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農曆春節(1/23),客服服務時間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蘇西的世界

蘇西的世界

The Lovely Bones

內容連載 頁數 1/7

第一章

我姓沙蒙,念起來就像「鮭魚」的英文SALMON,名叫蘇西。我在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六日遭到謀殺,當時我才十四歲。七十年代報上刊登的失蹤女孩照片中,大部分看起來都和我一個模樣:白種女孩、一頭灰褐色頭髮。在那個年代,各種種族及不同性別的小孩照片,還沒有出現在牛奶盒或是每天的廣告郵件上;在那個年代,大家還認為不會發生小孩遭到謀殺之類的事情。

妹妹讓我迷上了一個名叫希梅聶茲(Juan Ramon Jimenez)的西班牙詩人,我在初中畢業紀念冊上特別選提他的一句話:「如果有人給你一張劃了格線的紙,你就不要按著格線書寫。」這句話表達了我對四周中規中舉的一切、諸如教室之類建築物的輕蔑,聽來深得我心,所以我選了這句話。更何況,我覺得選用一句名詩人的話,而不是某個搖滾歌手說的蠢話,讓自己感覺上比較有書卷氣。我是西洋棋社及化學社的社員,在黛敏尼柯太太的家政課上,我每次試著燒菜,結果一定把菜燒焦。我最喜歡的老師是伯特先生,伯特先生教生物,他喜歡抓起我們要解剖的青蛙、小蝦,假裝讓它們在上蠟的鐵盤上跳舞。

順帶一提,謀殺我的兇手不是伯特先生。請你別把接下來每個即將出現的人當成兇手,但這正是問題所在:你永遠料不到誰會出手殺人。伯特先生參加了我的喪禮,而且哭得很傷心。(請容我插一句:全校師生幾乎都出席了喪禮,其實我在學校從來不是個萬人迷。)他的小孩病得很嚴重,我們都知道這件事,因此,當他說了笑話、自己笑個不停時,雖然這些笑話早在我們選修他的課之前就已過時,我們依然跟著大笑。我們有時還強迫自己跟著笑,目的只為了讓他高興一點。他的女兒在我去世一年半後也離開了人間,她罹患血癌,但我在我的天堂裡從未見過她。

謀殺我的兇手是我們鄰居,媽媽喜歡他花壇裡的花,爸爸有次還向他請教如何施肥。兇手先生認為蛋殼、咖啡渣等傳統肥料比較有效,他說他媽媽都用這些傳統方式施肥,爸爸回家之後笑個不停,他開完玩笑說這人的花園或許很漂亮,但熱浪一來襲,八成臭氣沖天。

但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六日可沒有熱浪,那天飄著雪,我從學校後面的玉米田抄近路回家,冬天天黑得早,那時天色已晚,我記得田裡的玉蜀黍莖梗被人採得亂七八糟,田間小徑也變得更不好走,細雪有如一雙雙小手,輕飄飄地覆蓋大地,我用鼻子呼吸,直到冷得不斷流鼻涕才張嘴吸氣。我停下來、伸出舌頭嚐嚐雪花的味道,哈維先生就站在離我六英呎之處。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