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快樂為什麼不幸福?

快樂為什麼不幸福?

內容連載 頁數 6/7


現在我們花點時間來想想抱持這個觀點的人所處的困難立場,並猜猜他們會怎麼解決。假如你覺得人生的目標不比「感覺」來得可觀與重要是很可悲的事,但又不能不注意到人終日都在追求快樂,那你會忍不住提出什麼樣的結論?沒錯!你會忍不住提出結論說,「快樂」這個詞並不是指一種好感,而是指一種非常「特殊」的好感。它只能靠非常特殊的手段得到,例如以恰當、道德、有意義、深刻、豐富、蘇格拉底與不像豬的方式過日子。而「這」就是人不會羞於追求的那種感覺。事實上,希臘文把這種快樂稱為「eudaimonia」,直接翻譯就是「好精神」,但它可能還有「人很活躍」或「過好日子」之類的意思。對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里、西塞羅、甚至伊比鳩魯(這個名字通常是跟豬隻般的快樂有關)來說,只有一件事能帶來這種快樂,那就是在道德上盡到本分。至於「道德」究竟是什麼意思,則有待每位哲學家自行解讀。古雅典的立法者梭倫(Solon)表示,人要到蓋棺論定才能稱得上快樂,因為快樂是人發揮潛能的結果。而在看到整件事是如何演變前,我們怎麼有辦法形成這樣的判斷?幾世紀以後,基督教神學家巧妙地扭轉了這個古典觀念:快樂不只是道德生活的「產物」,更是道德生活的「報酬」,但這個報酬不一定會在這輩子實現。

兩千年來,哲學家都覺得快樂和道德必須合而為一,因為這才是他們認為我們「應該」想要的那種快樂。也許他們說得對。但假如以合乎道德的方式過日子是快樂的原因,那它本身就不是快樂;而且以同樣的名稱來稱呼因果會混淆討論,這對我們也沒有好處。我只要用針刺你的手指,或是用電流刺激大腦的某個區域,就能引起痛苦。這兩種痛苦的感覺都「一樣」,只是由不同的手段所引起,所以把前者稱為「真痛苦」、後者稱為「假痛苦」對我們並沒有好處。不管成因是什麼,痛苦就是痛苦。由於因果被混為一談,因此哲學家只好以歪理來硬拗一些十分不可思議的主張,例如在阿根廷海灘上曬太陽的納粹戰犯其實並不快樂,被食人族生吃的虔誠傳教士則很快樂。西塞羅在西元前一世紀寫道:「無論被怎麼扭曲,快樂都不會動搖。」這句話的膽識或許令人佩服,但對被找來擔任主角的傳教士來說,他的想法可能並非如此。

「快樂」這個詞通常是用來指一種體驗,而不是造成它的行為。「花了一天殺死他的父母後,法蘭克很快樂」,這句話說得通嗎?的確說得通。我們希望永遠不會有這種人,但這句話合乎文法、結構良好又容易了解。法蘭克是個病態的小子,但假如他說自己快樂,而且看起來快樂,那我們有正當的理由去懷疑他嗎?「蘇在昏迷中很快樂」,這句話說得通嗎?當然說不通。假如蘇沒有意識,那不管她在遭逢不幸前做了多少好事,她都不可能快樂。下面這句話怎麼樣?「電腦完全遵守十誡,並跟蛤蜊一樣快樂。」很抱歉,還是說不通。蛤蜊不太可能會快樂,因為蛤蜊不太可能有感受的能力。蛤蜊或許還有一點機會,但我們可以很確定的是,電腦完全沒有機會。所以不管它覬覦未成的鄰居太太有幾位,電腦都不可能快樂。快樂跟感覺有關,道德跟行為有關。這些行為可以引起這些感覺,但兩者並沒有必然與直接的關係。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