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反詐騙!提醒您「不碰ATM、網銀,不說信用卡資料」詳情

  • 防疫專區
  • 電子票券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文創達人誌 11月號/2021 第98期

  • 雜誌名稱:文創達人誌    新功能介紹
  • 刊別:月刊
  • 出版地區:台灣
  • 語言:繁體中文
  • 出版社:文創達人
  • 出版日期:2021/11/09
  • 定價:250
  • 優惠價:95238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封面故事

【文創達人有約】
以文學安身立命--履彊專訪
文◎劉曉頤 圖◎履彊 提供
 
履彊小傳
   蘇進強(1953年4月5日-),筆名履彊,臺灣省雲林縣褒忠鄉人,是軍人、詩人、學者、媒體人、小說家與政治家。蘇進強早年投身軍旅,於1969年投考陸軍第一士官學校以第一名畢業,並保送陸軍軍官學校正期班,後於三軍大學戰略研究班畢業,服務軍中二十餘年,經歷陸軍各級學校教官、參謀、部隊長,1990年退役。
   蘇進強以筆名履彊發表詩、散文、小說、報導文學、傳記等文類,為台灣文壇重要人物。在軍中服役時,蘇進強便常執筆寫作,曾經八度獲得國軍文藝金像獎、兩度陸軍文藝金獅獎與中國文藝獎章、中國時報文學獎、聯合報小說獎(兩次)、吳濁流文學獎等。軍中退伍後,轉任張榮發基金會國家政策研究中心(國策研究院文教基金會前身)研究員、南華大學和平與戰略研究中心主任、《台灣時報》總主筆;2001年更以台海安全戰略專業,獲陳水扁總統特聘為總統府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也是第一位陸軍官校畢業生在退役後,獲聘為部長級國安會官員的首例,可說是他的華麗轉身,也開展他軍旅生涯之外的斜槓人生。
  蘇進強除曾擔任台灣團結聯盟黨主席、國安會諮詢委員、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委員外,並先後擔任台灣新聞報、台灣時報社長兼總主筆,2018年自職場退休後即潛心寫作,即將於年底由聯合文學出版社出版的短篇小說集〈夢想家的革命〉,即為20多年來的第一本著作,由於內文都為台灣民主轉型、政黨輪替過程中的政治小說,故而發表時已引起各界關注,也不乏對號入座,掀起討論的熱潮。 
   以筆名履彊寫作的小說作品,早期將寫實風格與鄉土文學作出結合,1974年曾在高雄與洪宜勇、傅文正、莊錫釗、陌上桑、張雪映等人參與《綠地》詩刊創刊,1980年代更與詩人向陽、苦苓、張雪映、林文義等多位青壯詩人,共同參與「陽光小集」詩雜誌,遊走詩、散文、小說各種文類。在軍旅生涯中是獲得最多奬項軍中作家,退役後,更獲聘張榮發基金會國家政策中心研究員,負責軍事、國家安全領域的研究。
   履彊的文學著作包括:短篇小說集《楊桃樹》、《江山有待》,中篇小說《春風有情》、《春訊》,長篇小說《水勢》、《江山兒女》,散文集《讓愛自由》、《鄉關何處》等三十餘冊。其中,以短篇小說《楊桃樹》獲得《聯合報》第六屆(1981年)短篇小說獎(並入選年度小說獎),同時被國立編譯館選入台灣的國民中學國文課本(分為上下兩課),《老楊和他的女人》等作品亦被翻譯成英文、俄文等多國文字。
   文學大師齊邦媛在《一生中的一天》書中提及老兵與離散這個主題時,曾提到「《老楊和他的女人》的作者履彊,原名蘇進強,是戰後本省子弟最資深的職業軍人之一,也是一位優秀的小說家。以他對軍中生活的了解和本土的觀點寫老楊這個老兵,在去大陸探親之後,選擇重回台灣終老的責任感與深情。英譯在中華民國筆會季刊出版後,耶魯大學的 China Review 來函要求轉載」。而這篇由中華民國筆會翻譯成英文的小說,以及蘇進強在文學創作的成就,也因而受到哈薩克國立大學的矚目,2003年,時任國安會諮詢委員的蘇進強,以作家及國安會官員的雙重身分,獲邀至哈薩克等中亞國家訪問,國立哈蕯克大學更授與他榮譽文學博士所殊榮。
   此外,在前衛出版社出版的《臺灣作家全集》——《履彊集》中,為本書作序的淡江大學中文系榮譽教授施淑提到「在鄉土文學論戰後崛起的台灣作家中,履彊是生活經驗比較特殊的一位。一方面,他生長於迄今仍保留農業生產特色的雲林地區,泥土的氣息,鄉野的風息,對於他可以說是不假外求,與生俱來的東西。另一方面,曾經是職業軍人的他,軍旅生活給予他一般作家無由企及的生命形態和寫作材料。這兩重因素,造就了履彊小說創作的獨特風貌,也為他博得評論家稱道的『軍人魂與鄉土情懷』的讚譽。」齊邦媛在當年為本書總結時,以「飄泊與回家的文學」作為對履彊作品集觀察的結論,她說:「用『鄉土作家』或『軍中作家』來稱呼四十歲的履彊是不夠妥切的。鄉土和軍旅經驗都有某種程度的限制性,同時也有形象與心態的矛盾性。由作品看,在寫作近二十年後,履彊已漸跨出這兩個範疇,走向『人生作家』的境界。」
【本刊訪談】
劉曉頤:老師文質彬彬,眉目盡是慈藹,流露著濃濃的書卷味與人生修為,實在令人難以想像您深入參與過政治。可否請老師談談,曾經從事政治工作對您的意義或影響?另外,也請老師談談文學與政治的關係。
履 彊:文學是我不忘初心的終身志業,我不管擔任何職位,無論再怎麼忙,從未忘記過寫作和閱讀。對於跟我相處過的同事、部屬、學生,我都會對他們說:「你們可以去參與社會不同層面的工作也可關心政治甚至加入政黨,但是請你不要忘了閲讀與寫作,用閱讀的角度去看人生,用閱讀的視野去開拓自己的知識,用閱讀的同理心去探索人心,縱使只是日記、雜記的寫作,也會讓人沉澱下來,你會重新認識自己也認識別人。」
  或許我受到聖嚴法師「慈悲沒有敵人」的啓發,我自認心中沒甚麼敵人,但或許在政治主張上,對我有意見或有敵意的所在都有,但這些人在我眼裡,卻是我可能的朋友及必須修習的「功課」,如果我也對他們懷抱敵意,「敵意螺旋」必然激烈碰撞,其後果必然惡性循環,老子道德經有一句「柔弱生之徒」,示弱不是真的弱,有智慧的示弱,才是真正的強大,何況。對立的敵人必然充滿私、偏、欺、疑,隨時隨地準備「相害」,那這樣的生活、這樣的日子多難過啊!我不喜歡、也不願意,所以我毅然決然退出政黨,不再參與政治活動。 
政治對我而言,是人生中的一個意外。其中的種種,我也把它當作廣義的閱讀。政治人物形形色色,從政治人物或政客的原型可以看到人性,人性的真善美與人性的醜陋,小說中的人物性格不就是有對比嗎?有真假,有好壞,有善惡,但也有人是善中有惡、惡中有善,小說的豐富性也在這裡。
對我而言,政治的工作雖然是人生的意外,有得有失,有收穫也有傷害,但我仍心存感恩,在民主化的多元社會中,政治的事務或議題必然有人贊成,有人反對或不喜歡。而任何政黨組成份子都有好壞,但政則正也,政是眾人之事,您做得好,民眾支持是必然,做得不好,被批評也是理所當然。我真正參與政黨事務雖然只是短暫的幾年,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你無法否認過去,但卻必須超越過去,才能與時俱進,開展視野。不可否認,政治的參與讓我對自己的視野更寬闊,對社會、對整個土地的脈動有更深入的瞭解,雖然政治工作是我最不喜歡的,但是對我的寫作視野有很大的幫助。
   幾年前,我離開媒體的職場也淡出政治,是我二十年來轉身,真正回到小說創作的開始。不可否認,在我軍中退伍後的二十年中我確實歷練很多的工作,包括黨政媒體與文化,就像閲讀不同領域的書本一樣,吸收了許多文學之外的養份,所以,有些朋友說我跨領域,一種斜槓的人生,雖然十分辛苦,但我則心存感激。
二十年前,在文學方面,我出版了二、三十本詩、散文、小說;之後的二十年,寫作的範疇大多是政策研究的論文,最多的則是報紙的社論、專欄、時評,文學上雖然沒有完全停滞,但卻乏善可陳,這一系列的政治小說,是我重新回到文學的第一本小說集,也是我在這二十年參與政治或關心政治之後的沉澱、反思。
   從去年中到今年,我利用這一年多的時間,有計劃的寫了十篇與政治相關的短篇小說,今年年底就會由聯合文學出版社結集出版。這是人生轉折,也是我心境的轉換,人生視野的拓展。其實也是我對政治的一種反省、反思,甚至是一種反叛、一種深刻的辯證。坦白講,我並不喜歡人家把我當政治人物,若是,我應該是最不像政治人物的政治人物吧!我當過政黨秘書長、主席,陳水扁總統執政時,我還當過國安會諮詢委員,那些職務在檯面上就是政治權力的運作,驀然回首,已經雲淡風輕。但也因為我參與過政治,對政治人物的觀照心中自有一把尺。更真切的說,我參與政治的歷程或者遠離政治的心境轉換,正是我開始來寫這這系列小說的準備。
劉曉頤:請老師談談,您是如何開始寫作的?寫作與您曾經有軍旅生涯有沒有關聯?我們也很好奇,何以您在年輕的時候,就能把關於老兵的小說寫得絲絲入扣?
履  彊:年輕的時候,應該說小學、初步中時期,我便喜歡閲讀與寫作,兩者相輔相成,我也不是天才,不是天生就會寫作,年輕時,生活的歷練當然不足,只能靠閲讀的養份來拓展創作的視野。
大環境中,有志寫作固然值得鼓勵,但是要做全職文字工作,就很不容易了,得忍受微薄的收入,要是沒有一點使命感與熱愛,那是不可能持續下去的;但若邊上班邊寫作,上班族忙忙碌碌,沉澱的機會有多少?那對寫作也很不容易。我過去在軍中,軍旅生涯在我們那個年代很艱苦,但在軍旅生涯中我最大的收穫認識是來自大江南北不同的朋友,例如齊邦媛教授,她對我寫的老兵小說一直很稱讚,她的評論對我也有很大的鼓勵。她以前問我:「履彊,你怎麼可以寫這樣的東西?」我對她說,那些從大陸來台的老兵,他們的呼吸,他們的語言,他們的喜怒哀樂,我都參與其中;我跟他們近距離接觸,生活在一起,所以我用同理心去瞭解他們,認識他們,知道他們內心深處的鄉愁,甚至於戰爭的恐懼,所以我能寫老兵小說。
小學時我便開始投稿國語日報,初中時也投稿救國團主辦的「雲林青年」,雖然命中率不高,卻樂此不疲,讀士校時,同學忙著外出交女友,我則窩在圖書館,拚命吸收課外的文學養份,第一首詩就發表在前輩詩人羊令野先生主編的〈詩隊伍〉,然後,又向其他報刊、雜誌投稿,那時,軍中文藝界的前輩都十分開明,雖然非親非故,也不是學院弟子,卻非常提擕後進,如呼嘯(胡秀)、朱西甯、段彩華、李冰等人,令我感念至今。
我第一次參加國軍金像獎是陸官剛畢業時的民國66年,我得到短篇小說銀像獎,題目叫〈雪融千里〉。那時我才二十幾歲,記得評審有司馬中原、朱西甯、段彩華等。我獲得銀像獎,但金像獎從缺,原因是作者太年輕,小說內容卻太逼真,有評審擔心萬一作品是抄襲的,若給金像奬評審就太丟臉了,好在他們多方查證,找不到相同的小說,我的得獎終於沒有被懷疑。後來承辦奬項的朱星鶴上校私下告訴我,當時評審們看了我寫的小說情節,認為一定是有參加過戰爭的人寫的,結果一看作者是個二十幾歲的中尉軍官,「是不是抄來的?這小朋友我要見見他。」司馬中原曾提出這樣的質疑。
   頒獎時,司馬中原問我,你又沒有參加過戰爭,最多只有演習過,這題材怎能寫得如此栩栩如生?那時我剛從軍校畢業,我告訴他,其實這些題材,我都從那些老教官、老士官身上,一點一滴,把他們的精神、經歷化為我自己的養分,完全是用一種辯證,一種同理心,寫出他們的經歷。後來段彩華、朱西甯都對我都非常稱讚。很久以後,再見到司馬中原,我回憶說,你還曾質疑我的小說是抄來的,他哈哈大笑說,誰叫你這麼會寫?
   其實不是我這麼會寫,而是我能夠從那些老兵身上懂得他們的喜怒哀樂,知道他們的血與淚。從大陸來台的這些老兵,有很多在大陸時是農民,他們的性格跟台灣的農民其實百分之八九十是相同的,一樣眷戀他們的鄉愁,眷戀他們的土地;他們對家鄉的思念,跟台灣農民是一樣的,所以我也寫鄉土小說。老兵小說和鄉土小說,這是我早期創作的兩大元素,我雖然自己沒有參加過戰爭,但是也經歷過軍旅生活,處在戰爭邊緣過,也在鄉下長大。這兩大領域,是我創作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大範疇。
劉曉頤:若再相反過來看,寫作閱讀的經驗,對您以前的政黨工作有沒有幫助?另外據說,您當時辭去政治工作是毅然決然的?
履  彊:除了寫詩、散文、小說,後來我也從事政策研究,寫了一些研究論文,因為軍旅背景的關係,我對於台海安全與戰略本來就有長期的涉獵,也受過正規的訓練,我發現文學的素養對學術論文的寫作,有相當大的幫助,我也是用文學的辨證邏輯來思考兩岸的問題、去看台海關係,進一步說,寫作閱讀的自我訓練,對我這幾十年來的工作生活,其實都有很大的幫助。
當過兵的人都知道,在戰場上必須要「反覘陣地」,才能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否則,一廂情願的自以為是,必然會打敗仗。衍伸至政治的層面來說,不論是各級政府或者民代,如欠缺對民眾、百姓的同理心,又怎能瞭解民眾所思所欲?「民之所欲,長在我心」就是這個道理,以民為主才是真正的民主,以政黨利益為主,其實就是分贓、買辧政治。
記得我以前在政黨工作時,會要求我的黨公職人員在縣市地方黨部成立一個親子閱讀中心,降低政治性讓黨部具有可親性。因為我有文藝界、出版界的朋友,我請他們捐書或者用優惠價買些對孩子有益的書刊,包括自然生態環保、文史、童書、少年小說、世界文學名著等,出版社的朋友也因此多了一個通道,這些書分給各地方黨部,不只能讓黨員公職人員陶冶人文素養,也讓地方民眾對政黨的形象有一新耳目的看法。有人不免質疑,怎麼有人是像您這樣搞政黨?我說:「從好一點的角度來看,政黨要獲得選民支持,誰好不好不是那個政黨說了就算;你要從真正關心社區民眾做起。而親子閱讀與課後輔導,正是當時基層民眾最需要的,從小孩的教育,從父母親跟小孩之間的連結與關懷「接地氣」,無形之中就能得到選民的支持,這樣的社區經營不是最好的政治嗎?」
   如果政治人物都能具備一些文化的素養,相信我們的政治不會像今天這麼糟糕。以前我被人家說是最不像政治人物的,也因此,在黨主席階段性任務完成後,我毅然決然,說走就走,毫不考慮,揮手自茲去。甚至連李前總統都勸我不要辭掉黨主席,許多人也告訴我,黨主席之後必有更好的未來,甚至有很好的職務在等著我,我說:「謝了,我還是喜歡做我自己。」保持赤子之心來寫作、生活,心安理得,無愧於人,自在隨緣,也算瀟洒!
劉曉頤:老師神清氣爽,精神很好,全身散發著正能量,猶持續寫作,令人佩服。若回想年輕時的創作,不知您如何看待?
履  彊:很多朋友說我倒現在精神還是很好,從內在層面而言,我認為那是因為我不斷閱讀,溫故知新,讀書也讀人,到目前為止,除了網路資訊外,我還保持每天看三、四份報,每週二、三份雜誌,每月至少二至三本書的習慣,過去的閲讀範圍很廣,我常說自己是閲讀的「雜食動物」,藉此彌補所學的不足。邁入花甲之年後,我的閲讀比較求精,近年對佛學也有一些涉獵,喜歡研習心經,但自知慧根不深,仍在摸索學習中。在寫作上則有些「近鄉情怯」,不像年輕時那麼揮灑自如,書寫速度沒有以前那麼敏捷了;年輕時甚至一個晚上可以寫一兩萬字,現在較為沉澱、仔細,甚至字字斟酌。
   我最近也在回顧過去的一些創作,每篇重讀,回到過去的情境,體認到自己真是很認真地在生活、創作,很認真地進入小說人物的心理去探索;原來二、三十歲時的自己,是那麼用心用力的去揣摩每篇作品的情境。而在那個時代,軍人身份的我在文藝界,沒有任何淵源、既非任何作家的門生故舊,也沒有親友師長的栽培,但我卻十分幸運,每篇小說一發表出來,幾乎都可以得到一些掌聲肯定。包括我在軍中居然寫鄉土小說,葉石濤老師、鍾肇政老師、彭瑞金教授等,很多名家都對我都非常鼓勵。
   去年鍾肇政老師剛過世,我把他過去寫給我的信整理出來,交給他的兒子延威做為出版纪念文集的材料,發現與我非親非故,素昧平生的鍾老给我這個文壇後輩的信竟然有幾十封,內容都是約稿或討論文章、勉勵,他老人家的風範令我十分感佩;另外一位是軍中作家前輩胡秀,筆名呼嘯,他長期主編青年戰士報新文藝副刊,對我的投稿幾乎照單全收,並鼓勵再三,也推荐不到卅歲的我,參加中國文藝協會主辦,一年一度的五四文藝奬章的甄選,這個奬在當時十分受到政府及文壇的重視,且多是名家才能獲得,在他的推荐下,我成為民國七十年最年輕的得獎人,他的厚愛、提擕,令我懷念至今,現在已坐六望七的我,驀然回首,重溫昔時的辛苦、溫暖與光榮,不免要感嘆今非昔比。
而重讀過去文友給我的信,轉眼之間,幾十年過去了,那青壯時期的自己,是怎樣的情境?如今不免令人啞然失笑,有時候拍案驚奇,有時覺得當時的自己日子還真沒有白過,能有那樣的創作動力,在艱苦環境還能寫出來。寫的時候,我也沒有考慮自己是軍人的身份。以前鄉土文學論戰如火如荼的時候,軍中的文宣與保防部門是有些敏感、忌諱的,我竟然也都沒有去顧慮,反而還投入鄉土文學的創作,坦白說,當時的我,沒有想要去擁抱或反對什麼,也沒有文以載道的崇高理想,只知道「我思故我在」,不論是鄕土或軍旅的故事,只要感動了,我就寫。感動是創作最重要的動力,不是嗎?
劉曉頤:像您如此善良慈藹的長官,過去是如何帶兵呢?這很令人難以想像。
履  彊:那些老兵跟我之間的相處很好,甚至幾乎他們都沒有把我當作外人看,不管這些人的性格如何,我還算是很包容的人。我好像沒甚麼敵人,眼中沒甚麼壞人,所以朋友都要我小心吃虧,但我相信,壞人也有他好的一面。以前在軍中,有犯過法判刑期滿再到部隊回役的阿兵哥,長官最放心把他們放到我的部隊來,上級也相信我的能力,知道這些別人眼中的壞蛋、列管份子到我的部隊不會出亂子,因為我能約束得了他們——但我約束他們的方法不只是用軍隊的紀侓,而是用較人性的一面,用關心、瞭解的角度,像朋友一樣對待他們。
   舉個例子,即使身上刺龍刺鳳、曾經再逞兇鬥狠的兵,第一天與我見面,我一定跟他喝茶聊天吃飯,用同理心表達對他們的關心。我自己是雲林農村的子弟,雲林縣濱海,海口的小孩基本上刻苦耐勞,但是有時候比較粗獷,個性比較直率,我自己是那裏長大的,當然瞭解他們,就能用同理心看他們。這些犯過法甚至判過刑的阿兵哥,他內心一定有脆弱的一面。
和這些年輕阿兵哥見面相識,有進一步交情後,我最常問他們:「你家裏還有哪些人?」家人、朋友其實是阿兵哥心中最惦記的區塊。我總要他們經常寫信給家人,談談部隊的生活,讓家人知道自己在部隊的狀況,好讓他們安心,甚至我自己寫信邀請這些阿兵哥的家人、女朋友到部隊來參加每月一次的慶生會,藉此和這些被視為「有問題」的阿兵哥和他們的家屬、朋友,建立溝通聯繫的網絡,一方面也深入掌握所謂「問題」所在,用心協助解決他們的問題,在這樣的互動中,他們也信任我,我告訴他們「好朋友就是不要給對方找麻煩」,也因此他們大多變成我的好朋友、哥們,部隊的管教問題自然就减少許多了,坦白說,我對部隊阿兵哥的領導統御,沒有什麼妙方、絕招,有的就是同理心、真心誠意而已。
   最令我感動的是,在我退伍後沒多久,忽然收到很多感謝函,一開始有些莫名所以,後來多方查詢,才知道是部隊的阿兵哥用我的名義捐款給育幼院、寺廟、弱勢團體,有好幾位到今天還和我保持聯繫,見面時還叫我一聲「大哥」,多麼親切又令人感動。那時,我用比較柔性的方式帶他們,他們的故事甚至也成為我的寫作素材呢。
帶兵,你一定要帶心,要真正進入他們的心裡,任何頑劣的年輕人一定有他脆弱的一面,要明白他的內心深處,他的恨、他的愛、他的想念是甚麼,我甚至教他們寫情書、寫家書,寫完我幫他們改改,再叫他們用他們的筆跡再寫一次。我還要他們請最親朋友來會客,我請他們吃飯。知命識兵,你自然對他們能有一定的瞭解,部隊的意外就會減少很多。
劉曉頤:可否請老師多談談您的小說,分享您寫小說最快樂的經驗?
履 彊:寫小說當然要有一個故事的文本,要有人事時地物,但我在寫作的過程,通常讓小說情節有機發展,往往原來計畫寫的可能不是那個樣子,但它就是自己轉到那裏。這是小說的樂趣,即一種有機性的發展。我有篇小說至少改了十次,在修改的有機發展變化中,你找到你的樂趣——驀然回首,那情節原來就在燈火闌珊處。
   寫作的快樂其實就在那裡。裡面那些小說人物的性格,你要了解和掌控,,然後跟著小說人物的性格,有些對比,有些衝突,寫出來,情節自然就會有機發展。例如你走到哪裏,突然又因為一個人的性格怎樣,要兩者去做結合。故事的文本當然是一開始小說故事的起點,但那個文本發展出來後,可能與你原本的設定差去甚遠,又是另外一番境界,跟人生一樣。
   我的小說,像我的人生一樣無法規劃。我年輕時想當將軍,當時哪裏知道後來就毅然決然退休了?哪裏知道退伍只是想當一個專業作家?怎麼忽然又跑到媒體,又跑到政黨,又跑到政府工作?是何等的因緣殊勝,但也許是個「業」,更是人生轉折當中另外一種新的境界。這些境界結合起來,構成我的人生。現在再回頭想想,中間有沒有一些遺憾?有沒有一些自己感到滿意的地方?於是發現,自己是這樣走過來的。
劉曉頤:老師有很多小說人物都似乎有所本,某些人物像哪個政治人物,但又有相反之處,令人好奇,您的人物設定是真有其人嗎?
履  彊:最近十幾二十年來的一些政治歷練,我總會加以沉澱和思考,所以我寫的一些小說的人物,可能有些人會對號入座,會讓人覺得似曾相識。其實我是把我見過的政治人物,用兩個特定的小說人物觀點,來做不同的展現,比如裡面我寫到江進,被人問,江進是你嗎,有一些是,但不是。我也有寫到一些人,人家問,這是哪個政治人物?總主席是誰?比如我7月5號在中國時報登的〈總主席的秘密情事〉,以及在文創達人8月號的〈錯身而過〉、10月11日至14日連載的〈夢想家的革命〉就得到很多迴響,也不免讓讀者猜測,小說中的人物誰是誰、似誰又不是誰,這也正是小説的樂趣之一。
我這幾年參與政治,關心政治,雖然一直沒有用政治來當作小說題材,但其實已經在我心裡醞釀了好幾年。我真正離開政治至少十年了,這十年中不斷的在心裡琢磨,因為有些人還在檯面上,我必須考量當事人的處境與感受,避免傷害這些人,所以我把它寫成十篇,是把很多個政治人物總合在兩三個人物身上,有的張冠李戴,有的男女錯位或時空倒置。雖然是單篇的短篇小說合集,但我整本十篇的小說內,江進跟鄧飛鴻二人是始終存在的,其實他們是很多人的綜合體,所以又可以用長篇的觀點來閲讀。
小說人物本來就都是多面向的,廚川白村說,人有人性、有獸性、有神性,本來就是不同的面相。英國作家佛斯特寫的《小說面面觀》也談到,小說人物有圓的、有扁的,圓形人物,從不同角度看是不同樣子,扁的則一目了然。我的小說人物是屬於圓形的,小說不能只寫單一面貌的扁型人物。我現在新完成這本小說的人物,基本上是政治人物的綜合體,預定在今年12月中由聯合文學出版社出版。
劉曉頤:請老師談談您現階段的寫作和生活。前面您提到,將集結您十篇短篇小說出版,我們非常期待您的新作問世!
履  彊:基本上,我已經算是從職場退休了,但是文學是沒有退休的。這十篇短篇小說完成之前,我手上已經有幾萬字的長篇小說的文本,因為自己不滿意,所以就先擱置,先完成短篇的合集。如果根據我們這種比較力求完美的個性,這個長篇小說可能要改到一段時間,甚至要重寫。
現階段我除了一些地方性的社團活動,寫作跟閱讀當然是生活最重要的功課。基本上已經好久不參與政治的活動了,但還保持關心、觀察,只是用閲讀的眼光,卻不再「狗吠火車」公開發表評論、看法,以免「顧人嫌」被中傷甚至被查水表,坦白説,我最不以為然的是,我們當前的政治氛圍充滿「黨同伐異」、「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法西斯民粹,因為我以前在各個雜誌都擔任過主筆,寫社論寫專欄,所以有時候手癢還會寫;但我從前年開始就不寫了,政治完全放到一邊,專心寫小說,自在得多了。
   我過去出了十幾二十本的散文小說,我現在正在整合,也打算七十歲時重新再出版,所以要先把長篇寫好,然後再把過去的作品重新编校,看有沒有可能出現新的面貌。坦白說,以前我出的書不算暢銷書,但還算長銷,成績還算可以,《老楊和他的女人》二十年來有六種不同封面,是一本還未被讀者遺忘的小說。聯合文學和其他出版社都希望我再重新出發,對我而言,這本政治小說就是重新出發的指標,我不再是政治人物蘇進強而是作家履彊,我現在的生活也相對單純,不再參與任何政治活動,任何談論政治時事的媒體邀約一概推拒。
   如今我心無罣礙,所掛念的就是把文學做最後的整理,就是回到原點。我常回鄉下,因為我很多資料放在雲林的鄉下,資料和書三分之二都放在雲林,三分之一在台北。鄉下地方大,有個80坪院子,自嘲當庭院的「院長」,剪草蒔花,讓自己回到年少農村的情境。我常常走路運動,連打牌都不會,最多跟孫子下棋;我的運動最主要就是走路和做一些簡單氣功。
  過去曾經也在浪頭上走過,現在我回到自己的本位上,相對比較沉澱、沉靜,所以這時候來寫東西,重編我過去的著作,也回顧自己的人生旅程,重寫自己的「人生之書」。我體悟了文學才是自己能夠安身立命之處。其他過去所有的風風雨雨,無論擔任的職務再高,任何職務都是過眼雲煙——只有文學是可以真正留下來的,也是一種自我實現。你當過政務官再高的職務,權力再大,總有要下台的時候。文學是掌握在自己手心上、心靈上的,不會下台、不會退休,除非你要放棄自己。 
 

編者的話

《寫在前面》
改變 迎接新局面
這一期的「文創」,有了很大的改變:
 
一是、新手玩文創 主編換人當
 
我們大膽嚐試「放手」,讓有興趣的朋友來主編「文創」,看看會迸出怎樣的火花,所以我們公開徵求到若羽和阿嘉二位儲備的「輪值主編」,名額不限,想嚐試上陣的,甚至是業界的編輯高手,都歡迎前來大展身手,一起重塑你夢想中的「唯美文創」,請與阿魚洽談,需具備WORD的編排能力。這似乎正好也是回到我們創辦這個雜誌的初衷,「文學創作」可以不同角度、多元面向的玩,不是一個人說了算,但為了維持雜誌的長期穩定,所有來稿仍以本刊官方E-mail信箱為準,文章取捨仍需尊重總主編阿魚的意見,「輪值主編」可自由採用個人熟識的作者文稿,但若與本刊屬性不合,總主編也有婉拒刊出的權力。
 
二、減少贈書 刺激訂閱
由於疫情影響,百業蕭條,每期都是赤字經營的「文創達人誌」,「經援」更是捉襟見肘,不得已之下,只好做出「減少支出」的因應策略以求存活,所以自本期開始,取消公關書的贈閱,包括各經銷據點不再贈書,改以電子檔傳送,當期見刊的作者贈書由原先的二本改為一本,封面人物專訪對象也由原先的十本贈書改為二本,這是一個艱難卻又不得不做的痛苦決定,取消贈書,也才有可能出現潛在的訂閱機會,鶯歌工商再次採購51本第97期「文創」,就是給我們最大的鼓勵力量。
感謝本期「輪值主編」若羽的接棒演出,第一次「下廚」絕對少不了一些小失誤,歡迎讀者努力糾錯,我們會在下一期統一做個披露,將是個雙向交流的絕佳有趣場景。本期封面人物履彊,是文壇資深老將,「共和國之夢」是他系列創作的最精華,感謝他提供本刊分享,八十一歲「文創老人」陳愴又有新作,以及本期出現的其他持續創作文友,感謝他們長期耕耘這片寫作園區,也都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阿魚)
 

雜誌目錄

文創達人誌月刊第98期目錄(本期為368頁)
004【寫在前面】改變 迎接新局面
005【輪值主編的話】把夢想帶到可被實現的地方
006【文創達人有約】以文學安身立命--履彊專訪  文◎劉曉頤  圖◎履彊提供
027【林野屯墾區】恩怨糾纏,千絲萬縷  文、圖◎林野
054【散文特區】光華商場的緣起榮民功不唐捐  文、圖◎徐貴明
060【散文札記】沒有讀書的日子、讀什麼學校、畢業照、拜月老、開盲盒、票根與收據  文◎徐夢陽
072【散文札記】願望清單 文◎一幕
095【生活雜記】打疫苗記趣、說還是不說、退休想住哪 、陽台  文◎喬安
099【「陳看」世界】一張相片,一則記事  文、圖◎陳章定
102【若羽心情小記】創作是心情療癒的最好方式  文、圖◎若羽
125【散文特區】一朵玫瑰花的五個日子  文◎阿嘉
133【散文特區】浮生  文◎羅可可
137【散文特區】吾言吾語--悼堂弟、同謀  文◎席輝
141【散文特區】知秋桂子香、養生粥、獨山銀杏  文◎周小芳
149【散文特區】揮手難捨舊歲月、別讓身外物淹沒、演講別情、為年輕人講小小說  文◎東瑞
160【新詩特區】所有的雲都在懸岸邊衝浪(外一首) ◎賴仁淙
163【新詩特區】願你安好(外八首)  ◎趙啟弦
171【新詩特區】等待的雙眸過得比較奢華(外八首)  ◎江彧
175【新詩特區】王之X(組詩)  ◎Qorqios
182【新詩特區】心願詩篇八首  ◎張芬妙
189【新詩特區】返校(外四首)◎春生
195【新詩特區】新禪詩三百首(系列之五)◎阿土
202【新詩特區】讓人無法相信的時候(外二首)  ◎蔡明裕
208【小說特區】共和國之夢  文◎履彊
236【小說特區】蛋  文◎衍波
264【小說特區】做戲空‧看戲憨  文◎瑪麗羊
268【小說特區】奪愛 文◎陳愴
303【小說特區】向前一步是幸福  文◎許秀杰
309【小說特區】馬  文◎東瑞
313【小小說特區】小老鼠的好日子、聖獸、兔子六兄弟  文◎圖斯曼
322【隨想集】0開什麼玩笑?、報紙上看不到的中獎號碼、圓的東西不能微波?
  、哪一對夫妻去禪修? 遇見資深吃客、驚心動魄55分鐘 文◎阿魚
338【文學的活動告示】2021/11/10-2021/12/10
359【2021年10月文壇事件簿】
367【文創之友.善心芳名錄】
 

內容簡介

  一個提供純文學愛好者筆耕的新園地,一份讓您得到身心靈愉悅成長的純文學刊物,小說、散文、新詩、文評、時事評論、政治評論、書評、影評、漫畫,甚至古典詩詞歌賦等作品皆可投稿,是素人作家與專業作家彼此切磋琢磨的新媒體。

各期珍藏

 

詳細資料

  • 條碼:977230741800011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秘密 X 哈利波特,相約重返魔法世界!指定區滿$1000現折$100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請注意!下列商品購買後博客來不提供10天的猶豫期,請務必詳閱商品說明並再次確認確有購買該項商品之需求及意願時始下單購買,有任何疑問並請先聯繫博客來客服詢問: 
1.易於腐敗、保存期限較短或解約時即將逾期。
2.客製化之商品。
3.報紙、期刊或雜誌。
4.經消費者拆封之影音商品或電腦軟體。
5.下載版軟體、資訊及電子書。
6.涉及個人衛生,並經消費者拆封之商品,如:內衣褲、刮鬍刀…等。
7.藝文展覽票券、藝文表演票券。

非屬上列品項之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