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女力繪本
換掉你的鱷魚腦袋

換掉你的鱷魚腦袋

Think Better

內容連載 頁數 3/9
鱷魚腦袋

第二種思考迴避對策是本能反應。本能反應和心猿意馬一樣,都是人類內建的機制。每個人基本上都有三個腦,最大也是最近進化的腦是大腦皮質,我們稱之為人腦,因為它是人類特有的特徵,是界定人類的東西。大腦皮質的功用包括合理思考,邏輯分析,發表言談,計算數字,聯想思考,以及成像、分析、計算、及之前提過的多種專注思考活動,有時稱為高層次思維。雖然許多動物也有皮層結構,但體積卻小很多,而且不如我們的扎實。大腦皮質的厚度約兩公釐,而且充滿皺摺。如果你把它鋪平,它蓋住的面積相當於四頁信紙那麼大。把黑猩猩的皮層結構鋪平,面積約一張信紙大。猴子的皮質結構壓平後如名信片般大小,老鼠的則如郵票一般。

大腦皮質是效能強大的裝置,如果人類史上沒有成千上百萬個大腦皮質運作,所有的文學、藝術、建築、文化、哲學、醫藥、科技、科學都不會存在。大腦皮質是我們用來思考的部分。但即使大腦皮質威力強大,潛力無窮,它對行為模式的影響其實比你想的還少很多。

腦幹(又稱鱷魚腦袋)處理感官輸入,並對感官輸入產生反應。它只會想著戰鬥、逃跑、吞食、交配、或呆住不動。

大腦另兩個部分比較原始,分別是邊緣系統(有時又稱哺乳類腦)與腦幹。邊緣系統主要是對感官輸入產生情緒反應:例如興高采烈、吸引、恐懼、與憤怒。腦幹是更原始的結構,處理感官輸入,並對感官輸入產生反應。我把腦幹稱為鱷魚腦袋,因為鱷魚基本上就只有這個腦。

對於回應感官輸入的方法,鱷魚並沒有多少選擇。有新生物進入牠的地盤時,牠的可能反應很有限,牠可以戰鬥、逃跑、吞食侵入者、和侵入者交配、或是呆住不動。牠是在毫無思考與情感下做這些事,全憑直覺反應。如果侵入者很大或很嚇人,鱷魚就會逃跑,如果侵入者是同性鱷魚,兩者就會互鬥。如果侵入者小到足以掠食,牠就會採取攻擊,加以吞食。如果季節正巧,侵入者又是異性,鱷魚就會試圖和對方交配。如果侵入者都不是上述任一種情況,牠會呆住,直到對方消失,或做出某事驅動其他反應為止。就這樣而已,這就是鱷魚腦袋的全部反應。

所以這一切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因應世界的方式有很大一部份和我們自己的鱷魚腦袋有關。我們通常會從鱷魚腦袋先反應,再由哺乳類腦產生情緒反應,最後才用人腦思考。即使最後我們開始思考了,人腦的主要反應往往不是理性地處理資訊,而是將前面兩種反應合理化。

以下就是腦袋的運作方式。想像你在超市裡,下班回家的路上彎去超市買幾樣東西,因為你買的東西不到八件,所以你選擇迅速結帳的櫃臺。你瞄了一眼前面那人的購物籃,不經意地數起裡面的商品樣數,我們都做過這種事,那就是鱷魚腦袋,是對潛在威脅的直覺反應,本例中的潛在威脅是指你的自尊,而不是你的身體,這和鱷魚沼澤中的侵入者只是程度上的差異而已。

接著,哺乳類腦或情緒腦接棒處理。如果前面的人購買的商品超過八件,你可能會因此生氣,覺得自己受到侵犯。你覺得個人空間、亦即精神領域被冒犯了,這種感覺會比理性想法先出現。一會兒之後,你的大腦皮質開始反應,為那個人及你的情緒反應貼上標籤。你覺得對方不顧他人、可惡、冒失、傲慢。你得忍受這種不便,難怪你會生氣!

我們無時無刻都在進行這種大腦運作流程:從鱷魚腦到哺乳類腦,再到人腦。不是因為我們能力不好或愚蠢,只是因為連接大腦各部分的神經纖維長度不同。感官接收到機電刺激時,不管是光線、聲音、或是觸摸,訊號都會先傳到腦幹,然後一瞬間再穿過稍長的路徑,抵達邊緣系統,之後再一瞬間即抵達皮質區。

這也是我們在緊急狀況下可以不加思索反應的原因,而且毫無感覺。如果你曾需要踩煞車以避免車禍,就會知道這樣的經驗:你先採取行動,然後因千鈞一髮逃脫的情緒而開始顫抖,接著你開始生氣,並為幾乎導致車禍的東西貼上標籤,不管是轉彎不打方向燈的蠢駕駛、衝到街上的冒失小鬼、或你自己分心閃神所致。鱷魚腦袋和心猿意馬一樣都不是壞事,它往往可以幫我們避開麻煩,你的鱷魚腦袋可能還救過你的小命好幾次。

但在專注思考方面,鱷魚腦袋和心猿意馬一樣,都可能讓我們陷入麻煩,因為鱷魚腦袋對待侵入性怪點子的方式,完全和對待侵入性怪生物的方式一樣。碰到新點子時,鱷魚腦袋會把它當成威脅而加以抵抗或逃避,或是當成獵物加以吞沒消滅。如果鱷魚腦袋發現侵入的點子是老想法(就好像異性鱷魚一樣),可能會試圖和它結合,再生與強化老想法。如果侵入的點子完全無法融入,鱷魚腦袋的反應則是愣住不動。

鱷魚腦袋就像成功存留下來的一切機制一樣,效力強大。它負責做大多數的決策,我們可能以為自己是用皮質思考,但往往我們的「高層次思維」只是把鱷魚腦袋已做的決定合理化而已。誠如法國心理學家克勞泰爾˙拉派爾(Clotaire Rapaille)所述:「說到做決策,爬蟲類總是勝出。」


9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