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農曆春節(1/25~1/29),客服電話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失去你的3月4日

失去你的3月4日

  • 作者:李玟萱
  • 出版日期:2008/10/07
內容連載 頁數 1/2
恆長的星光

澤銘: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的露營嗎?

一九九六年開學前的九月下旬,我滿心歡喜的從高雄出發,搭乘客運到南投埔里與先行抵達的你和好友逸桓會合。

車行過草屯後,公路兩旁逐漸出現伴隨著蜿蜒小溪的蓊鬱山谷,每穿越一個昏黃的山洞,就覺得與你又更近了一些。

那時,我以為自己對你的傾慕藏得恰到好處,但偶爾瞥見車窗中的倒映,才發現臉頰上不自覺的微笑其實已經掩不住這個祕密。(你是否也早就察覺了呢?)



在埔里轉搭鄉間公車後,終於一同抵達了三十公里外的惠蓀林場。你們不僅張羅好所有野外生活的器具,還細心的為我多背了一頂單人帳,希望能讓我睡得更自在些。

夜晚,我們三人或坐或臥的在大草坪上聊著天。森林裡沁涼的空氣,讓皮膚彷彿凝上了一層薄薄的輕露。

無意間,我抬頭仰望夏夜的星空,忍不住驚呼讚嘆起生平經歷的第一次輝煌。

你們告訴夜空下望得出神的我:此刻所見的星光,其實是距離現在許多許多光年之遠的星星所散發出來的。也許,某些星星已經不存在了。

「星星死了,我卻還能見到它散發出的光?」



十九歲的我,震撼於你們所描述的天文現象,在燦爛的夜空與死亡的悽楚中,微微蹙眉,無法想像星星的光亮為什麼能如此恆長?



*********************************************************************



二○○七年年底,我搬進了我們期待多時的新家──「藍屋頂」。

這塊坐落於埔里小鎮半山腰的迷你農地,你原本擔心我會因為太偏僻而不喜歡,但我知道這是你唯一負擔得起,而我們也應知足的夢想之地了。

只要一想像你每天下班開車回家時都可以見到從這個城堡所透出的溫暖燈光,我的心底就泛漫起一股帶著清甜的幸福。



當我第一天在「藍屋頂」的晨曦中醒來,我躺在鬆軟的枕頭上,惺忪地望著窗外敞落下來的陽光,那個葉隙的幅度,好像……好像……太寬闊了,組合屋旁那片樟樹林的陽光應該是細碎的光點……

我驀地坐起身。

僅僅是這麼細微的光影改變,都足以令我身心震顫:澤銘,我真的在「藍屋頂」了。



但,你卻已不在我的身邊。



有一段時間,每當意識到這個巨大的事實時,我的身心就像啟動了保護裝置般瞬間斷電兩秒鐘,讓自己不被最強的那道電流擊傷昏厥。

但我仍抵抗不住的從最初堅持完成「藍屋頂」的倔強,一路走向完成後卻低盪難熬的軟弱。

有時,我就坐在停妥於大門前的車上,不想下車。

那裡,沒有燈光。



這段蹣跚悠悠的過程,就像是赤著腳獨自走在石頭路上,冰涼的、滾燙的、刺痛的、滑漉的。每一步的觸覺與聲音,都強烈的刻印在心裡與腦裡。

家人與朋友們紛紛以最綿密的織網守護著我,讓我徬徨無依的心,一次又一次地,被他們溫熱的圈網,再細細的以情感熨燙妥帖。



可是,你知道我環顧找尋的,是你。



只要見到你,所有安慰的話語都不用說,所有的堅強都不用假裝,所有的傷痕都不必隱藏;哭到盡頭時,力氣似乎也回來了一點點。



曾有那麼一次,我的腦海中閃過:「如果不曾愛過你,該有多好?」

我就不必知道:原來會有一個人在我生命中是這樣的無可取代,一旦失去了,就像踩不到底的直往下墜,卻一點也不想掙扎。



但,終究還是寧願啊,因為你的愛,也是那樣直見心底、無可取代。



因此,我只能勇敢。像你一樣勇敢。



一如多少次在病榻前、在你的耳邊,我近乎哀求的對你說:「澤銘,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你總是用溫柔又不捨的擁抱來回應我,我卻不記得你真正的答應過我:「好」。

面對上帝所定的生命終點,即使你無法時時昂然,卻也不至頹然欺哄。



於是,你還是離開了。

在我們共同走過十年又360.5天之後。



但當年在惠蓀林場的星空下,你其實早已讓我明白:即使距離遙遠、即使死亡,我卻仍能看見它恆長的光亮。



走出屋外,抬起頭,還有星光。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