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反詐騙!不碰ATM、網銀、不說信用卡,認證藍勾勾FB粉絲頁詳情

客服公告:7/25(四)受凱米颱風影響,客服服務時段暨物流配送資訊,請詳見詳情

語言大展
髒東西

髒東西

  • 定價:390
  • 優惠價:79308
  • 優惠期限:2024年08月31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優惠組合

 

OKAPI 推薦

  • 黃崇凱/遊蕩在空地的歹物仔──讀陳栢青《髒東西》

    文/黃崇凱2024年07月11日

    讀陳栢青的《髒東西》途中,我時常想起一個空地。那是藤子.F.不二雄的漫畫《哆啦A夢》裡常常出現的場景。空地沒有明確用途,一旁堆著三根大水泥管,有棵大樹,三面被民宅圍繞,剩下那面則是面向馬路。空地該是暫時存在的都市畸零地,卻隨著漫畫長年連載不斷延續著空地狀態。主要角色野比大雄等人會 more
  • 陳雪/愛的幻影──讀陳栢青的《髒東西》

    文/陳雪,|,寶瓶文化2024年06月27日

    羅賓也是一個測驗,他讓我辨別出,有一些男孩不一樣。 我總能從教室裡的男孩中找出羅賓來。 羅賓是一個測驗。蝙蝠俠解決問題。但羅賓卻是問題本身。 那時我就知道,我,我們的愛就是我們的問題本身。 ——陳栢青〈羅賓簡史〉,《髒東西》 認識阿青很多年了,每次見到他,都可以學到新 more
 

內容簡介

遮起來的,永遠比暴露更讓人想知道。
[變成別人才像自己,陳栢青首發短篇小說集]

最腌臢的,才最乾淨。

  /

  20XX年,什麼都有了,男人卻不活了,遠赴東京,最後一發要給正青春時看的第一部色情影片男優……
  2019年,同婚三讀通過。蝙蝠俠參加市長大選,足以動搖國本和你的心,卻都因為羅賓。
  2000年,新世紀大解放,三溫暖裡有吃到飽,跟著性的米其林指南會否能遇到愛的地獄廚神?
  1993年,同志得以免服兵役。大頭兵軍中玩碟仙,卻請來關公,逃不掉兵役,就帶著關公去招妓……
  1988年,經國先生大去,愛滋開始流行,護送總統棺槨的男孩發現病毒就在……
  1979年,中華民國退出奧運。變裝男孩擬組織電玩戰隊出國比賽,並夾帶黨外頭子出逃……
  1976年,電影分級制度還沒誕生,台灣有插片電影院,男孩要去綁架豔星愛雲芬芝。
  1969年,義士劫了飛機飛往寶島,自由之土,真正的解放該朝哪裡去?

  縱橫出入台灣史。全腦補,超展開。國族、政治、宗教,一次都冒犯。歷史來不及的,小說過猶不及。
  所有邊緣的人都站起來了。
  超級不正確,一切攏是假/GAY,只有情最真。似是而非,奇想天外。花式唱腔,栢青式技藝,哀而不淫,腥素不忌。軟硬通吃。吞吞吐吐。欲拒還迎。

  //

  你,那麼驕傲,你,那麼獨特。
  所以,你必然會破碎。
  你最終一定會失敗。
  但你依然想:
  「我忍不住要冒犯所有人。」

本書特色

  ●三溫暖、G片男優、關公上身、羅賓之死……第一本短篇小說集,陳栢青端上八個「冒犯」的故事,腥素不忌,軟硬通吃。他吞吐虛實,破框揮灑,身一挺便將這島上的一切尊貴的給掀了。張狂而華豔,呼息著孤單寂寞冷;暴露自己是羞恥的,一切都是暗示。極致陳栢青式的「撩」,越放浪越易碎,請小心輕用。

  ●「這不就是在三溫暖嗎?/黑暗中不辨精粗,用手指摳,用嘴巴去吮去齧,童子雞,跑山雞,烏骨雞,好嫩好嫩的乳豬肉,豐乳肥臀,直想要把裡頭青春的原汁啜出來,抱得緊些,更緊些,緊到讓那膚霜披雪低脂肪下肋骨爆開好年輕未經人事的骨盆腔戳穿自己,最好你裡頭有我,我裡頭有你……/(小小鳥兒上鉤囉。)」──摘自內文〈世界之胃〉。

  ●「我們是第一人稱複數。當我們說我的時候,那是一種勇敢,為了每一個不敢說我的我們。

  而當我說我們的時候,那真的是我們了。這些故事是寫給你的。對,就是你,不論你是誰, 你在哪裡,希望在這些故事裡頭,你都可以找到一點連結的什麼,因此成為我們。

  當我的故事結束了。屬於我們的歷史已經開始了。」──摘自〈後記:我們〉。

作家群強力推薦

  王盛弘
  吳曉樂
  李桐豪
  徐珮芬
  馬欣
  陳雪
  黃崇凱
  楊隸亞
  (依姓名筆劃順序排列)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陳栢青


  ──「小說就是那道門縫,我知道只要有這一道門縫,我們就可以出去。」

  1983年台中生。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畢業。曾獲全球華人青年文學獎、中國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台灣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等。作品曾入選《青年散文作家作品集──中英對照台灣文學選集》、《兩岸新銳作家精品集》,並多次入選《九歌年度散文選》。獲《聯合文學》雜誌譽為「台灣四十歲以下最值得期待的小說家」。另曾以筆名葉覆鹿出版小說《小城市》,以此獲九歌兩百萬文學獎榮譽獎、第三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銀獎。

  另著有散文集《Mr. Adult大人先生》、長篇小說《尖叫連線》(獲2020Openbook好書獎「年度中文創作」)。
 

目錄

世界之胃  011
How to Die Young in Tokyo  041
外出點乩  075
羅賓簡史  109
晚安,總統先生,晚安  143
男人誕生後  199
反共之妻俱樂部  247
台灣星戰計畫全史  287

〈後記〉我們  327


 
 

後記

我們


  一開始,我想替我們寫一部史。

  我們沒有歷史。一開始,我們以為只有自己一個人。我們尋找彼此。我們想成為我們。

  我們喜歡說「我們」。很多時候,我們希望別人只是把我們當作我們。於是我們把聲音壓低,走路外八。我們刻意說髒話,我們不讓身上衣服顏色超過三種。我們用開玩笑代替嘲笑,乃至後來一生連流淚的時候都止不住微笑。我們在好看男生面前總是結巴。

  我們逐漸討厭逢年過節。在親戚問候中失去聲音。我們在沉默中獲得我們共同的語言。

  我們尋找真正的我們。從前,我們必須去公園。我們總坐戲院最後幾排。我們交筆友。我們在黑暗中尋覓。而現在,我們滑軟體。我們最終總能找到我們,但每一次都以為是最後一次,所以愛啊恨啊那麼生猛而激烈,乃至提前耗盡一切。

  一開始,人們把我們當成一種病。後來,有人讓我們以為跟我們發生關係就會生病。我們這一生都不曾痊癒,我們這一生最絕望的病叫做恐懼。

  我們是髒東西。

  我們爭取成為我們。每一次對我們而言都是第一次。第一次發出我們的聲音。第一次露出自己的臉。第一次上街。第一次被抓。第一次被要求出示身分證。第一次投書抗議。第一次爭取立法。第一次釋憲。第一次投票。又一次被抓。又一次上街。又一次釋憲。無數次上街。無數次露出臉來。無數次流下眼淚。每一次我們都感覺像第一次那樣痛。

  每一次我們都像最後一次那樣驕傲。

  第一次我們不是精神病。第一次我們不該被歧視。第一次我們在公開場所接吻。第一次我們牽手。第一次我們結婚。

  還記得第一次那麼快樂是什麼時候嗎?

  你不知道啊。我們驚訝於後來的我們的無知。又對那種無知有種溺愛一樣的寬容。多希望將來的我們不要再受當初那種苦。我們享受當下,太享受了,因為快樂是那麼難,而且越來越難,乃至於以為就只有當下。我們的歷史只是現在。

  我們沒有歷史,於是我們開始說故事。

  當我們說故事,歷史就開始了。

  一開始,我本來要寫一本短篇小說集,叫大同元年。男同志小說全史。從上世紀六零年代台灣到同婚。國家大事件不停發生,然後,穿插一個又一個男同志議題,男同志足以亡國,男同志建國,男同志又亡國……

  但後來我發現,故事有他自己的主角。那些在邊緣的,那些被丟掉的,被貼標籤的,他們不是男同志,但我總在他們裡頭發現我們。

  髒東西。

  出版前夕,最擔心這本書的,是我的媽媽,因為小說裡出現大量真實存在的人物和事件:蔣經國、施明德、威權、黨外、教會、關老爺、西王母……

  上天下地,神到人,好像一次把所有族群都得罪光了。甚至是我們男同志自己。

  如果有冒犯到任何人,我想誠摯的說一聲,對不起。

  可是,絕不改過。

  你知道,我們,不,我就是嘴巴壞。我忍不住想要虧一下。我們頭生反骨,心生反志,人家說YES我就要說NO,都往東我偏要往西。我就是想對一切扮鬼臉,粉拳捶打,就算那樣是與史不合,與理不存。

  可我忍不住想冒犯。

  為什麼不呢?

  我想寫的是,我們是這麼驕傲,我們以為自己如此獨特。我們何其美麗。我們是髒東西,但我們膽敢冒犯。雖然到最後,我們總會失敗。

  我想寫那種失敗。

  終究,我們在尋找解放的過程中約束起自己。我們在追求快樂的路上揮霍了全部的快樂。

  我們終將明白,我們在我們之中,也總是孤獨一人。

  可就算是這樣……

  也許我翻來覆去只是想寫這樣一句話。「可就算是這樣……」

  這本小說本來有它的線性時間序列。但在最後,我把時間顛倒過來了,並打散了。我想,關於男同志的故事,我們不存在某種進步或退步史。我們不是一串數據,不是一個化約的形象。我們是第一人稱複數。當我們說我的時候,那是一種勇敢,為了每一個不敢說我的我們。

  而當我說我們的時候,那真的是我們了。這些故事是寫給你的。對,就是你,不論你是誰,你在哪裡,希望在這些故事裡頭,你都可以找到一點連結的什麼,因此成為我們。

  當我的故事結束了。屬於我們的歷史已經開始了。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4064182
  • 叢書系列:Island
  • 規格:平裝 / 336頁 / 14.8 x 20.8 x 1.6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世界之胃〉
 
換一個國家換一種天氣。換一個名字多一種身分。變成別人才像自己。是日潑水節。滿街同志佳麗。都來找濕的。
 
穆樹會跟小賀說起多年前他第一次來的故事。他們在三溫暖的餐室裡乾杯。本來各叫各的,穆樹跨過桌來阻止小賀,欸,泰國酒不是這樣喝的。那怎麼喝?泰國喝酒用兌的,威士忌兌蘇打,啤酒透冰塊,穆樹說泰國人用的是酒蓋子,一蓋子一蓋子往裡兌。跟著他老兄示範了一下,叫來一瓶泰象,瓶蓋砰的一開,一點冷冷的煙氣往上竄,異鄉的感覺一下子湧出來。
 
穆樹把酒杯斟滿──餐室還像他當年來,用的是那種廉價塑膠杯──穆樹說起第一次來曼谷,就和現在的小賀一樣大,也是二十郎當歲。勁搞搞的。聽人說潑水節很好玩才去曼谷的。他對小賀眨眨眼,你懂吧。潑水節讓人合法的濕,公開的裸露,看人裸露,你就更濕了。誰都拿一把水槍街上射啊射的,滿街是抖動的胸肌,粉色的乳頭一顫一顫沾著水珠要掉不掉,最棒是渾身濕淋淋分不出是汗濕還是被濺濕,再讓曼谷日照一烤,水分子帶著皮層熱量從毛細孔竄出的那股子清涼感兒,也像一種升天了。
 
還有更實際的,因為Gay都在那裡啊。穆樹說,此刻的曼谷就是世界之胃。
 
可那又怎樣呢?
 
你一定懂對吧。
 
總是這樣。交友軟體上再多照片,跑趴的,舞池裡紅了臉瞳孔失焦背景是一堆大胸肌猛男穿胸甲小短褲在那搖咧搖咧,那一個一個喝到茫喝到在街邊吐,限時動態短影片裡一夥人雞毛子尖叫過大街……
 
Hashtag潑水節。Hashtag BKK。Hashtag你是被愛的。
 
但放下手機,所謂的現實,現實就是穆樹手上這只塑膠杯啊,倒得滿滿的,漲到表面張力。但別人都在流。都濕了,是兩兩或是四四或者五五六六不三不四湊成對,可就你一個,總是只剩下你。
 
為什麼不選我?
 
為什麼永遠都只是,總是,只剩下我?
 
就是那時,穆樹對小賀說,對,很多年前那個潑水節的夜晚,他決定去三溫暖。
 
當然是賭氣,更是一種賭,把自己當籌碼,全梭了,少年穆樹數出硬幣往櫃檯前一推,換到一把鑰匙,置物櫃將這一天之前的他全鎖起來。他提起內褲邊緣便跟著提起自己,手一使勁,倒一桶水似把渾白的身體往房間更裡頭潑去。
 
那就是我第一次的三溫暖體驗。
 
穆樹說,空間和他原初想像的不一樣。

會員評鑑

4.5
10人評分
|
10則書評
|
立即評分
user-img
5.0
|
2024/07/20
劇透警告

試讀心得

本書作者文筆相當流暢,閱讀故事中能看到隱晦性的表現,即使知道故事是要表現裸露的劇情,但又可以知道作者文章中的內容就像在看一場舞台劇,導演想要演員表演些什麼,這實在是讓我覺得很感興趣,故事高潮迭起,想要一探究竟到底還有什麼樣的髒東西,角色之間的情感表現淋漓盡致實在是一篇精彩的短文作品。

總共八盤同志短文精彩好戲準備上演,超脫世俗的眼光及更放膽的文字故事,帶來更多看不過癮的「色」香味俱全天菜要來讓我們開開眼界了!

在每一篇篇章,作者都會給他們取個很巧妙的主題,像是第一章世界之胃,這個名稱聽起來感覺很有趣的吧!怎麼會取這樣的名字,就讓我來簡單娓娓道來。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主角是一位叫做穆樹的男子,他來到了曼谷與小賀談起了自己當年也是在這裡的餐廳談過一段印象深刻的愛情史,不過這本小說才沒有這麼簡單而已,只是這樣的小情小愛是不會被放進這樣篇章的,當然是要表現得我們主角的情感有多麼扭曲變形,他總在想什麼呢?為什麼他總是剩下的,不!難道不是他不願意,只是因為想找到他想要的,雖然看第一遍還沒了解,不過重新再回味一次,反而覺得真的回味無窮。

作者寫作的故事總讓人臉紅心跳卻又忍不住無法不看下去,穆樹好不容易快得到了但又不太想要達陣,反而是不小心落入別人的盤子上,才會凸顯得獵物更加發光發熱,讓我們的穆樹才喚醒了本能的渴望,真心感受到自己的胃口是如此像曼谷的世界之胃,就算再多男人也填都填不滿的胃,直到達到慾望的目標,我想這算是符合髒東西的一個詮釋吧!
展開
user-img
Lv.1
5.0
|
2024/07/04
陳栢青的文字尖、快、辛辣,不拖泥帶水,一瞬間就把筆鋒帶到了重頭,讓人猝不及防地有些赤裸,卻又忍不住一直往裡鑽。

那吸引力像是路邊遇到的好身材及俊男美女,下意識地在第一眼就被帶了過去。試讀《髒東西》時我特別喜歡〈羅賓簡史〉,以「蝙蝠俠是一個檢測」開場。測什麼?他賣了個關子,話鋒十彎八拐,先跟你說羅賓也是個測驗,測個充滿色氣的情竇初開。

但色氣裡談的不只情慾,還有袒露與遮掩的矛盾、慾望交由眾人裁定的荒唐。羅賓的身世被陳栢青寫出了同志簡史,過去熟悉的故事被拓出了另一個世界,看著看著寒毛也顫慄了。

超級英雄人設裡的齷齪,美食獵人的飢渴與偏食,在成功嶺寫著正氣凜然的藏污納垢⋯⋯髒的是什麼?我覺得是陳栢青突然地就把我們習慣做出區隔的表與裏拉在了一起,文字狠地像是逼供犯人的檯燈與豬排丼飯,而我邊品嚐邊覺得口乾且赤裸。那不像楊雅喆的《破浪男女》讓你從頭到尾欲了個寂寞,而是讓你毛孔開始散發熱氣的瞬間把房間的開到全亮,更狠。

陳栢青的故事從曼谷潑水節來到日本的GV片場假房間,從戒嚴講到現代,甚至是蝙蝠俠與蔣經國的身邊。我知道酷兒一直都有,但沒想到居然是無所不在。

讀完後,感覺自己看世界的角度好像有點不太一樣,但不是變髒,而是變得更透視了。
展開
user-img
Lv.4
4.0
|
2024/07/04
讀完《孽子》過後,對於公園裡,因為被迫深藏的喜好,只能在暗夜裡情流慾望,以及不斷相互隱密探索的過程印象深刻。
此次讀到《髒東西》的前四個篇章,慾望若有具體形貌,該是如此深刻,用味、視、觸、嗅等感官體驗,文字堆疊跳躍著,刻劃出慾望的赤裸與真實,不再遮掩,不須躲藏。

陳栢青在字裡行間,不停的試探、定義,到底什麼是他人,什麼又是自己?我們像是熟悉自己,卻又無比陌生。

「換一個國家換一種天氣。換一個名字多一種身分。變成別人才像自己。」
正如第一篇開端所言,無論是因為渴求成為更好的自己,而投射至他人;或是假扮成他人,就能達成那個夢想中的自己。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意識流的文字風格,或許正是矛盾的總和,既以自我為傲,卻又同時被自卑的陰影遮掩,始終無解。
展開
user-img
Lv.1
5.0
|
2024/07/03
無法滿足的慾望是可以被書寫的嗎?如果不可能,那麼一層一層地逼近,透過一次一次地失敗,算不算是從反面地讓這份不可能變得可能?同志愛欲裡的愛恨情長早是見慣尋常,陳栢青《髒東西》於是改將這些寂寞嫉妒恨排列組合,不寫貪嗔痴,改寫穿裝吃。
.
  「穿」是〈羅賓簡史〉裡從蝙蝠俠到助手羅賓的一道一道測驗。在所有同伴將蝙蝠俠視作標竿的時刻,總有那麼一些男孩們偷偷以眼尾覷著少年羅賓,既是戀慕,也是渴望穿上他的披風成為羅賓。但果「穿」只是指穿著、只是慾望與成為的交互,那未免膚淺。以為要寫青春愛戀物語,羅賓愛上羅賓,多禁忌、好刺激,但小說中段筆鋒一轉,「我們不會愛上自己。我們只會愛上自己無法變成的人。」那幾乎就是所有「髒東西」們宿命的破題了。羅賓用愛、用禁忌、甚至用死,也只是為了讓蝙蝠俠穿上他。(身體也是衣服,如果觀眾們只能透過衣服來辨認超人,那麼穿進羅賓身體裡的蝙蝠俠又會是誰?)於是羅賓注定被觀眾們一次次地賜死,又不斷在下一任羅賓上復活,終於把自己活成一個概念(十八歲前的少年)、一種慾望(剝下衣服也是綠紅黃的飽滿色澤)、乃至一種不可能的可能,注定無法落實,永遠保持著因為「無法變成」而恆存的誘惑。
.
  如果「穿」是讓每個曾是羅賓的少年變為蝙蝠俠渴慕著永恆青春的羅賓,那麼〈外出點乩〉裡的「裝」則少了替代對轉的誘惑,多了裝神弄鬼的戲臺/棚腳錯位。關公降靈役男身,鬧得軍營雞飛狗跳,於是狗急跳牆的弟兄們請來歌仔戲貂嬋讓關公「斬」完回天國,卻不想全戲班唯一女性原是坤生呂奉先,隔著包廂長桌便與關公鬥起法。而KTV裡的關雲長指捏暴芛、腳踏跤步,竟是目尾牽電線的小旦。都在裝、都是裝,人在裝神弄鬼為了兵役難,神在假鳳虛凰為了騎異男。戲棚下站久了還沒腿軟,台上的奉先雲長雙雙跨上敘事者的大腿——這下公親變事主,原來他才是他們爭求的赤兔寶馬。在看破參不透的裝模作樣背後、在「兄弟我罩你」男子氣概的裝腔作勢背後,是兄弟的不求回報與全然付出,「彷彿神之愛」。髒東西們多會裝,陽剛被玩轉成一種虛偽,而矯情在一層層卸去面具後內在多聖潔。
.
  比起英雄電影或野臺戲,陳栢青終究是美食旅遊的大家,將「吃」寫得活色生香。〈世界之胃〉寫吃鳥(烤圃鵐)寫濕身(潑水節),一筆入魂照見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食道真通腸道,胃囊巧喻陰囊。餓是一種沒有飽的感覺,是那種「總還有更好的什麼可以進入我」的感覺,仔細想,那就是慾望的本質了。穆樹從三溫暖走進五星級餐室,只是從一次進食秀換進另一場宴飲會,都是吃與被吃的雙向交互遊戲,但也是只關於自己和自己的空缺的遊戲。在這裡,「更好的」永遠是餐桌上被夾走的那道菜,於是髒東西們願意撐著鼓鼓的肚子捱著餓,穆樹已經好努力讓自己更好了,穆樹值得更可口的那盤菜。人說虛心以待人,但髒東西們卻在等待更好的人的過程中讓心一點一點變得更空虛了。到最後,大家都只是期待著那個從未落實的可能,因為尚未落實,於是無限可能。
.
  餓是慾望,可還能夠慾望也是一種鮮活生命的表徵,還有貪嗔痴,還彷彿活著。那便是〈How to Die Young in Tokyo〉中的尋死覓活了,尋死為了覓活。男子死前願望是見到自己從青少年看到中年的GV男優AKIRA,在性愛中彷彿透過對方重新見證了自己的青春。一場蓄謀已久的性交儀式,距離平凡而重複的日常不過AKIRA的19公分,可當初出道作的巨根少年早已不再青春,從青少年到中年,隔著四十八部GV的距離。於是男子最特別的性愛突然又變回最平庸的日常,他隨著AKIRA一同老去,來不及了,他沒能用生讓自己成為誰螢幕裡的渴望,因此只能以死讓自己永遠住進他人的印象裡。高潮的小死也是大去的模擬,壞掉的才是真正飛升的。終究沒有誰是永恆的少年AKIRA,因為他是回憶裡青春小房間中門上的鎖本身,是男子少年時錯過一切青春的結果,也是往後無數少年們青春期將將綁死的結。
.
  而《髒東西》便是這麼一堆髒東西們的合集,偏執、貪求、永不滿足,總是在搆抓著那些得不到的,忖度他人,也比誰都苛刻地審視自己。一眼一眼將外皮片開,妝造背後還是新一層妝造,謎面之下還是又一題謎面。所以,我以為,讀《髒東西》時重點不是角色間的替代投射,不是情節的翻轉再翻轉,書底沒有真相了,重點在於過程。過程是扒開一層一層髒東西的外皮,也是一程一程走過自己的少年到中年。從穆樹到AKIRA,從羅賓到蝙蝠俠,再青春一次、再聖潔一次。髒東西之所以是髒東西,因為他們是所有髒污的集合,於是他們心底那間將自身排除在外的青春小房間便多麼潔淨完美。如果穿不上、裝不了、吃不下,那就讓自己在一層一層的逼近、失誤跟滑移中成為慾望的反面,如此,談論慾望便是談論慾望的不可能抵達,一如奢求可能是立基於可能性的無法落實。唯有在這種矛盾中,才能找到星星點點的、活下去的隱密希冀。
展開
user-img
Lv.5
4.0
|
2024/07/03
《髒東西》,是小說家陳栢青的短篇小說集。
《髒東西》,對我來說,是有些難懂的文字組合。
倒是一邊試圖「理解」《髒東西》時,隨手在網路搜尋時讀到蘇吉採訪陳栢青的撰文提到「只得待到放下大是大非後,才能夠去談那些更細微、複雜,無法一語道盡,一句話說清楚的骯髒事。」突然有些思緒清朗的感覺。
《髒東西》匯集了8篇短篇小說文,經由各種具象經歷「窺見」同志生活的「想像」,之所以說是想像,因為透過文字傳遞的描述總感覺「誇飾」形容著日常生活,或許這隱含著「同」與「異」的弔詭,在多元的生命中,很多時候,我們看見的同不必然不是異,但也可能我們以為的異其實是非常相似的同。
展開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華文創作】鏡文學電子書社方展|單書88折、雙書85折、三書75折|有書過.沒怕過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中年之路
  • 夏旅遊
  • 民間信仰展(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