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鍋具聯展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認識媒體:人的延伸

認識媒體:人的延伸

內容連載 頁數 1/7
第一章 媒體即訊息
像我們這種文化,長久以來都習慣把所有事物分門別類,分而又分,以做為一種控制方式,所以有時候聽到這種提醒會有點驚訝:原來就作業與實務的事實而言,媒體即是訊息。其實這話不過就是在說,任何媒體──也就是我們本身任何擴充延伸──對個人、對社會造成的影響後果,都來自於我們每有延伸,或可說科技每有新發展,便為人事物導入了新的規模層級所致。所以,比方說自動化一來,相應而起的人事關聯便是沒有了工作;這倒也是真的,屬於負面效果。從正效來看,自動化則為人創造出新角色,這是指人開始深層地涉入他的工作與人事關聯,原先已都被機械性的科技摧毀。

許多人可能會說:並不是機器本身,而是人怎麼處機器、用機器,才是其中的意義或訊息。其實,機器到底如何改換了我們對人、對己的關係,與它是用來生產早餐玉米片還是製造凱迪拉克轎車,完全沒有關係。在過去,人類的工作事務,以及人事關聯的重組改造,都是由一種支離化的技術手段造成;支離,正是機械科技的本質。自動化科技則恰恰相反,它深度地整合並去中心;而機器對人際關係的型塑,卻屬支離化、中心化、表面化。

電燈一例或許可以闡明此中關聯。電燈光是純資訊。它可以說是一個沒有訊息的媒體,除非用來拼寫出某些文字性的廣告或名稱(麥氏在此應是指那些用燈光或霓虹燈管「寫」出的招牌或廣告牌文字)。這項事實,是所有媒體的典型特徵,意味著任何媒體的「內容」,其實也都是又一媒體。書寫文字的內容是言詞,正如書寫文字本身則是印刷的內容,而印刷又是電報的內容。如果再問:「那言詞的內容又是什麼?」這就必須回答:「是思維的實際過程,它本身是非語文性的。」一幅抽象畫,直接表現出創作思維的過程,一如電腦設計創作思維過程。這些設計或型態,放大、加速了現有的思維過程,對精神、社會都造成影響,我們在此所考量的正是這類後果。

因為任何媒體或科技的所謂「訊息」,正在於它們本身為人類事物的規模、速度、型態帶來的變化。首先為人類社會引入移動、運輸、車輪、道路的媒體,並不是鐵路,鐵路的出現卻加速擴大了這些人為機能原有的規模層次,創造出全新的城都形式,以及全新的工作與休閒。同樣的情況一再發生,不論鐵路運作的環境是熱帶還是北地,而且也和鐵路這媒體運載的貨物或內容沒有什麼關係。飛機,則更加快了運輸的速度,往往也因此消融了鐵路性質的城市、政治、人事聯繫形式,同樣亦與飛機的用途無甚關係。

讓我們再回到電燈光。不論這光是用來為腦部開刀,或打夜間棒球,其實都無關宏旨。我們甚至可以主張,這類活動就某種意義而言可算為電燈光的「內容」,因為若沒有電燈光,它們就不能存在。這項事實只不過再次強調了「媒體即訊息」的論點,因為正是媒體本身,塑造並控制了人事關聯與人類行動的規模與形式。而媒體的內容與用途雖五花八門,對人事關聯的型塑則完全無能為力。最典型的狀況,往往正在我們被媒體的「內容」所蔽,看不見媒體本身的性格。也只有到了今天,產業界才開始意識到本身從事的各型業務。IBM發現,原來自己並不是在製造辦公設備或事務機器,卻是在處理資訊,於是才有了明確的視野據以航行。反觀通用電氣公司,雖有相當部分的利潤來自電燈泡與照明系統,至今卻仍未發現自己從事的這項產業其實和美國電話電報公司差不多,都是在移動資訊。

電燈光之所以未被認出是一種傳訊媒體,正因它沒有「內容」。卻也因此提供了一個寶貴實例,顯示我們何以對媒體徹底欠缺研究。因為一直要到電燈光用來標示某些商品品牌之後,大家才注意到它也是媒體,可是受到注意的卻又不是燈光本身,而是它的「內容」(其實正是另外又一媒體)。電燈光的訊息,正如工業用電力的訊息,如此徹底、無所不在、全然去中心。因為電燈光、電力都與其用途分離,同時卻又排除了人事關聯裡的時空因素,與無線電、電報、電話、電視如出一轍,創造了深層的涉入。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