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西藏記憶

西藏記憶

  • 作者:唯色
  • 出版日期:2006/01/24
內容連載 頁數 5/5

久吉 (三)
文革時候最難受的是人死的時候,不能像過去那樣辦後事。就是自己媽媽去世了,也得自己揹著送到天葬臺。那時候連天葬師也沒有,得自己想辦法處理屍體。不過後來有色拉寺的一個喇嘛悄悄來幫忙,這樣稍微好一點。我經常幫別人這樣去過。文革時候最壞的事情莫過於此了。而且人死了,不能放在家裏,馬上就得送走。醫生阿旺啦的爸啦剛斷氣就送到天葬臺了,結果屍體被劃開時居然還是熱的,這說明人還可能沒有死,只是昏死過去了。洛嘎市長的父親是一個「阿達」,被鬥的時候,有個人使勁地戳他的鼻子,他倒在地上昏過去了,可是卻被人說成是死了,立即送到天葬臺去了,結果劃開時也是熱乎乎的,說明人沒有死。可是這些事情,在文化大革命時候給誰去說呢?沒有說理的地方啊。
那時候經常槍斃人。只要說去印度就要被槍斃。槍斃了人還要問家裏人要子彈費。大貴族桑頗(桑頗‧才旺仁增,擔任過噶�政府的一系列官職,因與中共合作,在一九五�年代被授與西藏軍區副司令的虛職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軍銜)的小兒子被槍斃了,就因為他想「叛逃」。當時跟他一起逃跑的還有朗東蘇巴的女兒和她的弟弟,還有一個喇嘛。這個喇嘛打了卦,說是可以跑脫。朗東女兒是我的好朋友,我們曾經在一起勞動過,她在走的前一天還叫我去「高級灑康」吃飯,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印度,我說不去,我要留在拉薩。七天以後想不到他們被抓了,在「波林卡」(拉薩人民體育場)開了大會,三個人被槍斃了,女孩判了二十年的徒刑,八五年時到了印度達吉嶺,後來去了美國,現在已經去世了。那三個人都很年輕。桑頗的小兒子好像還不到二十歲,是一個瘸子,他逃跑的時候可能桑頗本人並不知道。實際上他在被槍斃之前已經死了,有人說他是自殺的,但就這樣還是被槍斃了。那桑頗,他可是一位「愛國人士」哦,還當過西藏軍區的副司令員,結果連自己的兒子也保不住。
文革結束後,有很多當年的積極分子又變得很信佛。這可能是因為他們害怕吧。到底害怕什麼呢?也許是怕死吧,可是很多人都已經死了,這是因為因果報應啊。印度不是有個達吉林嗎?那裏過去也發生過砸寺院、毀佛像的事情,就像我們這邊的文化大革命一樣。那些人現在都投胎變成了很怪的人,有的人三條腿,有的人有兩個腦袋,都是奇形怪狀的人,當然有人會看出來的,像那些有修行成就的人,他們就看得出來,說這就是因果報應。聽說有一個在砸大昭寺時去砸「土幾欽波」(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的人,後來就在武鬥時被一槍打死在「土幾欽波」的門口。這是怎麼一回事呢?就是那個「六‧七大昭寺事件」中,那個人是「造總」的,他被解放軍的槍打死在「土幾欽波」門口。這是真的。
達蘭薩拉當年修建大昭寺,在塑「土幾欽波」佛像時,每次塑到一半就做不下去了,總是這裏那裏有毛病似的,沒法順利地塑造成功。於是,就說可能是沒到時機吧,先放下再說。當西藏這邊發生文化大革命時,大昭寺的「土幾欽波」被砸了,當時正好印度那邊又重新塑佛像,沒想到這一次很順利,很快就塑好了。後來,當文化大革命結束以後,西藏這邊的人去印度時,說起這件事,居然時間是一致的,這表明西藏這邊佛像的靈魂去了那邊。
毛主席最大的錯誤就是搞了文化大革命。但是毛主席也幫助了很多人。達賴喇嘛也說了,沒有這樣的人,世界也不行。有些人很富裕,有些人很貧窮,連吃的也沒有,以前的西藏就是這樣。所以現在尼泊爾有不少支持毛主席的人。毛主席的革命改變了一切。但他的錯誤也很大,甚至比錯誤更嚴重。
不過人與人不一樣。每個人的福氣不一樣。所以有的人是乞丐,再怎麼幫助他,他還是乞丐;有的人從來就很富裕,再怎麼剝奪他,他還是又會富裕起來。這還是跟因果有關啊。
5上一頁 1 2 3 4 5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