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鍋具聯展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轉瞬為風

轉瞬為風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序章
下個星期天我的球隊要遠征東京的駒澤公園比賽,我傳了簡訊告訴連,「我們要去東京嘍!」

結果他只回了「太遠了啦!」幾個字。

那傢伙總是嫌約會見面這類事麻煩透頂,他如果想來,時候到了自然會出現,我傳真了球場地圖給他就當作說定了。

比賽當天晴空萬里,桂花的香氣瀰漫在神奈川和東京的風中。雖然只是普通的友誼賽,而對手駒澤神奇小子隊實力也不強,可是一踏進球場,我的肚子還是一如往常咕嚕作響。健哥常說賽前緊張不是壞事,問題是,曾經身為日本U16〔註〕青少年足球代表隊候補球員的他,只須聽聽克莉絲朵‧凱兒的歌,就能舒緩賽前的緊張,而我這個相模原跳躍隊隊員,每次賽前都要連跑三次廁所,我們的狀況可不能相提並論。雖然一開始比賽肚子就會安分下來,表現卻沒辦法穩定。

比賽結果糟透了。儘管我這個前鋒已經盡全力奔跑,努力防守,阻撓對方的控球後衛,想盡辦法製造得分機會,可惜我的停球和傳球技巧太爛,搭檔矢代沒辦法順利射門得分。我有三次射門機會,可惜有兩次時機絕佳我卻踢成高射砲,一次正中守門員下懷。結果最後比賽以一比一平手,我方拿到的那一分還是靠矢代罰球踢來的。
遜斃了,每次都這樣。
比賽一結束,我抬頭呆望著藍得令人討厭的天空,突然聽到有人高聲大喊「新———二」。
是連來了。


連把背包當成枕頭,細長的雙腿交疊著躺在公園草地上,聽著MD,伸著細長的手臂逗弄來散步的迷你貴賓狗。他看到我出現也沒有起身的意思,只是咋了舌說:「反省會開那麼久很煩吧。」
他那輛破舊的登山越野車和主人一樣癱倒在地上。
「對不起啊,我剛剛被訓了半天。」
我道歉著在連身旁坐下,把剛買的BOSS黑咖啡塞到他手裡。連雖然是垃圾食物大王,卻不愛吃甜食。
連對迷你貴賓狗和飼主老爺爺揮了揮手,終於坐起身來,拿下耳機。今天他穿著大一號的黑色T恤。他從小學就這樣,不管冬夏總是穿著寬鬆的素色長袖T恤。
「對了,我可能又會搬回去跟你當鄰居。」 連把玩著罐裝咖啡,突然這麼說。
「真的假的?」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嚇了一跳,立刻反問。
「因為我媽說她可能會去米蘭。」連無奈地說。
「咦?去工作嗎?」
「有點關係,不過其實是為了男人。」連稍稍皺著眉頭說。「她和常去進貨的店家老闆勾搭上了,說要同居。唉,她每次都這樣。老姊說要跟著去,我可是一點也沒興趣。」
連的母親是服裝和生活雜貨的批貨商,經常往國外跑。連還在念幼稚園的時候,他媽媽二度離婚,回到位於相模原的娘家,在他們搬到東京的中目黑之前整整七年的時間,我和連成天膩在一起。現在回想起來真是不可思議,我們既不同班,我又有足球隊的練習和活動要忙,兩家的距離雖說不遠但也不近,可是我和連卻形影不離。即使連家搬去了東京,我們還是常常約時間見面。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