲鈍、嗤笑我執迷不悟吧。

我就算死,這具皮囊裡也絕無骯髒之物,只有滿地純淨熱血!

 

為愛痴迷、將深陷情愛的苦楚悔恨投注在刀鋒的佛像雕刻師,

忍受羞辱罵聲和肉體苦痛、只為了成就藝術巔峰的憨直木工,

被逼至絕路、只能在尋死與打造出傳世名刀之間抉擇的刀匠;

——所有折磨、執迷與絕望,只為完成流傳世世代代的終極之美!

 

日本近代文學先驅者幸田露伴代表名作〈風流佛〉、〈五重塔〉、〈一口劍〉,三篇小說個別描繪不受世俗眼光約束、挑戰現實困難的匠人相貌,在發表當時引起文學界與大眾讀者共鳴,不僅獲得「名匠物語」的美稱,更因此奠定日後文壇地位。

露伴筆下這些匠人們無論所處境遇為何,始終全心投入技藝淬鍊之道,不斷挑戰終極理想。他們在器物之中讓魂靈棲宿,讓畢生執著昭示在一尊塑像、一片瓦、一把刀柄之上,無止境的美學追求誠如露伴本人的化身,終生秉持著對日本傳統和古典之美的不滅熱情;也宛如最誠摯的頌歌,獻給所有為藝術捨身的創作者。

 

如果要寫小說,就必須像〈風流佛〉一樣去寫。——正岡子規

 

▍內容簡介

 

〈風流佛〉

佛像雕刻師珠運為修行四處旅行,在途中停留的旅館對花漬女郎阿辰一見傾心,聽過阿辰曲折的身世後更是心生憐憫。珠運拯救阿辰逃離窮苦受虐的生活,阿辰也在珠運病痛時悉心照料他,兩人感情日漸濃厚。而就在心意相通的兩人即將成婚之際,阿辰失聯多年的親生父親突然現身,並將她接走。

失去愛人的珠運深陷打擊,終日關在房內苦苦思念阿辰的一切。為了化解這份苦痛,他決心用自己這雙手,將腦海中美好的阿辰刻成百花綻放的美麗佛像……

 

 

〈五重塔〉

木匠十兵衛擁有高強手藝,卻因憨厚老實,總被同行暗地裡譏笑是「憨子」而無法出人頭地。有天,十兵衛聽說照顧自己的恩師源太將接手五重塔的建設計畫。十兵衛明白這是百年難得一遇的重大工程,是自己身為木匠得以完成巨作的唯一機會,便苦苦懇求爭取這項工程。

他不惜得罪恩師、遭人辱罵﹐甚至因此遭受肉體凌辱,只為實現獨力建造五重塔的夢想……

 

〈一口劍〉

刀匠正藏懷才不遇,在酒後大放豪語,說自己在師傅口傳心授下早已熟絡各種鍛冶刀劍的祕訣,是全日本最優秀的刀匠。沒想到這些酒後醉語話卻傳進主公耳裡,差人送上金子要正藏造出一把絕世名刀。

清醒後的正藏對自己的酒後狂言後悔不已,他明白自己不可能打造出什麼好刀,甚至數度打算尋死。然而,既然畏罪尋死與背叛主公期待遭殺頭橫豎都是死,不如就拚一把,投注全心全身的力氣,專心打造這把刀……

 

 

 

▶▶▶麥田日文經典書系:「幡」

 

致所有反抗者們、新世紀的旗手、舊世代的守望者——

你們揭起時代的巨幡,我們見證文學在歷史上劃下的血痕。

 

「日本近代文學由此開端。從十九、二十世紀之交,到一九八○年左右,這條浩浩蕩蕩的文學大河,呈現了清楚的獨特風景。在這裡,文學的創作與文學的理念,或者更普遍地說,理論與作品,有著密不可分的交纏。幾乎每一部重要的作品,背後都有深刻的思想或主張;幾乎每一位重要的作家,都覺得有責任整理、提供獨特的創作道理。在這裡,作者的自我意識高度發達,無論在理論或作品上,他們都一方面認真尋索自我在世界中的位置,另一方面認真提供他們從這自我位置上所瞻見的世界圖象。

 

每個作者、甚至是每部作品,於是都像是高高舉起了鮮明的旗幟,在風中招搖擺盪。這一張張自信炫示的旗幟,構成了日本近代文學最迷人的景象。

 

針對日本近代文學的個性,我們提出了相應的閱讀計畫。依循三個標準,精選出納入書系中的作品:第一,作品具備當下閱讀的趣味與相關性;第二,作品背後反映了特殊的心理與社會風貌;第三,作品帶有日本近代文學史上的思想、理論代表性。也就是,書系中的每一部作品都樹建一竿可以清楚辨認的心理與社會旗幟,讓讀者在閱讀中不只可以藉此逐漸鋪畫出日本文學的歷史地圖,也能夠藉此定位自己人生中的個體與集體方向。」──楊照(「幡」書系總策畫)

 

 

幡,是宣示的標幟,也是反抗時揮舞的大旗。

二十一世紀的我們,仍需懂得如何革命。

 

日本文學並非總是唯美幻象,

有一群人,他們以血肉書寫世間諸相,

以文字在殺戮中抱擁。

 

森鷗外於一百年前大膽提示的人權議題;

夏目漱石探究人性自私的「自利主義」;

金子光晴揭示日本民族的「絕望性」;

壺井榮刻畫童稚之眼投射的殘酷現實;

川端康成細膩書寫戰後不完美家庭的愛與孤寂。

 

觀看百年來身處動盪時局的文豪,

推翻舊世界規則,觸發文學與歷史的百年革命。

 

 

▶▶▶「幡」書系出版書目〔全書系均收錄:日本文壇大事紀‧作家年表〕

川端康成《東京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畢生唯一長篇巨作

森鷗外《山椒大夫》:與夏目漱石齊名日本文學雙璧‧森鷗外超越時代的警世之作

壺井榮《二十四隻瞳》:九度改編影視‧以十二個孩子的眼睛所見,記錄戰爭殘酷的反戰經典

金子光晴《絕望的精神史》:大正反骨詩人‧金子光晴尖銳剖析日本人的「絕望」原罪

夏目漱石《明暗》:日本國民作家‧夏目漱石揭露人類私心的未竟遺作

高村光太郎《智惠子抄》:日本現代詩歌史上最暢銷的作品.作家松浦彌太郎讚譽.全新中譯本

宮本百合子《伸子》:日本戰後抵抗文學先鋒‧宮本百合子宣揚女性解放的超越時代之作

野坂昭如《螢火蟲之墓》:一個少年最沉痛的懺悔錄‧焦土黑市派作家野坂昭如半自傳作品

尾崎紅葉《金色夜叉》:三島由紀夫讚譽劃時代之作‧十九世紀末日本最暢銷「國民小說」

石川達三《活著的兵士》:一部動搖國家尊嚴的事件級小說‧半藤一利譽為「夢幻名作」之人性墮落寫真

林芙美子《浮雲》:備受川端康成推崇的女流文學第一人‧林芙美子放浪人生最終長篇巨獻

井伏鱒二《黑雨》:太宰治文學啟蒙恩師井伏鱒二至高傑作・原爆書寫最具代表性的一部殘酷手記・繁體中文譯本首度問世

星新一《器子小姐》:「極短篇小說之神」星新一最膾炙人口的跨世紀傳奇名作・繁體中文譯本首度問世

幸田露伴《五重塔》:開創日本近代文學繁景先驅‧幸田露伴「名匠物語」傑作選集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幸田露伴
本名為幸田成行﹐別號蝸牛庵、雷音洞主、脫天子等。一八六七年出生於江戶下谷(現在的東京都台東區)。一八七八年進入東京府第一中學(現在的都立日比谷高校)﹐與尾崎紅葉、上田萬年、狩野亨吉等人為同學﹐後轉學至遞信省創辦的電信學校。畢業後以電信技師身分派往北海道余市﹐並於此段時期接觸到大量文學作品。其中,坪內逍遙的《小說神髓》為露伴帶來極大啟發﹐因此萌生從事文學創作的想法。

一八八七年﹐露伴放棄北海道的公職﹐徒步返回東京。在這段艱苦的旅途中﹐他創作了許多俳句﹐其中的一首:「故里遙﹐惆悵伴露眠﹐野宿中。」即是他最有名的別號「露伴」的由來。露伴回到東京後開始積極發表創作,他於一八八九年在文學雜誌《新著百種》發表的小說〈風流佛〉受到廣大讀者矚目,隔年在《國民之友》月刊發表〈一口劍〉,其後在《國會》進行小說〈五重塔〉的連載﹐就此奠定文壇地位。這段期間,露伴與同世代的尾崎紅葉打造出被稱為「紅露時代」的黃金時代,以更接近口語的寫作風格獲得大眾讀者青睞,並有「寫實主義就是尾崎紅葉,理想主義就是幸田露伴」這一說法。

一九三七年﹐露伴因其文學成就榮獲日本政府頒發的第一屆文化勳章,同年成為帝國藝術院會員。一九四七年因狹心症逝世,得年八十歲。


譯者簡介

章蓓蕾
生於台北﹐政大新聞系畢業。一九八一年起定居日本,專事翻譯三十多年﹐共有譯作六十餘部。一九八五年歸化日籍﹐日名立場寬子(Tateba Hiroko)。熱愛江戶明治的歷史文化,近年的譯作多與江戶明治有關,其中包括明治小說《三四郎》、《後來的事》、《門》、《明暗》、《金色夜叉》,以及介紹江戶民俗的《江戶的秘密》、《江戶人的生活超入門》、《春畫》、《江戶百工》、《江戶百業》等。著有《明治小說便利帖:從食、衣、住、物走入明治小說的世界》。


 

譯序:幸田露伴及其筆下的職人小說

◎章蓓蕾(本書譯者)

幸田露伴是日本明治時期的著名作家。他的創作力豐沛﹐文字典雅優美﹐敘事內容濃密﹐從各方面來看﹐露伴都堪稱日本近代文學史上最優秀的作家。他的成名作〈風流佛〉(一八八九)與之後連續發表的〈一口劍〉(一八九○)、〈五重塔〉(一八九一至一八九二)﹐都是以傳統職人為主角﹐尤其是〈五重塔〉裡的木匠十兵衛﹐在日本更是膾炙人口的小說人物。

但是迄今為止﹐露伴的作品翻譯成外文版本的數量極少﹐跟同時代其他日本作家比起來﹐露伴在外國的知名度甚低。究其主要原因﹐應是因為他的小說採用難度極高的文語體書寫﹐而且他特別喜歡在小說裡使用大量漢字來表達佛教思想。露伴小說的譯者必須能夠掌握中國古文和佛教經典的基礎知識。不僅如此﹐露伴還經常引用日本古典文學或戲曲歌詞暗示故事人物的身世。譯者為了充分理解作者的用意﹐就必須具備日本古典文學與歷史典故等各方面知識。

露伴的文字在日本公認是極其艱澀難懂的。他的成名作〈風流佛〉在文學雜誌《新著百種》第五號發表時﹐作家正岡子規正在大學就讀﹐跟他同寢室的同學把雜誌買來讓大家傳閱﹐結果所有同學都認為﹐小說故事雖然有趣﹐文章卻不易閱讀。子規甚至自嘲地說:「文章沒人看得懂﹐肯定不是作者的本意吧。」其他同時代的作家如內田魯庵、田山花袋等人也發表過類似感想。

但是露伴對於深奧精練的文語體似乎情有獨鍾。明治維新之後﹐日本政府大力推行言文一致運動﹐許多作家如尾崎紅葉、二葉亭四迷、山田美妙等人都開始嘗試用口語體書寫﹐露伴卻始終抱持消極的態度。就連率先推行國語改革運動的作家山本有三親自登門勸說時﹐露伴也當面婉拒了山本的提議:「構想不錯﹐但我年紀大了﹐以後還是按照從前的寫法來寫吧。」

露伴具備的文字功底主要來自家庭環境與自我鍛鍊。本名幸田成行的露伴﹐出生在幕府的下級武士家庭﹐幸田家歷代祖先都在江戶城裡負責接待全國各地前來述職的大名(藩主)。擔任這項任務除了需要接受嚴格的禮儀訓練﹐還需具備相當的文學、戲曲、音樂等各種藝術素養。所以露伴從小就已熟讀日本古典文學﹐並對江戶戲曲作家曲亭馬琴的戲曲劇本與中國小說特別感興趣。

一八七八年﹐露伴進入東京府第一中學(現在的都立日比谷高校)就讀﹐班上有個叫做尾崎德太郎的同學﹐就是後來跟他共創日本文學界「紅露時代」的作家尾崎紅葉。

一八八三年﹐露伴因家庭經濟的理由﹐放棄了普通高中的學業﹐轉入遞信省(現在的總務省、日本郵政、日本電信電話的前身)主辦的電信學校就讀。畢業後﹐以電信技師身分派往北海道余市工作。

露伴在北海道的生活過得單調而孤獨﹐下班後只能以閱讀打發時間。他在這段時期接觸到大量文學著作﹐其中包括坪內逍遙的《小說神髓》、《當世書生氣質》等作品。露伴後來表示﹐《小說神髓》顛覆了小說只能勸世說教的概念﹐帶給來極大啟發﹐他因此萌生從事文學寫作的念頭。

一八八七年﹐露伴不顧一切拋下北海道的工作﹐花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徒步返回東京。他在沿途吃盡苦頭﹐有時甚至必須露宿野外。在這段艱苦的旅途中﹐他創作了許多俳句﹐其中的一首:「故里遙﹐惆悵伴露眠﹐野宿中。」即是他最有名的別號「露伴」之由來。

從北海道返回東京後﹐露伴在父親經營的紙店當店員。他在這段時期接受僧侶朋友推薦﹐開始閱讀佛教經典﹐讀透大藏經全部內容﹐同時又在作家淡島寒月引介下﹐重新發現井原西鶴的淨琉璃劇本的魅力。

露伴不僅學識淵博﹐深具文學造詣﹐更對日本的傳統與文化十分看重。他開始創作小說的時期﹐日本文壇瀰漫著崇尚西洋﹐鄙視傳統的風氣﹐但露伴這時已對西洋產生幻滅感。他認為文學作品應該注重日本的特色﹐具備東方的元素與色彩。他的成名作〈風流佛〉﹐與之後發表的〈一口劍〉、〈五重塔〉、〈椀久物語〉、〈風流魔〉等作品也確實體現了這種觀點。

〈風流佛〉的男主角珠運是佛像雕刻師﹐腦中牢記了所有的佛像造型;〈一口劍〉的主角正藏是一名刀匠﹐他在師傅口傳心授的精心教導下﹐學會各種鍛冶刀劍的祕訣;〈五重塔〉的主角十兵衛則是從事寺院建築的宮大工(木匠)﹐他為了實現獨力建造五重塔的夢想﹐不惜得罪同行﹐遭人辱罵﹐歷盡千辛萬苦之後﹐終於完成心願;〈椀久物語〉(一八九九)講述陶器商椀屋久兵衛偷學技巧﹐跟陶工清兵衛合作燒成珍貴的伊萬里燒彩繪陶器「錦襴手」;〈風流魔〉(一八九八)描寫名古屋的的著名雕金師安堂平七追求技藝的極致境界﹐只要稍不合意﹐就拿起錘子砸爛已經做好的雕金飾物。

這些職人小說發表後﹐受到文學界與讀者的廣泛重視﹐露伴因此站上文壇的頂峰。文學評論家將這些作品稱為「名匠物語」﹐並歸納出主角之間的共同點:他們都是技藝卓越的職人﹐都傾注全副心力磨練技藝﹐精益求精;在歷盡千辛萬苦之後﹐主角終於超越現實的困難﹐達到理想的目的。有些評論家認為﹐露伴是企圖經由書寫自己「最擅長的職人小說」﹐對近代文明進行批判﹐藉此表明自己對作家這個行業的熱情﹐跟那些傳統職人是完全相同的。

露伴的小說寫作生涯在一九○五年發生了巨變。這一年﹐日本因日俄開戰而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露伴在《讀賣新聞》連載兩年的長篇小說〈滔天浪〉被迫中斷。此後﹐他不再創作小說﹐〈滔天浪〉成為他唯一的未完成作品。他在同年發表的長篇詩〈出盧〉裡暗示﹐作家面臨國家危急存亡的關鍵時刻﹐不該繼續編織「躲進草庵獨享安樂」的美夢。

縱觀露伴一生的作品﹐幾乎涵蓋了所有文學體裁。除了小說之外﹐他也積極發表詩歌、俳句、短歌、隨筆、評論、戲曲、翻譯、考證、評論等各種文體的作品。〈滔天浪〈之後他雖然放棄了表現自我理想的小說創作﹐但仍然勤於筆耕。他在晚年發表的〈命運〉雖被歸類為小說﹐其實是以文語體寫成的長篇敘事詩。

晚年的露伴開始採用口語體書寫﹐但是能完全讀懂他作品的讀者仍然寥寥可數。不過﹐日本人對他的敬意並未因而受到影響。日本政府曾經頒發給他各種勳章﹐報章雜誌爭相刊載那些艱澀難懂的作品。露伴在文壇始終保持一匹狼的形象﹐幾乎不跟其他作家往來。當其他作家都跟著西洋的各種文學運動改變文風時﹐他始終如一地埋頭創作不受西洋影響的作品。

一九四七年﹐露伴去世了。以往跟他分屬不同派別的作家這時才意識到露伴的重量。因為日本人長久以來引以為傲的傳統﹐此時正面臨著存續的危機﹐而露伴則是日本傳統的守護者。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3104808
  • 叢書系列:
  • 規格:平裝 / 336頁 / 21 x 14.8 x 2.5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出版地:台灣
  • 適讀年齡:0歲~99歲
 

內容連載

珠運踏上旅途時,日本雖然已有火車,但他這趟修行之旅卻走得非常艱辛。沿途塵土把他頭上的草笠染成赤褐色,內衣也沒有逃過在錢湯附上蝨子的命運。春季的某一天,他精疲力竭地走在漫長的道路上,一隻蝴蝶飄然飛過眼前,珠運突然非常羨慕蝴蝶擁有一對翅膀;秋季某一夜,他獨自從睡夢中醒來,身旁的旅客忽然開始磨牙,珠運大吃一驚,不禁暗自慨嘆,「哎!沒想到竟在旅途上碰到這麼悲慘的遭遇。」每當狂風驟起,炙熱的砂石隨風撲打在臉上,珠運不得不閉著眼睛前進,卻又立刻聽到馬車發出刺耳的喇叭聲,還有人朝他狂吼「小心!讓開!」這些聲音總是嚇得他全身發抖。有時還遇到天降大雨,全身淋溼的他像隻落湯雞。有一次,剛好走在一條新修的路上,不小心踢到施工時從地下挖出的石塊,撞掉一塊腳趾的指甲,痛得他根本無法邁步,只好叫人力車代步,誰知卻碰到貪婪的人力車夫,不但漫天要價,最後還搬出行規,強迫他多付一半車資。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旅店的服務也糟糕透頂。其實這種只住一晚的地方,珠運原本也不期待什麼,但這家旅店的棉被就跟服務人員的態度一樣,硬邦邦、冷冰冰,即使整個身子都蓋著棉被,脖子周圍卻一片涼颼颼;晚餐裝在盤中的蒟蒻也是黑漆漆的,而且早已變涼。

珠運對貧困的生活是很習慣的,但他從小生長在加茂川畔,那可是個水質柔潤、民情溫暖的地方。然而,在他生平第一次離家遠行的路上,卻必須時時體會翻山越嶺、露宿餐風的辛苦。有時還被露水弄得全身溼淋淋,就連躺下睡覺時也來不及擦乾。那種感覺實在淒涼無比。有時,珠運正在夢中遊覽似曾相識的京都景點,卻被陌生的布穀鳥啼聲驚醒,他下意識朝門外望去,越過門板的破洞,看到天上的星星像在炫耀什麼似的閃爍不已,那一瞬,他只感覺一種無法形容的悲寂猛然湧上心頭。到了柳絮飛揚、桐葉飄落的季節,聽到荒野的寺廟傳來冰冷無情的鐘聲,他不禁深切感受,短暫人生的虛幻無常就像穿過林間的閃電。我若想要完成心願,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啊!珠運一路懷著策馬前進的心情默默鼓勵著自己。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日系推理】鏡文學電子書社方展|單書88折、雙書85折、三書75折|有書過.沒怕過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兒童暑期閱讀
  • 曬書市集
  • 生活中的文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