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7/9

集權與分權
要理解奈文斯的意思,我們不妨看一下集權與分權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系統。

集權的組織不難理解,想想任何大型企業或政府部門,會看到明確的當家領導人,也會有做決策的特定地方如會議室、公司總部、市政府等。奈文斯將這種組織稱為強制型,因為是由領導人發號施令:當執行長炒你魷魚時,你就出局了。當科特斯下令軍隊前進時,他們就前進。西班牙、阿茲特克與印加都是集權式社會,或是強制式的。雖然聽起來有點像是源自於俄國勞改營,不過強制型的體系不見得就不好。無論你是西班牙的將軍、阿茲特克的領袖,或是財星五百大企業的執行長,你都要運用指揮權與控制權來維持組織秩序,讓它有效率,每天順利運作。

系統必須制定規則並強制執行,否則就會瓦解。舉例來說,你搭乘飛機時,最好期待它是個強制型系統,你絕不會希望是由坐在28J的A先生來決定什麼時候降落。當然不行,只有機長握有決策權以確保飛機正常飛行,而A先生只要乖乖坐著看電影就好了。

另一方面,分權式的系統就有點難懂了。在分權的組織裡,沒有明確的領導人,沒有階級制度,也沒有總部,即使有領導人出現,這個人也沒什麼權力來支配他人,他頂多透過以身作則來影響他人。奈文斯稱之為開放型系統,因為每個人都有資格自己做決定。這並不是說分權的系統就等同於無政府狀態,規則與規範還是存在,只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強制執行,權力分散在所有人身上,分布在不同的區域。基本上,沒有特諾奇堤特蘭,也沒有蒙堤朱瑪。

只是沒有蒙堤朱瑪,要怎麼領導呢?阿帕契沒有首領,但是有「南坦」(Nant’an),是他們精神與文化上的領袖。南坦以身作則,但本身沒有強制力。族人之所以追隨南坦,是因為他們想這麼做,而不是因為他們必須這麼做。史上最著名的一位南坦就是喬若尼莫,他保護族人對抗美軍達數十年之久。喬若尼莫沒領過軍,而是自己起而對抗,身旁的人也都跟從。他們的想法是:「如果喬若尼莫拿起武器,那應該是對的。喬若尼莫以前是對的,所以和他並肩作戰應該沒錯。」你想追隨喬若尼莫?那就追隨他;你不想追隨喬若尼莫?那就不要追隨。權力落在每個人身上,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阿帕契的語言裡甚至沒有「你應該」這種說法。強制是個外來的概念。

這種開放系統要能存續,南坦非常重要,而分權所產生的影響還不只有領導而已。由於沒有首都,也沒有重要的指揮所,因此在阿帕契每個地方都可以做決策。比方說,可能在A處計劃對西班牙人的聚落發動襲擊,在B處加以組織,然後又在C處行動。你永遠不知道阿帕契人會從哪裡冒出來。一方面來看,進行重要決策不會在某個地點進行,但另一方面來看,任何人在任何地點都可以做決策。
乍聽之下,阿帕契的社會結構鬆散,群龍無首。他們其實是個進步且高度發展的社會,只不過我們對一個分權組織還不了解罷了。奈文斯解釋了分權社會的特質:彈性、權力共享、籠統模糊,這些特質讓阿帕契人躲過種種劫難,要是換作一個集權社會,早就被摧毀了。
9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