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因受白鹿颱風影響部分地區包裹配送,實際配達恐晚於出貨/取貨通知信。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9
前言:愈分散愈活躍的力量
就像是「瓦多在哪裡?」(Where’s Waldo?)的遊戲一樣,只不過玩遊戲的人從小孩子變成全球頂尖的神經科學家,而他們找的也不是瓦多,是一位穿著毛衣的捲髮奶奶。任何一個人的奶奶。

神經科學家試圖了解,一個簡單問題最初形成時是什麼樣子。我們都有記憶——不論是第一天上學或是對我們自己奶奶的記憶。然而,科學家想問的是,這些記憶都存在哪裡?但他們很少人知道,就快要找出結論了,而這個結論有著令人吃驚的意涵,不只對生物學界如此,對全球每個產業、國際恐怖主義以及廣大社群的主持人都是如此。

長期以來,科學家假設我們的大腦就像其他複雜的機器一樣,有著從上而下的結構。的確,為了儲存及管理一生的記憶,我們的大腦需要有一連串的指令,由海馬體(Hippocampus)當家,儲存特定記憶的神經元則往上向海馬體報告。當我們回想一段記憶時,我們的海馬體就像一台高速運轉的電腦一樣,從特定的神經元中檢索記憶。想要開啟你的初戀回憶嗎?到第一八四一六號神經元去找。想要開啟你對四年級老師的回憶嗎?到第四六一二四三九四號神經元去找。

為了證明這個理論,科學家必須告訴大家,當我們搜尋某段特定記憶時,某些神經元會產生活動。從一九六○年代開始,科學家在實驗對象身上裝上電極與感應器,然後給他們看一些熟悉對象的照片。他們希望每當受試者看到一張照片時,特定的神經元就會起反應。受試者花了幾小時盯著照片看,而科學家在一旁觀察,等著特定的神經元產生火花。他們一直等,一直等。

他們不但沒有找出特定記憶與特定神經元之間的清楚關聯,反而還被搞混了。每當受試者看到一張照片,許多不一樣的神經元都會起反應。甚至,有時相同的神經元群組會對一張以上的照片起反應。

起初,科學家認為那是技術上的問題——也許感應器不夠敏銳。往後幾十年,神經科學家對這項實驗作了改變,他們的設備變得更靈敏,但依然沒得到有意義的結果。這是怎麼回事?肯定的是,記憶一定存在大腦的某處。

一位名叫賴特文(Jerry Lettvin)的麻省理工學院科學家提出了一個解答:特定記憶存在特定細胞裡的想法根本是錯的。賴特文指出,科學家一直想找出大腦中的層級系統,但它就是沒有。賴特文的理論是,記憶分散在大腦不同的部位裡,而不是儲存在向海馬體報告的特定神經元裡。他創造了「祖母細胞」(grandmother cell)這個名詞來指稱儲存祖母記憶的虛構神經元。賴特文所畫的大腦圖像一開始看起來既原始又混亂,這麼一部複雜的思考機器怎麼會以這麼古怪的樣子來演進呢?
9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