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年度百大暢銷榜
種瓜路11之10:上班族的幸福實踐力

種瓜路11之10:上班族的幸福實踐力

  • 作者:許亞儒
  • 出版日期:2008/08/29
內容連載 頁數 1/3
土地的緣分

第一次進入法拍庭,眼見先前開標的每塊地幾乎都是流標,即使有幸標出去的,也都是一標獨得。我心中更加篤定,那麼偏僻的一塊地,有誰會和我有一樣獨到的眼光呢?

終於,輪到我的地了,答案揭曉,天哪!別具慧眼的人竟然……有四個!

擁有一塊地的念頭從開始工作賺錢的第二年就開始了,當時興匆匆地請在地的同事幫忙找地,每當被問及有多少預算時,心中盤算一下「那……二十萬能買多大?」

笑破一堆人肚皮。

經過十年省吃儉用,終於覺得真的有能力買塊地了,於是開始在埔里附近尋覓,閒暇時開著車在郊區的田疇間以及山區的農路上,隨機尋覓寫著賣地廣告的布條,或是掛在電線杆上的方塊看板。我還下功夫研究法拍的流程,注意網路上法院的土地拍賣資訊,然後到地政事務所申請地籍圖,試圖從那簡單的地界線條中,比對出現地的實際位置。

鄉下地方,一個賊頭賊腦,四處張望的陌生人難免引人疑竇,於是我每次都帶了個望遠鏡,只要有人帶著懷疑的眼光趨近探詢,標準答案就是「我來看鳥,這兒的鳥況很好,我剛剛看到了黑冠麻鷺、竹雞……」

就這樣摸索了近兩年,把埔里附近也摸熟了。終於有一天,在法拍資訊上看上了桃米坑附近一塊藏身山徑盡頭的坡地,上面還有一棟兩層樓的既成農舍,經過現場勘查,雖然位處深山,但是環境相當清幽,又有現成的房子可以立即使用……就是它了!

終於壓抑不住內心對土地的渴望,我帶著老婆以及一位曾經成功拍到自家小窩的同事壯膽,勇闖南投地方法院。

第一次進入法拍庭,眼見先前開標的每塊地幾乎都是流標,即使有幸標出去的,也都是一標獨得。我心中更加篤定,那麼偏僻的一塊地,有誰會和我有一樣獨到的眼光呢?

終於,輪到我的地了,答案揭曉,天哪!別具慧眼的人竟然……有四個!可想而知,我以倒數第二名敗北而回。

失去了我最愛的一塊地。我是說,失去了擁有我以為是全世界最棒的一塊地的美夢,心中真是萬分的不捨與悲悵,甚至讓我一度以為,這輩子大概很難再找到如此適合我的地方了。

逆境成就偉大的志業。很快地,我又拾起精神,繼續在埔里近郊尋尋覓覓。有一天,就在停紅綠燈時,眼睛餘光瞄到一張仲介的廣告牌「旱地一甲,XX萬,蘿蔔田,平坦。」當下心念一閃,毫不猶豫便往牌示的方向尋寶去,可惜地海茫茫,山區的小路又多,一直到天黑,遍尋不著,為了避免在山中迷路,只好不甘願地先行撤退。

過了幾天,再次鎩羽而歸,看來憑著自己的能耐要在這山徑錯綜複雜的地區找到這塊地,恐怕是不容易。真找到了,說不定早已被賣掉了。於是說服自己,給仲介賺錢也不是太丟臉的事,總是要促進地方服務業的產值成長。

終於甘願地打了電話給仲介公司,約好時間,在仲介的引導下,穿過村莊、爬上陡彎的坡道、進入濃密的廣葉杉林,林下還有高大的筆筒樹,難道這塊地是隱身森林深處的祕密基地嗎?

正當心中嘀咕,兩旁突然透空,森林過去了,變成一叢叢的麻竹,再一個轉彎,眼前豁然開朗,一大片的蘿蔔田在寬廣的稜脊上從眼前一直延伸到遙遠的最高點。要賣的土地正位於這一大片蘿蔔田最下緣的一角。

此地視野廣闊,往南俯瞰,對面台地上正是暨南大學的校園,往東望,可以看到埔里鎮的南郊,午後的涼風息息吹來,好棒的地方啊。

之後自己又上來一趟,獨自蹲在田埂上,望著平緩的坡地上大片青翠的蘿蔔,四周開闊到令人心神飛揚。第三次,帶了老婆來,在她滿意的點頭之後,終於下定決心,買了!

有熟悉這附近地區的朋友聽到我要買這塊地,紛紛提出善意的勸告。因為他們覺得這塊地位在蘿蔔的生產區,別說附近的蘿蔔田經常會噴農藥,光是土地裡頭累積的農藥餘毒和超量的化肥,就令人頭皮發麻。與其買這樣一塊光禿禿的土地,何不去買一塊蓊鬱的林地,蓋間林間小屋,多好。

可是我不這麼想,住在森林裡頭的確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可是當挖土機推倒樹木,道路開進森林,地上的生物被清除掉,一座夢幻木屋拔地而起時,人類扮演的其實是破壞者與入侵者的角色,儘管他的出發點是因為喜愛這片森林。

因此,我寧可買下一片已經被人類過度開發,一切生機趨近於零的蘿蔔田。如果我想要有一片森林,那就在這片土地上,由小苗開始種起吧。萬一我做得不好,或是有一小步不慎走錯了方向,至少,這塊地不會比現在的情況更糟。

土地成交簽約那天,仲介依慣例請買賣雙方吃飯,賣家的老母親一邊吃飯一邊不捨地埋怨著這塊地賣得太便宜了,當年九二一地震前曾有人開到多高的價碼都還不賣云云,讓我這頓飯吃得好生尷尬。

原來,當年暨大在此設校,中研院又據說也要到埔里設分院,整個埔里的地價炒得半天高,這兒的一甲山坡地喊到一、二千萬,卻仍是有行無市,地主大多惜售,期待著下一波的高價。直到一場大地震,讓一切虛幻的財富重重跌落現實。

或許吧。這塊土地雖然沒有賣在最高的金錢價值之上,但是它獲得了成就其他價值的嶄新機會──在人與自然的共同合作之下。

這是我與蘿蔔坑緣分的開始。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