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快樂為什麼不幸福?

快樂為什麼不幸福?

內容連載 頁數 3/7


舞出建築

談快樂的書不下千萬種,其中大部分都是一開始就問說,快樂「到底」是什麼。讀者很快就會發現,這差不多相當於一出發就直接踩進第一個焦油坑,因為快樂「其實」就是個名詞,我們這些玩文字的人可以隨自己高興用它來指任何事。問題在於,人似乎喜歡用這個名詞來指一大堆不同的事,而這也使多種優良的學術生涯所憑藉的專業術語被搞得一團混亂。假如你在這種混亂中待得夠久,你就會發現,有關快樂「到底」是什麼的歧見大部分都是這個詞該不該用來指「這個」或「那個」的語義歧見,而不是探討「這個」或「那個」本質的科學或哲學歧見。快樂最常指涉的「這個」和「那個」是什麼?「快樂」這個詞起碼被用來指三種相關的東西,我們大致上可以把它們稱為「情緒快樂」、「道德快樂」和「判斷快樂」。

感覺快樂

情緒快樂是三個裡面最基本的一個。事實上,它基本到連我們試圖界定它時都會顯得詞窮。這就像是有些討厭的小孩會考我們說,「the」這個字是什麼意思,並在過程中使體罰有了十分正當的理由。情緒快樂是形容一種「感覺」、「體驗」與「主觀狀態」,所以它在自然界中沒有客觀的指涉對象。假如我們散步到街角的酒吧,遇到一個外星人要我們界定這種感覺,我們就會指著世上容易引起這種感覺的物體,或是描述其他相近的感覺。事實上,當我們被要求去界定主觀的體驗時,這也是我們「唯一」可以做的事。

比方說,不妨想想我們會怎麼界定一個很簡單的主觀體驗,像是黃色。你可能會認為黃色是一種顏色,但它並不是,而是一種心理狀態。它是當光線以五百八十奈米的波長刺激眼睛時,人類靠有用的視覺器官所產生的「體驗」。假如酒吧裡的外星人朋友要我們界定,當我們宣稱「看到黃色」時所體驗到的事,我們一開始大概會指著校車、檸檬、玩具鴨說:「看到那些東西了嗎?當你看它們的時候,你的視覺體驗共同擁有的東西就叫做『黃色』。」或者我們會試圖靠其他的體驗來界定所謂「黃色」的體驗。「黃色?哦,它有點像是橘色的體驗,但又比紅色的體驗淺一點。」假如外星人表示說,它看不出來鴨子、檸檬和校車有什麼共通之處,而且它完全沒有過橘色或紅色的體驗,那此時就應該另起爐灶,把話題改成眾所皆知的冰上曲棍球運動,因為已經沒有別的辦法可以界定黃色。哲學家喜歡說主觀狀態「無法化約」,也就是說我們所指、所能比較以及對他們的神經基礎所能探討的東西都無法完全取代體驗本身。音樂家法蘭克.札帕(Frank Zappa)說過一句名言:寫出音樂跟舞出建築沒兩樣,而說出黃色也是如此。假如我們的新酒伴缺乏看見顏色的機制,那無論我們指得和描述得多好,他永遠都無法共享、或者永遠都不會知道它共享了我們的黃色體驗。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