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1/17-1/18樂購日限定 全館結帳滿千再9折 滿1200送100元E-Coupon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曾經;未曾。
上帝的造物如穀粒般豐饒,
而多話是一種罪惡……

這是一個土耳其故事……和一個美國故事的前言。

1.肉桂
無論從天上掉下的是什麼,都不可咒罵;包括雨。
無論傾盆而下的是什麼,無論驟雨來得多猛烈或冰雪有多凜冽,都絕不可以對上天給我們的任何東西發出不敬之語。這個道理,人人皆知;包括潔莉荷。

然而,在七月的第一個星期五這一天,潔莉荷走在人行道上,身旁是完全打結的交通,急著趕赴她已經遲到的一個約會,她卻口出惡言,嘶聲咒罵,罵人行道上的破磚石,罵她的高跟鞋,罵尾隨她的那個男人,罵明知按喇叭並不能使都市交通變得順暢、卻拚命按喇叭的每一個駕駛人,罵曾在許久之前征服了君士坦丁堡又堅守其錯誤的整個鄂圖曼帝國,還有,是的,罵雨……這場該死的夏季雨。

在這裡,雨很折磨人。在世界的其他地區,一場大雨很可能對每個人或每樣事物都是好的——農作物、動物、花卉植物,均蒙其利。而且,只要加一點浪漫的想法,情侶也同樣受惠。但在伊斯坦堡卻不然,對我們而言,雨不僅只是變濕,更是變髒,而且叫人生氣。雨製造泥巴、混亂和怒氣,好像我們的生活這些都還不夠,再來個火上加油,變本加厲。還有掙扎,不斷地掙扎。我們一千萬人都像被丟進一桶水裡的小貓,徒然對抗著水滴。當然在雨中奮戰的不只有人而已,還有街道,名字鐫刻在古老錫板上的街道,以及散布在各個方向的許多聖徒的墳墓、幾乎每個街角都有的垃圾堆、很快會變成摩登大樓的工地大洞和海鷗……
當天空張開嘴巴對著我們的頭吐口水時,真叫人生氣。
然而,當最後幾滴雨水落到地上,同時許許多多雨滴搖搖欲墜地停駐於現在已沒有一絲塵埃的樹葉上,在這解除武裝的時刻,當你不很確定雨是不是終於停了,而且連雨自己也不肯定的這個空隙,萬物都變得澄淨。整整一分鐘,天空似乎為她留給我們的髒亂道歉。而我們,頭髮依然滴著水,袖口依然濡濕,以慘澹的目光瞪著此時已經無比清澈又湛藍的天空。我們抬頭張望,忍不住微笑。我們原諒她了,一如往例。

不過,眼前大雨還在下著,因此潔莉荷心裡沒有絲毫的諒解。她沒有傘,因為她決定不再蠢得又花一筆錢向街頭攤販再買另一把傘,偏偏每次太陽一露臉又隨處忘了傘,最後只得全身淋得濕透。再說,反正現在已經太遲了,她已經像隻落湯雞了。雨就是這樣令人傷感:你盡力要保持潔淨、安全、乾燥,但是如果你失敗了,到頭來你會發現身上已不是水滴,而變成了滔滔巨流,因此你決定乾脆讓它濕透算了。

雨水從她的黑色鬈髮滴進寬肩上。潔莉荷就像卡山奇家所有的女性一樣,天生一頭烏黑的鬈髮,但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她喜歡任其自然。她翠綠色的眼睛通常是睜大的,炯炯有神,但有時這雙眼睛會瞇成兩道冷漠的細線,而這種冷漠只有三種人具有:完全無知的人、完全退縮的人,以及完全充滿希望的人。她並非這三種人,因此具有這種冷漠實在沒什麼道理,儘管這總是一閃即逝。前一秒鐘,這種漠然遮護著她的心靈,逃向昏昏沉沉的麻痺,下一秒鐘它卻消失了,將她拋給她的軀殼。

在七月的第一個星期五這一天,她覺得像是被麻醉過的漠然;對像她這麼一個興致勃勃的人而言,這是一種具有強烈腐蝕性的情緒。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她今天一點也不想和整個城市——和雨水——對抗呢?這種冷漠就像一顆溜溜球一樣自有韻律地上上下下,而她的心情鐘擺就在兩個極端之間來回擺盪:從冷凍到冒火。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